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相公:我的迷糊王妃 《腹黑相公:我的迷糊王妃》第一章:梦穿异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腹黑男相公:我的迷糊王妃小说名字叫作《腹黑男相公:我的迷糊王妃》,提供更多腹黑男相公:我的迷糊王妃小说,腹黑男相公:我的迷糊王妃小说名字。腹黑男相公我的迷糊王妃小说腹黑男相公:我的迷糊王妃节选: 幽暗里有一个声音始终回响在耳边…...

腹黑相公:我的迷糊王妃小说名字叫做《腹黑相公:我的迷糊王妃》,这里提供腹黑相公:我的迷糊王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腹黑相公:我的迷糊王妃小说精选: 黑暗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回荡在耳边。“不要走……”……似曾相识的声音,带着祈求和痛苦,让秦露露的心猛然一抽,好疼却不敢回头,一直往前跑,一直跑。突然眼前一亮……“哎哟!”一翻身,又从床上滚落到地,摔得她一惊,猛然从梦中惊醒。她晚上睡觉总爱掉床,老毛病了,怎么改也改不了,二十几年了,总是被这毛病折磨着。“哎哟……疼死人了,再这样下去,我就成为第一个睡觉摔死在床下的人了。”从地上坐起来,揉了揉疼痛的屁股,睡眼朦胧,嘟喃着。正当她又要滚回床上…

黑暗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回荡在耳边。

“不要走……”

……

似曾相识的声音,带着祈求和痛苦,让秦露露的心猛然一抽,好疼却不敢回头,一直往前跑,一直跑。

突然眼前一亮……

“哎哟!”一翻身,又从床上滚落到地,摔得她一惊,猛然从梦中惊醒。

她晚上睡觉总爱掉床,老毛病了,怎么改也改不了,二十几年了,总是被这毛病折磨着。

“哎哟……疼死人了,再这样下去,我就成为第一个睡觉摔死在床下的人了。”从地上坐起来,揉了揉疼痛的屁股,睡眼朦胧,嘟喃着。

正当她又要滚回床上继续她未完成的美梦时,一声巨响,“哐嘡!”把还没有完全清醒的秦露露又吓了一跳。

终于被彻底的吓醒了,她愤怒的抬起头,想要看个究竟到底是谁那么大胆子,打扰她睡觉!

刚刚抬起头来,突然一个黑影一闪,她被扑倒在了床上。

“小姐,不好了,夫人她……她……她去了!”扑在身上的女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传递这个消息,痛哭流涕。

家里什么时候来了那么一个奇怪的女子?秀眉小嘴,长发高束,穿着一身唐朝俾女摸胸长裙,本来是个美丽动人的姑娘,但是那一脸泪痕太不和谐了。

不过真有古典女子的韵味,不错!

转念一想,却又疑惑。

家里什么时候来了个演员?

秦露露眨了眨眼,满脸无知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什么小姐夫人的呀?她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她没有演戏的天赋,就不去凑合了。

睡觉乃人生大事,秦露露迷迷糊糊感慨一番,又进入了梦乡。在她认知里,这只是个梦。

显然她想错了。

那被认为是梦中的女子摇晃着她,所有迷蒙一扫而空。

“有完没完!”

她怒了,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凶神恶煞的瞪着眼,就差张牙舞爪。

“小……小姐。”那女子连连后退,噔的一声跌坐在地,眼角噙泪,小脸惨白,看来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秦露露无奈的扶额,最受不了的就是这娇滴滴的人了。

“你没事吧?”带着歉意,好心的询问。

“多谢小姐关心,奴婢没事。”那女子利索的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灰,竟还带着歉意朝着她微笑。

秦露露无语,现在还有这样矜持的女人,真是二十一世纪的极品了,估计公司里那些男同事见了怕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她无意间抬起头来,眼波流转一圈,僵直在床上。这个房间不是她的房间!

她猛然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围一派古香古色,雕花大床,梳妆台上的铜镜,还有眼前这名哭得伤心的古装女子……

一个不好的答案突然闪现在脑海里。她睁大眼睛,难道自己穿越了么?天呀!

犹如一声春雷响彻云霄。

秦露露的世界乌云盖顶。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穿越这种神奇的事情!为什么偏偏是自己中了头彩,竟然穿越了。

不要!

她想念自己的大床,她想念她可爱的手提电脑,她想念他们家的冰箱……什么都没了,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古代,落后又没有电没有自来水。

仰天哀鸣……

这到底是为什么,她招谁惹谁了?

“小姐?”

那女子抬起泪水涟涟的小脸,看向她,眼里透露出疑惑。

秦露露痴痴愣愣的摇摇头,嘴巴一开一合,最终化作一声轻叹。

“小姐,夫人虽然去了。”那女子看着她的脸色,斟酌着开口,说:“但是我们这些奴才是不会丢下小姐的,奴婢永远陪伴小姐!”

像是害怕自己的话不被相信,一双手轻柔的搭在自己的手上,暖洋洋的温度通过触碰传递心底。

这样也不错了。

在这个朝代,她不是孤身一人。先不说眼前的女子是不是真心,至少在这样彷徨的时刻,她是第一个给予自己温暖的人。

还好她秦露露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拥有与生俱来的小强精神。尽管莫名其妙的穿越了,她也不会自暴自弃,唉声叹气。

她疲软的斜靠床柱,秀发披散,双眼合上,呼吸着房间里萦绕的熏香,思索着应对的办法。

“你……”她瞥了眼面前满脸泪痕的女子,斟酌着怎么开口。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开口就让人发现了不对劲,会不会让人赶走?或者把自己当成妖怪打死?

不安席卷全身,不寒而栗。

刚刚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去了去了,应该是死了人,只要自己流泪伤心肯定没错。

“你们都是好的。”卷翘的眉毛乎闪几下,泪水滚落,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此时的泪水可真的是真情流露,往后的生命里,她再也不能见到调皮的弟弟,唠叨的妈妈,还有那个总是笑嘻嘻的老爸了。

有什么事情能够比离开亲人更加的让人难过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