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洲武林 第三章 鸿鹄之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风吹草低行万里路,血刃霜刀边塞风。”  “男儿心中的豪情,自小与众不同。”  “鸿鹄远飞云霄外,剑映豪气贯长虹。”  “男儿心中的柔情,依旧汹涌澎湃澎湃汹涌澎湃。”  “待得胡马倒交鸣,天池扁舟弄轻风。”  “问世间冷暖,等闲一笑中。”  一此刻,在伊甸村左面群山一处山腰的坪地上,有三个少年正在雪中练武,打磨身体。。...

  大兴安岭山脉深处,有一个远离城镇的小村庄,它的名字叫伊甸村。

  此刻,在伊甸村左面群山一处山腰的坪地上,有三个少年正在雪中练武,打磨身体。

  走近一些,便能听到一阵嘹亮的歌声,却是从一个正在冒雪扎马步的少年口中传出,可以看出,他的年龄比另外两个少年略大,约一米八五的身高,身体强壮有力,声音洪亮。

  “黄沙漫漫,黑雾浓浓。”

  “晚霞中传来几声雁鸣,飘荡在大漠苍穹。”

  “长缨在手,壮志怀在胸。”

  “风吹草低行万里路,血刃霜刀边塞风。”

  “男儿心中的豪情,从小与众不同。”

  “鸿鹄高飞云霄外,剑映豪气贯长虹。”

  “男儿心中的柔情,依然澎湃汹涌。”

  “待到胡马倒金戈,天池扁舟弄轻风。”

  “问世间冷暖,等闲一笑中。”

  一曲歌毕,狂歌少年意犹未尽,转头向另外两个少年看去,道:“小志,陈之,你们将来想做什么?”

  一个正霍霍有声练着掌法的英俊少年闻言毫不犹豫地说道:“哥,我要练成举世无双的掌法,一掌轰出大兴安岭,轰出东北,轰出中国,轰出亚洲,轰出世界,轰动全宇宙!”

  少年说话的表情极为认真、严肃,让人一看就觉得他说的是实话,是打心底的心里话。

  狂歌少年听得极为开心,神情愉悦,满脸都是赞赏之色,显然对练掌少年的回答极为满意。

  接着,狂歌少年把目光转向剩下的一位少年,眼中露出期待之色,“陈之,你呢?”

  这名叫陈之的少年,相貌平凡,似乎不怎么喜欢说话,一米七五的个子,显得极为瘦弱。

  陈之略沉默了一会,答道:“我想在最好的大学学计算机,成为一名强大的黑客。”

  “我靠!又来了!”另外两位少年齐喷口水。

  狂歌少年似显得极为愤怒和委屈,“陈之,咱们不是说好的嘛!我练拳,小志练掌,你练腿,咱们三兄弟要重现上古天下会三大弟子拳掌腿三绝的雄风!称雄中原武林,笑傲江湖!”

  狂歌少年继续发言:“我们的组合叫什么?我,凌鸿鹄!”

  一边说着,狂歌少年和那名叫“小志”的少年一起把目光盯向了陈之,那囧囧有神的目光似乎在表达着,你要是不说就一起把你揍趴下!

  “我,陈之。”比起狂歌少年,这声音显得有点中气不足。

  “我,凌志!”叫“小志”的少年紧接着毫不犹豫地大声说道。

  “我们的组合是,鸿鹄之志!”三种不同的声音一起响起。

  狂歌少年凌鸿鹄说地气势汹汹、霸气侧漏,沉默瘦弱少年陈之的声音则显得斯文、柔弱,英俊少年凌志的声音显得坚毅、果决。

  他们就是名满伊甸村,称霸伊甸学园的“鸿鹄之志”组合,组合的名称取的分别是他们三人的名,“鸿鹄”“之”“志”。

  狂歌少年继续他那希特勒式的发言,“我们都是要拥有鸿鹄之志的少年!当其他人都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的时候,是什么支撑着我们不管春、夏、秋、冬、打雷、下雪,日日坚持六点起床?正是我们的志向,我们的梦想啊!”

  “陈之啊,不是大哥我说你,你学那啥子计算机做卵用啊!你难道梦想是成为计算机科学家不成?”

  “不是。”

  “那是为啥哩!”

  “因为学好计算机能挣很多钱,据说成为传奇黑客,所有银行就都成了自己的私人储蓄。”

  “妈蛋,你这也太俗了!我们成为拳脚掌大宗师的梦想呢?!”

  “据说现在的行情,练武的连饭都吃不饱,谈什么梦想。”

  ……

  凌志和狂歌少年凌鸿鹄是亲兄弟,他们的父亲是村子里唯一一个和外界有往来的商人,也是伊甸村的第一富豪。

  凌鸿鹄已经十八岁了,作为家中的长子,他将要逐渐接手其父的事业,以后再也不能这样小孩子般的玩闹了,做着那种不切实际的武侠梦。这一点没有比作为凌鸿鹄亲弟弟的凌志更明白的了,他明白他大哥的心情,也正是因为他的大哥,他才能免于这种限制和约束。

  凌志微笑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他们当然不是真要分个你死我活,更非真有那么不切实际的梦想,这只是一场也许永远都没有机会重复的闹剧罢了,所以,他才毫不犹豫地回答地那么痛快。

  “支撑我每天早起的,当然不是成为腿法大宗师的梦想,而是你们和月儿呀!”陈之默默念道,“至于挣钱,是因为月儿的梦想……”

  合声响起。

  “狂风卷,奔云飙。”

  “情义相许,生死相交。”

  “豪情征万里,豪气震九霄。”

  “樽中月,笑里刀。”

  “莫问恩仇,且把酒浇。”

  “浮沉虽难事,狂歌趁尽早。”

  “停!燕教官马上就要下来了!”

  于是,瞬间,扎马步的极为认真地扎着马步,练掌的极为有力地挥着掌,剩下的陈之,则俯卧身躯的同时极为严肃地背着英语。

  少顷。

  “燕教官早上好!”整齐划一的声音。

  燕轼微笑看着这一有趣的“鸿鹄之志”组合,犹记得他们最初的自我介绍,在千篇一律的自我介绍词中尤其让他眼前一亮,一些话语现在仍旧刻在他的脑海。

  “我,凌鸿鹄,必将如鸿鹄一样,高飞云霄!我将继承祖辈的意志,走出大山,成为一个纵横东北的大商人!我要有最为精彩的一生!”

  “我,陈之,将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大学里学习计算机,我将成为一个强大的计算机科学家,并为成为传奇黑客从而拥有亿万身家而终生不懈地努力奋斗!我要有最为幸福的一生!”

  “我,凌志,我的理想很简单,我的一生,不受于人!我要有最自由自在的一生!”

  敢于在周围同学之中,直面老师,勇敢地说出自己的梦想的少年,已然不多;更重要的,他们的作为,无不表明着他们的言行如一。

  燕轼很喜欢这些少年,这些年,他每天早上下山基本都能遇到他们,最初的时候,他还问过他们几句,“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每天锻炼?”

  “想要成为一个纵横大东北的大枭雄,怎么可以允许自己拥有一个羸弱的身躯?”

  “想要持续进行超高强度的学习和科学实验,一个强壮的身体是必备硬件。”

  “他们既然这么拼命,作为“鸿鹄之志”组合最后出场的关键性人物,我当然不能输给他们两个!他们镇不住的时候,那就要靠我镇场子了啊!”

  燕轼那时听得大笑三声而去。

  燕轼回过神来,看着他们的姿势轻喝一句:“身与意合!”

  凌鸿鹄的马步陡然更标准了,陈之的俯卧瞬间出威势了,凌志的掌法更有韵律了。

  身与意合,身体和意识相合一,想做什么动作,就能极为标准地做出这个动作;放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体现就是想要几点起床,就能毫不犹豫地几点起床,想要在哪个时间段做某事,就能在这个时间段做好这事,能够按着标准和计划,严格调控好自己的躯体和生活。

  身与意合,既是武学境界,也是生活境界,练武和修身本也是相辅相成;身与意合,这是武道和生命更进一步的一个基础关卡。

  “教官,身与意合的下一个境界是什么呢?”凌鸿鹄好奇问道。

  陈之和凌志也凝神屏气准备聆听。

  燕轼看了这几个好奇心升腾的少年一眼,淡淡地说道:

  “越阶而望,便是虚妄。

  此阶段最重要的是身与意,是意志!强大的意志才能让你们勇敢面对、肩负起降临的一切,才能让你们在认定的道路上走下去!修行修行,先修后行,修便是行!

  没有强决的意志,没有踏实的一步一步的前进积累,一切智慧和领悟尽成虚妄!

  等你们把这一步行地透了,下一步自然而然也便明白了。

  把精力放对地方,你们对下一步有多期待,就在这一步下多大的力!否则,下一步对你们而言,将是永远不必多谈的虚幻。”

  燕轼说完之后,便转身向着下方的伊甸村行去,雪下了又停,停了又下,一个变幻不定的时节。

  ……

  “燕教官还是一如既往地认真严肃啊,你们说要是燕教官能萌一点这得多可爱啊!绝对风靡万千少女啊!”凌鸿鹄以一副极度夸张地表情说道。

  “哈哈,亏你想得出!我觉得这是一件到猴年马月都不可能的事!”

  “你们有注意到燕教官肩扛的那匹狼吗?我俯卧的时候往上瞟了一眼。”陈之怪异地说道。

  “那是狼?”

  “不可能吧!这也太大了?”

  “也许是某种我们不知道类型的狼或者我们没听说过的妖兽~~”

  “哈哈,燕教官果然不愧是伊甸村第一猛人!只是他交给我们的都是这些基本的练身动作,他最宝贝的剑法我们连皮毛都没学到啊!”

  “还要等到哪年哪月我们身与意合大成之后。。。剑道之基础。。。哎~~”

  “你们最喜欢哪位老师或教官?”凌鸿鹄眼珠一转,换了个话题说道。

  凌志想了一会说道:“我希望能学到燕教官的剑术,但我最喜欢的是秦老师,我最喜欢他的活法,活的那么地自在、洒脱,豪气、任侠,博学、随和、不拘小节;一箪饮,一瓢食,一卷书,一支曲,耕田、种菜、教书,乐此不疲。这是我看到的最自由自在的活法!这就是我所向往的!”

  “我喜欢的是燕教官,他每天都能做着自己最喜欢、最想做的事,而且又有一个他爱并且爱他的妻子,这就是我理解的幸福的模样,我希望过这样的生活。”陈之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眼神明亮,带着光。

  “那么,大哥,你呢?”凌志对着凌鸿鹄问道。

  “我喜欢的那个老师,他虽然曾经给我们讲过课,但他并不在目前伊甸学园这批老师里面。”

  凌鸿鹄打了个哑谜。

  “是谁?”

  “快说!这么大的人了,别给我们玩这捉迷藏的游戏了!”

  凌鸿鹄笑着说道:“他昨天刚从美国回来,正是秦云老师的兄长秦猛大哥!我认为,一个人活在世上,不说活地轰轰烈烈,最起码也得活地有点存在感,对这个世界有些影响和改变,把能见识的见识透了,把能闯的闯遍了,在这个世界做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才不枉男儿世间走一遭!像秦云老师才二十三岁就搞什么闲云野鹤,燕教官也才二十七岁就玩什么隐居山野,老实说,我是很不以为然的!有本事,那就使出来,那就去干!好歹也还能对社会有点奉献!把一身本事和着黄土一起在深山老林里埋了,这又算啥子事呢!”

  一番话,说得有声有色,有理有据,可和他呆惯了的陈之与凌志可不听他这套,他们齐发嘘声。

  “秦云老师的生活之美是你感受不到!”

  “燕教官的境界你不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