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明恋 第一章 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家都了被客车内狭窄的空间给被禁锢的疲乏。  他就坐在客车中门靠后的一排,很幸运的人,所以  一个人占两个座位。  他也不幸的,所以  两个座位就一个人。  他是一个农民工,独自一人在上海独自闯荡,虽然什么名堂都也没闯出。  并且上海的物价奇贵,你见过在漫天朦胧的雨雾笼罩下,高速路上有一辆大客车正在行驶,飞驰的轮胎两侧带起大量的水浪。。...

  天空乌云积重,带来的是大风大雨。

  在漫天朦胧的雨雾笼罩下,高速路上有一辆大客车正在行驶,飞驰的轮胎两侧带起大量的水浪。

  狂风怒吼,暴雨倾盆,可是大客车内的情景和外面却是一个极端与另一个极端的对比。

  客车里约莫三十多人的样子,‘呜呜’的空调声让人感觉很温暖,也衬托车内很安静。没什么人喧哗,就连路途中最不安分的、最淘气的、最爱乱跑的小孩子们,都各自在亲人舒适的怀抱中熟睡。

  因为路途漫漫,大家都已经被客车内狭小的空间给禁锢的困乏。

  他就坐在客车中门靠后的一排,很幸运,因为

  一个人占两个座位。

  他也不幸,因为

  两个座位就一个人。

  他是一个农民工,独自在上海闯荡,但是什么名堂都没有闯出来。

  而且上海的物价奇贵,你见过青菜论根卖的吗?反正他没有见过。在老家,青菜就是嘴甜一些,叫声婶子大娘,就可以进到别人家的菜地薅出一大抱的东西,是一大抱!

  以前他看过一个笑话,叫做‘一年的工资只能够买个厕所’的,那个时候他还很单纯,所以没有找到笑点,他没有笑。不过辍学出来打工五年,他渐渐明白了。

  一年的工资买个厕所那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在上海半年了,他所剩下的工资连一个平方都不够,还是首付。

  就在昨天,他趴在在上海外滩的观景栏上,凝视隔着一道黄浦江的繁华对岸,再次想到这个笑话的时候,他终于下了决定,离开这个地方。

  周围衣着光鲜的正在欣赏美景的游人,纷纷皱着眉头离满身地摊货的他再次远了一些,众生的眼神中有疑惑,有嘲笑,有关心,有好奇,有兴奋。

  他没有理会,小包工头带着从大包工头拿来的工资跑了。终于……,他在这里连最后一块地板大小的容身之处都没有了。既然容身的地方都没有了,别人那异样的眼光又有什么可怕的嘛。

  东方明珠塔今天的主题是红色,隔江望去,大大的有着无数棱面的玻璃圆球就好像一颗红宝石,塔顶处有许多直射天穹的巨大探照灯,真的就好像是红宝石散发着迷人的光华。

  外滩对岸也是游人如织,不过他们是从里面向外滩看。他突然想到了钱钟书写的《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想出来,不知道内滩里的人们想不想出来。

  他决定要回去了,在他将要离开的时候,大风突起,带起了黄浦江水击在岸边,激起一捧捧的小浪,夜风忽然带着点污臭的味道。

  ————————————

  第二天一早,天还蒙蒙亮,他就已经出发了,没有叫醒正在熟睡中工友们,昨天晚上他已经和工友们打过招呼了,他们是准备继续在这里讨到工钱为止。

  打开活动板房的铁门时发出了一点响动,一个睡在下铺的汉子裹着被子翻了个,用手肘支起上半身,看到了门口提着一个大包的他正出去的身影,用那种还没有睡醒的带着强烈鼻音的声音道:“要走了啊,……,那……路上慢点……”说完前一半话停顿了一下又说了下半截。

  农村中的汉子都不太会表达感情,更何况这个汉子已经四十多了,而他才二十二,实在是没什么太共同的语言,这叫做代沟。

  门口的人影僵硬了一下身子,回过头来,冲床上的汉子说道:“知道了,叔。我走了啊。”然后提着包,随手掩上了门。

  提包,转身,关门,连背影都没有留下。

  宿舍内再次陷入黑暗。

  如果二十二还可以称为少年的话,那这个少年与这个工地宿舍在关门的那一刻就被血淋淋的锯成两半,从此隔绝。

  ——————————

  回往家乡的大客在高速路上继续狂奔,行进的是道路,扯断的是思绪。

  用手擦了擦车窗玻璃上的水蒸汽,他看着外面像快速划过的照片闪逝的景色。

  大客车好像在加速,不停的加速,一辆又一辆的小轿车从他这边被甩过,他能想象到,大客车此时此刻就是海里的一头暴怒的巨鲸,乘风破浪,带起大片的滔天水浪。

  疾风,骤雨。

  一骑绝尘……

  ——————————

  “师傅,服务区什么时候能到啊?”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扭捏的走到客车司机身后。

  客车司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身材可能由于常年开车,有些发福。他头也没回的道:“还有一会儿就到了。”用的是敷衍干枯的音调。“你别站在这里了,快回去坐好。”客车司机说完看到女人还站在身后,有些不耐烦了催促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女人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不过神色有些局促,没有说出口,又扭扭捏捏的顺着过道,扶着椅背回到了座位。

  他坐在女人的过道另一旁的右后排,原本正在闭上眼睛假寐——独自一个人出行在外,坐车的时候绝不能睡得像猪一样,要不然男的容易破财,女的容易破财还破色。

  他被女人和司机的对话给吵醒了,睁开眼睛,正看到女人往座位走去。一米六五的个头,穿着红色衣服和灰色裤子,模样长的还可以,很白。不过这个时候清秀的脸蛋上却有些纠结痛苦,时不时的还停下张开嘴吸一口冷气,由于走的近前,还能看到她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很是难受的样子。

  他清澈的眼神中带着一点理解和幸灾乐祸的笑意。

  经过了这一个小插曲,他也没了什么困意,虽然为了赶上这趟最早的一班车起的很早。刚刚司机的话他也听到了,虽然是敷衍性质的回答,不过服务区应该是快到了,因为快十二点了,因为司机也要吃饭。

  收回了扫视车厢的目光,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又动了动麻木的身体,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坐好。用手轻拭掉车窗玻璃上再次凝结的水汽,把一侧的脸颊紧贴在上面,凉凉的,压抑住有些焦躁的心。

  外面的雨还在下,不过风小了些。往天上看,乌云如同墨汁压的更低,像是在酝酿着更大的雷暴。

  路途中景色看的多了就没了刚开始时的新鲜感,有些单调。

  于是他把视线又转回了车内,车载电视正播放的一个外国电影,他不太喜欢看外国片,不过路途漫漫,总要找些事情做,分散些注意力才好。

  电影从中间看了四五分钟,他就知道这部影片叫什么名字了,应该是——《终结者》。虽然电影他没看过,不过阿诺·施瓦辛格他却认得,因为施瓦辛格也没演过几部电影,很好猜。

  看着看着他就入了迷,虽然这部电影很老,虽然中文的配音连口型都对不上,虽然他不太喜欢看外国片,不过他就是看的津津有味。

  电影中正放到一个车头刚刚开走的片段,镜头左移,出现了一大一小两辆货车。风烟大起,吹起满地的碎纸。忽然两车之间的空气出现了大量的电流,蓝白色的电蛇四溢,一个黑洞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了电网的最密集的中心。

  三秒过后,黑洞消失,一个人就蜷缩蹲坐的造型,出现在黑洞消失的地方——终结者施瓦辛格。

  作为主角的他,出现的方式十分具有冲击力。只见施瓦辛格像胎儿一样,全身赤裸,石头一样的肌肉布满了上半身,腹部即使从侧面的镜头看,也看到四块界限分明的腹肌,那是每个男人都想要的。就连臀部都是棱角分明的臀肌,臀肌!臀部也能练出肌肉吗?他被镜头中真正全裸出镜的施瓦辛格给颠覆了世界观。他此刻的心情必须用那种美国女人受到惊吓,瞪大眼睛张大嘴,用惊讶至极的口气读出来:哦,卖糕的……

  然后视角一转,镜头缓缓拉近,只拍施瓦辛格的上半身,他那冷酷的脸也在电影中第一次露出正面。

  “呀,长江到了,长江到了……”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打断了正在兴致勃勃看着电影的他。

  他皱了一下眉,眼睛微动,搜寻着车厢内是谁这么无聊,打断了他的兴致。原来是前排的两个穿着时尚的一对女孩。什么是时尚,时尚就是冷。现在外面的温度最多十七八度,其中一个女孩穿着红色的连身短裙,外面套了件小一点的毛衣。另一个女孩更省事,一件短袖T恤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连外套都免了。

  说话的是红裙女,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摇着里侧睡着的T恤女。

  “干什么啊?人家睡得正香呐……”T恤女揉着了揉微乱的头发,对着身旁叫醒他的红裙女不满的抱怨着。

  红裙女依旧兴奋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长江唉,我们到长江了……”

  T恤女一听,精神头立刻高涨,也从包包里掏出一个比手掌还大玫瑰色的手机,一边还和红裙女压低了声音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

  淡淡一瞥,他在心中不免有些嗤笑。啥时候苹果手机有玫瑰色的了,没想到这两个女的穿着举止看着还行,怎么还用山寨手机,真是降低品位啊。

  被两个女的这么一吵,全车的人醒了大半,一看到了长江,纷纷都打起精神向外看。后面有一位老大哥,可能是刚刚睡醒,用全车人都能听到的声音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用他那破锣嗓子嘟囔了句:“到黄河了啊!”然后他好像又发现什么似的道:“哟,你还别说,这黄河水可真黄啊……”

  顿时全车大笑。

  他也翘起了嘴角,为了怕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把视线努力的投放的更远,正好看到了最高的一个空中悬索上写着【南京江第四大桥】。

  到了大桥的最高处,也是俯瞰长江最佳的视觉,有许多人拿起手机开始拍照片视频,也就半分多种,长江天险已过。人们大都在感叹时间太短了,却没有想过红军强渡长江时是何等艰难。于是大家又纷纷开始低头用手机刷着朋友圈,说说,**什么的,再配上忧伤或兴奋,感叹或炫耀的短句短文,长江对他们来说,应该是个很不错的题材。

  有些无味,他把注意力再次转向车载电视中的电影。略过了一段没有看,此时施瓦辛格正在被一个长头发大胡子的流氓,用雪茄烫在身上,然后就没有了,因为。

  ……

  噗吱,吱……

  大客车猛地一个刹车,脑袋一下子重重的砸在了前排座椅背上,令他眼前一黑。

  他还没有缓过神来,明白怎么回事,大客车又一个侧倾,过道另一边的人都翻到在他的身上,挤得他胸口发闷,眼前冒出了无数的星星。

  车厢里就好像被惊到的蚂蚁窝,乱糟糟一片,哭声,喊声,呼唤声,求救声,伴着他身下的车体摩擦地面的刮玻璃般的声音,就好像一场令人热血沸腾的交响乐的高潮部分。

  具体发生了什么,不太清楚,不过车子发生了车祸而且侧翻是肯定的了。大概有几个世纪那么长的几秒钟,车子终于静止了。他捂住不知被什么东西磕破的眼角,眼睛正好看到还在坚强的播放着电影的车载电视,不过不知道受了什么影响,电影的情节倒回了出现时空黑洞的那个画面。

  他正想庆幸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平静下来的车体又发生了巨大的震动,原来是后面一辆装有液化气的大罐车刹车不及,追尾在早已经伤痕累累的大客车上。他这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大罐车直接撞到他不远处,剧烈的震荡直接把他的灵魂都震出窍。

  诡异……

  他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的痛楚,眼神茫然静静的飘荡在车厢的半空中。还没有回过神,一股巨大的吸力加持在他的身上,他很恐慌的用轻飘飘的双手乱抓,企图扯住根救命的稻草,可是他的手毫无阻碍的穿过座位、车顶、甚至人,在最后他只来的及回头看了一眼拉扯他的是什么东西,是车载电视,准确的说是车载电视中那个固定的时空黑洞的画面,随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就在他被车载电视‘吃’进去的时候,于此同时天空中黑云的深处发出一阵闷响,一道巨型闪电刺破了云幕,击在了液化气大罐车上。

  轰!

  一团蘑菇云升起……

  ***************我是爆炸的分割线**************

  七个多小时后,新闻联播伴随着一成不变的经典音乐播放了。

  男主持人用很、很、很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今天是2015年九月29日,农历八月十七,星期二,欢迎大家收看新闻联播,下面为大家播报新闻。”

  镜头切换,女主持人仍然用很、很、很标准的普通话接着道:“今天上午十二点左右,位于宁沪高速G2501段,南京长江第四大桥上发生了一起重大的交通事故,出事车辆是一辆大客和一辆油罐车。

  经专家初步调查声称,可能是因为前方的大客车刹车失灵,加上超速,发生了侧翻,而后方的大油罐车由于距离过近,进行了二次的追尾伤害,然后起火爆炸。目前事故现场正在进一步的清理和调查当中,暂时还没有发现生还者。

  由于车祸造成的交通堵塞已于下午五时及时疏通,在此提醒广大司机朋友——

  雨天路滑,小心行驶。”

  PS:唉,现实中的终于写完了,真心好累啊。

  这前章是过度一下,不喜欢的请忽略,因为跟下面的情节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不影响阅读,顺便剧透一下,下一章主角就要穿越了。

  嘿嘿,还希望大家多多支撑,要是大家不支持的话,没动力的作者君我有可能会不想写了哟。至于故事怎么样嘛,要是能坚持看十章的话,应该就会丢不掉了。

  本书会上瘾,阅读需谨慎。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