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专宠妻 第2章 心理辅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什么”白念夕瞪大眼睛,什么叫生下他后,却丢下他无论,这个男人究竟在说些什么。可还没等她将不解问出,康莫北脸上的嘲讽之意就更为较为明显,“我对孩子如何,还用不着可还没等她将疑惑问出来,康莫北脸上的嘲讽之意就更加明显,“我对孩子如何,还用不着白小姐一介外人来置喙。”。...

“什么”

白念夕瞪大眼睛,什么叫生下他之后,却丢下他不管,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可还没等她将疑惑问出来,康莫北脸上的嘲讽之意就更加明显,“我对孩子如何,还用不着白小姐一介外人来置喙。”

不知何时洛洛已经挣脱了康莫北的束缚,重新爬回白念夕腿上,听了康莫北的话,气呼呼的说道:“妈咪才不是外人,爹地说妈咪不好,洛洛不喜欢爹地。”

气氛陡然间下降几度,康莫北望着白念夕腿间的洛洛,眼眸微眯,危险意味十分明显,“洛洛,过来。”

“我不!”胖洛洛扭了扭身子,将头埋在白念夕的婚纱里,闷闷的说道:“我不走,我要跟着妈咪,不然妈咪就会嫁给别人了。”

康莫北心头一阵异样的思绪闪过,嫁人?嫁给别人?

当年丢下孩子一走了之,他康莫北也没能让她多看一眼,如今却要欢欢喜喜的和别人去过日子?

眼眉微挑,康莫北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想要妈妈?”

洛洛狠狠的点了点头。

“那就把她带回去。”

“康先生”白念夕正要再说什么,身下的白团子已经欢呼雀跃起来,在身下欢腾的挥着两只小手,“妈咪回家咯,妈咪回家咯!”

白念夕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感谢康先生的好意,可我真的不方便上门做客,我还要”

康莫北的眼中一抹寒光流过,还要什么?赶着去和别人结婚?从始至终,他康莫北,对她来说,还真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呢。

看着白念夕的眼睛,那里单纯的没有任何情绪,似乎他真的就只是一个陌生人。康莫北声音有些冷,“白小姐听错了,我并非邀请你上门做客。”

“那是?”

“带你回家。”康莫北的脸上面无表情,只剩下一片淡漠,但刚才的话从这样的他的嘴里说出来,竟带上了一种莫名的坚定。

伸手去拉白念夕的手,被白念夕下意识的躲过,康莫北眉眼微蹙,毫不迟疑的上前一步,身体贴近白念夕的上半身,康莫北的身材高大修长,即使身高170的白念夕还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站在康莫北的面前,额头也不过刚刚到康莫北的下颚那里。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康莫北微凉的薄唇从白念夕的眉间擦过,带来一阵细闪的电流,白念夕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条健壮的手臂已经穿过她的背,落在胸侧,康莫北将白念夕打横抱起,阔步走向那辆光辉闪亮的黑色保时捷里。

小团子跟在后面,不遗余力的着蹬着两只小短腿,跑得又费力又开心。

豪车一溜烟的消失在大街上,停在世纪庄园。

A市最华贵的富豪别墅区。

两排佣人穿着端庄得体的女佣服整齐的排列在两侧,纷纷垂首恭立着,等到康莫北走到跟前时,齐刷刷的问候道:“康先生,小少爷。”

康莫北没有做声,面无表情的先走了进去,走了几步似乎意识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顿在原地,头也不回的道:“怎么,还要我抱你?”

白念夕原本站在门外,一脸为难,小团子扯着她的手,用力的往门里拽,可是小团子力气实在不够,就算使出吃奶的劲白念夕也没有移动半分,倒是在听见康莫北的话以后,脚底的钉子一松,艰难的走进门里。

刚在沙发上坐下,小团子就咕溜溜的滚到了她怀里,闻着白念夕身上的清香,小团子一阵满足,咕哝着:“妈咪不准走,洛洛再也不要和妈咪分开了。”

康莫北也在旁边坐了下来,拿出一份不知从哪里弄出来的协议,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签了吧。”

“这是什么?”白念夕有些狐疑,抱着洛洛,腾出一只手来拿起协议看了看,随即睁大了眼睛,“心理辅导师 ?!”

康莫北一脸不置可否的样子,眉眼之中却透出一股隐隐的压迫感。“洛洛需要一个心理辅导师,我觉得,你正好合适。”

看了一眼怀里粉扑扑的洛洛,天真可爱的样子,怎么会需要一个心理辅导师呢?难道洛洛有什么心理问题?

看出了白念夕的疑惑,康莫北解释道:“洛洛晚上经常梦魇。”

“梦魇?”答案令白念夕有些吃惊,康莫北看着白念夕脸上的神情,嘴角噙着一抹轻笑,话中带上了若有若无的讽刺,“因为从小到大,妈妈不在身边。”

完全听不出康莫北话里的讽刺,白念夕想了想,只是觉得心理辅导师的工作,还是请专业的人来比较好,于是勉笑推辞道:“康先生,这似乎不妥。”

“不妥?”康莫北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眼神透露着不满,这个女人,还真是对她儿子没有一丝念想?“为什么?”

“康先生可以请专业的”

“可是洛洛只要你。”康莫北直接打断了白念夕的话,眼神莫名的坚定。“钱的问题,你随意开价。”

不论如何,白念夕,他是一定要留在身边的,至于砸多少钱?无所谓。如果钱真能留住她的话。

眼看着白念夕的脸色出现一丝丝难看,洛洛在心里暗暗白了康莫北一眼,哼,真是笨蛋爹地,你怎么就这么不懂女人心呢?像妈咪这样的女生,只谈钱的话,是会吓跑的好不啦!

“妈咪——”洛洛软软糯糯的叫了一声,两只小胖手伸出去环住白念夕的脖子,把头依偎在白念夕胸前,“洛洛好可怜的,洛洛天天晚上做噩梦,梦见妈咪不要洛洛了,世界上只有洛洛一个人了。”

看见白念夕犹豫,洛洛一下瘪起了嘴,松开手,两只小手指在胸前互相戳着,一副委屈又可怜的模样,“洛洛还没有朋友,没有小朋友愿意跟洛洛玩。”

康莫北本来说完话,正端了一杯茶在喝,听到洛洛的话险些被呛到,放下茶杯,一只手握拳放在嘴边轻轻咳了咳。

洛洛没有朋友,难道不是因为他嫌别人不够聪明,太幼稚,才不和别人一起玩的?

白念夕的注意力果然被怀里惨兮兮的洛洛吸引了过去,连康莫北脸上的异常也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并不是洛洛的亲身母亲,但在看见洛洛的时候,心头总是忍不住一阵柔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