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美战卫 第3章 渣渣对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欢欢刚回去也没两分钟,又把门关上再打开,头来小脑袋对王媚甜甜一笑。“怎么?良心意外发现啦?”王媚美眸瞪了欢欢几眼,娇责道。欢欢表情很复杂地看了几眼肖帅,对王媚道:“魏硕电话“怎么?良心发现啦?”王媚美眸瞪了欢欢一眼,娇责道。。...

欢欢刚出去没有一分钟,又把门打开,探出小脑袋对王媚甜甜一笑。

“怎么?良心发现啦?”王媚美眸瞪了欢欢一眼,娇责道。

欢欢表情复杂地看了一眼肖帅,对王媚道:“魏硕电话找你,你接不接?”

“不接!又是那苍蝇!让他……”

王媚话说到一半,看了看身边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的肖帅。

肖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魏硕,猥琐,这名字好有气质!”

看到肖帅这副模样,王媚灵光一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而对欢欢道:“电话给我。”

欢欢这丫头古灵精怪,自然知道王媚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魏硕,你想约我去英冠唱歌?可以啊,不过我现在抽不开身,我被一个讨厌鬼缠住了,你来我家接我,快点啊。”

王媚说完,心满意足地挂断了电话。

她现在巴不得魏硕拍马赶来,然后和肖帅狗咬狗一嘴毛。

这样一来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欢欢在一旁有些担忧道:“媚媚,魏硕可是魏将军的公子,这爷俩都不是善茬,万一再出点什么事情,你也不好向爷爷交代啊。”

王媚瞥了一眼肖帅,冷言道:“哼!想做我的男人,如果连魏硕那家伙都搞不定,只能说明他没本事,到时候就算是爷爷怪罪下来,也只能说明他自己看走了眼,给我挑了这么一个窝囊废男人。”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老婆你可能不了解,喜欢挑战,但不喜欢没有难度的挑战。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来和你老公叫板的。”肖帅眯着眼睛,伸手勾住了王媚的下巴。

十五分钟后,一辆悍马改装过的军车停在了大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壮汉,这家伙大约一米八几,身高和肖帅不相上下,就是长得有点随心所欲了。

他穿着一双军靴,在牛仔裤和花衬衫的混搭下,让人感觉就像是牛排上铺了一块臭豆腐,一点也不搭。

“车还可以,人差了点意思,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肖帅嘴里叼着根烟,看起来非常失望地摇头道。

“就是你小子瞎了狗眼,缠着我们家媚媚?”魏硕下车指着肖帅就开骂。

肖帅摇了摇头,就要往回走。

“这窝囊废!肯定是害怕了。”王媚见状冷笑着说。

肖帅往回走了一半,突然停下,转身对魏硕说:“借我个火,我懒得回去拿了。”

王媚脸色一沉,原来肖帅是想要回来拿打火机!

“火你妈!打火机在老子口袋里!有种你自己来拿,丑话说在前面,我下手没轻没重,把你打残废了你他妈也只能自认倒霉!”

魏硕说着,将打火机放在口袋里。

肖帅叼着烟笑着说:“我如果要让你给我点烟呢?”

“点你妈!”魏硕说话间,举起拳头朝着肖帅砸来!

肖帅不但没有躲避,然而任由魏硕在自己小腹上砸了两拳。

这两拳下去,魏硕感觉自己像是砸在了石头上!肖帅腹部的肌肉结实无比,一个能打的人,前提是需要耐打。

“挠痒痒呢?拳头不是你这样用的!”肖帅说完,一拳砸在魏硕的眼圈上!

魏硕的眼眶红肿起来,紧接着变得紫黑。

肖帅不疾不徐地从魏硕的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摇头道:“本来还打算让你给我点烟,现在发现你连给我点烟的资格都没有。”

魏硕被这一拳打急了眼,最重要的还是在王媚的面前丢人,他气急败坏地从腰里掏出一把折叠匕首!朝着肖帅刺了过来!

肖帅点完烟,将手里的打火机弹了出去,不偏不倚砸在魏硕的脑门上!

嗵!!!

魏大少感觉自己的脑门像是被大锤子砸中,向前踉跄了两步,跪在了肖帅的面前。

魏硕呲牙咧嘴从地上爬起来,站在地上的腿此时仍然在直打哆嗦。

肖帅抓着魏硕的衣领,轻而易举把他提了起来。

“你妈没教过你在外面不能满嘴喷粪么?没教养的东西。”说罢,肖帅将烟头碾在魏硕的手背上。“今天给你长点记性,别有事没事问候别人的母亲,下次再让我听到,可就不是烫手背这么简单了。”

肖帅提小鸡一样,将魏硕扔进了那辆改装悍马里。“魏大少慢走不送,开车悠着点,小心不留神被撞死。”

王媚怎么也没想到,看上去玩世不恭嬉皮笑脸的肖帅,居然这么强!

一旁的欢欢彻底吓傻了,嘀嘀咕咕道:“这下完了,这下完了。”

“老婆,下次别再找这些阿猫阿狗,力气还没个娘们大,揍起来不舒服。”肖帅满脸失望,连连摇头。

这个时候魏硕居然从车上下来,指着王媚说:“臭婊子!你他妈故意玩我的是吧?还有你小子!待会老子让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你等着,老子今天非得弄死你!谁跑谁孙子!”

肖帅上前拉住魏硕的衣领,接着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看来刚才教训不够,老子的女人是你骂的?”语罢,手起掌落,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魏硕的脸上瞬间多了十个指头印,指印瞬间红肿起来,他这张本来就丑逼的脸,现在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猪头。

魏硕刚才图一时口舌之快,没想到又被一顿暴打,连忙躲在车上不敢下来。

“魏硕可是魏将军的儿子,手底下人多得很,要不趁人没来之前,你赶紧跑吧!按照这势头下去,没准要出人命的。”欢欢见状,无比担心地对肖帅说道。

肖帅挑眉道:“我倒是挺好奇他要怎么弄死我,好些天没活动,刚好舒展下筋骨。”

王媚这个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双美眸看着肖帅,表情复杂。

五分钟不到,一辆军用吉普和一辆军用卡车拍马赶到,看到此景肖帅眼前一亮。

“这还差不多,要不然都不够打的。”

肖帅之前说这种话,在王媚看来只不过是吹牛,但见识过刚才的一幕,她现在相信了。

哗啦啦……

从那辆军用卡车上陆续下来大约三十个士兵,而那辆吉普上,下来了一个军官。

这军官目露凶光,看起来凶神恶煞,简章上两杠一星,是个少校。

“胡哥!就是这个人,今天绝对不能饶了他!”魏硕顶着个猪头迎了上去。

魏硕这面目全非的模样,让少校险些没有认出来究竟是谁。

少校见自己长官的儿子,被别人打成了猪头,气得直哆嗦,对手下那帮士兵喊道:“把这孙子给拿下!打个半死带回去!”

“是!”

几十名训练有素的士兵齐声回答!气势如虹!

王媚也没有想到会闹这么大,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收场了。

一旁的欢欢更是吓得快要哭了出来。

然而当几十名士兵涌进来的时候,那少校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眼看着几十名士兵就要朝着肖帅冲了过去!那少校连忙吼道:“慢着慢着!”

不光是魏硕对少校的举动大为疑惑,就连王媚和欢欢也一头雾水。

“都住手!都住手!”少校连忙喊道,无奈一名士兵已经摆脱了地心引力,擦着少校的肩膀飞了出去!

“都别打了!你们不想活了吗?”少校急的满头满脸都是汗,然而已经为时已晚,十来个士兵跟现在已经全部被掀翻在地,倒下去的甚至没有一个能自己爬起来。

这个时候,余下的士兵才连忙后退,再这么打下去,不出十秒,剩下的十几个士兵恐怕全被都得趴下。

再看胡少校的脸,之前的凶神恶煞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笑意。

肖帅走到那少校面前,拍了拍那肥嘟嘟的脸,笑道:“胡二傻,你小子现在出息了?顶着个少校的简章就长能耐了?刚才挺威风啊。”

少校的脸都吓白了,对肖帅点头哈腰道:“教官,这是个误会,我眼瞎没看到是您!教官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置气。”

一旁的魏硕彻底傻了,胡杨天可是华东军部出了名的铁血教头,教训起人那是花样百出,出了名的狠,他就是凭借这股狠劲,才能爬到少校这个位置上来的。

但此时站在肖帅面前,胡少校却像是个小马仔一样,点头哈腰。

“你也别害怕,虽然你曾经是我手下最烂的学员,但在你手下面前,肯定是会给你留面子的,不过再让老子看到你以后带着一帮新兵蛋子到处跑,后果你是知道的。”肖帅笑眯眯地叼起一支烟,胡少校连忙掏出火机给肖帅点上。

胡杨天现在满头满脸都是汗,他曾经在肖帅手下待过很长时间,尽管他胡杨天被称之为铁血军官,相比肖帅当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想起肖帅地狱教官的称号,胡杨天就不寒而栗,那种恐惧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依然没有散去。即便胡杨天现在已经是少校级别的军官,但相比之下,却是肖帅手下学员中混得最差的。

“给你一分钟时间,麻溜滚蛋。”肖帅笑着帮胡少校整理了一下衣领。

胡少校吓得一哆嗦,像是被赦免了一样,连忙招呼手下的残兵败将们赶紧离开。

“就这么算了?”不明其中缘由的魏硕还寄望胡少校能给自己找回场子。

胡少校不顾魏硕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厉声喝道:“惹错人了!捡回条命算你走运!还不快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