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鬼校? 役亡师》第三章 少女的秘密

舒晗梁修司小说最新章节_舒晗梁修司小说在线阅读_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

更新时间:2020-11-22 23:01:19
鬼校? 役亡师状态:连载中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作《鬼校? 役亡师》,提供更多舒晗梁修司小说以及最新章节,舒晗梁修司小说在线阅读。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节选:舒晗不能够在人类面前跟自己说话的,在没多少人的电梯里,梁修司仍是惊异的大喊大叫着“数字会…

《鬼校? 役亡师》第三章 少女的秘密 精彩章节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做《鬼校? 役亡师》,这里提供舒晗梁修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校? 役亡师小说精选:虽然用飘的就可以直达9楼,但“电梯”这个东西给梁修司的视觉冲击力已经大到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鬼魂的事实。就算知道舒晗不能在人类面前跟自己说话,在没多少人的电梯里,梁修司仍是惊奇的大喊大叫着“数字会变啊!!”“他们出去到了哪儿啊?!”“刚才说‘7楼’的声音是个会隐形的家伙吗?!”……这一梯四户的现代式楼房格局也让梁修司十分震惊,在他的记忆里,人们的住宅都如同随意乱放的纸箱子,黑压压一片低矮的平房们住了好几户人家,拥挤而混乱。当…

虽然用飘的就可以直达9楼,但“电梯”这个东西给梁修司的视觉冲击力已经大到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鬼魂的事实。就算知道舒晗不能在人类面前跟自己说话,在没多少人的电梯里,梁修司仍是惊奇的大喊大叫着“数字会变啊!!”“他们出去到了哪儿啊?!”“刚才说‘7楼’的声音是个会隐形的家伙吗?!”……

这一梯四户的现代式楼房格局也让梁修司十分震惊,在他的记忆里,人们的住宅都如同随意乱放的纸箱子,黑压压一片低矮的平房们住了好几户人家,拥挤而混乱。

当黑着脸的舒晗关上自家房门的一瞬间,愤怒的叫喊也随之而来:“你这家伙要不要那么吵!!!下次不要在那么多人的时候跟我说话!!!”

梁修司假装没听见,他环视四周才发现这大概只是个单间而已,附带了简便的开放式厨房和一个卫生间:“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

“我爸妈都在国外。”舒晗嘟囔了一句,“不要到处乱看!!”当梁修司的视线落在巨大单人床旁边的粉色草莓图案的胸罩时,舒晗恶狠狠的大吼着,“死一边去你这个色魔!!!”

“啊?”显然他没闹明白那胸罩的用途,“色魔是什么?”似乎也没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但舒晗没理他,只是迅速的收起了散落在床边的几件贴身衣物,然后转头盯着正在研究电脑是什么东西的梁修司:“我警告你噢!我好心收留你,你得遵守我家的规矩!!否则杀了你噢!!”

“我都死了还怎么杀啊……哇……”梁修司一边好奇的瞅着灰暗的电脑屏幕一边心不在焉的应着,“这个是什么?”

“听好了!第一!在这里你全部都得听我的!!”舒晗踢了踢梁修司的小腿拉回他的注意力,“第二!不许动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那我也能动得了啊喂!”)不许插嘴!第三!不许……不许摸我!!!(“谁要摸你啊喂!!”)闭嘴啦你!第四!不许……不许偷看我洗澡!!!(“你把我想的太下流了啊喂!!!”)第五!你的所有行动都要经过我同意!!!(“凭什么啊喂!!!”)嗯……第六!你不要‘啊喂啊喂’的说话听着好闹心!!”

“那是我的口头禅怎么改啊喂!!!”

在舒晗的半强迫下,除了最后一条,梁修司同意了这些在他看来完全不知道意义所在的“硬性规定”,并获得了可以瞻仰舒晗贴在墙上的男明星海报的权利……虽然不知道这个权利到底有什么意义。

在吃外卖的豪华寿司之前,舒晗简便的解释了学生们以及大众手里拿的“花花绿绿的接收器”是名为手机的现代物品(“只要有号码就可以随便联系你想联系的任何人的东西!没有会死掉的东西!”),还乱七八糟的说明了电脑的基本用途(“总之现代的人类没有电脑和网络是活不下去的你记住就好!是命根子!”),还解释了一些别的七七八八在梁修司看来都是舒晗“命根子”“没有会死”的现代物品是什么东西,虽然梁修司一知半解,但在舒晗的解释之下他对这些东西还是充满了兴趣和好奇。

之后,舒晗开始做功课,梁修司便坐在床上看电视,就算是“杂交水稻的活性”这样大概毫无收视率的内容他也能看的津津有味:这东西居然是彩色的,里头还有人走来走去,说话。

再之后,舒晗在起身洗澡之前给了正在看“水稻育种新方式”的梁修司一记大大的爆栗(“敢偷看我洗澡就挖了你眼睛!”),梁修司立刻沉浸在“为什么舒晗能真的打到我”的问题中苦苦思索。

再再之后,就到了舒晗的睡觉时间,梁修司不用睡觉,也还是被强迫性的放倒在沙发上,舒晗的理由是“我在睡觉的时候你到处飘来飘去的想吓死我嘛?!”,于是梁修司依依不舍的放弃了“杂交水稻系列节目”而在沙发上躺下,并且象征性的闭上眼睛。

他发现电视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东西,里面什么都有,白天舒晗去学校上课的时候他就在舒晗的家里看电视,除了农业偶尔还会有别的,舒晗给他调了电视剧频道,他就可以津津有味的看上一整天。

而在舒晗的教授下,梁修司对现代社会也有了一定认知,房间里的电子产品他都知晓了大概,也看到了舒晗衣柜里也有不少裙子和热裤,幸而舒晗身材娇小,穿什么都像小学生,但他打心底里还是无法消除“十六七岁穿这么短的裙子太过分了”的想法……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一个多星期,梁修司终于发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舒晗似乎没有朋友。她总是形单影只,之前在学校的时候也是,没有人和她说话,做什么都是一个人默默的。但原因是什么呢?在梁修司看来舒晗没什么朋友这件事情好像也不算失常,毕竟她很少说话,大部分时候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且看上去很阴沉……

不过这家伙在他面前的表现就和阴沉这个词语连灰尘那么大的关系都没有了,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觉的舒晗在他面前那副嘴硬又暴力样子挺有趣,这是她把自己当成朋友最好的证明吧。

只是快到月底的时候,舒晗在梁修司的面前也突然变得有点阴沉起来。

而这天尤其严重,一大早梁修司就察觉出舒晗周围的低气压了,她显得心事重重不说,话也少了,平常他罗里吧嗦的舒晗至少会给他一个爆栗,而他上午追问她投影仪的原理时她却心不在焉,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起了天气。

到了下午放学后,舒晗更是一个字都不说了,只默默的骑着自行车,速度比平常更慢。

梁修司像往常一样坐在自行车的后座,终于忍不住戳了戳她的后背:“喂。”舒晗没什么反应,“喂,已经有三个散步的大爷超过你了。”又揪了揪她厚实的马尾:“喂,你有在听吗?”这家伙今天反常过头了。“喂!舒晗!”

“啊啊?哎哎——”舒晗似乎刚反应过来,自行车就往右摔去,梁修司迅速伸长腿撑住地面,然后一把抓住继续往下倒的舒晗的马尾辫,“哇哇你干嘛,松手啊松手!!”舒晗这才伸出腿防止自行车完全倒下。

梁修司飘到舒晗面前双手环胸:“你今天怎么了?”

“……嗯……”舒晗一脸的犹豫,“你今天在外面玩吧,明天再来找我怎么样?”

梁修司眯起眼睛盯着她:“今晚播《西游记》的大结局。”

“明天白天有重播啦……”她有气无力的说着,“我今晚要……总之你今天别跟着我了。”

“为什么啊?”

“我不……嗯,哎呀,嗯……我那个……就是……”

“到底是干嘛了?”

“我不想……我不能跟你说啦!!!你死去外面看西游记啦!!!”

“明明在你家就可以看我为什么还要去外面看西游记啊喂!!!”

“去死啦!!!”舒晗斜眼看了看就要落下的太阳,露出了有点焦急的表情:“来不及了啦!!”

“什么来不及啊喂!!”

舒晗终于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一般抬头斜眼看着梁修司:“先、先说好了噢,我可不是因为把你当朋友才告诉你的,而是因为——”

“讲重点!!!”

舒晗撇嘴:“回去你就知道啦!快点坐上来走了!!”

一路上舒晗骑的飞快,很快就到了住处,但她还是一脸的纠结,进屋就先把窗帘全部打开了,太阳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光点,她站在窗前抬头看着梁修司的眼睛:“喂,说好了,不管……不管待会儿发生什么……”顿了顿,看他毫无反应便又开始斜眼看他:“反正你滚蛋了我还闹个清净!!我才不会留你下来陪我!!你这个大宅男大衰神最好现在就去死吧!!”

梁修司立刻抬手捏住她小小的脸蛋:“你够了噢!你到底要干嘛?!”

舒晗挣脱开梁修司的手,往窗户的方向又退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天空,这会儿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天空就像一块由浅至深的晕色天鹅绒,干净而清亮,原本隐隐约约的月亮就显露了踪迹。

今天是满月啊。梁修司这么想着,收回视线,看着舒晗。

舒晗把高高束起的马尾辫放下来了,橡皮筋被她套在手腕,还摘掉了眼镜,然后她忐忑不安的最后看了一眼梁修司——接着她闭上眼睛——再微微把眼睛睁开的时候,梁修司彻底傻眼了。

他眼前的这个仍是穿着高中制服的少女,不论从神情还是仪态,都不再是舒晗式的少女了。

她半阖的眼睛像温润的水波,清凉而寂静,神情略带忧伤,轻柔的抬手将过长的头发缕到耳后,然后把脸朝月亮的方向稍微偏转——这是一张异常清秀脱俗的脸。

不知怎么,梁修司一时竟然不敢说话,仿佛只要一出声就会搅扰了这温凉如水的陌生少女,虽然他没有清楚的见过舒晗到底长什么样子(她总是用厚重的刘海遮住半张脸),但竟然是长着这样一张往外漾着仙气儿的脸吗?

过了不知道多久,舒晗把视线从月亮上转移到梁修司呆愣的脸上:“……阁下面生。”是完全不同于活力十足的舒晗的声音,这温润又有点清凉的声音听着让人耳朵都痒了。

“呃……”梁修司被她温柔的口吻问的有点莫名的害羞,“舒、舒晗?”

“阁下似魂非魂,请教阁下为何不前去轮回?”

“舒晗你、你说话怎么这味儿了?”

舒晗模样的少女朝他温柔的微笑起来:“妾身并非阁下口中的舒晗。”

“那你是……”他看着她的笑容又开始愣神:“……精神分裂吗?”

少女的神情也变得有些疑惑:“妾身不知阁下所言之意……”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梁修司纳闷道:“呃……那……舒晗呢?你能让她回来吗?”

少女摇摇头:“妾身只在满月苏醒,亦不知阁下言语间的舒晗是何人。”

“啊?”梁修司快被眼前这个陌生舒晗的古语给绕晕了:“那个,我意思是说,舒晗,就是你,不是,呃,你是不是精神分裂?还是说你跟我一样是个鬼魂,然后俯她的身了?你能不能先出来,舒晗也能看见你……”

“妾身并非鬼魂。”少女的神态变得有些哀伤,“妾身不属于这个世间,亦不知自己从何而来,但妾身在满月时苏醒,在烈日升空时睡去,已经十六年有余。”她又转身看着窗外的月亮,“殊不知来到这世间究竟是为何……”

少女表情落寞,光看着都很可怜。

两人沉默的时候,梁修司很想问她要在窗户前站到什么时候,他可不可以去沙发上坐一会儿,但他没敢上前,总觉得自己稍微动一下,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女就会随风飘逝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少女给他的感觉也有那么一点点似曾相识,是完全相反于舒晗的轻柔脾性,让人禁不住的对她生出些奇异的怜悯之心。

他倒是没想到舒晗下定决心要告诉他的事实是她好像有点精神分裂,精神分裂这个词儿还是前不久舒晗教给他的,现在看来她别有用心啊。

不过倒没多少震惊的成分。

舒晗能看见自己,在人类中大概已经算凤毛麟角了,这样的人一般或多或少也有点儿不正常……吧?

只是……这一宿……难道她真的要在窗户边上站一整夜吗……

TBC

鬼校? 役亡师状态:连载中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最强复制霸主 废后重生:娘子,跟朕回宫 大唐第一坑爹皇子 终极兵神 都市至尊猛男 可爱猫耳娘 初爱未晚 茅山鬼神志 圣手奶爸 那夜,我做了 我的白富美总裁老婆 大小姐的盖世高手
推荐阅读 情如沧海缘似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