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总霸爱甜妻 第1章 恶魔向我告白怎么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啊要疯了!”兰晚晚奔溃的坐在床上,烦燥地挠,“怎么老梦到恶魔邢啊!”这了是连续两天做同一个梦。一个怪异到兰晚晚产生怀疑人生的梦!恶魔邢说爱她?!想起梦境那双深一个诡异到兰晚晚怀疑人生的梦!。...

“真是要疯了!”

兰晚晚崩溃的坐在床上,烦躁挠头,“怎么老梦见恶魔邢啊!”

这已经是接连三天做同一个梦。

一个诡异到兰晚晚怀疑人生的梦!

恶魔邢说爱她?!

想到梦境那双深情到腻人的眼睛,兰晚晚除了想赶紧逃,没有任何想法。

想当年那个大雨瓢泼的夜晚,她是亲眼看到恶魔邢手持血淋淋的长刀,就当着她的面杀了好几个不愿扶持她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爷爷的孙女,她早就被“完了思密达”!

“不行,不能继续在这待下去了!”

跳下床,兰晚晚从衣柜深处拖出早准备好行李箱,一边咬牙切齿,“继续下去,迟早要神经错乱,走!必须走!”

敲门。

“小姐,起了吗?少爷在等你。”

“哦,马上就来。”

兰晚晚胡乱将行李箱藏回衣柜,扯着嗓子回了句,神色有点复杂,“爷爷,您可别怪我不孝,等来年我会撇开那个恶魔偷偷去看您的!”

今儿是兰老爷子的祭日,每年的这天兰晚晚都会跟恶魔邢一块去墓园祭奠。

十分钟后。

兰晚晚穿着佩奇粉红小体恤外加浅色牛仔背带裤,靠右耳夹着小兔子发卡,一双圆滚滚的蓝眼睛,像一只波斯猫。

走路颠颠的,齐腰长发一甩一甩的在身后晃!

唰!

长发惊慌的垂下!

兰晚晚紧攥着小手,看向客厅背对她寒冰似的男人。

“哥……邢哥,早……早安。”

说话都哆嗦。

司徒邢那双漆黑如墨的异瞳看过来,宛如两根银针似的把兰晚晚钉在原地。

兰晚晚腿肚子打颤,眼眶泪水越积越多,几乎就要掉出来。

心里怕得要死,脸上还要面带微笑,“邢……邢哥,是……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司徒邢抿紧的唇角,散发寒气,“……”

兰晚晚变身怂兔,“那……要是……要是你有别的事,我……我……我可以自己去墓园……看……”

“走。”

声音低沉,却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怖。

兰晚晚嘴角僵着一抹尬笑,直到司徒邢转身。

他理着利落的寸头,嘴角紧抿成一条线,常年黑西装,周身散发着让人无法直视的煞气。

一米八几的个头,愣是撑出直逼天花板的超强气场,全方碾压兰晚晚。

兰晚晚心有余悸的拍着心口。

妈耶,好几个月不见,他更吓人了!

继而又想……

果然梦和现实是相反的,他绝对不会爱她。

兰家门外,整齐停放三辆车。

兰晚晚揪着背包的带子,嗖的避开中间那辆车,朝前面那辆走!

还没等到车门前,一阵黑影兜头压下!

兰晚晚暗恨,战战兢兢的抬头,“我……”

保镖,“小姐,少爷在中间那辆车等您。”

兰晚晚垂头丧气,“我知道了!”

飞快转身,一阵风似的刮进中间那辆车了。

兰晚晚欲哭,“……”

好可怕!

又要跟恶魔邢坐一辆车。

奇怪,车怎么还不走?

兰晚晚一脸疑惑的扭头看司机,“还不走吗?”

司机,“小姐,少爷在后座等您。”

兰晚晚,“……”

车内死寂数秒。

泰山压顶般的气场从后座上压来。

兰晚晚麻着头皮扛了几秒,认命,推门下车,换到后座。

贴着车门缩着,像个备受欺负的可怜虫。

此刻,可怜虫在想……

死亡三连问又要来了!

司徒邢微微侧头,光线从窗户透进来有些暗淡,印在他一灰蓝一黑亮的异色双眸上,突然让他整个人都笼上了一层诡谲的气氛。

就像是那种蛰伏在暗处的变态杀人魔,正紧盯着自己的猎物……

而她就是这只可怜的猎物。

兰晚晚浑身抖得厉害,努力把自己缩成团避免被“杀”。

司徒邢凌厉的眸光在她身上定格了几秒,淡漠开口,声音低沉沙哑充满……杀伤力。

“今年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额……我没……没什么想要的。”

想离你远点!

“有喜欢的人了?”

“没……没有。”

门都不能出,上哪喜欢去?!

“想谈恋爱?”

“想……”

毕竟是十九岁的美少女,兰晚晚也梦想能跟个帅哥谈场美好的恋爱。

司徒邢覆着寒意的眸一瞬不眨的盯着她,深处活跃着叫人看不懂的一丝光亮。

“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兰晚晚心肝缠啊颤,“还……还没想好。”

他问这个干嘛??

不会又要杀人了吧?

司徒邢盯她看了一阵,脸色微沉,“说。”

兰晚晚怕的缩了缩脖子,“我……喜欢温暖阳光一点,笑起来好看……穿干净的白体恤和牛……”

反正跟他不一样就对了。

“够了。”

司徒邢脸黑的跟多年锅底一般,“你还小,谈恋爱太早,以后别想了。”

十九岁还小啊!

现在十八岁都能领结婚证了好么……

内心弱弱反驳,实际上兰晚晚却是怂的一逼,“知……知道了,邢哥。”

冰冷、尴尬的一问一答结束了。

兰晚晚往车门贴了贴,恨不得自己能变成液体从车窗的缝隙流出去,再也不用跟恶魔邢共处一室了。

旁边袭来的冷气越来越强,兰晚晚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他不会生气了吧?生气不会发怒把她给弄死吧?

兰晚晚想到可怕的种种可能,忙把注意力转移到窗外,蓝眼睛瞪得老大直勾勾的望着窗外……

车子驶入郊区,稀疏的城市绿植渐渐成片,一个立着灰白色小方块的墓园冒出了个顶尖。

兰晚晚记忆不自觉的往回拉。

她父母很小就车祸去世了,打小是爷爷带着她长大。

可是兰老爷子管着偌大的兰氏财团,经常没时间照顾兰晚晚,本想找个靠谱的亲戚照顾,谁知对方只想着怎么利用兰晚晚得好处,没人的时候就把她关在房间。

时间长了,兰晚晚变得连话都不会说,直到发高烧昏倒她被伤害的时候才被发现。

兰老爷子不再相信任何人,听取医生的建议给她找个同龄的小伙伴。

这次他没从亲戚家挑选小孩,而是领着兰晚晚去孤儿院选人。

听兰老爷子说,她走进孤儿院一眼就看中司徒邢,走过去抓着人家的手就不放,连哭带闹缠着他把司徒邢带回家。

兰晚晚看到小小的自己站在一个破败四合院里,她睁着一双无神的蓝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某处……

顺着视线看去,那是一个堆放着杂物的角落,上面飘着些白雾看不清,下半截露出一双腿,穿着一条黑色破旧的裤子,隐约能知道是个男孩。

她飞快的走过去,踮着脚尖抓住那个孩子的手,抬起眼睛看……

兰晚晚也跟着视角往上看,就见隐藏在白雾里的赫然是司徒邢那个恶魔的脸!

“啊啊啊啊!”

惊叫着坐了起来!

兰晚晚惊魂未定的瞪着蓝眼睛,盯着副驾驶座椅后背良久,才安心的长叹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只是个梦。”

“做噩梦了?”

“……”

兰晚晚僵着脖子缓缓转过头,看到现实版的司徒邢,静默两秒扯着嗓子,“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司徒邢脸色铁青,“叫够了就下车。”

愣了两秒,兰晚晚才发现这不是在梦里……

捂脸,“我去!”

兰晚晚也不知怎么的,最近这几天特别容易犯困,整个人睡多久都打不起精神,浑身软塌塌的。

整理表情,兰晚晚鼓起勇气下车。

站起来瞬间,腿脚发软!

兰晚晚往前摔。

“啊啊啊啊!”

司徒邢长手一伸将她抱在怀里,手紧紧压在她的后背,几乎要把她胸腔的气都给压完了。

兰晚晚非但反抗,而是一脸震惊外加不可思议的瞪大蓝眼睛望着他。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