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兴亡谈笑中小说
兴亡谈笑中

兴亡谈笑中

作者:谈笑中 状态:完结 分类:历史 时间:2021-04-28 22:00:10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

兴亡谈笑中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谈笑中原创的小说《兴亡谈笑中》,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谈笑中原创的小说《兴亡谈笑中》,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兴亡谈笑中》小说简介:乱世风云,兴亡多少事?荣辱兴衰多,有惊无险谁参破?  顷刻之间交过去,争如何?  尽付渔樵谈笑风生中,悠悠江天阔。  只可惜主人公也不是谈笑风生风生的渔樵隐士,不是乱世风波的亲历者。  我们走过风踏过浪,乱兵中眼界过谈笑风生自若的文士,宴饮时亲眼目睹过骄横难制的武将。  周继明骑着一匹黄色壮膘马,马鞍上斜搭着一副弓箭,左手轻挽缰绳,右手抓着一根长槊,像个老学究似的摇头摆脑地说着。很是有股悲天悯人的样子,当然前提是忽略他马脖子上挂着的五颗面目狰狞的人头!。

兴亡谈笑中 精彩章节

  “自作孽不可活!”周继明轻蔑地说:“他是想学百十年前田承师暗算燕戾王,可他也不看看咱家小郎君是什么人?咱家大王是什么人,社里鼠也敢戏王孙,这啖狗屎胡奴是自找死!”邓曜本是军户出身,少年心性。就喜欢听些个传奇故事,当下就央求着周继明把这段故事讲讲。哪知周继明一摆手:“本来同你这小子说说也是无妨,只是这大半日的厮杀,我这又累又渴的……。”邓曜当即从马上抓了个皮囊递了过去,周继明一接过来就灌了大半口下去,然后两眼一瞪,哇的一口就吐了出来。

  “啊呸……咳咳,咳咳。你这小子没事拿着胡奴这劳什子酸酪来消遣乃翁来了?”邓曜小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这匹杂色烈马是他杀了个胡人小军官抢来的,他哪知道皮囊里装的什么?抓了抓头皮,只好一边赔着笑脸,一边寻摸着把自己的水囊递了过去。

  刚才沈兵马使好不容易才把这位小祖宗劝的有点意思了,让你一句话给毁了,现在那啖狗屎的胡奴就在眼前,小郎君舍得出城吗?”

  走了十多步,方才进入圈子里,就见小郎君正在和另一个中年人在交谈,那杨同兵马使打了个手势,周继明当下拉着邓曜叉手肃立马前,只听那中年人继续道:“上禀小郎君得知,这金城本为兰州,前朝属武始郡。后郡废置兰州,国初,州废,改置金城郡,领五泉、狄道、广武三县,属陇右道……”那中年人看来是想叉开话题,可是见小郎君面无表情并未半分不悦的样子,只得硬着头皮说:“金城地近戎狄,历朝均以为河西重镇,然今年西羌屡叛,朝廷征讨不力,逐失陇右。武宗迁宗庙于洛阳,乞付部屡畔关中,幸赖征西将军鲁郡开国公颜符卿之力,上都(长安)得保,今上进位金陵,江淮以北尽委以节镇,朝廷于关中鞭长莫及,随教乞付国仁吞并关中诸镇而据守……”

  哪知张允之面色一正道:“我敬你们是大王驾前虎贲,然今日之事,我为正使,尔为辅弼,再敢私下勾连,贻误大事,军法从事!”

  “不行,咱们这三都本来就没剩下多少人,如今又厮杀了半日,伤亡过半,就算加上收拢的残兵也不过千百人上下,要是我走了,你一个人怎么行,让别人护送小郎君出城,我跟你一道追敌!”杨尉急急忙忙地说。

  却是周继明在一片杀人的目光中用手死死堵住了邓曜的嘴,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那沈佺还没说话,张允之便道:“来人,把他的马牵过来!”杨尉不敢忤逆,只好派人把邓曜的那匹杂色烈马牵了过来,沈佺上下打量了下,觉得没什么异处,便对着张允之道:“小郎君,没什么出奇的,就是一匹劣马罢了”张允之犹豫了下,眼神一动道:“把马鞍掀起来!”是,两个军卒上前掀起马鞍,只见马鞍下露出两个字来,一个军卒不自觉地念出了声:“苍鹰!”是苍鹰都!顿时一阵轰动,张允之在马上大笑道:“找到此贼踪影了。”

  邓曜少年心性,早被周继明一番话说的耳醉心迷,大有恨男儿未生此间的感觉。看看自己在金城厮杀了两天,不过抢了匹烈马,也太寒碜啦。不觉得羡慕起当年的燕北叛军了,邓曜正听到精彩处,忽而听得周继明不吭声了,连忙问道:“三哥,后来呢?”

  “第二条不就是陈将军智谋过人,一举破敌?”错了!周继明来了精神,侧过身子对着邓曜说:“要是陈玄礼真像勾栏舍里说的那样是将星下凡,战无不胜,那范阳度入关的时候他在干嘛?再说他后来拥兵数万不照样放范阳度出关了嘛!所以说我问的第二个问题和第三个问题其实是一回事儿。

  这怎么不是一回事,范阳度之所以兵败关中,是因为关中三节帅,而之所以能逃出关中也是因为关中三节帅。

  ‘‘那咱们现在赶紧劝小郎君出城吧!’’

  周继明苦笑道:“还能怎么办?等呗!”

  却只见一个髯长须美的武将在马上答话:“起来吧,一会儿小郎君兴许有话要问,说话仔细些,不要误了小郎君的事,明白了吗?”

  “后来?呵呵后来!”周继明大笑着斜了一眼邓曜,邓曜心里没来由的一怔,就听周继明说:“后来官家发了狠,在蜀中下令借勃罗兵助剿,命大将耿识齐,李国府围攻叛军,河中总管斐如塞断关中道路,燕戾王统帅兵马克复中原,攻敌老巢。又恐不周全,下令东南转运使禁断长安运粮船,沿途主将层层设卡,一粒米也不让进关中,要叫叛军活活饿死在长安!”

  ”黄袍金驾?这田承师想干什么?莫不是临死前想过过皇帝瘾?不对呀,那他干什么向朝廷请降啊?”邓曜一头雾水的问道。

  “周三哥”!就在周继明摇头摆脑的时候,后面一匹杂色烈马赶了上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年轻后生挤了过来。一面寒暄,一面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周继明的座下良驹,眼神红的灼热。周继明不满地咂了咂嘴,低声啐了一口。

  “嘶……”邓曜倒吸了口凉气,官家是恨死这叛贼了!

  沈佺和杨尉装傻地问道“郎君是要出城吗?”

  等两人走的远了,周继明低声对邓曜说:“那个大胡子多半是得罪李检校了!现在都打到这会儿了,还探个什么劲?整个金城南六坊我看叛军能有几个喘气的都够呛,残军都退到西城了,这个时候不去小郎君那露个脸,请份赏,去探哨?这家伙该多招人恨哪?”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原界秘宝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斗罗大陆之人皇 谁都别想继承我的亿万遗产 流星天际1 牧天逐龙记 紫莲道尊 玉懒仙 恋爱吧仙祖大人

兴亡只在谈笑中还是兴王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第七章 军中笑问对 第八章 惊闻渭城报(求收藏) 第九章 初立平生志(求收藏) 第十章 问将于松下(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