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9章 亲友的诋毁

第9章 亲友的诋毁_从二十岁开始重活_ 李崇, 关娜

更新时间:2020-10-18 18:03:22
从二十岁开始重活状态:连载中作者:拆东墙全文阅读

李大成是朋友借钱的人,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这手术后都动了,那也不能够白受罪舍得花钱啊,人命关天的事儿,还请各位念在亲戚一场,能借多少借多少,以后我不还钱的时候当然会多还一些“这手术都动了,那也不能白遭罪花钱啊,人命关天的事儿,还请各位念在亲戚一场,能借多少借多少,以后我还钱的时候肯定会多还一些。”李大成言辞恳切的说道,彻底拉下脸了。。

第9章 亲友的诋毁 精彩章节

李大成是借钱的人,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

“这手术都动了,那也不能白遭罪花钱啊,人命关天的事儿,还请各位念在亲戚一场,能借多少借多少,以后我还钱的时候肯定会多还一些。”李大成言辞恳切的说道,彻底拉下脸了。

众人不太好拒绝,但实在是不想借钱出去。

“大成,不是我们不肯借,我们是为你好啊。当初王丽要来省城动手术,我们就很反对,在这里花钱那可是无底洞啊,你填不满的。”

“对啊,而且现在你们手术都动完了,还赖在医院里不走,而且还跟我们借钱,这就说不过去了吧?”

“李大成,是不是你们儿子上大学没钱,所以你们联合起来演戏骗我们啊,目的就是为了从我们身上捞钱?”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说话越来越难听,连骗钱这种说法都说出来了。

李大成是个老实人,受不了这种委屈,立刻表示不借了。

李崇刚好从外面回来,听到了这些话,心中也有些愤怒。

不借就不借,何必要说自己一家在骗他们呢?

“各位叔婶儿,我娘现在需要休息,你们先回去吧,这钱我们不借了。”李崇很克制的说道。

毕竟是他们家开口借钱,别人不借也很正常,没什么可说的,而且他们能在这个时候过来看望一眼,也算是一份情谊。

李崇是活过了一辈子的人,这点器量还是有的。

不过他一个小伙子表现的这么镇定,倒是让这些亲戚们感到有些没面子,好像是他们吝啬一样。

他们这些人跟李崇一家是近亲关系,如果以后李崇回到村里说他娘在这种时候想住院都借不到钱,他们是要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想到这一点,有人站出来说道:“李崇,我看你娘根本是没病吧?你就是想上大学,但是钱不够,所以想从我们身上捞点钱就走是吧?”

“肯定是这样,我看不光是你一个,你连你爹你娘也想一起带走!你们一家人现在都在这里,等从我们这里拿了钱,你们一家拿着钱马上就跑路了,算计的不错啊!”

“怪不得呢,怪不得你那天都走到车站了,你老子把你又叫回来了。考起个大学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老家都抛了,你们一家可以啊!”

众人越说越起劲,而且彼此之间竟然还能互相补充,说的跟真的一样。

李大成刚才没借到钱本来只是有点难堪,还觉得村里人都不容易,没怎么往心里去,但一听到刚刚这些话,却是气的直咳嗽。

“我李大成做人怎么样你们不清楚吗,这几十年你们哪家哪户我没出过力?不借钱就算了,没人说你们什么,但你们说这些话是不是太过分了?”李大成红着脸说道。

四五十岁的年纪,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

李崇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倒是很沉得住气,一边给李大成顺气一边说道:“爹,你就不要都动气了。他们是又不想借钱又要保住好名声,所以只能把我们一家说的这么不堪。”

李崇轻描淡写的态度和说出口的话像是踩中了众人的猫尾巴一样,每个人都跳起来了,纷纷指责李崇的不是。

读了几年书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

借钱还这么嚣张,不借钱就把别人当仇人,好像是别人欠他的一样。

王丽是假病,李大成和王丽是被李崇给骗了,想要进城去过好日子,卷了他们的前就要跑路,这辈子都不打算还了。

……

类似的诋毁还有很多,要不是医院方面嫌弃他们的声音实在太大太吵了,将他们劝了出去,恐怕他们还能说出更难听的话。

王丽坐在病床上气的直掉眼泪,她自己身体什么情况她不清楚吗,哪里是什么假病,在家门口疼晕过去那天又不是没人看见,怎么现在都一个个说话都这么难听。

还说什么骗钱,这里的不少人其实都还欠着他们家零零散散不少钱呢。

李大成是老实人,这都是他以前借出去的,他心里最清楚。

李崇将外面的人应付完之后,回到病房里坐了下来。

看到李大成坐在那里怄气,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李崇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人之常情,没必要跟他们怄气,保重自己身体最重要。”

李大成有些惊讶,自己平常死要面子,经常在外人面前不给自己儿子留面子,而且上次动他学费那件事闹的也挺僵,他还以为李崇恨死他了,没想到这小子在这时候还懂宽自己的心。

眼看着这么多亲戚因为不想借钱说出的这些话,李大成也算是明白了,平常在外面维护的那点面子都没什么用,人还是得对自己家人好。

“明天我回村里,去把咱家那几亩地卖了,怎么着也把这个住院费也凑了。”李大成沉默许久之后忽然说道。

王丽听到这话脸色一变,刚刚止住的眼泪的又流了下来,心中愧疚无比。

自己生的这个怪病,真是拖跨了全家人啊。

“不行,卖什么都不能卖地,地卖了你们在家里吃什么?”李崇坚决反对道。

李大成深吸了一口气,表情严肃无比,“你不是要去上那个什么大学嘛,等你娘病好了,我跟她一起去你们学校那里,进城打工吧。你要学,就好好让你学,得争口气!”

李崇有些吃惊,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亲爹会说出这番话。

重生之前,是李大成亲手拿走了他的学费,断送了他的大学梦。

开养殖场那年,是李大成亲手拿走了他攒了五年的资金,断送了他的养殖场梦。

这种人,竟然会说出进城打工供自己上学的话?

“爹,你不是说读书没用吗,怎么改口了。”李崇问道。

李大成表情古怪,不服气的说道:“我是觉得上学没用,但你狗日的犟啊,你为了上学你连你堂哥没过门的老婆以前是做鸡的你都吼出来了。”

“你要上,就让你上,我主要也是不服气那些人说的那些屁话,什么读了一点书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那就高人一等了怎么了?有文化的人没说话,一群没文化的嘴巴那么毒。他们说你没出息,我就偏偏要让你出息给他们看看!”

李崇听完,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一时不知道是继续存着对李大成的恨意好,还是重新认识他一次比较好。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人也要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什么阶层的人就做什么阶层的事,我们是社会最底层的人,有时候就得老老实实的认命。你要救你娘,把抢破了头的学费全都搭进来了,我没话说。但如果以后我得了什么大病,你不要跟我犟,让我死在家里就行。”

李大成继续说道,重重的叹了口气,拍了拍李崇的肩膀。

这句话,让一家三口之间的气氛更加沉重起来。

李崇也终于明白了,李大成并不是存心跟他过不去,而是在用他一辈子的经验帮他做选择,不想他走弯路。

“爹,书里有句话,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意思是有权有势的高贵的人难道生来就比别人高贵吗?我不想认命,能闯出头!”李崇平心静气的说道。

李大成想了想,没对这番话提出什么意见,只是语气沉重的叹了口气,说道:“眼下还是想想怎么帮你娘凑满住院费吧。”

提到住院费,每个人心中都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让人喘不过气。

正好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消失了一个多星期的陈楚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从二十岁开始重活状态:连载中作者:拆东墙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桃运大宝鉴 花都狂少 神行之罪 绝色狐妖之魅惑天下 狼兵狂卫 日娱小说家 一见葬余生 凌天特护 微风凌然 旧年桃花知几时 夜月狂枭 近战猛男
推荐阅读 温暖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