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战国群雄传小说
战国群雄传

战国群雄传

作者:风清阁阁主 状态:完结 分类:历史 时间:2021-04-07 20:49:55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

战国群雄传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风清阁阁主原创的小说《战国群雄传》,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风清阁阁主原创的小说《战国群雄传》,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战国群雄传》小说简介:新时代武侠历史小说,古老的历史的中土大陆,主要分布着各式各样国家,众多传奇的,平凡普通的人们,演绎出着各自的故事。 战国时期群雄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海风习习,晴空万里!一望无际的大海,蓝蓝的像宝石一样,淡淡的几朵白云,点缀着几只海鸥,一番惬意的景象。。

战国群雄传 精彩章节

  海边有两个人,一个少年正在海里用渔网捕鱼,旁边一个少女提着鱼篓跟着他,两人一边捕鱼,一边说说笑笑。“你看又网到一条大鱼!”少年举着一条大鱼兴高采烈的说道。这个少年名叫刘川,今年十六岁,长得眉清目秀,眼神中偶尔闪露出一丝英气。女孩凑近一瞧,“呀!是够大的,放鱼篓里吧!”刘川应道:“好吧!”他故意让鱼一晃,鱼尾一甩,甩出好多水滴,女孩一边用手挡一边急道:“哎呀!别让它乱动啊,你看弄我一脸的水!”刘川面带微笑的说道:“哎呀!不小心失手了,对不起呀!呵呵。”女孩举手就打,“讨厌吧你!”一边拿刘川衣服擦脸。刘川假意不让,“别啊,我这是新洗的衣服啊。”女孩非要擦,两人打闹了一会,闹累了,停了下来。刘川笑说:“今天捕的鱼也差不多了,坐着歇会吧!”两人沙滩并肩坐着聊了起来。这个女孩名叫彩蝶,长得十分俊俏,皮肤白皙,聪明伶俐。她家世世代代在这个渔村生活,一家人生活悠然自得。

  “快走!!!!!”周泉撕心裂肺的吼道。

  “爹,我回来了,鱼拿到杨大叔家了,晚上叫咱们过去吃饭呢。”刘川回到家往炕上一躺,自说自话道:“累死我了!”刘川的父亲姓刘名叔淮,身形魁梧,仪表不俗。正坐着编渔网,听见刘川叫他,随口应了一声:“知道了。”刘川想起彩蝶的话,说道:“爹,彩蝶今天跟我说了件事,说要我带她要出渔村到外面见见世面,而且我也觉得咱们应该回国去……”刘叔淮没等说完就打断了他:“别说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全家人平安是最重要的,经历过一次,我心意已定,就算在这里待一辈子,一家平安就好!”刘川劝道:“您不能因噎废食啊,而且咱们只是回国看看情况,你要是害怕这次你别去了,我自己去!”刘叔淮大声怒道:“你敢!”刘川刚要答话,这个时候看见彩蝶进了院子,就没作声。彩蝶一边走一边说道:”刘大叔,这么大声你们再说什么啊?我爹让你们过去坐呢。”刘父站起来,笑道:“彩蝶来了啊!刘川你快起来,没规矩,现在这孩子越来越不听话了,刚才我还教训他着。”彩蝶就坐在刘川旁边,面带微笑着说:“没事刘大叔,咱们都是一家人,我和刘川跟兄妹一样,就像在家里一样就好。”刘父笑说:“还是彩蝶懂事,那像刘川儿。“刘川刚要起身,听彩蝶这么一说,又躺下了,“爹,您是没习惯这里的风俗呢。再说我都捕了一天的鱼,好歹让我歇会啊。”又对彩蝶说道:“现在吃晚饭还太早呢,杨大叔现在叫我们过去有什么事情吗?”彩蝶眨了眨眼说道:“你怎么就知道吃。我爹没说是什么事,今天出海捕鱼的船回来了,可能跟这个有关系吧。怎么没看见刘大娘?”刘叔淮说道:“你大娘在里屋收拾屋子呢,刘川去叫你娘。”刘川冲着里屋喊道:“娘!彩蝶来了!出来咱们去杨大叔家了啊!”刘叔淮嗔道:“看把你懒得。”不一会从里屋走出一个中年妇人,衣着朴实,气质优雅,一边走一边笑说:“彩蝶来了啊,我先把水果洗几个,你们坐会。”彩蝶忙说:“大娘,别麻烦了。我爹好像有什么事要和你们商量,咱们过去吧。”

  却说闻重去找刘夫人和刘川,看见丫环和下人乱跑,拦住一个丫环,忙问:“王妃和世子在哪?”丫环慌张道:“王妃在正房门口,有很多军队,见人就杀,大人你放了我吧。”闻重听说后一队人向王府正房急行。远远的看到刘夫人受伤,由丫环扶着,刘川也带伤带着几个士兵正和一队禁军作战。刘川看见闻重,大喊:“闻大哥!保护我娘去密水,我掩护你们。”刘川怕他人听到,所以说了简称。闻重冲杀了过来,对刘川说:“王爷让我保护你们,你和王妃受伤了,你们快走吧。没想到河延王竟兵分两路,从后门派兵袭击你们,真够狠啊。”刘川略一思索,答:“好吧,闻大哥你小心,你也尽快跟过来。”闻重抵住禁军,刘川带着刘夫人一行几个人,往地下水道的暗道去了。地下水道是刘叔淮为防止发生意外,准备的逃生之路,设在王府中部的花园下面,只有闻重刘川几个人知道,搬开机关,暗道口盖板打开,盖板是用非常厚的钢板做成,如人进去从里面扳动机关,盖板合上,外面机关就不能用了。王府本就离外海不远,再加上河延国内水路众多,只需连上水路,顺流直下,有3个时辰就能到外海。闻重看刘夫人等已走,派人通知刘叔淮。报信的士官到了大门,看见禁军越来越多,刘叔淮已经浑身是伤,抵敌不住了。冲到刘叔淮跟前说:“王爷,王妃世子已经撤离了,河延王派兵从后门冲进来了,闻将军正在后门与之交战。”刘叔淮心中宽慰,大喊:“大家边战边退,跟我去地下水道。”对士官说:“去告诉闻重让他从地下水道撤退。”士官冲杀出去。王府狭小,不能形成包围之势,而且河延王主要目标是刘叔淮,所以报信的士官才能顺利杀出。刘漾在门外看见不能拿下刘叔淮,下旨:“准备弓箭手,放箭。不论死活,拿到三王爷赏万金,封万户侯。”周泉本来不是雷任的对手,听说要放箭,一分心,被雷任一斧砍断左臂,大叫了一声。弓箭手乱箭齐发,卫队死伤甚多,刘叔淮也中了一箭,禁军一拥而入。周泉大叫:“王爷快走,我等拼死也要保全王爷你。”刘叔淮还在犹豫,周泉大叫:“在不走就都走不了了!兄弟们就白死了,快走!”正说着又被雷任一斧砍在腿上,跪在地上,身旁两名王府士官截住雷任厮杀。刘叔淮拿卫队这些士官当兄弟看待,如今却一个个在自己眼前被杀死,心痛难忍。

  两人进屋坐定,杨福说道:“今天出海打鱼的村民回来,碰到了件蹊跷的事。咱们这个渔村地处偏僻,三面环山一面靠海。陆路出村的话只有一条山路而已。而这条山路因处于群山之中,分支太多太长,就算本村人也没有几人走出去过。而靠海一面也有森林遮挡,几乎是与世隔绝。一年前刘大哥你们一家海上乘木艇漂到这里,这是以前没有发生过的事!咱们本村的人出海沿海岸向北去最近的城市,高都丽国的福清郡把鱼卖掉顺便买些商品,往返也要一个月左右。这次外出捕鱼的方向和福清郡方向不一致,出海距离也不算太远,却碰到了几艘军舰!”刘叔淮听到这里,心里一惊。打断他问道:“军舰是什么样的旗子。”杨福接着说道:”这个没看到,当时天色已晚,咱们的人没看太清楚。双方都看到了对方,当时要追过来,咱们的渔船满帆趁着天黑跑掉了。我让回来的王贵描述了一下,说跟你们木艇的角旗很像。”刘叔淮叹道:“哎!该来的终于来了。"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杨兄弟,事到如今我们一家只能离开这里了,这一年来有劳杨兄弟,大恩不言谢,今后定当报答!”杨福问道:“都是一家人,什么谢不谢的,我杨福敬重大哥你的为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刘叔淮叹了一口气,说道:“事至于此就告诉你吧。其实我们一家并不是普通的人家,而是河延国的贵族。”杨福说道:“这个倒是不出意外,你们的言谈举止不像一般人家。可怎么会受伤呢,又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刘叔淮接着说道:“说来话长了,杨兄弟你可知道华夏国?”杨福道:“只是从福清郡那里听过这个国家。”刘叔淮点点头,接着道:“中土大陆自远古以来,民族众多,昔华夏族的成王刘轩,行仁德以服天下,施武威征四方蛮夷,天下归心,四海平定。百姓安居乐业,称赞成王之德,共举成王为帝。成王推辞不过,遂登基称帝,号武帝。建华夏帝国,都永安。中土大陆各国无不遣使臣朝贺。如此五十一年,武帝逝世,享年95岁。武帝死后,太子刘异人即位,号慧帝,认用贤能,国运仍盛。慧帝在位30年逝世,嫡长子刘枚即位,号灵帝。刘枚天资聪颖,只是喜好声乐,书画,造诣很高,可是对治国之道一窍不通。在位20年,宠臣当道,政治腐败,国运衰退,各地民怨颇多。刘枚逝世后,各子争权,互相征讨。第三子刘英有帝王之才,被众老臣拥护,可刘英看不过兄弟相残,遂带着着家眷,远到汉水以北,在河延洲过着平民的生活。当地人不忘武帝之德,又感刘英之才能,推举他为河延侯。刘英在位30年励精图治,河延洲大治,经济繁荣,兵力强大,疆域辽阔,四方小国不敢冒犯,这是后话。而刘枚其他子嗣互相讨伐了五年,最后由八子刘得意夺得帝位,号宣帝。可因为长期战乱,华夏帝国早已没有昔日繁荣景象,各地叛乱不断,自立为王的不可胜数,帝国的兵力已经没有能力去征讨了。又过了20年,华夏帝国分裂成了几个国家,原先华夏族旧臣拥立刘得意之子刘建为王的华夏国,这时国土已经不到过去的五分之一了。西北游牧民族建立上凉国,大将军乌丹带领他的骑兵建立乌尔托王国,华夏族后裔刘英的河延国,还有高原王国慕扎里,水军强大的南越国,经济发达的云瑶国。到如今已过了100年,河延国已经传了八代,而我便是如今河延国的王族,当今河延国王刘漾的三弟刘叔淮。”杨福对中土之事不太了解,听得刘叔淮说世事如此变幻莫测,心里又惊又喜,等听到他说自己是国王的兄弟时,连忙跪下,“王爷,请孰我以前无理。”刘叔淮忙扶起:“不知者不怪,更何况我如今已是带罪之人,也就是为什么看见军舰的原因了,快请起。”杨福起身来,两人坐下。刘叔淮沉吟一下,接着说:“去年先王因病重逝世,我等兄弟六人遵从族训,大哥即位。我大哥刘循忠厚仁爱,本是仁德之君,可是我二哥刘漾野心很大,早就培养自己的势力。在大哥登基的后,刘漾设计嫁祸大哥,造谣说他不敬先帝,发动政变把大哥抓起,列举了十条罪状,最终把大哥杀死在监狱中……”说到这里,刘叔淮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杨福忙劝道:“刘大哥,快别说了,全怪我勾起来你的伤心事。”刘叔淮摆了摆手,冷静了一下,对杨福说起了当时的事情。

  原来先王刘理过世后,刘叔淮对王位没什么兴趣,只是平时喜好习武,打熬筋骨。当他知道内情后,找四弟五弟六弟商量,要为大哥讨回公道。四弟五弟说道:“大哥人已死,何况如今国家安定,民心思定。再说二哥智勇双全,势力强大,咱们也不是对手啊。”六弟尚小,跟刘川年纪差不多,嚷着说三哥说的对,要给大哥报仇。但最后也没统一意见,各自回府。谁知第二天晚上,河延王刘漾忽然带禁军包围了刘叔淮的王府。刘叔淮出门问道:“王兄,你这是为何?”刘漾说道:“你等意欲谋反,你当我不知道吗?”刘叔淮怒道:“你杀死大哥,夺取王位,难得不是谋反?难到区区王位比亲骨肉还要重要?”刘漾低声一笑,“王位有才德者居之!大哥他有德无才,我取而代之,也是为了国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古今多少明君不是手足相残,个人私情怎能放在国家之上。”刘叔淮怒道:“你放屁!大哥仁德,治理国家没有半点疏漏,你却说他没有才德。你狼子野心,早已蓄谋已久,今天拿我恐怕也是早在你计划之中。哼!不是我夸口,就凭你这点兵力想拿我,恐怕办不到。”刘漾笑说:“是吗?你运功看看内力能否聚集?”刘叔淮暗自运功,大吃一惊,发现内力无法聚集。刘漾哈哈大笑:“你家管家李剑可是我的人啊。料到你会造反,给我拿下!”众兵向前。刘叔淮拔剑在手,不用内力,和自己的卫队边战边退。刘叔淮对心腹卫队长闻重说:“你带一队精兵保护夫人,少爷,去地下水道!我来断后,快!”闻重答了声是,转身带队去找刘夫人和刘川。这时一人越过人群手拿大斧照刘叔淮当头就是一斧。连忙举剑一档,只觉虎口震痛,退了五六步。抬眼一看,乃是殿前侍卫长雷任。此人力大无比,有万夫不当之勇。雷任大笑:“听闻三王爷武功高强,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可见如今夸夸其谈,言过其实者太多了。”副卫队长周泉大喊:“贼将休得猖狂,若不是王爷中你等奸计,还有你耀武扬威的份。”嘴上虽说,但却不敢怠慢,与雷任战在一起。

  海风习习,晴空万里!一望无际的大海,蓝蓝的像宝石一样,淡淡的几朵白云,点缀着几只海鸥,一番惬意的景象。

  说着四人去了杨福家,杨福正在院子里和几个刚出海捕鱼回来的村民说话。看见他们来了,就对那几个村民说道:“你们先回去吧。这事我知道了。”几人互相打过招呼,村民回去了。刘叔淮问道:“杨兄弟,什么事啊?”杨福往屋里让道:“刘大哥刘大嫂,来咱们进屋说话。彩蝶,你和川子在外边玩会。”彩蝶哦了一声,拉着刘川说道:“渔船都回来了,走吧咱们看看都有什么鱼。”蹦蹦跳跳的跑了。杨福三人走进屋,看见杨福妻子正在忙活晚饭。刘夫人见状忙说:“弟妹,我给你搭下手。“杨妻忙推辞说:“嫂子不用了,你坐着吧,一会就好,”刘夫人笑说:“咱们一边做饭一边说说话,还免得无聊。叔淮你们聊你们的正事!我们聊我们的体己。”杨福也笑说:“大嫂说笑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刘叔淮说道:“随她吧,咱们里屋说话。”“好!”

  刘川一家来到这个渔村的时候,浑身是伤。幸好这里民风纯朴,彩蝶的父亲,村长杨福收留了他们,帮他们治病,在自己家旁边盖了间屋子让他们住下来。他们平时对村民很好,也很有涵养,问他们的身世,说是躲避战乱逃来的,一晃有一年了。

  刘叔淮一转身,顿了一下,往地下水道去了。周泉看见刘叔淮走了。大叫:“王爷平时待我们和兄弟一样,现在如不拼死保护王爷,还有何脸面活下去!?”众人都吼:“拼了!!”周泉撤下头巾撕作两半,用单手和嘴包扎好胳膊上,腿上的伤,单手持枪,侧身站了起来,用枪一指,低吼:“不怕死的就过来!”河延禁军看他如此英勇,不敢上前。雷任一斧砍翻一名士官,看周泉如此,当头一斧。周泉也不挡,直刺咽喉,如此两败俱伤的打法让雷任赶紧回斧防住,一时到没什么办法。王府卫队也都拼命杀敌,无不以一挡百。刘漾大喊:“放箭,放箭!不要走了刘叔淮。”弓箭手乱箭齐发,霎时王府卫队死伤一片,只剩周泉和一个士官了。两人浑身是箭,周泉心想:“死也要拉着一个。”他一枪刺向雷任,雷任一闪,反手一斧,周泉不躲,任斧砍在身上。用枪一锁,手一抬枪照着雷任眉心飞了过去。本来离的太近,雷任没想到他会出这么一招,当下躲闪不及,正中眉心。啊的一声倒下了。周泉想,我最后一击用尽全部力气,雷任必死无疑,也可以为王爷争取些时间。正想着,雷任嗖的起身,一拳打在他胸口,震出一丈多远,可怜周泉一条好汉,一命呜呼。原来雷任一身横练功夫,除了几处要害,其他地方刀枪不入。剩下那名士官还在拼命抵挡,雷任只一斧,就要了结了他的性命。只觉眼前一花,只剩下满身带箭的衣服,一个人影飞上亭台顶上。众人定眼一看,只见一个身着性感的少女,背着一个鼓鼓的背包。她看着众人,咯咯一笑:“真是晦气,老娘今天本想在王爷府偷些东西,谁想遇到这样的事,也罢!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等别再向前,我便不大开杀戒。等过了一刻,你们自便。”雷任深知这个女子身手不凡,一个人打到现在身上却没受伤,此人武艺其高。雷任大喊:“你黄毛丫头,可知道你自己摊上大事了,这是当今的河延王,你如果不想死速速退下。”少女咯咯一笑:“我是贼,贼只认钱,说别的没用。”刘漾远远嚷道:“小姑娘,你要多少开个价钱,快让路吧。”少女想想说:“那你能给多少呢?”刘漾心中着急:“多少都行,快让开!"少女笑说:“那你让我当国王。”刘漾大怒,“放箭,冲过去。雷任拿下她。”雷任一越而上,当头一斧。少女一闪,口中笑道:“我可不想杀人,手沾血以后偷东西会走霉运的。”从怀里掏出两颗珠子,照雷任打了过去。雷任用斧一挡,谁知珠子嘭的一声,炸的一身烟雾,直觉眼睛辛辣,大叫不好,闭上眼睛退了出来。紧接着嘭嘭嘭嘭几声,王府内全是烟雾,众人不能前进。弓箭手放箭,却不知少女到那里去了,到把自己人射到几人。刘漾大骂:“老子抓到你一定把你碎尸万段!”却没办法,只得等烟消尽后再做打算。

  两人随便聊了几句,彩蝶试探着说道:“刘川,你来这里一年了,这里的生活,感觉还习惯吗?”刘川说道:“还好,只是时间长了有些无聊吧。”彩蝶接着说道:“你们一家人还会回到外面的国家吗?”刘川想了想,说道:“不知道呢,看看我爹的意思了,况且这里也很好啊,除了有时无聊些。”彩蝶说道:“你这么年轻,在这里肯定会无聊的。不然你和你爹说说,就说带我到处走走,看看外面都有什么好玩的东西,省得你自己无聊。“刘川看出彩蝶其实是自己想出去玩罢了,却把自己绕进去了。伸了个懒腰,故意逗她:“其实外面也没什么好玩的,倒嫌累的慌。在这里出海捕捕鱼,有机会还可以跟杨大叔去福清郡逛逛,天天还有美女陪伴着,生活多么美好啊!”说完冲彩蝶嘿嘿一笑。彩蝶假装生气道:”滚!整天嬉皮笑脸的,一点正经都没有。”然后马上又央求:“哎呀!我跟你说真的呢,好哥哥,你就说说嘛!”彩蝶晃着刘川的胳膊说。刘川听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对彩蝶说道:“你好好说话,你这样我接受不了。我以前跟我爹提过要回国看看,他毅然决然的拒绝了,我也没办法啊。”彩蝶已经铁了心了,说道:“那我去跟刘大叔说,就说我想出去见见世面,你跟着我保护我,他也不好驳我的。”刘川说道:“他不好驳你,他回来肯定得说是我教唆的你啊。而且还得和你爹说,还是不行,你快打消这个念头吧。走吧,回去了。”站起来拿起鱼篓就往回走。彩蝶一边追一边说:“唉,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连说句话都不敢说。你要是不说,你看我以后还理你不。你慢点!我跟你说话呢!刘大傻子。”刘川快走几步说道:“没你傻。”彩蝶紧追,喊道:“你说谁傻呢?你给我站住!”两人追追打打着回村子里了。

  北海的渔村。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原界秘宝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斗罗大陆之人皇 谁都别想继承我的亿万遗产 流星天际1 牧天逐龙记 紫莲道尊 玉懒仙 恋爱吧仙祖大人

战国群雄传fc游戏攻略  战国群雄传新手怎么玩  战国群雄传破解版  战国群雄传fc攻略  战国群雄传nes  战国群雄传fc  战国群雄传FC游戏  战国群雄传攻略  sfc银河战国群雄传  银河战国群雄传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