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凶墓 《轮回凶墓》第七章 白日见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白裙女小说名字叫作《生死轮回凶墓》,提供更多白裙女小说目录,白裙女小说全集目录。生死轮回凶墓小说白裙女节选:白裙女。抬头一看她坐在一张很古老的历史的椅子上,笑意盈盈地望着我,好像是等我很久了。“你来了?”她淡淡的说,老太婆很恭谨地站在…...

白裙女小说名字叫做《轮回凶墓》,这里提供白裙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轮回凶墓小说精选:血顺着胸口往下流,很快就沾湿了我的衣服,“呼呼,等等,等等我……”“咚咚咚”回应我的只有拐杖跟地面的敲击声,我跟着老太婆左转右转,走进了一个胡同,随后她一晃就钻进了一个古老的房子里。我也钻了进去,当我看到屋子里面的人时候,我就呆住了。白裙女。只见她坐在一张很古老的椅子上,笑意盈盈地看着我,似乎是等我很久了。“你来了?”她淡淡的说,老太婆很恭敬地站在她身旁。“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捂着胸口,痛的满头大汗。“我就是你的那根肋骨啊……”她…

血顺着胸口往下流,很快就沾湿了我的衣服,“呼呼,等等,等等我……”

“咚咚咚”回应我的只有拐杖跟地面的敲击声,我跟着老太婆左转右转,走进了一个胡同,随后她一晃就钻进了一个古老的房子里。

我也钻了进去,当我看到屋子里面的人时候,我就呆住了。

白裙女。

只见她坐在一张很古老的椅子上,笑意盈盈地看着我,似乎是等我很久了。

“你来了?”她淡淡的说,老太婆很恭敬地站在她身旁。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捂着胸口,痛的满头大汗。

“我就是你的那根肋骨啊……”她说。

“肋骨……”我心中猛然醒悟过来,在圣经中,肋骨是代表男人的另一半。

我意识到了,这不是现实的,但是却这么真实。

我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他们并不拦着我,依然安静地坐在椅子上。

我跌跌撞撞地在绕圈,凭着印象在走,但是兜了一圈,发现又回到了原点。

我朝屋里看,白裙女和那个老太婆还安静地坐在椅子上。

“进来吧。”白裙女淡淡地说。

我心说我这莫不是遭遇了鬼打墙,不然怎么走不出去呢?

“过来,我给你把肋骨缝上,你就可以走了。”白裙女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肋骨还能缝上?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老太婆听到这话,就嘿嘿笑着将一根白森森的骨头递给了白裙女。

然后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坨针线。

我目光一凝,那不可就是我卖给白裙女的那坨针线?

“你过来……我将肋骨给你缝上,你就好了。”听到白裙女的话,我的脚鬼使神差的往前挪动。

白裙女拿着白森森地骨头在我胸前比划,那骨头上还沾染着血迹,看的我头皮发麻。

“嗯?我想想……”她一副思考状,终于,手中的针往我刺来。

“啊!”我猛然惊醒了。

原来是一场梦。

我惊的满身大汗。

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我拍着胸口,还好,还好,只是一场梦。

嗯?

胸口好痛。

怎么?

难道真……

我连忙扒开衣服看,心中稍安,我的肋骨还在。

但是,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乌黑的手印。

也就是那个手印让我感到很痛。

我连忙拿起手机,一看,都快五点了,正要打电话问老板什么情况,却不料他先打过来了。

“喂,小谢啊!你怎么还不来?太阳都快下山了!快来洛克咖啡馆!”对面老板劈头盖脸的吼。

我忙答应着,说马上到,马上到。

但是我挂掉电话的那一刻,就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怎么这句话这么熟悉?

这不是在梦里,老板跟我说的一模一样的话吗?

我顿时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啪的一巴掌给了自己一巴掌,好疼。

这不是梦。

我想起那个梦,心中有些顾虑,我现在还去吗?

有可能这是白裙女设下的一个局!

但是,如果不去,那么我就坐以待毙,两天后跟白裙女结婚吗?

跟一个厉鬼结婚?

不行,我宁愿赌一次。

我转念一想,有可能我已经中了白裙女的圈套,她的目的肯定是要我乖乖跟她结婚,现在我不去求外援了,不就正合她的心意了吗?

这样一想,我还不如去呢!

我穿好衣服,洗了一把脸,就出门了。

外面还是跟平常一样,并没有大雾弥漫,这让我有些庆幸,不会发生跟梦里一样诡异的事情了。

但是我走在路上,总有人侧目看我,这让我很奇怪,我就是一副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类型,怎么会吸引这么多的人来看我呢?

我越发觉得奇怪,站在马路边拦出租车,居然一辆都没有拦到。

这让我觉得很恼火,特别是那些出租车明明很远就看见我了,都往我这儿开了,但是离我近了就一溜烟的跑了。

像是见到鬼一样。

我摸摸脸,嗯?怎么黏黏的。

我一看手,整个人都呆住了。

满手是血。

什么时候脸上流血了……

我对着手机看脸,有一个血手印在脸上。

这血手印从哪来的?

我快崩溃了,连忙冲到旁边的卫生间去洗脸。

我疑惑的要死,什么时候被人摸了一个血手印在脸上呢?

也许不是人……

脑海中忽然想起白裙女,那个让人心惊胆战的女鬼。

是在警告我不要去找驱邪大师对付他吗?

我用水将血手印洗掉,正对着镜子看呢,忽然从镜子里瞥到有一个穿短裙的妹子从身后经过。

嗯?这不是男厕吗?这妹子走错了吧?

喂,你是不是走错了?

我冲着妹子说,妹子没理我,径直往里走,我有些无语,也许女厕人太多了,她又憋不住,所以就来到了男厕是吗?

摇摇头,我就准备往外面走,也懒得管她了,自己的事情都管不了呢!

我走到门口,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妹子。

哪知道就看到她直接从男厕的墙壁穿过去了。

卧槽,大白天的遇到鬼了。

我连忙往外跑。

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见到这些脏东西呢?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心里有些淡淡的绝望,这什么鬼大白天都能出来,那么白裙女那种强大的女鬼,又如何不敢出来。

我的血手印也一定是她搞的。

妈蛋,欺人太甚。

我有些生气了。

这个女鬼到底什么来历?

为什么非要缠着我,跟我结婚?

难道我身上有她很想要的东西吗?

我瞅了瞅自己,穷的跟狗样,就一条命最值钱了,可是要想要我命早就要了啊!

我倒是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哪点吸引了她,会让她手捧玫瑰找我求婚。

好不容易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洛克咖啡馆赶去。

一路上,我都感觉后背凉凉的,一直到了洛克咖啡馆才好。

进去就看到老板在跟一个中年人交谈,那个中年人倒是长的方方正正的,打扮的也像是一个道士。心中的自信不禁增强了。

我一过去,那个道士就瞪大了眼睛,说小伙子看你印堂发黑,最近遇到的事情很凶险啊!

我连忙将自己遇到的事情都跟他说了,并说求大师救命。

道士听到我的话,一阵沉吟,说救你也不是不行,不过我们先谈好价钱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