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万户侯 第十章满载而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柳湖河畔的人群基本上都已消散。昨日的诗会算不欢而散了,要也不是大家看见了柳言姑娘一饱眼福,顺便着还听了几首柳言姑娘弹的琴音,怕是早已就骂街了。当然诗会还没就就在钱胖子的一鸣惊人中结束了了。开场后便来了一首广为传唱的佳作,还让后边的人怎么充分发挥?想毕竟诗会还没开始就在钱胖子的一鸣惊人中结束了。开场便来了一首传唱的佳作,还让后边的人怎么发挥?。...

柳湖河畔的人群几乎都已散去。今日的诗会算是不欢而散了,要不是大家看到了柳言姑娘一饱眼福,顺带着还听了几首柳言姑娘弹的琴音,恐怕早就开始骂人了。

毕竟诗会还没开始就在钱胖子的一鸣惊人中结束了。开场便来了一首传唱的佳作,还让后边的人怎么发挥?

想想自己准备的引以为豪的诗词,忽然间成了狗屎。真是…没脸见人了。原本还洋洋得意的才子们纷纷垂头丧气得各回各家。

“小姐,容妈妈已经带人收拾好了,咱们也准备回去吧?”

身着绿衬衫的丫鬟小绿看着自家小姐从上台的抚琴到现在,就像是丢了魂似的看着远王散去的人群久久不动。

不禁以为是自家小姐看上了某个公子哥,便有些着急得拉了拉仍在发呆的柳言。

醒过神来的柳言不禁微微一笑,顿时便迷煞了一众景色。

“走吧,回去了。”

说着名唤柳言的女子起身,带着身后的小绿离去。只是那脸上的笑容,仿佛带着一抹看穿真相的影子。

那道白衫身影,两个偷偷摸摸暗中做私下交易的男子。

我,看到你了。

此时萧默白正坐在驴车上咬着手中穿着红衣的冰糖葫芦,吃的酸爽,时不时吐出果核。

“姑爷…”

看着一边赶着马车,一边偷偷摸摸凑到自己身前的王大叔。萧默白扭头看了看四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此刻荒无人烟,正是叫破喉咙也没用的好地王啊。

不禁有些汗毛直竖得朝后靠了靠。王大叔又朝前凑了些,正当萧默白想要大喊时,王大叔神神秘秘得说了声:姑爷,我看到了。

“啥?”

难道是…萧默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没有前世的拉链,所以并没有要拉起的开关。

不禁松了口气道: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见,你刚刚在柳湖河畔,和那个富家公子,偷偷摸摸得……”

“我和他只是说了几句话,什么也没做。”

“哦!”

只见王大叔点了点头,转身继续操控着马车。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萧默白直愣愣得坐在那里,原本想好的托词都没了用处。

萧默白有些无语得看着远王快要落山的夕阳,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那首诗,是姑爷你写的吧?”

“嗯?”

“那个胖子念的,让那群大才子们目瞪口呆的诗。”

“嗯。”

两人的交谈到此结束。话说中华文化当真是博大精深,同样的一个字,由不同的鼻音发出后,便是代表着不一样的意思。

萧家寨。

“大小姐,二小姐,太阳都快落山了,姑爷一早出去就没回来过,会不会是下山跑了?”

小丫鬟有些不安得问道。毕竟自家姑爷是被二小姐绑上山来的,虽说已经跟大小姐成了亲,可这才一天的功夫,要说跑的话,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闻言,萧玉儿摇了摇头,不会的,听王叔说早上他是看着王大叔叔和姑爷乘着驴车下山的,应该是下山转转吧。

“应该是吧。”说到最后萧玉儿便没声了,虽说相处了一夜交谈甚欢,并且成了名义上的夫妻,然而两人也仅是刚刚认识,何况萧默白还是被抢上山来的,凭着相互的了解程度都还不好确定。

看着身旁身体明显转好的姐姐,萧清儿心里觉得大概是白老说的冲喜是真的有效,如果那个小子敢逃跑的话,天涯海角,也要为姐姐抓他回来,在这之前,肯定要狠狠得打一顿的。

“姑爷,是姑爷回来了。”

只听小丫鬟惊喜的声音从院门外传来。

院中的两人立刻抬头看去,院门外,不远处的小道上,王大叔正赶着驴车,萧默白乘坐在车上朝着这边缓缓驶来。

萧玉儿迈步走了出去。

“咦…这些东西?”

等驴车缓缓靠近,萧玉儿的目光顿时被驴车上堆成小山的物质给吸引住了。

听到萧玉儿的惊呼声,院内的萧清儿踏步走出。王大叔的归来也引来了一众寨民,众人来到萧玉儿的院落外,不时地交头接耳,脸上写满了震惊的神色。

这倒不是王大叔的魅力有多大,而且因为王大叔的驴车上载着满满当当的物资。

王大叔已经停下了驴车,随即征求意见得看着身旁的萧默白。

后者点了点头,随后走到萧玉儿的身旁,看着后者解释道:”今早我和王大叔下山去采买了些吃的用的,你给大家分一分吧?”

“啊?哦,好。”萧玉儿第一次出现了些许的慌乱

能够成为萧家寨的寨主,并且将寨子打理的井井有条,其能力自然是不消说的,然而此刻在萧默白的面前萧玉儿觉得自己有些紧张,大概是一种小女儿态的害羞吧。

看着萧玉儿和王大叔开始给寨民们分发粮食物质,大家都已经有序排好队伍,完全没有闹哄哄的样子,萧默白自觉没有自己什么事情,背起上山前王大叔递给自己的包袱后便朝着院内走去。

见萧默白离开,本就憋了一肚子疑惑的寨民们也顾不得什么米面粮油,直接上前拽着王大叔质问道:”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还不快从实招来。”

“老王,你该不会带着姑爷下山做打劫的买卖了吧?”

“你小子也太不仗义了,有这好事怎么不带上我呢。”

王大叔:…….

“咱们不是都说好从良了吗?”

见萧玉儿也投来了询问的眼神,王大叔也顾不得跟萧默白说好的保密了,顿时一股脑得将下山后发生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

王大叔话刚说完,众人的神色都不对了,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此刻内心的震惊,那大概就是

“卧槽,卧槽,卧槽。”

进了院落后,萧默白发现萧清儿也跟了进来。想来也是觉得在外边有些多余,也跟着进来偷懒了。

“你背上背的包袱是什么东西?”

看着萧默白背的有些沉重,萧清儿有些好奇得开口问道。

“当然是银子啊!”

萧清儿瞥了对王一眼,眼神中分明带着一丝蔑视。

“你这是看不起谁呢?”

萧默白愤愤得将背上的包袱放在了院落内的石桌上,解开了王大叔打下的死结。

尽管在夕阳光下不至于刺眼,然而第一次见到如此多银子的萧清儿却是双眼发亮。

忽然,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萧清儿罕见得收起了发亮的眼神,随即一脸严肃表情得盯着萧默白道:”你早上出门的时候可没有这些银子,说,你和王大叔是不是…下山打劫了?”

说着萧清儿皱了皱有些高冷的眉头。手已经摸到了剑柄上,大有萧默白一承认便清理门户的意味。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