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总霸爱甜妻 第3章 充电人偶的设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医生来了一拨又一波,中医西医换着来。司徒邢看见床上还没苏醒过来的兰晚晚,眼神阴鹜的盯着某国内知名教授。“这是你说的没问题?”“……”教授冷汗津津,“司徒先生,根据检查司徒邢看到床上还没苏醒的兰晚晚,眼神阴鸷的盯着某知名教授。。...

医生来了一拨又一波,中医西医换着来。

司徒邢看到床上还没苏醒的兰晚晚,眼神阴鸷的盯着某知名教授。

“这就是你说的没问题?”

“……”

教授冷汗津津,“司徒先生,根据检查……兰小姐身体的确没什么问题,至于为什么还没醒,这个我也不清楚,我觉得可能是……”

司徒邢冷脸,“滚。”

还没等教授说完,外头就冲进两人把他拖出去了。

在等下一名中医过来的间隙,司徒邢就坐在边上盯着兰晚晚看,那双凌厉的眸光里跟藏了钉子似的,钉在她身上看着有点渗人。

周阳从外头进来,看到房间里萦绕着的黑气。

自家老板阴森森的注视小姐……

周阳头皮发麻,“总裁,我查了那个中医的背景,是伪造的,就是个江湖骗子。”

司徒邢面色阴沉,“把资料交给警察,再找!”

周阳迟疑,“刚……刚才那个医生走之前,跟我提了一下,说小姐莫名其妙昏倒可能是得了什么罕见病……”

话没说完,他就被司徒邢森冷的眼神逼的咽回后半截话了。

司徒邢惜字如金,“出去,继续找。”

周阳忙答应,转身溜的飞快。

房间就剩下司徒邢跟昏睡的兰晚晚。

从阳光暖暖的白天,一直守到夜幕沉沉的午夜。

司徒邢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没变过,目光就这么凝视在兰晚晚的脸上,就跟怎么都看不够一般。

滴。

——可用电量3,可开机使用。

——警告!电量耗尽三次,将启动自动销毁系统,用人类语言形容,你要死了。

死你个大头鬼!

兰晚晚表情狰狞的哼唧。

司徒邢看她有动静,忙俯身,“晚晚?晚晚你说什么?”

兰晚晚脑子昏沉,又被脑子里那个滴滴声吵的心烦。

猛地瞪大蓝眼睛脱口而出,“我让你闭嘴!哔哔哔哔的烦不烦啊!”

司徒邢瞳仁猛地收缩了一瞬,继而眼神变得可怕起来,像毒蛇的眼睛,透出冷冷的恶意。

兰晚晚看清悬在面前的脸,登时就怂了。

张嘴就怕到结巴,“邢……邢哥,你别误会……我刚……刚才不是跟你说……”

司徒邢意味不明的盯着她看。

兰晚晚视线左右晃,就是不敢跟他对视。

“那啥……邢哥,能不这样跟我说话吗?我我……我紧张。”

现在司徒邢两手撑在她脑袋两边,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床咚,太太太太羞耻了。

完全受不了啊!

司徒邢露出一丝恐怖的表情,而后才抽身站起来。

只是视线还紧锁在兰晚晚的身上,看得人汗毛倒竖。

兰晚晚慌忙往周围看,发现除了床能看出是自己的,房间里堆积了一大堆的仪器,活像个仓库。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兰晚晚拿手捏脸。

不疼。

兰晚晚狐疑的打量司徒邢,嘟囔,“肯定是做梦,不然恶魔邢怎么能在我房间?”

说着,她忽而贱嗖嗖的咧嘴笑,“反正是做梦,捏一下不过分吧。”

兰晚晚伸出两只罪恶的小手,嗯,手感还不错。

这样还不够,兰晚晚还往两边扯,扯了几下后不太满意的点评,“皮肤还不错,就是肉少了点。”

一边嘟囔,一边抽出一只手捏自己的脸,自豪不已,“要跟我一样才好,肉嘟嘟的捏起来多舒服,不信你捏下试试?”

司徒邢眼神诡异的看着兰晚晚,“你确定。”

兰晚晚大点其头,“是啊,反正做梦又不是真的!”

下一秒惊讶,“这个梦好真实啊!恶魔邢竟然还跟我对话了……”

“不是梦。”

“哈?”

兰晚晚懵,继而发笑,“肯定是梦啦,要不是梦,难道我真成了充电玩偶了?吃饭不管用,以后只能充电过日子……”

说着,她的笑容逐渐凝固,“这是……梦吧?”

司徒邢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手感确实不错。”

兰晚晚石化,“……”

司徒邢搓揉了一下指腹,嘴角微弯,“先休息,我让医生过来帮你看一下。”

随后起身离开房间。

关上房门的瞬间,里面传出兰晚晚崩溃的哀嚎……

司徒邢轻笑,“真是个傻丫头。”

上楼就看到总裁一脸变态笑,周阳忐忑上前,“总裁,重要文件都放在书房了,郑家那边有回应了,说可以合作,不过具体要跟你面谈。”

“嗯,晚晚醒了,叫医生过来一趟给她做个详细检查。”

司徒邢稍顿,“多叫几个过来,我要确认晚晚没事。”

周阳遵命,“是,总裁。”

随即他看了眼没关紧的房门,淡淡道:“做完检查,把结果送到书房来。”

交代完,司徒邢径自往书房去了。

周阳脱口而出,“总裁,你不陪小姐吗?”

跟司徒邢这么长时间,就见过他对兰晚晚这么上心,其他女人在他眼里就是一堆杂草,连个眼神都懒得给。

只有兰晚晚,每次有点什么事,不管在忙什么都会扔下第一时间赶回来。

司徒邢微微摇头,“我在她会不开心。”

周阳,“……”

有那么一瞬间心疼狂拽炫酷的总裁了!

反观房间。

兰晚晚在床上躺尸,绝望的盯着天花板。

完了完了完了……

她竟然拿手去捏恶魔邢的脸!

兰晚晚一脸惊慌的爬起来,看着自己的双手,欲哭,“他不会一怒之下,把我的手给砍了吧?”

顿了两秒,她猛摇头,“不会,我捏了他的脸,他后来不是捏回来了嘛!大家谁都没放过谁,他也该没这么小气……”

脑海中浮现司徒邢化身喷火龙,正对着绑在木架上的自己喷火……

兰晚晚闷头埋在被子里,“天要亡我啊!”

心惊胆战、绞尽脑汁想对策到消极抵抗等待命运的心理活动过后,她没等来司徒邢的“喷火”惩罚,反而是接待一次又一次的身体检查。

西医用仪器,各种滴滴答答的,中医诊脉说些云里雾里的话。

兰晚晚全程忐忑,一直关注紧闭房门,生怕司徒邢突然冒出来。

送走最后一名医生……

兰晚晚扛不住内心折磨,问周阳,“那……那个,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周阳挤出笑脸,“小姐,想问什么?”

兰晚晚吞了口唾沫,“就是我想问……想问,邢哥,他是去公司了吗?”

去公司的话,她就能暂时逃过一劫了!

周阳积极,“没有,总裁担心小姐把要处理的文件都带回来了,现在就在书房,小姐想见总裁?我帮你……”

“不用!”

惊叫,兰晚晚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他在……在工作,我就不去打扰了,你……你要没什么事先出去,我……我想休息……休息了。”

周阳略遗憾,“那小姐您好好休息。”

兰晚晚可没看出他遗憾,他走出门的瞬间,立马从床上跳下去,冲过去把房门从里面锁住,顺道过了个衣架子挡门。

做完这一切,兰晚晚才觉得安心了点,“在书房……在书房……肯定有很多工作,应该没空来搭理我了吧。”

自我安慰结束,折腾一整天的她睡了。

滴!

——警告!电量不足,即将关机!请及时充电!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