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鬼校? 役亡师》第二章 幽魂与少女

舒晗梁修司小说全文阅读_舒晗梁修司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

更新时间:2020-11-22 23:01:19
鬼校? 役亡师状态:连载中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作《鬼校? 役亡师》,提供更多舒晗梁修司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舒晗梁修司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节选:舒晗从女厕所出后脸色明显和缓了不少。梁修司的两只眼睛一看见了她就就放光:“喂…

《鬼校? 役亡师》第二章 幽魂与少女 精彩章节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做《鬼校? 役亡师》,这里提供舒晗梁修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校? 役亡师小说精选:舒晗从女厕所出来之后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梁修司的两只眼睛一看见她就开始放光:“喂喂喂喂!”但她一如既往的假装看不见他。他也一如既往的继续飘在她身边,在她耳朵边上叽里咕噜的说一大堆感叹的废话——“你看你明明就看的见我呀!”“为什么要假装看不见呢!”“你好凶啊!”“女生呢,还是不要骂脏话比较好!”“你个子真矮……”“头发挡住眼睛你看的见路吗喂!!”终于,舒晗在走进教学楼的时候,在梁修司万分的期待下,小声开口了:“闭嘴。”虽然内容不是自己…

舒晗从女厕所出来之后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

梁修司的两只眼睛一看见她就开始放光:“喂喂喂喂!”

但她一如既往的假装看不见他。

他也一如既往的继续飘在她身边,在她耳朵边上叽里咕噜的说一大堆感叹的废话——

“你看你明明就看的见我呀!”

“为什么要假装看不见呢!”

“你好凶啊!”

“女生呢,还是不要骂脏话比较好!”

“你个子真矮……”

“头发挡住眼睛你看的见路吗喂!!”

终于,舒晗在走进教学楼的时候,在梁修司万分的期待下,小声开口了:“闭嘴。”虽然内容不是自己想听的,但梁修司还是很高兴,他正要说什么,舒晗又开口了:“死远点。”

“我已经死了呀!”梁修司又把重复了好几遍的话扔了出来:“你明明看得见我啊喂!”

舒晗目视前方,好像根本看不见梁修司在旁边一样:“看得见又怎么样。”

“我有很多话想问你啊,比如现在是几几年、为什么女的也能进男校、为什么一个班级有那么多人、黑板上面会卷起来的白色窗帘是什么、你们每人手里拿的花花绿绿的呼叫器——”

“闭!!!嘴!!!”舒晗捂住耳朵恶狠狠的朝梁修司低声吼道,“你好烦!死都死了能不能不要再烦活人了!不赶紧去轮回天天瞎晃什么!我看你在这儿晃了半个多月了!又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你——嘘!”舒晗原本在抱怨的表情忽然变了,她站在楼梯的转角处停住了脚步,表情愈发凝重,在梁修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转身就往楼下跑。

“喂……喂!你的教室在楼上……啊!”梁修司正朝她嚷嚷,舒晗面目狰狞的又两三步跑回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你还能碰到我?!”——开始往下狂奔。

“怎、怎么了啊喂!”梁修司被她拉拽得整个身子犹如旗子一般往后随意飘荡着,“哇啊你力气好大——”

“闭嘴!”舒晗喝道,逃命一般的跑出了教学楼,一直跑到教学楼后的大操场才跑不动一般停下脚步,把梁修司摔在草地上,一边喘气一边回头看着教学楼。

这回不用舒晗解释梁修司也能明白她刚才为什么要那么玩儿命跑了:他们1分钟之前所在的教学楼里发出了震天响的哀嚎,而这哀嚎显然不属于人类的声线。

哀嚎声刚落,梁修司就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压迫感,快要窒息一般让人喘不过气,刚站起来的双腿竟然开始发起抖来,他下意识的想往后飘,两条腿却突然变得有些重,这种熟悉的沉重感……他还是人类的时候的沉重感……不,比还是人类的时候要重的多的多的多……

好在这感觉只有一瞬间,那压迫感不快不慢的消失了。

梁修司觉得身上湿乎乎的,伸手一摸才知道自己居然出了一身冷汗。他还以为鬼魂是不会流汗的。

“……刚才那是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他和舒晗一同开口,彼此的眼光充满了诧异。

他觉得舒晗能看到自己已经是一件很奇异的事情了,但她好像还能感知到什么自己感知不到的东西,这让他非常惊讶。

“说啊,你从哪儿来的?叫什么?”舒晗的呼吸变得没那么粗重,她示意梁修司跟着自己,两人这就走到了操场边缘的树荫下。

“我叫梁修司……”梁修司嘟哝着,轻飘飘的在树荫下的石凳上坐下,“刚才那是什么?”

“别管那个,你从哪儿来的?”舒晗坐在石凳子的椅背上,一副拷问犯人的严肃架势。

“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教学楼里有什么隐藏的东西吗?“刚才那是什么?”

“你是什么时候死的?”

“不知道……”这女生怎么不听别人的问题啊,“刚才那是什么啊?”

“死了多久了?”

“不知道,刚才那个……”

“那你怎么死的?”

“不知道啦!刚才——”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你!”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啊喂!”梁修司怒视舒晗,“而且你这女生这么粗鲁的问死人不是很失礼吗!!!”

“吼什么吼啊!我刚才救了你一命耶!!”舒晗也瞪回去,两人互瞪了一会儿,舒晗放弃一般的低头:“算了。刚才那个……”

梁修司马上做好要听一个长篇故事的准备:“嗯?”

舒晗眺望着操场对面的古老教学楼,在梁修司带点紧张的眼神下缓缓的开口:“那个……你还记得你死掉的时候有谁在场吗?”

“……说到底你还不是想知道!都跟你说了我也不知道哇!”梁修司老大不高兴的撇嘴,“如果知道,我早就去轮回了……”

舒晗盯着他,似乎想透过他半透明的脑袋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说谎,她看了他一会儿才道:“你身上没有鬼的气息。”

“什么意思?”

“刚才那个,”舒晗指了指远处的古老教学楼,“是个老家伙了,不知道被什么给锁起来的,一直没动静,如果不是他身上鬼的气息重得让人想吐,我会以为它早就死了。”顿了顿,“你身上没有鬼的气息,你没有轮回牌吗?”梁修司摇了摇头,舒晗继续道:“每个人死了之后都会有轮回牌的,鬼界的人没找你吗?”见梁修司又摇了摇头,舒晗又有点诧异了:“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梁修司皱眉,这丫头说话真不中听,“怎么你一个大活人知道的比我都多?”

“我一直就知道。”舒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低下头,“鬼魂们在教室里肆无忌惮的聊天,就会听到。”她沉默了一会儿,又抬头看着远方:“你是怎么死的?”

“……你还没放弃啊喂!!!”

“……那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是南高的。”梁修司飘到半空中环顾了一圈周围,“我记得之前我上学的时候,这里,”他指着操场,“还是个猪棚呢。”

“南高?”舒晗皱眉,站起来看着他:“南郊男子高中?”

“是啊,你知道啊?”

“那是这所学校在30多年前的名字了。”舒晗抿嘴,“南郊男子高中……难怪我没见过你的制服,你来。”她跳下石凳,招呼梁修司来到操场左边的升旗台,“看。”她指着升旗台上的一块黑色大石碑:“我当室外值日生的时候看到过这个名字。”

梁修司看到这黑色的大理石碑上用烫金的楷体写着“南郊男子高中”的字样,下面有一些学校换名字的说明。

“31年……”舒晗感叹,“你也是个老家伙啊,难怪你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你忘了嘛。”

梁修司没接话。

他瞪着石碑反复看了十几分钟,现代的年份写的清清楚楚,舒晗只知道南高更名的时间,却不知道他莫名其妙死掉的时间,在学校更名之前他就已经死了6年——他死了竟然有37年了?!

“怎么会这样……”梁修司瘫倒在石碑前,“难怪周围的一切都这么奇怪……可是怎么会……为什么我现在才变成鬼……”

“你没事吧?”舒晗问,“是不是当鬼当太久就会忘了时间这东西啊?”

“不是,不是的……”他站起来抓住舒晗的肩膀,这是他第一次抓住实体,但现在不是好奇这个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有哪个人死了但是30多年之后才变成鬼的?”

舒晗摇了摇头:“我见过呆在人间时间最长的鬼就是教学楼里的老家伙和你了。”她轻轻挣脱了梁修司的手,“但是它跟你不一样,它是恶鬼,我见过它扔在教学楼附近的轮回牌,有轮回牌的就一定是死了之后马上就有的。”顿了顿,“所以他大概是被锁了很多年……只是他的鬼界气息虽然重但是却是死的,你出现之后才逐渐活起来。”她又盯着他的眼睛了:“所以我才觉得你这家伙很可疑……”

梁修司低头看着自己左手掌上那似乎永远都消除不了的数学公式小抄,没有说话。

空挡里,下课的钟声在学校四处响起,舒晗这才转移了视线又看着教学楼:“放学了,我得回家了,祝你早日轮回啊。”

“……等等啊喂!”梁修司回神追上她,“我跟你走吧,还有很多事情想不通……”

“去死!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还想个屁啊!不要跟着我!你这个大衰神!!”

在梁修司的死缠烂打之下,舒晗终于黑着脸勉强同意了他跟着她回家“解惑”的请求,但被舒晗千叮咛万嘱咐不许进入教学楼,梁修司便坐在学校大门的门柱上等她,这期间他思绪万千的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光景。

他没见过自己的父母,有记忆以来就一直住在阿姨的家里,起先以为总是冷着脸的阿姨就是自己的妈妈,但阿姨在他稍微懂事一点的时候就告诉他他不是亲生的这个事实,并且给他登记可以寄宿的学校,早早的把他踹出门去,周末也不许回家。

他问过阿姨,自己的父母和她是什么关系,什么时候来接他,阿姨总是板着脸闭口不谈,只有姨夫在喝酒之后胡乱的说过一些父母的事情,说他们早早的就死掉了。至于怎么死的,他们好像也很纳闷。而阿姨和姨夫与自己的父母似乎又是没有亲缘关系的朋友而已,被半强迫性的接纳了这个孩子的过程也从来没有透露过。

好在,梁修司想着,好在自己并不怎么寂寞,虽然在学校里没有什么可以说话的人,但他好像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可以说出来供大家分享。所以他唯一的兴趣便是听班上几个有钱人家的男生在宿舍吹嘘自己的各种经验,他应声附和,哈哈大笑,就觉得很满足。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想想竟然觉得有点好笑了,这大概只是一个倒霉的普通人又倒霉的死掉,变成了倒霉的鬼魂……吧?

“咳嗯。”梁修司闻声低头,看见舒晗刚经过自己,正推着自行车慢慢往外走。他两三步追上她,一屁股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哼,厚脸皮。”舒晗不满的小声嘟哝。

梁修司满脸的期待:“我们晚上可以一起做功课,之后再一起玩,绝对会很好玩的!”

“呿……”舒晗撇嘴,斜眼瞪他:“你不要会错意了,我才不是因为很无聊才勉强答应你跟我回去的!我是因为……因为……太善良了,所以可怜你这个倒霉的大衰神而已!”

“唔哦哦,你很善良嘛。”梁修司把手肘垫在自行车椅座上,单手撑住下巴看着舒晗:“你还认识其他的鬼魂吗?”

“……谈不上认识……”舒晗嗫嚅,“我见过不少,但从来没跟他们说过话。”

“诶?为什么?”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那么无聊啊!!他们死了要在24小时之内去登记轮回,每一个都匆匆忙忙的,哪顾得上有人看不看得见他们。”有个男生骑着自行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舒晗声音瞬间变小了:“谁像你啊……不是躺在操场晒太阳就是在老师背后跳大神……白痴一个……”

“那说起来,我是你第一个对话的鬼魂吗?”舒晗没搭茬,扒拉开梁修司撑在椅座上的胳膊,他只好坐直了身子,见舒晗推着自行车小跑了两步然后一条腿跨过椅座,自行车左右歪了两下就正了,她坐在椅座上,两条腿正缓慢的蹬着脚蹬。“唔噢噢!!!这双轮车很有意思啊!!!”

“这叫自行车啦白痴!!!”

“喂喂!怎么别人那么快啊!散步的大爷都超过你了啊喂!!!”

“闭嘴啦你!!!我才不是刚学会才骑得这么慢的!!!你以为这东西很好控制啊!!!”

“驾驶双轮车要学习的啊?”

“去死啦!都跟你说这叫自行车了啊……!!”

梁修司轻飘飘的背对着舒晗坐在自行车的后座看着夕阳西下,这充裕的满足感让他暂时忘却了那些似乎只存在于自己身上的未解之谜们。

果然,轮回什么的,还是先等等,这个时代也有这个时代的好处啊。这么想着,他又开始明目张胆而略微不好意思的偷瞄起周遭女生裸露的小腿起来。

TBC

鬼校? 役亡师状态:连载中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唯你不负共此生 医手护花 未央未眠,岁月静好 无限繁华 朕的皇后不纯良 替天行盗 我的老婆是总裁 顶级护美杀手 壕妻 鬼眸拥有者 屌丝奶爸混都市 都市第一战王
推荐阅读 奈何情深(夙元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