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十岁开始重活 第6章 被骗光钱的陈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好久没哭过了,李崇索性哭了个痛痛快快。的话他是第一次三十岁,他当然会一点也不迟疑的把钱拿给自己母亲做手术,但他了是第二次三十岁了。经历过过便会懂,有些东西你一但选择放弃,就如果他是第一次二十岁,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钱拿给自己母亲做手术,但他已经是第二次二十岁了。。...

好久没哭过了,李崇干脆哭了个痛快。

如果他是第一次二十岁,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钱拿给自己母亲做手术,但他已经是第二次二十岁了。

经历过便会懂,有些东西你一旦放弃,就永远失去了。

在从医院回小旅馆的路上,李崇一直在想该怎么补上这两千块钱的缺,他还是想把前途和亲人同时抓在手里。

然而他想不到什么两全的法子。

嘭!

李崇迷迷糊糊之间仿佛撞到什么东西,待反应过来之后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李崇这才看清楚自己撞倒的是别人行李箱上的背包,赶紧给人捡起来。

对方在打电话,李崇将东西放好之后就准备离开。

不知为什么,李崇感觉这人有些眼熟,似乎曾经见过。

“哎,好好好,你放心马总,这边养殖场的事儿就交给我了,您放心您放心……”

养殖场?

李崇对这三个字格外的敏感,上辈子三十岁那年,如果不是被父亲李大成以死相逼交出了买鸡苗的钱,李崇早就把养殖场办起来了。

细算一下时间,就算政策要扶持,那也是十年后的事儿了,现在想这件事儿还太早。

李崇暗笑自己太过魔怔了,然而刚走几步,他却猛然想起什么来了。

陈楚,是他!

“老李,我跟你说,我这辈子没别的可吹,我就吹一下我二十一岁独自开办养殖场那件事儿……”

李崇脑子里忽然回想起陈楚陈老头儿跟自己在院子里纳凉闲聊时候说的话,这老小子对年轻时做的一项决定非常自豪,屡次拿来吹嘘,李崇耳朵都快听起茧了。

二十一岁,养殖场,陈楚,全都对上了!

李崇紧握双拳,回头就走到正在打电话的小伙子身边。

眼前的陈楚还没谢顶,留着稀稀拉拉的胡须,肚子上还没有长出游泳圈一样的肥肉,但细看之下还是能够看出老了之后的样貌体征。

李崇上辈子从牢里放出来之后,政府分了一套平房,那一带都是孤寡老人,他们一群老头儿闲来无事经常聚在一起,李崇就是在那里认识的陈楚。

没想到,这次能在年轻时提前相遇。

“哎哎哎,好好好,您忙您忙。”陈楚对着电话客套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看向李崇。

“怎么了哥们儿,是为刚才撞我包的事儿吗?没事儿没事儿。”陈楚非常大度的说道。

可能是刚才沟通的不错,他心情看上去很好。

李崇以前一直听陈楚吹嘘,想必他这个养殖场办的应该是很成功的,如果能在他一开始创办的时候加入进去,岂不是稳赚不赔?

陈楚这一辈子估计也就这么一个光辉时刻了,所以每次都会津津乐道,既然都碰上了,不跟在后面喝口汤怎么行?更何况现在还是自己人生最需要钱的重要时刻。

“哥们儿,刚才听你说要办养殖场,我正好对这些方面懂一点儿,如果你缺人,我可以帮忙一起看看。”李崇自来熟的说道。

陈楚愣了一下,而后上下打量了李崇一眼,“耳朵够尖啊你,不过,你真懂养殖场怎么做?”

“以前我亲戚做过,我跟在旁边学过一阵儿,基本的一些东西都懂。”李崇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曾经准备了五年,只是最后没办成。

陈楚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似乎还没下定决心。

“你是本地人吗?”陈楚问道。

“我是本省的,元林镇人。”

“元林那边儿啊……”陈楚搓了搓下巴,“那行,我考虑考虑,再聊,我现在要去见个合伙人。”

典型的假客气,李崇知道陈楚这一走就肯定没戏了。

不过眼下母亲的病要紧,他也不可能跟着别人死缠烂打。

看他大包小包的,李崇料定他应该会先去找个住宿的地方,于是一路偷偷跟着,记下了他入住的旅馆,还记下了房间号。最后回到母亲住的小旅馆。

“李崇,结果拿到了没?咱回去吧,在这外边儿吃也是钱,住也是钱的,我心里不踏实。”一见李崇回来,王丽就赶紧上前说道。

“没事儿,妈,咱再多住几天。医生说有点小问题,要动个手术,治好病了咱就回家。”李崇故作轻松的说道。

王丽被李崇这话吓着了,“什么病,还要动手术?”

她跟李大成一样,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得花多少钱啊?

“小病,发现的早,现在治好了一辈子就没事儿了,不用担心。”李崇安慰道。

“哎哟,不行,这个不能治,这要是开了头,咱家以后日子还怎么过。回家,现在就回家。”王丽态度很坚决,甚至要马上往门外冲。

如果不是看到过王丽在病床上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下去的绝望模样,也许李崇真的犟不过王丽。

“妈你听我说,这个病,不大。钱呢,我也有。您就安心住院治病,其他的不要操心,好吗?”李崇尽着最后的耐心说道。

王丽还是坚持要走,说着说着自己哭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不想拖累你们”这些话。

李崇把王丽扶到床上坐下,尽全力说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说服了她,让她接受治疗。

陪王丽吃完晚饭后,李崇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满怀希望的来到了陈楚所在的那个小旅馆。

刚准备敲门,李崇就听见门里响起剧烈的嘎吱嘎吱摇床声,同时传出来的还有男女喘息声……

李崇长出了一口气,后退了几步,然后到楼梯口站着,想等那事儿结束之后再进去。

十分钟后,一个女人从李崇身边路过,李崇头都没抬。

“哟,哥们儿,怎么是你啊,找过来的?”穿着大裤衩子的陈楚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脸的疲惫,跟白天意气风发的模样完全对不上。

李崇皱了皱眉头,感觉不太对劲儿。

“我看你这样子,是开养殖场的钱被骗了吧?”李崇突然问道。

陈楚闻言一惊,然后搓了一把脸,双眼通红,“一起喝点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