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夜话

莫曰疯小说作品_倾明恋(完整版)_第十章 夜话

更新时间:2020-09-16 20:14:48
倾明恋状态:完结作者:莫曰疯全文阅读

  孩童牧牛晚,带影归家迟。  朱风牵着牛沿着九曲溪顺水而行,水清草绿,偶尔还能看到两三棵大柳树,那如瀑般垂下的无数枝条。  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彻底隐入山中,西方只剩下红

第十章 夜话 精彩章节

  孩童牧牛晚,带影归家迟。

  朱风牵着牛沿着九曲溪顺水而行,水清草绿,偶尔还能看到两三棵大柳树,那如瀑般垂下的无数枝条。

  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彻底隐入山中,西方只剩下红彤彤的余辉。母亲宁氏正东张西望,满脸焦心的站在院门口,朱风的心中流过一股暖流。

  有家如此,夫复何求。

  来到院子前,朱风甜甜的叫了声:“娘……,我回来了。”

  母亲宁氏看了一眼朱风,嗯了一下,然后接着远眺,像是在等什么,嘴里还忍不住嘀咕着:“这个死人儿,怎么打猎还没有回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朱母的脸上满是担心。

  “呃……”朱风忽然觉得这个家不是那么温暖了。

  有些悻悻的朱风把牛牵进棚子拴好,在石槽内撒了些草料。今天因为臭丫头耽误了时间,没有打些草料回来,不过幸好之前的草料还有很多剩余。然后又在水槽内加了几瓢水,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草屑走开。

  走到院子中,他看到母亲宁氏还在门口翘首以盼,不禁也为自己的便宜父亲担心起来,于是走到母亲宁氏的身旁一同等待。

  最近庄稼地里的活儿已经忙的差不多,趁着这几日空闲,朱父朱贤德早早的便进山入林,打猎去了。

  还好,朱风跟着没等片刻,远远的就看到父亲朱贤德胸前挂着两只野兔子手里提着的一只花貂往家赶。

  父亲朱贤德还没到跟前,母亲宁氏就远远的迎了上去,一边接过猎物,一边打量朱父的身上有没有受伤,口中还抱怨道:“进山打猎也不注意一下时间,弄到这么晚才回来。”一副贤妻模样。

  朱父只是笑嘻嘻的没说什么。

  小婶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脸笑意的突然就靠了过来。

  “哎呦……,二哥打猎回来了儿,今日都猎到什么东西了?”小婶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眼珠子散发出狼一样的绿光。

  好多日都没见过荤腥了。

  还没等朱风的父亲回上话,小婶子就已经靠上来开始‘帮’他拿东西。两只野兔一只花貂,对于期望来说有点少,朱风的小婶子不由的低下了眉头,脸色有些不高兴,道:“二哥啊,怎么才猎了这么点儿东西……”

  父亲朱贤德的脸皮顿时有些发红,把两只兔子递给了朱风的小婶子,腾出手挠了一把头,憨憨的道:“这次的猎物确实少了些,今天把之前下的所有的陷阱绳套之类的寻了一个遍,都没什么收获,还有好多陷阱被破坏了。唉……,现在山林外围的猎物越来越少了,要不然应该能多一些猎物的。看样子下次只能向山林的深处走一走了。”

  朱风的小婶子也不过就是顺口抱怨了一句,也没什么针对的意思,连朱父的解释都懒得听,转念想到有兔子肉吃了,又不由的眉开眼笑。接过来两只野兔,花貂没有要,那玩意值点儿银钱,所以要到镇上卖了补贴家用。

  朱风父亲出去狩猎的所有猎物都归大家庭支配,往往一大半都用在了秀才大伯朱贤良的身上。

  拿着野兔的小婶子好像想到了什么,看着朱风的父亲用那种怀疑的语气说道:“二哥,莫不是您藏了一些吧……”

  父亲朱贤德的表情一僵,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母亲宁氏忍不住,这个弟媳妇实在欺人太甚:“他小婶,说什么呐,我家男人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打猎,哪次不是走山路走的满脚是泡,猎虎豹浑身是伤!你竟然还说我们私藏了东西。”

  小婶子讪讪一笑,可是眼中的怀疑也没怎么减退半分,目光盯着朱风的父亲身上可能藏东西的地方,甚至围着朱父转着圈子,鼻子还时不时的左嗅嗅右嗅嗅,活脱脱就像一只训练有素的警犬。

  母亲宁氏怒气又起,跨前一步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朱父拉了一下,最终母亲宁氏忍住了火气,瞪了朱风的小婶子一眼,哼了一下,恨恨的走开了。

  朱风的父亲一回来,饭菜就端上了桌子,不一会儿就吃完了晚饭,之后大家是各回各屋,该干啥干啥去了。

  ……

  是夜。

  整个村子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寒风中安静的连狗都不叫唤,只有那几只叫不上名字的小虫子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叫唤什么。

  西厢房,木床上。

  朱风一家三口挤在上面。

  睡觉之前是朱风睡在中间,母亲宁氏睡在靠墙的里面,不过这时却是朱父睡在中间,那是因为他在朱风睡着之后,悄悄的和朱风换了位置。

  “你要干什么啊?不要想那种事儿……”朱母宁氏对爬过来的朱父小声说道,外侧朱风还在熟睡。

  这事,还要从朱父第一次从柴房搬回来说起。

  那天朱风睡着之后,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人在挪动自己的身体。他偷偷的眯开了一条眼缝,借着月光,发现是父亲朱贤德正一脸谨慎的把自己腾到了床的外侧,接着便靠在了朱母身侧……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少儿不宜了。

  好吧,初来乍到的(刚刚穿越没多久嘛),朱风也就忍了。

  不过那月洞门罩架子床到底是木头制的,稳固性不是那么好,嘎吱之声连绵不断。

  那一夜,朱风上半夜几乎就没睡。

  这也就算了,男欢女爱的,人之常情嘛。

  可是,第二夜他就不这么想了。

  那夜朱风刚刚睡着,父亲朱贤德把他又抱到了床的外侧。

  ……

  “您老人家的这情也太常了吧!”朱风的内心是崩溃的。(请在他脑袋上加上三条黑线。)最后朱风只好又强自熬了大半宿,才在尘埃落定间,昏昏沉沉的睡去。

  不过,这不是结束。

  第三夜,朱风闭上了双眼,但是却没有睡。他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

  那个表面憨厚,实则猥琐的大叔(朱父),又把他抱起……

  “啊!你要干什么,干什么?!还让不让人安安稳稳的睡觉了?!你精力旺盛是咋滴?!睡不着你到外面跑几圈啊!我还是个小孩子!请你们尊重一下我好不好?!!!”朱风的内心跟钱塘江的大潮一样,巨浪滔天。

  朱风是一忍再忍,忍无可忍。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

  于是他开始与凶残的敌人进行无声的抗争,他先用了王宝强的三大杀器,磨牙放屁说梦话。

  结果……

  竟然无效!

  敌人真是太顽抗!

  “哼哼哼,既然这样,就怪不得我了……”朱风心里暗自阴笑,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双目不睁,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门外,随手摸了一个石块,又回到了床上躺好,整个过程及其的安静。

  梦游——这就是朱风的终极绝招。不对,应该叫做‘必杀技’!

  就在朱风毫无征兆的坐起之时,父亲朱贤德就已经吓萎缩了,在明代可没有科学论证的梦游,在他们看来,梦游等于中邪,中邪等于癌。于是被吓傻的两人,大眼瞪小眼的静静的看完了整个过程。他们可不敢叫‘醒’朱风,因为有老人说过,可不敢叫醒迷游之人,那样会使人丢去魂魄。

  那一夜阳光明媚,那一夜多云转晴。

  自此,世界都安静……

  ……

  听到宁氏的话,再看看一旁酣睡的朱风,想到了先前的梦游,朱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老老实实的躺了下来,安安分分的拥着母亲宁氏。

  。

  。。

  。。。

  有点冷场。

  朱母宁氏觉得这么拒绝自己的相公,太残酷了些,于是她开始话题分散丈夫的注意力。

  “贤德……,明年开春我想让风儿去念私塾。”

  “啊……,念私塾。”果然一听到关于自己儿子的话题,朱父开始重视起来。“好是好,就是家里现在的这个情况,风儿读私塾的钱家里怕是出不了,你知道,我大哥读书要花不少钱。”

  不提朱风的大伯还好,一提到他朱母宁氏就来气,语气也不由的大了一些:“读书读书,这么久了也没见他读出个什么名堂,读了这么些年,不还是个破秀才。整天还装作一副清高的样子,连教书卖字之类的舒服行当都不愿意做,说什么是有辱斯文,说到底他这个‘秀才爷’还不是我们这些庄稼汉供起来的。”

  顿了一下,朱母继续道:“说到花钱,你的这个大哥这些年挥霍了多少,也没看你们老朱家皱一下眉头,怎么到了我家风儿这连九牛一毛都不到,你们老朱家怎么就拿不出了!还有你大哥家的成世,年前不也上了私塾了吗!”

  其实朱母有些胡搅蛮缠了,朱风堂哥朱成世上私塾的钱儿是朱风大娘的娘家供的,他家的生活还算不错,让一个外孙念私塾还是念的起的。

  “这个……,你知道的,成世他是大嫂的娘家出的资……。嘿嘿……”朱父怕朱风的母亲多想,就嘿笑了两声。

  “哼……”拍掉了朱父在胸前使坏的大手,朱母宁氏只得气哼了声。

  过了许久,朱母才再次把声音放低,道:“书是一定要念的,你看看我家风儿每天放牛,都累成什么样子了,想着当娘的这么没用,让自己的孩子遭受这些罪儿,我的心里就难过。只有读书识字才能出人头第,再保不齐也好找个媳妇,难不成还像你这样当一辈子的泥腿子。”

  朱父听到朱母的声音有了异样,怕是要哭出来的味道,也有些慌了神,道:“不学我,不学我,开春我就送他入私塾。”不过话立刻又转了风向,朱父满是苦恼的道:“可是这入塾的钱儿,哪里使得……”

  “你下次打猎回来,把你那个百年的黄芪挖了藏起来,回头有空偷偷到镇上卖了不久好了。”朱母小声的在朱父耳边嘀咕到。

  “这个……”想到朱风小婶子那狼一样的眼睛,朱父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怕是弟妹的那关就不好过……”

  朱母宁氏最看不惯朱父怵他们朱家人的这幅窝囊样,用手在朱父的手臂上狠掐了一下,道:“怕怕怕!有什么好怕的!就是看到了又如何,难道家里的钱财就只能供着他大伯的一家大小!反正我不管,明年风儿要是上不了学堂,我跟你没完!”

  说完,气哼哼的翻过身躯,只留给了朱父一个冰冷的后背。

  朱父惆怅满腹。

倾明恋状态:完结作者:莫曰疯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纨绔保镖在都市 婚前规则 慕如春风霍先生 曹经理小萌小说 燕宫艳史 异数续命师 超级抽奖系统 无敌尊主 我的主播未婚妻 天降狂少 最强狂剑士 养徒成妻:师父太腹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