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末世录 第六章 进化(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是像你这样完全也没变化的但是第一次遇上。”  “切记管为什么我的身体也没加强了,现在的我也不是活得好好的的吗?这了足够多了,并且我不需要怕被被感染了,我觉得好极了。”李维特也不是科学家,不想纠缠不休于那些生理参数,“接一直这样我们所以怎么办?”  “现在的我“A-T病毒完全继承了T病毒对于人体的改造功能。从感染者来看,力量,反应速度,耐力等等都会有显著的增加。尤其是强大的自愈能力,几乎是不死的。而且根据米国人的人研究,不同的个体这种能力的加强市不同的。但是像你这样完全没有变化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人类作为地球的主宰,凭借聪明的大脑,在日益恶化的自然环境中活的有滋有味。仿佛人类已经跳出了自然界的“进化”。相比于个体,现在改变更多的是整个社会。现在外星来的生命将人类从超然的地位上拉了下来。

  “A-T病毒完全继承了T病毒对于人体的改造功能。从感染者来看,力量,反应速度,耐力等等都会有显著的增加。尤其是强大的自愈能力,几乎是不死的。而且根据米国人的人研究,不同的个体这种能力的加强市不同的。但是像你这样完全没有变化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不要管为什么我的身体没有强化了,现在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这已经足够了,而且我不用担心被感染了,我感觉好极了。”李维特不是科学家,不想纠缠于那些生理参数,“接下去我们应该怎么办?”

  “现在我们可以让剩下的幸存者不被感染,而且还可以强化他们的身体,提高他们的生存能力。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救治更多的人!”姜守国有点兴奋。“现在我们虽然找到了让幸存者获得免疫的方法,但是还不能治愈感染者。你们的身体得到了强化,也不用惧怕感染,希望你们尽可能的救助更多的幸存者。如果一个月之后还没有找到办法,他们的生存将更加困难。”

  “我们一定尽力救助更多的人。”大家都表示愿意。

  “现在外面那些感染者,我们拿他们怎么办?”意识到这些感染者还有可能被治愈,那么,一些伦理问题就出现了。

  “在确定可以治愈他们之前,他们都是想要你们命的丧尸,活死人。所以不要心慈手软,还不到时候。”姜守国说道。

  一群年轻人上路了,他们要去拯救那些被困在钢筋水泥中的人们。而另一方面几个幸存的科学家忘我的投入到研究中。

  李维特等人坐在直升机在城市上空搜寻幸存者,但是效果不太好。幸存者大多躲在封闭的建筑中。在空中是看不见得。武敦文在部队是特种兵,他驾驶者直升机,在搜索过程中他还要指教李维特等人一些格斗,武器使用,团队合作等技巧。让他们更好的利用强大的身体,提升他们的作战能力,以面对未来的危机。

  “幸存者不太好找啊,有可能就在家里,有可能躲在地窖里,这么多水泥格子,等于是大海捞针。”王伯伦感叹道。

  “的确,我们现在人很少,只能先去一些可能性比较大的地方。壮大我们的搜救队伍之后可以展开再仔细搜索。”李维特建议道。

  武敦文把直升机停在了全市最大的超级市场‘卖卖多’的楼顶。他们开始向下搜索。感染者被感染的时间也有5,6天了,所以渐渐的他们不再像刚刚变异时的样子。现在这些丧尸的活动更加像动物,而不是怪物。街面上可以看见的丧尸很少,只有远远地看见几只在游荡,难道是在散步?有别于其他地方的清净,卖卖多外的停车场上去密密麻麻的丧尸将这个超级市场围了个水泄不通。看来有人被围困在超市之中。这么多的丧尸,攻破卖卖多的玻璃门只是时间问题。希望还来得及解救这些无辜的人们。

  现在在卖卖多超市中的确有数名幸存者,3名成年男性,4名成年女性,另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他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现在他们被困在这里,暂时的安全,并没有让他们感到舒心,而是提心吊胆的生活着,看不见希望。不过有一个人除外,大家都叫他文文,19岁,本来就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没有流过血的他还在为这次生化狂潮感到兴奋。而另一位男性就非常讨厌文文的这种心态,他叫马云,二十多岁,自称是室内设计师,为人仗义稳重,一点不像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最后这位中年男子,名叫侯学文,据说是退伍军人,现在从商。在他的领导下,大家才有点团结的样子。四名女性,一名是职业女性,30岁左右沉稳大方,是女性的首领;一名是超市员工,23岁有些男子气概,一名是教师,40岁左右,自私自利,小男孩就是她的儿子,最后还有一位21岁的女大学生。还有一个小女孩6,7岁的样子,母亲在到达这儿的时候不幸被感染了,小姑娘吓坏了,在OL的关爱下,才有点像一个小孩。

  侯学文毕竟是退伍军人,对大楼做了一些简单的防卫公事,而且还要定时轮流巡查。然而他显然小看了丧尸的攻击力。大家都聚在二楼,一来有一个缓冲的机会,二来二楼是贩卖的家具也给大家提供了休息的地方。一块大钟响了,下午一点,正点巡逻的时候到了,这次应该是文文去巡逻。文文不敢违抗大家的决定,把手里的游戏机放在兜里去巡逻了。按照侯学文的要求,每个窗户,通道,都要仔细检查,从B1到顶楼都要走一遍。但是文文一直在玩游戏,才走两步就想要上厕所,进了厕所就掏出游戏机玩开了。这一玩就没看时间,小半个小时了,他干脆有玩了一会儿,就回去说巡逻完了。

  这个时候丧失们却一点都没有偷懒,地下室的门被他们撞开了,不同于玻璃门的破坏会伴随着清楚的声音,在丧失们不断拍击声中,完全没有人察觉到。他们成功的进入了大楼的内部,一只两只,三只四只,显然他们不急于上楼找寻猎物,他们准备了一次惊喜,而楼上的幸存者却完全不知道。

  文文还在投入的玩游戏,侯学文和马云在摆弄一个收音机,希望可以收到一些什么消息,可是什么都没有。几个女人看着杂志,有的玩起了跳棋,小男孩跑来跑去。小女孩静静的依偎在OL的怀里。“妈妈,我要上厕所。”小男孩对女教师说。

  “好,等妈妈看完这一页就带你去。”女教师专心的看着八卦杂志。又过了一会儿,小男孩叫了她几次,她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杂志,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去厕所了。上完了厕所出来,小男孩对女教师说:“妈妈我要吃巧克力。”

  “好,回去就吃。”女教师答道。

  “我要吃超威蓝巧克力。”小男孩说道。

  “好,现在就去。”女教师知道,这种巧克力带上楼的已经吃完了,只有在一楼糖果区才有。小男孩走想着吃的,走在前面,女教师走在后面。

  到了楼梯口,小男孩站住了。女教师也了过去,却看见楼梯上站着一只丧尸,红色的眼睛,灰色的皮肤,正盯着小男孩看。小男孩已经被吓傻了,一动不动的立着。女教师这是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步就跃了过去,拦腰抱起小男孩就跑。下面的丧尸也跑了起来,紧跟其后。女教师在这个时候喊了一声:“救命啊,丧尸进来了!”

  其他的几个人听见这鬼叫班的声音就知道不对。侯学文当机立断:“小马,你先带他们上去,我去接应女教师他们。”之前他也设想过今天这种局面。因为超级市场的自动扶梯,没有障碍,只有楼顶有一扇门,可以应付现在的状况,所以之前他们已经在楼顶上做了一些准备。只不过没想到这一步来的这么快。

  狗急跳墙,人急了劲也不小,女教师抱着一个小孩还健步如飞。她背后的丧尸一直没能追上她。商场的地形很是复杂,女教师虽然跑的快,但是慌不择路下,一时间不知道往哪儿去。这样跑了没一会儿,她的体力就跟不上了。她抱孩子的时候是随便拦腰一抱,小男孩的头冲着身后,丧尸越来越近,男孩的脸就对着丧尸的脸,近的连丧尸尖锐的牙齿都能数的清楚,一时间小男孩吓得哭都不敢了。

  侯学文顺着声音追了过去,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女教师摔倒在地上用身子护着自己的孩子,而丧尸已经扑了上去。眼看着悲剧就要发生了,一个人影闪了出来,来人正是小马,他手中消防用的斧头已经挥了出去。女教师都闭上了眼睛,丧尸就要咬上她的脖子。全力挥舞的消防斧重重的几大在丧尸的肩膀上,将丧尸击退了三五米。侯学文手里的武器是一把精钢的斩骨刀——缺乏有利的武器是幸存者无法对抗丧尸的主要原因。手中武器的简陋并没有减弱士兵的勇气,他冲了过来,而丧尸正好倒在他的面前,手起刀落,将丧尸的头劈成了两半。

  侯学文与小马相视而笑。刚刚几个呼吸之间,就让他们出了一身冷汗。“小心,还有丧尸。”女教师叫道。只见一个黑影向小马扑了过去,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小马被扑倒了。这样的肌肉对抗,普通人类一点优势都没有,小马的抵抗是徒劳的,丧尸向他咬去。“不!”奔跑中的侯学文大叫一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