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不灭尸道小说
不灭尸道

不灭尸道

作者:魂断五月天 状态:完结 分类:科幻 时间:2021-02-22 07:30:50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

不灭尸道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魂断五月天原创的小说《不灭尸道》,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魂断五月天原创的小说《不灭尸道》,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不灭尸道》小说简介:一个中国地质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的苦逼青年,苦寻工作严禁,一次出乎意料,坠入生死轮回,获知自己竟为天地灵气集聚而成,如能能承受十世生死轮回之苦,并堪破大道,就可可以成佛。熟料,阎王怕事,本想将他的灵魂送回汉王朝,熟料阴差阳错之下回了在唐朝,街头偶遇隐士学会了绝世神功,武到达要面试的公司门口时,李凌已经汗流满面,衣服湿得犹如刚在水里泡过般。李凌抬起右手,用衣袖揩了把面上的汗水,深吸口气,轻轻敲了敲门,“请进”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说。李凌推开门,走了进去,恭敬地打了个招呼,小心的将简历递了过去。中年男人瞟了眼简历,又仔细地打量了李凌一番,皮笑肉不笑地道:“地质大学中文系?”李凌被一个大男人这么盯着,心中七上八下的,一时将早就想好的对白忘了个精光,尴尬笑道:“是的,我父母让我去地工作质大学学勘探,可我喜欢文学,最后就弄成了这样。”中年男人将简历放到一边,笑道:“小伙子!说实话,中文专业本来就不好找工作,地质大学的中文专业就更不怎么样了。这样吧!有一份月薪一万、吃住全包的工作,你愿意吗?”李凌既激动又紧张,喜道:“真有这么好的工作吗?是什么?”中年男人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沓钞票,扔到桌子上,笑道:“做的话,立刻拿走!明天来上班。”李凌有点不敢相信,狐疑道:“杀人放火之类的违法事,我是不会做的!”中年男人眼中透出轻蔑的笑意,淡道:“放心吧!我们这是正规酒店,不会让你做这种事的!”李凌有种不好的预感,咽了口唾沫,道:“好吧!那我做什么事呢?”中年男人见他妥协,眼中淫光闪烁,道:“陪女客人!”李凌知道这里的“陪”是什么意思,脸微红,怒道:“呸,我李凌堂堂七尺男儿,这种事,做不了!”说着拿回自己的简历,向外狂奔而去。李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反应那么强烈,他知道这世界有所谓的“潜规则”,可是当它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自己竟然如此恐惧、害怕。他一直觉得这世界是光明的,“潜规则”很远,可是真正接触这世界黑暗的一秒,他才发觉一切离自己如此之近。。

不灭尸道 精彩章节

  路过一家超市时,易平一把拉住李凌,笑道:“别急,再走就到公司了!”李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道:“我们不就是为了去公司么?到公司岂不更好?”易平拍了下李凌的头,佯怒道:“你小子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要送礼,懂么?”李凌摊开双手做出无辜状,吐了吐舌头,苦笑道:“我的情况你还不清楚吗?方便面都快没得啃了,那还有钱买礼物啊。”易平悲道:“要不是我工资低,母亲治病要花钱,我~~”李凌见易平自责,心下过意不去,忙安慰道:“哈哈!跟你开玩笑的,每月的房租都是你在出,我已经很感激了。礼物嘛!算了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是不?”易平见他说的轻巧,知道他是不想自己太过自责,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沓一元的钞票,塞到李凌手中,咧嘴笑道:“走,去超市买点东西吧!”李凌刚想推辞,却听易平有些不悦道:“是兄弟就别婆婆妈妈,唧唧歪歪的,拿下这个工作,以后还我。”李凌只好将到口边的话咽了回去,笑道:“好吧!选什么礼物?有劳易大哥了!”易平笑笑,和李凌一起去了超市。从超市出来时,李凌提了两瓶82年的红酒,走了没多远,易平嬉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包包装精美的烟往李凌怀里塞去,李凌愣了一下,随即好像明白了什么,生气地避到一旁,怒道:“易大哥,咱们人穷志不穷,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做不得!”易平一听也生气了,眼睛瞪得老圆,怒道:“混小子,你当你易大哥是什么人?俺虽没读过什么书,可也知道堂堂正正做人的道理。”李凌也觉易平不会是这种人,忙道:“易大哥,对不起,是我鲁莽了!”易平哈哈笑道:“不碍事的,你这家伙,平时文静得像个女人,这会儿怎么也如此冲动呢?放心吧!这包烟是我自己掏钱买的,你去应聘,我帮不了什么忙,这烟就当我送你的吧!”说着又将烟塞回李凌怀中,李凌知道这大哥不喜婆婆妈妈,只得受了。

  从世界百货公司走出来时,灼人的热浪立刻扑了过来,李凌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已经找了将近半个月的工作了,投了无数简历,跑了许多公司,可至今只有寥寥几家有回音,而且也仅仅是回音,回音过后便不了了之了。李凌是那种极为普通的穷二代青年,徃大街上一望,很难认出,他毕业于地质大学中文系,为什么是地质大学的中文系呢?他喜欢中文,可是父母执意让他学勘探,让他报考地质大学,和父母大吵一架后,他妥协了,可是一年后他发觉自己还是喜欢中文,于是偷偷转去了中文系。这些他都不敢告诉父母。他又掏出那个写得密密麻麻,划满了勾叉的破本子,很快从上面寻找到了下一家要去的公司——那是一家酒店,李凌用手抹了额上的汗,“唉!最后一家了,希望自己好运吧!”李凌自语道。正当李凌准备再去碰碰运气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李凌忙掏出手机,又是母亲打来的,李凌压下被拒绝的不快,耐着性子,好言安慰了几句,重将手机扔回了口袋。找工作的这段时间,每天都会接到母亲的电话,开始还好,李凌会极为认真、故意美化地去讲解自己的面试过程,可是现在的他只想快点找点事情做,因为他手中的最后一点钱就快用没了,而他毕业前就发过誓,从毕业的那一秒起,他不会再向家里要一文钱。

  次日清早,李凌便被易平拖起了床。才走出房门时,昨天的梦忽地在脑海闪了一遍,李凌一惊,自己真的要履行梦中的承诺吗?易平见李凌才走出房门就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以为他紧张,忙安慰道:“兄弟!还没到公司呢!别担心啊!老哥罩着你呢!”说着眉毛扬了扬,显出几分神气。李凌不好拂了他的好意,只好横下心,将梦的事暂且放到一边,笑道:“那走吧!”易平见他一副下了大决心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道:“又不是上刑场,放松些啊!”李凌瞟了他一眼,不再言语,径直往楼下走去。易平忙追了上去。

  跑回与人合租的破房子里时,他浑身无力,累得要命,径直倒在床上睡了过去,那个熟悉的梦境又出现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一个穿着古装的男人与几位女人有说有笑的向远处走去,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看不见他们的脸,李凌想追过去问问,那个古装男人突然回过头,竟然没有脸,李凌吓得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望了眼墙上破旧的挂钟,已经20:00了,室友易平还未回来,这小子又在加班吧,李凌抹了把额上的汗水,从柜子里捞出最后一包方便面啃了起来。其实李凌一直有一个梦想,创业赚很多钱,然后带着父母妻儿周游世界,李凌觉得如果一生待在一个地方,太不值了,白白浪费了做人的机会,他要好好地看看这世界,而今却发觉现实如此残酷,连找份工作都这么难,自己的梦想大概要泡汤了吧,李凌不禁有些失落,觉得人生无趣至极。“小子,你说人是为了什么而活着?”一个莫名的声音传来。李凌吓了一跳,忙四处看了看,昏黄的灯光下,整个房子看得一清二楚,易平的臭袜子还在墙角,昨晚的方便面包装盒仍躺在原处,没有人。李凌揉了揉酸麻的太阳穴,心道这些天大概太累了吧,竟然产生幻觉了。李凌咽下最后一口方便面,顺手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破烂的笔记本,就着灯光,眯细眼睛仔细看着,“哈哈,你小子,意志倒不错呢!”那个莫名的声音再次传来。李凌这次听得清晰至极,不禁唬出了一身冷汗,忙抄起桌上布满灰尘的水果刀,吼道:“谁?是谁?快点给我滚出来”“哈哈,小子,我就在你面前啊”莫名的声音得意道。李凌头皮发麻,手直哆嗦,心道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鬼么?李凌自问不曾做过什么亏心事,况且还读了这么年的书,忙深吸口气,冷静道:“你是谁?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唉!看样子,你真的把我忘了呢!”那个莫名的声音混着些许惆怅道。李凌听这声音并非凶神恶煞,甚至还有几分亲切,心下放松了些,道:“你是谁?你出来!我都看不见你,怎么能说我忘了你呢?”听李凌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那声音有些高兴,喜道:“有亲切感吧,小子?呵呵,告诉你吧,我是你的灵识,懂么?”李凌怎么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以为在耍他,有些生气道:“你唬小孩呢?你怎么不说你是鬼或神仙?”那声音干咳两声,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那么快相信,这样吧!你闭上眼,照着我的话做,你自然就能看到我了~~”李凌听这声音说的真切,不似作假,心下一惊,难道真是鬼怪一类的东西吗?见迟迟没有回音,那声音轻蔑的笑道:“想不到主人的转世竟是这么一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唉~~”李凌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语气中深深地不屑还是令他觉得愤怒,他喝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想玩什么把戏~~”说着轻轻闭了双眼。那声音淡道:“气沉丹田~~鼻观口~~~口观心,放松,放松~~”不一会儿,李凌只觉得自己到了一个淡雾环绕的绿草地上,还来不及细细欣赏,便见一人身着素雅的白衫,头戴纶巾,长发束在后面,由远处腾空而来。李凌看得呆了,然而最令李凌惊讶的是那人的长相,炯炯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角,竟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那人见李凌呆呆的望着他,一脸惊讶,笑道:“呵呵!小子,看到自己也会这么吃惊么?”李凌自觉失态,忙收回目光,不解道:“我自己?我在做梦吗?”那人笑道:“你不是在做梦,我是你的灵识”李凌挠头道:“灵识?什么意思?是不是和玄幻小说中的魂魄一样。”那人不屑道:“小说中的东西你也信吗?不过比较接近了~~,简单的说吧,我是你前世的精血所化,非人非鬼非神,明白么?”李凌似懂非懂,正想再问,却听那人接道:“其实我这么急找你来是有重要事啊!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即将进入休眠状态,而你不久会遇大劫,你明白么?”李凌一脸迷惘,摇头道:“冬眠?你是动物么?大劫?你在说什么啊?”那人见他一句也没听懂,又急又气,只得解释道:“我虽是灵识,但也要靠环境中的精纯之气来补充灵力,维持存在,熟料环境中的精纯之气消减的速度远远超过了预期,我已经无法从环境中获得足够的精纯之气来维持意识了,我即将进入休眠,懂了么?”李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人见李凌点头,喜道:“你明白就好了,长话短说吧!最近你不要出门,一月后大劫期过,那时便安全了。”李凌苦笑道:“一月不出门?开什么玩笑啊!明天我还几个非常重要的面试呢!月末就要交房租了~~”那人嘴角抽了下,压住怒气,道:“难道这些破事比你的生命还重要么?要是以前,有我护着你,自然不惧,可是现在不同了,这场大劫也许会让你九世的努力付诸东流的啊!”李凌见他激动得浑身发抖,心中莫名泛起一丝同情,安慰道:“我可以答应你一周不出门,但是一个月的话,太久了些~~”那人知道这是他能做的最大让步了,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道:“一周就一周吧!就与老天赌一把,可惜啊!我现在的灵力无法算出具体日期了,天意啊!”李凌听他语意悲凉,又是一番好意,心中不禁生出些许好感,正欲安慰几句,却见那人淡得如雾般,微风吹过,那人化为碎片,不见了踪影。李凌尝尽人间冷暖,难得遇到个如此关心自己的人,这时见他消失,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烟消云散,心中一急,正欲呼唤,却见整个天地忽的化为碎片,所有的东西瞬间向下掉去。

  还好,这些烟酒没有白费,这次的面试出乎意外的顺利,李凌不仅成功的成了这家公司的会计,而且还预支了一个月的生活费。才下班,李凌立刻打电话到餐馆去预定了位子,等易平完工,拉了他,直往餐馆奔去。坐下不久,第一盘菜就被端了上来,易平咽了口唾沫,望着那泛着油光的肥肉,笑道:“不错嘛!小子,没忘了大哥的恩情!”李凌抿了口茶,笑道:“敢情我在您心中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吗?”易平黝黑的脸微微泛红,干咳了声,笑道:“你看,大哥不会说话,好好的表扬弄得跟批评一样,你别多想啊!”李凌拿过一瓶白酒,将易平的酒杯斟满,又将自己的酒杯斟满,笑道:“咱兄弟谁跟谁啊!别说些见外的话啊!来,干!”说着向易平敬去。易平愉快的笑笑,额上竟有了皱纹,要知道,易平也才24岁啊!李凌将酒咽下肚,笑道:“易大哥,敞开肚皮吃吧!今天预支了一个月的工资呢!”易平喜道:“我就说呢!刚找到工作就下馆子,你小子连工资都领了啊!好吧!吃!”于是,餐馆里出现了最恐怖的一幕,两个男人犹如饿鬼投胎般,将端上桌的每一盘菜吃个精光,最后当一大海碗西红柿汤也被喝的连汁也不剩时,服务员也彻底的傻眼了,四盘菜,四碗饭,外加一大海碗西红柿汤,人真的能吃这么多么?易平满意的拍了拍滚圆的肚子,瞟了眼正意犹未尽的砸吧着嘴的李凌,笑道:“兄弟!够意思,大哥好久没吃这么饱了,这馆子的菜也还不错呢!”李凌艰难的站起身,将易平的酒杯斟满,呵呵笑道:“要不还上几盘菜?今天不用跟我节省的。”易平脸上的肉动了动,笑道:“你小子想谋杀啊!都吃到嗓子眼了,再吃都满出来了,多浪费啊!”李凌笑道:“饱了就好,下次领了工资,咱还来,行不?”易平又点头又摇头的,显出醉醺之态,这酒后劲大,李凌也觉天旋地动了,忙唤过在一边看的傻了眼的服务员,付了款,搀着易平晃晃悠悠的往外而去。到达路口后,李凌等交通灯变为了绿色,这才搀了易平往马路另一边而去,谁知李凌才跨出一步,一辆枣红色的奔驰忽的出现,直直的向李凌二人撞来,李凌吓了一跳,酒意顿消,可是逃生已经来不及了,李凌猛地将易平往旁推去,车撞在了李凌身上,骨骼碎裂的声音如此清晰的在身体里传导,血从鼻子里、口里涌了出来~~~~借着路灯,李凌看到自己躺在地上,只有半个头了,鲜红的东西不断从身体里涌出,迅速的往四周蔓延开去。李凌吓傻了,这是梦吗?为什么有一种难以言明、从未有过的真实感?躺在地上的是我吗?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易平突然被推得摔了一跤,头上鲜血直流,这会儿酒意已没了,回头见李凌倒在血泊中,嚎叫着扑向血泊中的李凌。见易平扑过来,李凌忙迎上去,可是,易平竟然直接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李凌明白了,这个要么是梦,要么自己真的已经死了。正当李凌迷惑时,四周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所有的东西开始变白、直至消失。李凌怕得要死,大声吼叫,可是无人回应。不久,李凌发觉自己置身于一片洁白的世界里,除了白色,这里看不到任何其他颜色。“这,这是哪儿?~~有人吗?”李凌大声的喊叫着。“唉!你小子怎么不听劝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李凌忙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正是梦中出现过的灵识,李凌十分高兴,笑道:“呵呵!这是梦吧!弄得我虚惊了一场呢!”灵识怒道:“梦你个头!你已经死了,你现在是灵魂了。”李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道:“什么?你说我死了?你不是只在梦里出现么?”灵识气的直发抖,喝道:“你这小子不是答应我一周不出门的吗?为什么不守信?现在!哼!自己看着办吧!”李凌见他一脸严肃,不似作假,又记得自己是和易平一起吃过饭,心知自己十有八九是死了,不禁对自己不守诺言而后悔万分,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低了头,心中又是自责又是悲痛。灵识见他久久不做声,叹气道:“唉!九世之功毁于一旦了,悲哀啊!悲哀啊!”李凌奇道:“九世之功?什么意思?”灵识叹道:“好吧!我就给你说说吧!你已经受过九世轮回之苦了,这一世若能勘破人生,便可立地成佛了,懂么?”李凌犹如听神话故事般,自顾的点着头。灵识不满道:“你敷衍我?”李凌尴尬笑笑,道:“你说的东西都是科学证明没有的,叫我怎么能相信呢?”灵识有点无语,可是也不好发作,只得耐心解释道:“很多东西科学是没法解释的,但我们也无法否定它的存在,你现在的状态,科学就解释得了么?”

  李凌惊出一身冷汗,猛地睁开眼。却见一片漆黑,耳边鼾声震天,李凌忙起身拉亮电灯,昏黄的灯光立刻盈满整个房间,李凌长舒口气,原来是梦,可是这梦竟如此真实。易平睁开朦胧的睡眼,含糊道:“这么晚了,你开灯干嘛?”李凌回过神来,笑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易平似乎觉得这灯光太过刺眼,用手揉着眼,淡道:“才回来一会儿,说起来,你小子怎么会睡在地上呢?还睡得那么死,要不是看你还有呼吸,我都以为你死了呢!”李凌不想解释,毕竟这事太过诡异了,说出来,没准别人会以为他是个疯子呢!于是笑着打趣道:“你这破嘴,就会咀咒人吗?”易平见他如往常一样开玩笑,知道他身体并无大碍,笑道:“工作找得怎么样了?”李凌抓起旁边的茶杯,猛灌了几口凉水,苦笑道:“还没着落呢!”易平安慰道:“要不明天和我一起去工地上看看吧!没准~~”李凌扑哧一声笑道:“得了吧!扛水泥的活,兄弟我可干不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易平一下从床上坐起,有些生气道:“怎么?瞧不起搬水泥的么?”李凌知他误会了,忙解释道:“兄弟,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的身体不行,我都天天啃方便面了,有活干就谢天谢地了,如果干得了,别说是搬水泥了,更累的活,我也不会推辞的呢!”易平笑道:“哈哈!你小子倒也实诚,这样吧!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工地看看,我们工地最近好像在招会计呢!”李凌苦笑道:“会计我怎么干得了呢?你也知道我学的是中文专业,让我写文章,我还行,算账的话,就~~”易平白了他一眼,苦笑道:“摊上你这么个主,我也真是背透了,你不是要工作吗?拿下这个工作就对了~~”李凌不解道:“什么意思?我这么做不是欺骗么?”易平翻了下白眼,叹道:“唉!谁告诉你一定要专业对口才行?大学多少人荒废了。只要你贿赂下我们那包头工,这事也许就能成了,你到那岗位了,再学嘛!”李凌一听有理,笑道:“如此便多谢了,只是具体怎么操作还要兄弟多多指教啊!”易平冲他拱了拱手,憋起腔调,阴阳怪气道:“你我兄弟,不需如此见外的,以后还望李兄多多提拔~~”李凌望一眼他那怪异的模样,活脱脱一只大猩猩嘛,不禁捧腹大笑起来,易平不明就里,也跟着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原界秘宝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斗罗大陆之人皇 谁都别想继承我的亿万遗产 流星天际1 牧天逐龙记 紫莲道尊 玉懒仙 恋爱吧仙祖大人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