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干戈 第二章 讲武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地说:“我(永安柒封镇粟梁村,姓宗名洛,爷爷让我到京师的讲武堂去学习,爷爷说将这封信交到曹侯爷就也可以了。”  那中年人人有些惊诧,良侯曹涟曾任骠骑将军,跟着先皇南征北战,立下无数功劳,而如今近乎古稀之年,便卸掉武职,赐良侯爵位,管事讲武堂,即使大门一推便可以开了,但宗洛也不敢放肆,拿起门环敲击起大门。。...

  宗洛来到讲武堂的大门前,发现大门只是虚掩着,透过两扇门中间的缝隙都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

  即使大门一推便可以开了,但宗洛也不敢放肆,拿起门环敲击起大门。

  生锈的门环撞击着大门,发出的声音有些发闷,但还是足够让里面的人听到。

  不过片刻,大门就被打开了,一名魁梧精悍、面目沉稳似水的中年人出现在宗洛的面前。

  “你是谁?到这里做什么?”

  宗洛连忙鞠躬行礼,然后从自己的背囊中取出一封信,递给那人,说道:“我来自永安柒封镇粟梁村,姓宗名洛,爷爷让我到上京的讲武堂学习,爷爷说将这封信交给曹侯爷就可以了。”

  那中年人有些诧异,良侯曹涟曾任骠骑将军,跟随先皇南征北战,立下无数功劳,如今几近古稀之年,便卸下武职,赐良侯爵位,主事讲武堂,而眼前这个小孩的爷爷莫不是与曹侯爷有交情?

  中年人不敢怠慢,拿过信来,然后将宗洛带入讲武堂之中。

  进入讲武堂,宗洛发现这与外面小巷天差地别,虽然内中并不华丽,但优雅精致,屋舍俨然,小道旁植有各式花草,行不多时,还可看见有一池塘,塘中十数尾红鱼畅游嬉戏。

  宗洛行间,只感觉犹如赏园游玩一般,不过却未见一人。

  不多时,中年人将宗洛引入一个大厅之中,说道:“你且在此等候,我去将这封信送到曹侯爷处。”

  “有劳。”宗洛施礼称谢。

  且说中年人手持书信,快步走入后堂,正巧碰到曹涟与讲武堂的两位教习林肃与魏子鸣在座中交谈。

  眼尖的魏子鸣最先看到了中年人,打趣道:“年兄何事急急忙忙的,又是哪个小崽子不老实了吗。”

  中年人并没有理会魏子鸣,先向曹涟行了一礼,然后又向林肃与魏子鸣拱拱手。

  “年鹤,有什么说吧。”曹涟知道其人稳重实干,一般这个时辰大多是前院思索如何传授学生军阵之术,而今日突然到后堂,必然有事。

  年鹤将书信递给曹涟说道:“刚刚有一少年带此书信前来寻侯爷,看来是想要进入讲武堂学习。”

  “呵!”魏子鸣在侯爷面前毫无顾忌,乐呵呵地说道,“讲武堂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的,那孩子是哪位王公贵胄的公子?看来是在老侯爷您的面前也能说得上话啊。”

  曹涟粗略看了遍书信,信中大致内容就是望宗洛可进讲武堂云云,而曹涟直到看到信尾署名则露出些惊讶的表情,随后又捋髯而笑,与魏子鸣打趣道:“这可不是什么王公贵胄的公子啊,若论出身,也不过村野乡民。”

  “哦!”魏子鸣等三人听了侯爷的话,也有些讶异。

  林肃拱手道:“请侯爷详解。”

  曹涟晃了晃手中的信,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你们猜猜这封信是谁写的?”

  魏子鸣性情狂放不羁,又爱好玩乐,知道这答案肯定猜不出,但还是颇有兴致地喊道:“肯定是村野乡民嘛。”

  曹涟虽然身为侯爵,但与讲武堂的教习们早就同忘年交一般,大概都是出身军旅,脾性相投。听了魏子鸣的话,直接一巴掌不轻不重的打在魏子鸣的头上:“你这混小子。”

  魏子鸣看样子也是习惯了,照样嘿嘿的贱笑:“反正咱仨是猜不出来,老侯爷也就别卖关子了。”

  林肃也附和道:“此人想必是老侯爷的旧交,我们几个后辈哪里能猜得出来,还请侯爷明示。”

  曹涟也不再卖关子,说道:“这封信乃是笑侃老人所写。”

  “笑侃老人?”魏子鸣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很迷茫,并不知道这笑侃老人是谁。

  曹涟也知道这三人肯定不闻其人,不等他们发问继续说道:“观世间种种,仅笑侃而已。这位笑侃老人可是大贤高隐,想当初,我随先帝平永安张天喜邪教,不意因为百姓受邪教蛊惑而处处受挫,多亏偶遇了笑侃老人,经他举荐,任用了刘谋、孟番,这二人虽无文武之才,但却善以鬼神设骗局,不过月余,竟然让邪教教众散去大半,之后我率军长驱而进,三日便平定永安。”

  “呵!”魏子鸣不以为意,“左道小术而已。”

  曹涟对魏子鸣抱之一笑:“你小子总是眼高于顶,岂不知出奇制胜?邪教根基于蛊惑之术,以彼之法断彼之能,你说这是不是左道小术?”

  魏子鸣嘿然不语。

  曹涟继续说道:“如今笑侃老人竟然予书信荐那名少年入讲武堂学习,我当应允,权当报当年永安指点之恩。”

  魏子鸣又来了精神,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既然是大贤高隐举荐,这少年肯定天赋异禀,我去把他带过来见老侯爷您啊。”说完,也不等曹涟说话,几步就走出了后堂,向前厅去了。

  且说宗洛在前厅等待,只是坐在椅子上,不敢随意走动,目光时不时地向外望去。

  就在宗洛再一次要将目光放回厅内的时候,他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一个身影,但明显不是刚刚带他进来的那个人,这人看着稍年轻一些,剑眉星目,很是俊朗,眉宇间更是自带三分笑意。

  “嘿!你就是那个小子啊!”进来的魏子鸣这样说道便算是打个招呼了。

  宗洛见这个风风火火进来的人,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而听到魏子鸣的话,不知道所说的‘那个小子’是不是自己,又支支吾吾的不知说些什么。

  魏子鸣看清楚宗洛的样子,感到有些失望,干干瘦瘦的身材,扭扭捏捏的样子实在是不符合天赋异禀的外在要求。

  魏子鸣眯起眼睛,慢慢踱步,围着宗洛转圈的打量,然后用有点怀疑的口气问道:“你就是那个笑侃老人推荐,要进入讲武堂的小子?”

  宗洛并不知道笑侃老人是谁,他从第一次见到笑侃老人开始,就是用爷爷的称呼,而同村的叔叔婶婶们也都用老伯称呼,所以他只是答道:“是爷爷让我来讲武堂学习的。”

  魏子鸣撇了撇嘴,顿时对宗洛没有兴趣了,低沉沉的说道:“小子,跟上,我带你去见曹侯爷。”

  宗洛眼睛一亮,连忙应声,然后一路小跑地跟着大步流星的魏子鸣来到了后堂。

  在前厅到后堂的路上,宗洛终于见到了其他的人,全都是身穿青衫白袍的十多岁的少年,这些少年见到了魏子鸣,都躬身道一声‘魏教习’,然后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宗洛才走开。

  “侯爷,我把人给带来了。”魏子鸣进入后堂一屁股就坐到了椅子上,然后指着宗洛说道。

  宗洛见到白发白须但依然容光焕发的曹涟,心知这就是爷爷要自己拜访的曹侯爷,赶忙躬身行礼:“宗洛拜见良侯大人。”

  曹涟虽然看宗洛外表平平凡凡,但并没有起轻视之心,关怀地问道:“你独自从永安到上京,这么远的路吃了不少苦吧,快来坐下。”

  宗洛哪里敢和侯爷同坐,低着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魏子鸣屁股都没坐热,站起来一把将宗洛拉过来,摁在椅子上。

  曹涟拍拍宗洛的头:“笑侃老人可还好?”

  宗洛有些迷惑地看着曹涟:“良侯大人说的可是爷爷?”

  “哦!”曹涟眼睛一亮,“你是笑侃老人的孙儿?”

  “不不不。”宗洛慌张地摇手,“我父母早丧,多亏是爷爷收养了我。”

  曹涟看着宗洛若有所思:“你可知你的父亲姓甚名谁?”

  宗洛点头:“嗯,爷爷说过,家父上宗下锡。”

  “宗锡!”魏子鸣三人听到这个名字不约而同的惊呼了起来,就连曹涟也露出惊讶的表情。

  宗锡原为北疆的镇边大将,屡立奇功,曾引三千步卒击溃瓦侉部两万骑兵,又挥军北上,数败羯胡诸部,一时间,羯胡诸部见宗将军旗退避三舍不敢战,宗锡率部一直杀到了羯胡的圣山提堪彦山,这才刻石勒功而还,取得了近百年豫朝对羯胡难以想象的一场大胜,致使羯胡中有言‘有宗将军在,不敢南望奢战’。

  可惜宗锡三十余岁时,背疾复发,坐立痛彻骨髓,不能再任武职。卸任之时,宗锡抚摸将印悲呼‘今生不以马革裹尸,此大憾也’,随后退隐江湖,不知所踪。想不到一代名将的后人竟然于眼前看到,怪不得魏子鸣三人会如此惊讶。

  曹涟为骠骑将军时也与宗锡有过数面之缘,很看好这个后学晚辈,只可惜宗锡这个将星坠落的太快,太让人措不及防了,此时得知眼前的孩子竟是宗锡之后,心中不禁欣慰。

  曹涟现在想要好好培养宗洛,希望这个名将之后能够继承父亲的荣耀,成为新一代的将星。

  “宗洛,笑侃老人可给你说过讲武堂?“曹涟问道。

  宗洛摇头:“没有,爷爷只是说让我来这里学习。”

  “这样啊,那我来给你讲解一下。”曹涟眼睛发着亮光,有力的双手扣在宗洛的两肩,说道:“讲武堂为豫武帝所设,起先为军官进修而立,后来,衣何城事变与蛮夷祸乱相继发生,我朝为国捐躯的将士众多,武官凋零,当时的豫毅帝遂将世家子弟择良者选入讲武堂,以填补武官空缺。而至此之后,讲武堂也演变成将官的预备学堂,朝廷所选的教习也是百里无一的良将。”

  曹涟顿了顿,看到宗洛茫然的小脸儿,只是笑笑便继续说道:“入讲武堂学习,会为每人选定一位老师,每位老师至多可以同时教授五名学生。而学生也可以在其他教习处学习所感兴趣的东西,当然,这需要征得教习的同意。除此之外,全部学生还要上吴夫子的早课,其余零零碎碎,等你以后自然就会接触到了。哦,再为你介绍一下,这三位都是讲武堂的教习,年鹤、魏子鸣、林肃。”

  宗洛起身拜谢:“良侯大人,宗洛知晓了。”

  “那么我就为你指定老师吧,嗯……林肃,这个孩子交给你了。”曹涟考虑了一下,最终决定了下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