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农民工 寒凌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寒凌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寒凌是夜寻春所创作的小说《全能农民工》中的人物,寒凌小说精选:华夏,都杨省,天阳市。时值炎夏,街道上尽是清爽美女,看着美女们雪白的肌肤和修长的**,在街角...

寒凌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寒凌是夜寻春所创作的小说《全能农民工》中的人物,寒凌小说精选:华夏,都杨省,天阳市。时值炎夏,街道上尽是清爽美女,看着美女们雪白的肌肤和修长的**,在街角抽着廉价香烟的寒凌不禁笑了。美女虽然好看而诱惑,可是寒凌现在只想回家。因为,今天是他刑满释放的日子。"老爸、老妈,吴艳,我又能再到你们了。

华夏,都杨省,天阳市。

时值炎夏,街道上尽是清爽美女,看着美女们雪白的肌肤和修长的**,在街角抽着廉价香烟的寒凌不禁笑了。

美女虽然好看而诱惑,可是寒凌现在只想回家。

因为,今天是他刑满释放的日子。

"老爸、老妈,吴艳,我又能再到你们了。"

寒凌是天阳市白茶寨上头村人,一年前,他的女朋友吴艳被一个叫何潇的人渣欺负,寒凌怒火攻心,一拳把何潇送进了医院。

因为在里面改造得彻底,寒凌可以提前出狱。

要不是因为这件事,凭借寒凌帅气的样貌和本事,22岁的他应该在跨国大公司实习了。

……

白茶寨。

家门没到,却见自己父母满脸是泪的被五六个纹身粗野男人给堵在了门口。路上还停着一辆宝马车和两辆面包车,从监狱里听得多了寒凌也懂,这情况很明显就是老板带着手下来搞事情了。

"不妥!"

寒凌双目发寒,快步往家里走去,只见十多个满是纹身的彪形大汉把破旧的家门围了一圈,寒凌父母满脸是泪的被堵在中间!

"还真是有人来我家闹事了!?"

寒凌怒火中烧,厉声怒吼,一下子喊出了心中最牵挂的两个字:"爸!妈!我回来了!"

"阿诺!?"看到本应该在坐牢的寒凌忽然出现,寒凌的父母满脸的震惊,哭红的双眼也泛起一阵亮光:"你……你怎么回来了?"

那些围着寒凌父母的壮汉也回过身来看向了寒凌,只见眼前这个接近一米八的男人正满脸怒火,一双拳头也绷得老紧!

寒凌也不怕被壮汉们围攻,而是一把推开身前的壮汉站到了父母边:"我减刑提前出来了!"

他环视身前的一大群壮汉,语气冰冷地说道:"你们是谁!为什么围在我家门口,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不会放过你们!"

见寒凌说出了如此霸气的话来,那群壮汉纷纷冷笑出声,站在最前面的壮汉用鼻孔对住寒凌的眼睛,语气极度的蛮横:"呦,以为做过牢子就她妈的是大哥了?咱兄弟十多人她妈的谁没蹲过牢子!?我叫霸哥,霸道的霸!今天是来收钱的!"

寒凌鹰目一寒,冷冷道:"霸哥?收钱?收什么钱!?"

霸哥冷笑道:"你老爸和他带过去的几个农民工弄坏了我们何老板工地的机器,耽误了我们的工程进度,这机器的损失费、误工费一共是三十万!"

听霸哥这么说寒凌心中一凛,低声问父亲:"爸,这是怎么回事?"

陈爸低声说道:"阿诺,其实事情是何老板的机器出了故障把我和好几个乡亲都弄伤了,你看我的绷带还没拆呐!"

陈爸把破旧的上衣拉起露出小腹上绑着的绷带:"可是那何老板不但不给我们赔医药费,反而诬陷我们弄坏了他的机器要我们赔钱!这……这不是摆明了欺负我们农民工吗?"

看着父亲身上的绷带,听着父亲说的冤情,寒凌钢牙紧咬,轻声说道:"事情我都知道了,爸,事情就交给我吧。"

陈爸陈妈急忙说道:"不成啊儿子,你才刚刚出狱,要是又因为这事情进去的话那多不值得!?"

那几个跟着陈爸一起去工地的村民们纷纷劝道:"阿诺,这群人摆明了是来搞事情的……"

看着村民们身上都绑着绷带,寒凌苦笑着摇了摇头:"就是因为知道他们是来搞事情的所以我们更不能退缩!不然他们一定会以为我们村里人好欺负!"

说罢,寒凌双目猛地发寒,直直地看着霸哥:"你们这是恶人先告状!想要钱我们没有,人倒是有一个!不过你试着对我出手试试?我立马就让你横着出去,做不到的话老子是你孙子!"

霸哥满嘴嬉笑:"别在这给我横了!现在是你父亲欠我们何老板的钱,你有钱就赶紧赔偿,没有钱的话咱们就把你家里面的破东西搬走,把地契收了!"

听到要收走地契,寒凌的母亲的眼泪珠子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华夏在这两年大搞基建工程,村民们都转型为农民工,工地有活干的时候就去工地干活,没活干的时候他们就回村种地,寒凌的父母亲就是两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工。

要是地契收了,不但房子没得住,就连种地都成问题。

寒妈哭道:"不行啊!把地契收了咱家也没了!吴艳,你行行好,看在我家寒凌为你坐过牢子的份上你就放过我们吧!"

"什么?吴艳?"寒凌心中一凛,急忙问道:"妈,这事情关吴艳什么事!?她也来了?"

"来了!"

还不等陈妈回答,一把寒凌很是熟悉而挂念的声音就从壮汉身后传来!

她的声音寒凌可不会忘记,因为她就是自己的女朋友——吴艳!

很快,一个打扮暴露、一身暴发土气的女人嚣张跋扈地走了出来:"寒凌,想不到你居然提前放出来了!不过这也好,赶紧叫你父母把地契交出来吧,咱们今天这事情就算结束了!"

"吴艳?"看着完全变了造型的吴艳,寒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而且……你刚刚怎么跟我说那些话?什么地契?!?"

"还不懂?还装?"吴艳冷声奸笑,眼色那叫一个鄙视:"寒凌,你父亲在工地上故意毁坏我家的机器、延误了工期,害我白白损失了几十万,这事情你父亲不得负责?"

"你家!?"

寒凌心底一寒,很快就想到事情的不妥了:"你……你嫁人了!?你可是我的女朋友啊!"

"什么女朋友!鬼才是你的女朋友呢!"吴艳满脸恶毒:"我已经是何家的当家夫人了!"

"吴艳……你真的嫁人了?而且……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吴艳恶毒的话把寒凌给震住了,一股不甘和憋屈瞬间从寒凌心中窜起:"那你跟我说的一年之约都是骗我的!?"

吴艳目光极度鄙视:"什么一年之约?我跟你这穷鬼能有什么约定,你跟我扯什么关系了行吧!我可是有老公的人!"

说罢吴艳把她老公给喊了过来:"老公,这什么寒凌占我便宜了,你赶紧过来呀!"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在不远处叼着烟谈着电话的矮小猥琐男,只见他夹着一个皮包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老婆怎么了?能谈成吗?谈不成的话就打人呗,我就不信他们不赔钱!"

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寒凌不禁身子都颤抖起来了:"王八操的,是你!?"

原来吴艳嫁的人不是谁,正是当年被寒凌一拳打进医院躺了一个月的富二代——何潇!

何潇得意洋洋地拉着吴艳的手笑道:"这不是我们的寒凌公子吗?怎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看来改造得还可以呀!捡肥皂的生活,过瘾吧!?"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寒凌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直就是吴艳勾搭何潇的棋子,自己算是被吴艳彻彻底底地卖了!

寒凌心中憋屈、心痛、愤怒、不甘等一系列情绪使他喊出了一句怒吼来:"吴艳!你他妈的真够狠啊!"

吴艳忍不住噗哧一笑:"怎么,我欠你的?寒凌,这事情你还真的别怪我了!你没房没车没背景,你的父母亲又老又笨就会干些光使劲不挣钱的粗活,我吴艳有身材有样貌,凭什么会看上你这个癞蛤蟆!?"

见吴艳说话这么难听,那些纹身壮汉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眼神充满了对寒凌的鄙视和调侃!

而寒凌的乡亲们则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用什么目光看向满脸土灰的寒凌,而寒凌的父母脸上更是火辣火辣的,眼泪珠子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他们心中都替寒凌感到不值和委屈啊!

这时候,寒凌的邻居温雅忍不住发声了:"吴艳,你骗寒凌感情就算了,何必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他当年可是为了帮你而坐牢的啊!"

吴艳眉毛一挑,狠狠地往地上呸了一声:"我呸,你这村姑还敢跟我提那件事情是吧?好,寒凌你给听好了,我今天就把话挑明了免得说我吴艳欠了你的!"

寒凌拳头紧握,牙关咬得紧紧的:"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利用我的好心!从头到尾我都是你吴艳来**何潇的棋子而已!"

吴艳脸色一抖,眉毛都竖直了:"寒凌!你别血口喷人!当时我跟我老公在闹别扭,是你要多管闲事要冒充我男朋友替我出头,我还没怪你把我老公给打伤了!你坐牢那是罪有应得!"

看到自己老婆不断护着自己,何潇笑得更贱了:"就是,我们两夫妻在耍花枪而已,这什么寒凌居然傻傻愣愣地要英雄救美,分明就是想占便宜嘛!这样的人不被关牢子那谁还该被关牢子!?"

此话一出,寒凌双眼更是冒出了杀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