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战神 第3章 批判到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明城。富豪大酒店,顶层超豪华套房。“别看了,她也不是你所能干掉的,还没就,你就了输了。”客厅里,立着一座白玉雕像,完全按照真人比例精雕细琢而成。并不难可以看出,这座雕富豪大酒店,顶层豪华套房。。...

明城。

富豪大酒店,顶层豪华套房。

“别看了,她不是你所能对付的,还没开始,你就已经输了。”

客厅里,立着一座白玉雕像,完全按照真人比例精雕细琢而成。不难看出,这座雕像极具观赏性,又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这座栩栩如生的雕像与林雪本人毫无二致,在某些细节上的处理,简直是惟妙惟肖,可见雕刻大师功力之深厚。

站在雕像前的年轻人置若罔闻,像是欣赏一幅顶级的艺术品,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赵钱孙李四大家族全军覆没,听说林雪这次下了死手,弄废好多人,几个大家族的少爷都变成了公公,连给家族添丁进口的功能都丧失了。等他们养好伤之后,不出意外,他们将会被逐出家门。”

此间的主人名叫谢坤,他端着红酒来到雕像前。

“巴克尔大师最为得意的作品,我当初为了寻找符合大师要求的玉石,跑遍全世界。万幸,皇天不负有心人,辛苦三年,终于让我找到了。喜欢吗?”

“你送我?”

“当然。”谢坤说着,抿了一口酒,微微一笑道:“秦公子只要开口,一切都不是问题。”

秦公子眉头微皱,终于舍得把目光从雕像上移开,迈步走向吧台,倒了一杯酒,长吁一口气道:“四大家族?你在逗我笑吧。”

“在明城这一亩三分地上,他们还是很不错的。”谢坤说着,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打开一看,道:“我刚收到消息,林雪与某国皇室爆发冲突,造成当地兵变,数万人受伤。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

“为什么?”

秦公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掷地有声道:“我来明城不是为了雕像。”

“我懂。可是……”说到这里,谢坤扶额而叹,面露痛苦之色,喃喃道:“你初来乍到,或许不知道真正最难缠的不是林雪,而是她的弟弟。那真是千古奇才、万年难出的一个混世魔王啊。”

“我听人说过,想娶林雪,必须先过他弟弟这一关。”

“恭喜你将拥有一个恶魔小舅子。”

提及林奕,头疼欲裂者不知凡几,谢坤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秦公子望着窗外,目光幽幽,低喃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

林氏庄园。

“少爷,有点儿凉呢,需用我含热了喂您吗?”二丽撅着嘴,凑到林嘴边。

咕嘟一声!

林奕喉头一动,吞下一大口口水,道:“少爷血糖有点儿高,不想吃水果。去,弄一叠榨菜来开开胃。”

“少爷,涪陵榨菜剩的不多了,六必居的行不行?”

“九必居的都不行,告诉管家,让他立刻安排人飞往巴蜀之地,采购最新鲜的涪陵榨菜。”

“好的。”二丽蹦蹦跳跳的走了。

望着二丽充满活力的大长腿,如莲藕出水,似白玉生温,曲线柔和,诱人之极。

林奕不禁有片刻的失神,大丽拿着手帕擦拭他嘴角的口水。“少爷,牛排烤好了。”

“好。”

林奕回过神来,大丽已经把牛排切割好,他道:“放下我自己来。”

就这一句话,便让一群伺候他用餐的仆人的表情发生了变化。

林奕很努力的学习、扮演败家子,可是时间太短,很难完美的融入角色之中。

“我失忆了,请不要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再有下次,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话音刚落,所有仆人齐刷刷的低下了头,心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恶魔就是恶魔,失忆了也不会变成好人。

管家老戴跑了过来,一脸献媚之色,道:“少爷,您找我?”

“榨菜。涪陵榨菜!”

“是老奴失职,马上办,明天一早,老奴保证涪陵榨菜会出现在少爷的早餐菜单里。”

“这还差不多。对了,来我家当门女婿的资料我都看了,面试安排在明天。”

“还是按照老规矩?”

“照旧吧。”

“明天……”管家稍作沉吟,若有所思道:“明天时间有点紧,不如改到后天。”

“为什么?”

“少爷您忘了,明天有败家培训课,您要去上课啊。”

我的妈呀,败家还要上课培训?这也特么太专业了吧。林奕的三观渐渐崩塌,用不了几天,他将成为真正的林大少。

“行,那就后天吧。上午围攻我们庄园的暴徒呢,我姐是怎么安排的。”

“老奴正要向少爷汇报,幕后主使已经找到。”

“这么快?老戴,你可以啊。这样吧,口头嘉奖五分钟,只允许你骄傲五分钟……”

口头嘉奖?不说奖励一辆跑车,几个金锭子是少不了的,咱家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吝啬了?

坏了坏了,少爷自暴自弃,失去了进取心,与那些自甘堕落的“废材”靠拢,长此以往……林家要亡啊。

“你怎么一直冒冷汗,来,我给你号下脉。”林奕职业病犯了,也不管老戴是否同意,抓起老戴的手腕放在了餐桌上。

“没什么大问题啊,说,你干了什么亏心事?”

“少爷,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呀,问鼎败家风云榜是林家三代人的目标啊,您可要顶住啊!”

“我……”

“容老奴放肆,请重赏老奴!”

有你这样理直气壮占便宜的吗?搞得你找我要钱好像是为了帮我似的。呃……也对,帮我败家嘛。

我必须做出深刻检讨,改变他们的心态,认真刻苦学习如何败家。

“那啥……我不是失忆了嘛,不要这么激动,我当是多大的事呢。说不定过几天我就想起来了。”

“若能让少爷快点恢复记忆,老奴愿以命相抵。”

“行啦,别哭哭啼啼了。那就赏你……”林奕说着,看着满桌美食,撑死自己也吃不完,浪费了太可惜,便道:“来,给管家搬一把椅子,赏你与本少爷共进晚餐。”

“老奴谢少爷赏。”老弟感激涕零道。

在豪门世家中,赏下人同桌吃饭,是一种极其难得的奖赏,只有主人深信不疑的人,才能得此等殊荣。

而林奕只是心疼钱罢了,简直是豪门败类中的耻辱。

为了做一个有内涵有层次的败家子,林奕认为明天的败家培训课一定要去上,死人也得去。

不去取一下经,还真就混不开啊。

酒足饭饱的林奕躺在沙发上,望着镶金嵌玉的屋顶,只觉得这一天过得惊心动魄。恍惚间,又觉得不太真实,像黄粱一梦般荒唐。不过,扪心自问,他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来。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我要批判到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