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校? 役亡师 《鬼校? 役亡师》第七章 暴雨前的宁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作《鬼校? 役亡师》,提供更多舒晗梁修司小说目录,舒晗梁修司小说全集目录。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节选:舒晗这个小房子后,梁修司就不可避免出现的意外发现了启碎像是是个名符其实的面瘫,并且他到尾到脚都…...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做《鬼校? 役亡师》,这里提供舒晗梁修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校? 役亡师小说精选:自从启碎也下榻舒晗这个小房子之后,梁修司就不可避免的发现了启碎好像是个名符其实的面瘫,而且他从头到脚都散发着“神秘”的气息。他明明和自己一样是人类看不见的没有实体的……物种(?),却可以触碰所有物件儿,好像想穿墙就穿,不想穿墙那墙壁就会变的不能被穿透,而且他需要吃东西来补充能量,食量还很大,一开始只是默默的吃舒晗的剩饭残羹,舒晗发现之后每次叫外卖就会多叫一份,而梁修司在一边看着两人吃的津津有味就有了些微的嫉妒。不过…

自从启碎也下榻舒晗这个小房子之后,梁修司就不可避免的发现了启碎好像是个名符其实的面瘫,而且他从头到脚都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他明明和自己一样是人类看不见的没有实体的……物种(?),却可以触碰所有物件儿,好像想穿墙就穿,不想穿墙那墙壁就会变的不能被穿透,而且他需要吃东西来补充能量,食量还很大,一开始只是默默的吃舒晗的剩饭残羹,舒晗发现之后每次叫外卖就会多叫一份,而梁修司在一边看着两人吃的津津有味就有了些微的嫉妒。

不过每次只要想到“好歹我知道自己是个鬼魂,启碎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就觉得启碎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

生活短暂恢复了平稳的节奏,舒晗白天去上学的时候,梁修司会拽着启碎一起去学校里面,出了上次那一档子事儿,梁修司是死活都不敢再靠近教学楼了,不过总有点放心不下似的,就算不靠近教学楼也会在学校里四处闲晃。启碎对现代这些新鲜的电子物品好像没有梁修司那么大的兴趣,大部分时候都是跑到后山他醒过来的地方发呆,可能想找到什么线索吧。

而且梁修司发现自己和启碎好像没什么东西可以聊,启碎也不是那种会斗嘴会谈心的类型,起初他刚到舒晗家的时候还会对周围事物有点兴趣,但是过了四五天就渐渐沉默起来,而且除了吃东西时会问一两句“这是什么”之外都很安静,那张一点表情都没有的脸也看不出来这人是在发呆还是在沉思。

他总是一个人坐在窗户边上看着云彩或者远处的山,晚上尤其严重,只要不是乌云遮月他都会看着月亮发呆。

而启碎看着月亮的时候,梁修司就会联想起舒晗身体里的第二人格:他们身上都散发着仿佛一碰触就会随风消逝的轻柔感。

对此,舒晗倒是有点不以为意。

梁修司从没正面对舒晗说过她的第二人格的事,舒晗也不是很愿意提起的样子,但当梁修司对舒晗说启碎对着月亮发呆这件事和她第二人格很像的时候,舒晗就有点不高兴了,不许他再提起,也不许追着启碎问个没完,按照舒晗的原话来说就是:人家明显是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啊,谁还没有个思考正事的时候啊。

除了启碎和舒晗这两人背负的未解之谜,梁修司自己也不是没有需要操心的事情:他到底为什么会死?

就算已经把记忆里所有可以挖掘出来回忆的东西前前后后都想了个遍,他也没觉得哪儿有任何异常之处。如果非得说生前就有的疑惑,那就只有自己爹妈是谁了。可似乎唯一知情的阿姨一家早就拆了,那附近早就今非昔比面目全非了,就算想找他们得有个目的地啊。

还有……

那个谜一样的男孩。

和他打架时自己身上迸发出的强烈光线,当时体内源源不断的神奇力量,男孩说舒晗在自己后脖子上做了什么手脚的,舒晗却一问三不知,自己也的确不记得舒晗碰过自己的脖子,那么后脖子上的究竟是什么?启碎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给自己做了新的脊椎,那个印记消失了吗?还有启碎说至少要卧床不起好几天才能适应新的脊椎,他竟然在第二天就可以活蹦乱跳……

虽然启碎对此只是面无表情的平稳陈述了一句“怎么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梁修司心里十分明白启碎想表达的震惊情绪,说实在的,他自己心里的震惊程度绝对不比启碎低到哪里去。

抛开这些不说,那个谜样男孩消失也就算了,连被锁在教学楼里的怪物和神秘的教室都彻底消失了,那儿现在恢复成了只被铁栏杆隔着的小隔间,一眼就能看到里面的全部,只有大量废弃的破桌烂椅。

但就算这样梁修司也不怎么敢靠近教学楼,他知道自己感觉迟钝这个缺点,谁都不知道那个男孩的消失是不是暂时性的。

“你会有这么严肃的表情还真少见啊。”

梁修司的视线从透着光斑的树梢转移到舒晗的脸上:“是你啊。”

“刚才看什么呢?”舒晗一屁股坐在梁修司边上,打开午餐的饭盒,今天她往里塞了昨天吃剩的寿司。

“我只是在想最近的事情。”梁修司轻抬腿,飘到石凳子的椅背上坐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体育课的时候看见你在操场上玩儿虫子来着,”舒晗拿出一个干瘪的寿司放进嘴里,“所以估计你不会跑的太远。他呢?”

“老地方。”梁修司把手肘撑在膝盖上看着操场上正在踢球的几个学生,冲着舒晗说:“比我好不到哪去。”说着指了指脑袋:“都没有线索啊。”顿了顿,转头看着舒晗:“你呢?”

舒晗又往嘴里塞了一个寿司:“我又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嗯……”她嚼着寿司,似乎在琢磨该怎么继续说,待她咽下去了也没想到用什么词来继续:“就是,我没有你们那种烦恼和困惑啦。”

“我以为你会想知道满月的时候是怎么回事……”

“唔……”舒晗像老头一样嘬了一口灌装可乐,“不是没头绪嘛……我家也没这种先例……咳嗯……”她略微呛了一口,轻轻拍了拍胸口后补充道:“看到鬼魂之类啊这种的。”

“都一样。”梁修司又看着操场上踢球的学生了,“有线索你肯定也会去追查的……”他打了个呵欠,“天气真好。”

沉默了一会儿,他们俩都看见操场上的足球被一个大个子男生踢到他们所坐的石凳子底下来了,那男生被打发来捡球,舒晗嘴里还嚼着寿司,站起来帮他把球从石凳子底下捞出来,男生走到她旁边把球捡起来居然脸红了:“谢谢你啊舒晗。”

“同学?”梁修司起身,这男生身上的来自人类的无形压迫感让他有点透不过气,“我去找启碎了。”

“等等!”舒晗说完就后悔了,这大个子男生以为舒晗是在跟他说话就回头了,见舒晗拿着预备要给启碎的饭盒朝飘在男生身后的梁修司举着,这男生十分害羞而惊喜的冲舒晗笑道:“你、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没带饭……”

梁修司在边上飘着笑的肚子都疼了。

舒晗也憋红了脸,一脸想骂人又碍于有人在的样子,大个子男生把球踢回操场后干脆就在石凳子上坐下了,舒晗也只好将错就错的把饭盒往男生那儿一推:“那你吃吧。”话音刚落,她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梁修司还在哈哈大笑,舒晗迅速起身顺手捞起梁修司的衣领就开始往教学楼的方向狂奔。

“哈哈……?啊……干、干什么啊这是?!”舒晗跑的非常快,梁修司又像旗子一样随风飘扬了,她没搭理他,甚至加了速跑,抿紧了嘴巴,表情一脸的凝重。

舒晗几乎是一口气的功夫就跑到了教学楼里,梁修司这才觉着空气好像有点过度膨胀了,像是离着大爆炸几千米远也能感觉到些微气浪一样,这无形气浪的来源是在教学楼的什么地方,再多就无法感知了。

学生们都在班级里吃饭,谁也没留意到舒晗瘦小而迅速的身影,她一路奔到楼顶,但楼顶的门上锁了,梁修司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舒晗十分粗暴的将楼顶的小锁一脚踹掉,门开了。

启碎背对着他们站在不远的地方,肩膀往左不正常的歪斜着,白色袖子里的手往下滴答着红色的**,梁修司和舒晗赶紧跑到启碎旁边扶住马上要倒下的启碎——

“啊啊……你还活着啊?噢,会咒术的小姑娘也来了啊?”

梁修司和舒晗扶着摇摇欲坠的启碎,三人一同抬头看向对面,长相十分乖巧的男孩双手插口袋,朝他们露出可爱的笑容:

“三对一啊……”

TBC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