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业谱 《帝业谱》第二章 联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梁国小说名字叫做《帝业谱》,这里提供梁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帝业谱小说精选: “请君自重!”羞愤在她眼中一闪而逝,轻轻拨开我的牙扇,先是半偏过头对妹妹说道,“蓉儿不可...

梁国小说名字叫做《帝业谱》,这里提供梁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帝业谱小说精选: “请君自重!”羞愤在她眼中一闪而逝,轻轻拨开我的牙扇,先是半偏过头对妹妹说道,“蓉儿不可无礼。观这位公子,华衣丽服、言行恣肆,若非白日醉酒,便是有所倚仗。他既然敢当街调戏,就自然不怕我们告官。”她这般旁若无人地评价之后,这才对我福了福身子,恬然一笑:“多谢公子青眼,不过我姊妹早有誓言,虽是荆钗布裙,也断不与人为妾!”她举止自若言谈清楚。一举手一投足于我看来,都是风韵十足。我有片刻的失神。待我反映过来,她已经拉着妹子,匆匆混入…

“请君自重!”羞愤在她眼中一闪而逝,轻轻拨开我的牙扇,先是半偏过头对妹妹说道,“蓉儿不可无礼。观这位公子,华衣丽服、言行恣肆,若非白日醉酒,便是有所倚仗。他既然敢当街调戏,就自然不怕我们告官。”

她这般旁若无人地评价之后,这才对我福了福身子,恬然一笑:“多谢公子青眼,不过我姊妹早有誓言,虽是荆钗布裙,也断不与人为妾!”

她举止自若言谈清楚。一举手一投足于我看来,都是风韵十足。我有片刻的失神。

待我反映过来,她已经拉着妹子,匆匆混入人群。

我望着她青烟色的衣袂翻飞,突然发狠:“记住你今日说的话!”

***

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我方才揉着眼睛回转身来。一转身,六个人站成一排,齐刷刷地看着我,忍笑的忍笑,无奈的无奈,面瘫的面瘫,表情各异。

我没好气瞪他们一眼:“茶钱结过了?”

鹿脯圆圆胖胖的脸笑起来,眼睛鼻子嘴几乎都要凑到一处:“都结过了,公子游逛一天,是不是该回……”

“蠢才!”我不等他把话说完,一扬手将扇柄塞进他嘴里,“叫你给我预备扇子!你想冻死我么!”害我白白被人取笑!不过转念一笑,取笑我的是个美人,忍了!

鹿脯拿出扇子,抢白道:“那不是您自己……”

话音未落,他左手汤饼、右手驼羹不约而同抬脚——踩!鹿脯双脚被踩住,疼得泪花儿都滋出来了!

“早晚笨死你!”我再次骂了一句。

汤饼突然说道:“公子,酒楼雅座已经预备妥当,随时候主人移步前往。”

今天街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热闹,三五好友聚在一堆,低声兴奋地议论即将凯旋还朝的将军。

我淡淡看一眼向朱雀大街汇拢的人群,轻声说道:“今日是骠骁将军刑岳班师奏凯的日子,怎可不去凑这个热闹?”

每一个皇朝,无论乱世、治世,都要有英雄。百姓渴慕英雄,因为在他们单纯到可笑的心里,英雄似乎拥有上苍所赋予的无限力量,保他们太平安康——这份力量,甚至超越了皇权。

人们自发聚拢在朱雀街的两旁,摩肩接踵、人头攒动。这条通往未央宫、或者说通向至高权力的大道,过不了多久,就会迎来人们心目中的战斗英雄。

我坐在酒楼二层的临窗雅座,默默俯视脚下的风景。

耳边,听得酒客们热情地议论着此番的凯旋得胜。今天日子特殊,二楼六张桌子,每桌索价百两纹银。所以能坐到这里的,皆非等闲之辈。听这些人议论起时事来,与市井小民的信口胡诌不可同日而语。

“此番刑骠骁大破北胡,直打得北胡王庭西迁。我大夏军心大振。来日定可攻破梁国,统一河山。”一位身穿宝蓝色绸衫的老者,满怀信心地评述。

彼时我正举杯将饮,闻言动作微震,一滴酒液刚好溅出,点染在雪锻袍袖的袖口。我下意识皱眉。

正在这时,邻桌一名绛色长袍的青年,闻言起身对老者拱了拱手:“老先生这话就错了。廿年前,我大夏与梁国签署停战协议,两国联姻永不征战。现如今梁皇是咱们夏帝的嫡亲娘舅,两国关系好得蜜里调油,说什么‘攻破梁国、统一河山’,老丈莫不是酒后发醉言?”

我忍不住冷笑,这青年将不知以为知,居然还有脸跑来指点江山!

果然老者也不愿与他废话,只说道:“以后就知道了。”而后便与同桌友人推杯换盏,再不理那青年。

梁国与夏国的停战协议,以及眼下的太平景象,说来话长。

百年以前,这原是一个江山一统、金瓯永固的皇朝,天下太平、百姓乐业。越是太平盛世越容易滋生忧患,几乎是一夕之间,北方胡族、西部蛮夷、南方百越相继发难,中央王朝左支右绌,皇帝在动荡不安中驾崩。谁料外乱不平又起内扰,几位皇子不顾内忧外患,争夺帝位,原先的赫赫皇朝终于覆灭。

一时之间,十数个小国割裂山河各自为政。又经过数十年的战乱,终于形成两个国家,隔江相望——南为梁国北为夏国。

两国谁都想做那个天下共主,因此势如水火、常年征战。四周蛮夷之国趁机蚕食两国边境,两大国仍然打得鱼死网破。

这一打,又是六十年。

六十年,整整一个甲子!

这在邦国征战,不过弹指一挥间。然而同样是六十年,可以换来普通人家的四世同堂,也可以将村落发展成商旅云集、人烟凑密的集镇。但是一切尽付于战火狼烟!昔年的阡陌农田,化做荒村颓壁、寂若坟场。数百里田地荒草齐人高、松柏冢累累。

兵士被迫应役而无心打仗,军营里充斥着怨怒与悲恸。终于,民不堪其扰,各地纷纷爆发农民起义、灾民抗争。梁国、夏国国力日退千里,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是一贫如洗。

最后,两国派出使臣,在国境线上签订合约:约为婚姻。梁国公主出嫁夏国国君,如若诞下皇子,便是下一任夏帝。否则夏国归属梁国。若梁国国君没有子嗣,梁国公主所生的夏帝,便可一统梁、夏二国。

百姓为此津津乐道,因为他们看到了和平统一的曙光,和平,也就意味着太平无事和随之而来的丰衣足食。

梁国公主嫁给夏国君主后三个月,夏帝崩,斯时公主腹中已有身孕。

梁国公主嫁给夏国君主后六个月,梁帝崩,公主长兄继为国君,他还没有子嗣。

梁国公主嫁给夏国君主后十个月,钦天监禀奏,六龙贯日,天象大吉,三日后公主诞下皇子夏斯邦,当日由皇祖母圣颐太皇太后怀抱登极、改元延和,是为夏帝。

十九年后,夏国、梁国虽边境偶有争端,但仍然相安无事。还有一件事,梁国国君至今仍无子嗣!

想到这里,我眯了眯眼睛,站起身来。老者说得不错,近二十年的生聚、繁衍,终将有一邦强者为王,以气吞山河之势统一江山。

你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陈年旧账这么精细?因为我,就是夏斯邦!

***

“禀公子,刑骠骁踏上朱雀街了。”汤圆轻声说道。

我倚栏而立,雪缎的袍袖轻拂过朱色雕栏。不似酒楼上其他人的翘首远眺,而是静静地俯视脚下百姓的举动。

百姓聚集在朱雀街两侧,兴奋地迎接着他们人为神话了的战神。

“来了来了!刑将军凯旋归来了!”百姓兴奋地传述着,其中更是不乏一些心急的妙龄少女,将准备多时的香花、手帕,甚至钗钿、臂钏当街抛洒——大夏地处北境,民风淳朴,常有妇人当街拦阻美少年的风雅之事。

我翻了个白眼,哂笑:“当真是出风头!”

蹄声橐橐,鼓乐韶音。当先一匹白马,马上为手持圣旨的天子特使,徐徐导引前行。当特使经过,前来迎接的百姓爆发出有如山呼海啸的轰鸣。一时之间,锦绣与钗环齐飞,珠光共宝器一色,更有甚者抛出织金华服、蓝田玉带,还有一位居然成匹成匹地往街上扔锦缎。

我看得嘴角抽搐:“哈哈,刑将军被全长安城的女子爱恋着,实在是艳福不浅。如此一来,我就是有些担心我那三姐了。你们说,下一次东光公主进宫朝拜时,我是不是该赐给姐姐五十个面首?”

我的三姐,东光长公主,几年前出降骠骁将军刑岳,门户相当、金童玉女,成就了当时长安城的一段佳话。

身后六名仆从无人搭腔,我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此时他们正在做何表情,于是一边看着楼下精彩的戏码,一边懒洋洋点将:“都不说话啊?那就,馎饦!你来说,公子这主意如何?”

馎饦稍显滞呐的声音传到我耳边:“公子,这主意极馊。”

我忍住笑,若有所悟地点头:“好,那就不赐三姐面首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