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鬼校? 役亡师》第十章 逼近!一步之遥的真相!

鬼校? 役亡师小说最新章节_鬼校? 役亡师最新更新_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

更新时间:2020-11-22 23:01:19
鬼校? 役亡师状态:连载中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作《鬼校? 役亡师》,提供更多鬼校? 役亡师小说以及最新章节,鬼校? 役亡师以及最新更新。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节选:舒晗跟学校请了长期病假在家里,说话的间也非常小心谨慎,她的言灵总是会时有时候无,自己也察觉到不…

《鬼校? 役亡师》第十章 逼近!一步之遥的真相! 精彩章节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做《鬼校? 役亡师》,这里提供舒晗梁修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校? 役亡师小说精选:启碎休养的日子里,舒晗跟学校请了长期病假在家,说话间也十分小心谨慎,她的言灵总是时有时无,自己也察觉不到哪句话说了灵验,哪句话说了没用。但事实上,在梁修司看来舒晗没必要这么惜字如金,他们仨现在几乎没什么交流,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呆一个角落沉思。梁修司不知道其他两人在想什么,但八九不离十是这几天的事情,往小了说就是想解决这些麻烦,往大了说这关乎到自己的命运。虽然确定了要找那男孩问询一些事情,但梁修司完全没把握,想…

启碎休养的日子里,舒晗跟学校请了长期病假在家,说话间也十分小心谨慎,她的言灵总是时有时无,自己也察觉不到哪句话说了灵验,哪句话说了没用。

但事实上,在梁修司看来舒晗没必要这么惜字如金,他们仨现在几乎没什么交流,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呆一个角落沉思。梁修司不知道其他两人在想什么,但八九不离十是这几天的事情,往小了说就是想解决这些麻烦,往大了说这关乎到自己的命运。虽然确定了要找那男孩问询一些事情,但梁修司完全没把握,想那之前两次对峙,自己就跟小鸡崽儿一样任人宰割,除了拖累启碎和舒晗,好像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每当这么想的时候他就会看着自己左手掌上的数学公式小抄,似乎看到这个就能证明他是个普通人一样,总有点泄气的意思……

启碎那么猛都被那男孩打了个半死,舒晗的言灵也是时灵时不灵的,难道要依靠他们的力量去跟那孩子对峙吗?或者说……难道要永远都依靠他们的力量自己才能苟活吗……被他们所保护,被他们所信赖,到头来还不是像个大号拖油瓶……

“你怎么了?”

梁修司从臂弯里抬头,见舒晗抱着外卖的肯德基刚进屋,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他轻轻叹口气,冲着舒晗摇了摇头以示自己没事。

“你看着快死……呃!”舒晗赶紧捂住嘴,然后“呸呸呸”了三声放下肯德基的袋子,静气凝神,冲着梁修司缓慢而有力的一字一句道:“打,起,精,神,来。”

梁修司还是垂头丧气的模样,舒晗搔了搔头,又半蹲着靠近梁修司缓慢的说了一遍,梁修司正要让舒晗别烦他,却突然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一股莫名的兴奋感直窜脑门,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蹦下来,双手叉腰大吼道:“我不是废物啊喂!!!还有场硬仗要打呢!!!我是最棒的!!!哈哈哈!!”

启碎闻声抬头,他已经能坐起来了,这会儿正靠在床头缓慢的活动自己初愈的左臂,他看见梁修司突然跟活猴子似的在屋里来回蹦跶,又看了看舒晗一脸想骂人又极力忍耐的表情,马上明白了来龙去脉,他扶着额头轻声道:“舒晗,你该练习一下你的言灵了,这样下去不是回事。”

舒晗组织了好一会儿语言才对启碎道:“请,问,我,舒晗,应该,要怎么练习呢?”

启碎想了想道:“回忆一下言灵生效的时候你的感觉什么的吧,我马上就可以恢复了,你总不能一直不去学校。”他看着上蹿下跳的梁修司,继续道:“你和我不都是遇到了阿司这个瓶颈么,我们唯一的突破口就只有那个男孩了,没有别的路可以选。”又看了看自己的左臂,“而且他不好对付,上次靠你才侥幸逃脱,下次就不一定了……”

舒晗有点担忧的看着激动无比的梁修司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里,舒晗便总是专注于练习她的言灵,不是每次都成功,但成功率明显上升了不少,只是每次她要对谁释放言灵的时候都要露出挤眉弄眼的怪表情才会有效。

但启碎的身体却没有在舒晗挤眉弄眼的言灵下好起来,或者说好得相当慢,似乎只有开始那一下子好得很快,往后就恢复得越来越慢,似乎有什么挡住了他的恢复速度一般,启碎对此迷惑不解,虽说能下床走动却明显四肢行动不太协调,和那天在教学楼天台上迅速格挡男孩时的状态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梁修司把两人的状态看在眼里,尽管也在暗暗的努力想要回忆起当时力量爆发时的感觉,但试了几次都没能有任何成果。

“这样下去不行。”又在屋里憋了一个星期的舒晗终于不耐烦了,“我总不能一辈子不去学校,为了这么个小鬼转学也太不值当了。”梁修司也站了起来看着低头沉默的启碎,舒晗看了一眼两人继续道:“你们留在这儿,我一个人去就够了。”她面露坚决的盯着梁修司,“马上要满月,再不去我就没状态了。”

“跟满月什么关系。”启碎道,“再等几天,我已经可以——”

“我,一,个,人,去。”舒晗看着启碎挤眉弄眼道,启碎马上释然的说了句“嗯去吧”便不再说话,她回头,刚要冲着梁修司开口却发现梁修司不见了。

梁修司早在她对启碎释放言灵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对,他知道舒晗马上也要对自己释放言灵,他当然不能放她一人去涉险,在舒晗开口前他就穿过窗户迅速飞出了屋子,头也不回直奔学校。

至少……不愿意再当拖油瓶什么的。

梁修司的耳边传来了呼呼的风声。他坚定的想着,虽然舒晗和启碎是自己死后才交到的朋友,但已经足够达到难能可贵的程度了。为了自己的这样一点事情而拼上性命,也太不值当。仅仅是谜团而已,仅仅是没有头绪而已,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一句“把那个小鬼抓住问个清楚”的任性话语而已……找到那男孩什么的……

梁修司已经飞到了学校上空,这天是周末,学校里没有学生,他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朝着古旧教学楼的方向加速飞去。待双脚站到了教学楼楼顶,那轻微的恐惧才慢慢的爬上心头:要来了吗——

“哟。”

梁修司迅速回头做出防御的姿势,那男孩却好像没有任何要攻击他的意思,甚至是远远的躺下晒太阳的姿势,一脸的悠闲道:“狼入虎口啊……”

“……”是羊入虎口吧?梁修司没敢放松姿态:“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有一些事情要问你。”

“你好像没资格说这话噢。”男孩甚至闭上了眼睛,“要杀了你可比让我睁开眼睛还容易啊……”

“……你穿的校服跟我一样,你是在学校改名之前死的吗?什么时候死的?”

“这种事谁会记得啊……”男孩打了个呵欠坐起来,“你还是操心一下你自己吧……”他盘腿坐着,揉了揉肚子,一脸的抱怨:“每次吃饭之前还要打架什么的,好麻烦啊,又不是原始人什么的,你乖乖躺平了让我吃不是很好吗……又不会很痛……”他站起来,双手插进口袋朝梁修司慢慢走去。

“别、别过来!”梁修司被他逼退数步,正看见那男孩走的还很悠闲,眨眼的功夫便又不见了踪影,他一早知道男孩一定会瞬间出现在他身后——他一个箭步想要飞出教学楼的范围,脚还没蹬地肩膀便被轻轻拍了,随后脖子被揽住,一股腐臭的腥气扑鼻而来,不用回头也知道男孩这回不打算跟他多废话,已经直接张开嘴了——

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脸被硕大的喉咙所挤压的时候,是肩膀传来的剧痛告诉他在这刹那间自己已经有小半截要被这男孩咬断了,他像是被禁锢了一般被这口腔里四处弥漫的腐臭熏得几欲昏倒,使劲的想要呼吸,但这腐臭逼迫得自己的气管怎么都打不开,好像完全闭合了一般动弹不得,虽然大半个身子还暴露在口腔之外,但已经莫名的呈完全脱力的状态,连挣扎都做不到,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这回真的要死了……!!!早知道就不这么冲动……?

梁修司猛然想到了舒晗,她一定紧随自己其后正往学校赶来,如果自己现在就死了,那么舒晗仍然得一个人面对这个怪物,那么自己冒然前来的结果不还是一样?!

但一丝力气都没有……为什么?已经死到临头了不是吗?为什么没办法像上次那样突然爆发?为什么身体里还是一点动静都——

“呸!呸呸!!”

光明重现,梁修司被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满头满脸都沾满了黄绿色的粘液,男孩的头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子,正略微惊慌的不断往外吐着血沫,梁修司看见他的上唇有一圈被灼伤了的印记,同时自己肩膀前传来阵阵剧痛,低头,却只有浅浅的血迹,这血液是红色的,不是上次脊椎被抽出来时的黑色。

不管现在是什么状况,看起来这男孩好像又莫名其妙的受伤了,梁修司站起身来往后退了两步,总之他无法伤害自己吧?!这么想着就有了点发虚的底气,梁修司抹掉头上和脸上的粘液,气喘吁吁的看着正在用力擦上唇的男孩。

“血脉印记……”男孩恶狠狠的抬眼瞪着梁修司,“你这弱的要死的东西居然真的是役亡师……”

“……就……就是这个……”梁修司喘息着,“役亡师什么的……到底是什么……?”

“我吃不了你,”男孩忽的又没了身影,他转瞬出现在梁修司背后:“也不会——!”

“不许碰阿司!!!”

梁修司被无形的力量往前拉拽了两步,这才反应过来,回头,舒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站在教学楼顶的入口,一手叉腰一手扶着门,挤眉弄眼的对男孩喝道:“不……呼……呼……不许动!!……呼……”男孩保持着往后跳跃的姿势被定在半空中,一脸怨恨。舒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走到梁修司边上一屁股坐下:“累……累他妈死我了……你这混蛋……呼……”

“舒晗……”梁修司心知暂且安全了,他也浑身发虚的坐下,“启碎呢?”

“被……呼……被我下了双重言灵……”舒晗顺了顺气,“在家里呆着呢……”她抬头看着那仍保持着怪异姿势的男孩,挤眉弄眼道:“乖乖坐下!!”

“喝……”梁修司见男孩虽然表情怨毒,但仍是轻轻落地盘腿坐下了,他不禁对舒晗感叹道:“早知道我就不拦着你往前冲了!!你的言灵这么熟练了!!”

舒晗放松了表情瞪了梁修司一眼,把嘴凑到他耳朵边上小声说:“相当耗神……我坚持不了很久……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她坐直了身子朝着男孩挤眉弄眼道:“接下来,你只能说,实,话。”然后戳了戳梁修司的胳膊小声道:“你先随便问他一个,我没试过这个不知道有没有用……”

“呃……”一时半会儿忘了问什么,梁修司抓抓脑袋:“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显然很努力的让自己闭嘴,不过没什么用:“……我叫阿吹。”

TBC

PS

昨天更新的有点少,于是今天多加了点内容一并发上来。

为了打阿吹这两个字我从第一章开始盼到了现在啊……

再次谢谢各位留言的以及推荐的亲。

鬼校? 役亡师状态:连载中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穿越之与樱空释的五天五夜 低调小医仙 绝对天赋 创世时之砂 娇人有约 天策奇侠 最强复制霸主 废后重生:娘子,跟朕回宫 大唐第一坑爹皇子 终极兵神 都市至尊猛男 可爱猫耳娘
推荐阅读 谁拿情深乱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