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魂 《玄魂》第九章 聚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周欣欣张诺川小说名字叫作《玄魂》,提供更多玄魂,玄魂小说深度阅读。玄魂小说周欣欣张诺川摘选:周欣欣、田晓东等人都出门口笑着走了出。罗涛涛看了几眼张诚诚,“哼哼哼哼,敢谎言欺骗我感情,我准备好说宽恕你了,虽然你却伤了我的心,哎,我…...

周欣欣张诺川小说名字叫做《玄魂》,这里提供周欣欣张诺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玄魂小说精选:终于是星期五了,也想到马上就可以回家了,罗涛涛、张诺川、张诚诚、潘小莉、张义涛、谭小洁……他们的心里也不由得开始高兴起来。每个人都在想回到家之后会做什么,有的说去网吧逛逛,有的说去酒吧逛逛逛逛,也有的说去衣服店光顾光顾,所以每个人的都在算盘着自己的计划。每个人的心里也泛起了点点涟漪,才会让彼此的心里感到有说不出来的阳光,心情也显得那么的灿烂,下课之后,便简单的收拾了行李,大家拉帮结伙的走出了校门,张诺川和罗涛涛在校门…

终于是星期五了,也想到马上就可以回家了,罗涛涛、张诺川、张诚诚、潘小莉、张义涛、谭小洁……他们的心里也不由得开始高兴起来。

每个人都在想回到家之后会做什么,有的说去网吧逛逛,有的说去酒吧逛逛逛逛,也有的说去衣服店光顾光顾,所以每个人的都在算盘着自己的计划。

每个人的心里也泛起了点点涟漪,才会让彼此的心里感到有说不出来的阳光,心情也显得那么的灿烂,下课之后,便简单的收拾了行李,大家拉帮结伙的走出了校门,张诺川和罗涛涛在校门口等着张义涛和张诚诚,看着从校门出来的同学。

张诺川的心里开始翻滚起来,咒骂道:“该死的张义涛,咒骂还不出来,看别人都要走光了,还不来,等你等我心碎啊。”罗涛涛也显得很不耐烦了,在那里坐立不安的徘徊:“这个张诚诚是不是不来了啊,等这么久都还没有看到他,真是的。

一会看我非揍死他不可。”两个人就在校门口埋怨着,时间过得很煎熬,也很痛苦,看到别人笑嘻嘻的走出校门,也想到自己将是最后一个走出学校的人,所以他两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走来走去,走去又走来的徘徊着,看这让人心都很烦,但是即使这样,张诺川看到这些风景,那些随风摇曳的树枝,被风吹起的灰尘也都显得那么的和蔼可亲,风一阵一阵的吹过,吹起了张诺川的发痕,在阳光的照射下,张诺川的脸显得那么红润,背着个小书包,这正是好学生的标志啊。

……

“哎呀,你们终于来了,看我等得花都谢了。我的亲娘呐。”罗涛涛说道

张诚诚道:“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收拾东西很麻烦的,我们寝室的都走完了,就剩我一个人在寝室打扫卫生,你说能早点出来吗,我也想早点出来啊,但是形势所逼呢。”待张诚诚说完,和他同寝室的周欣欣、田晓东等人都出门口笑着走了出来。罗涛涛看了一眼张诚诚,“哼哼哼,敢欺骗我感情,我准备说原谅你了,但是你却伤了我的心,哎,我的心啊,拔凉拔凉的。”张诚诚红着脸的说:“这不是怕你揍我才想的烂借口吗?”。张义涛说道:“该打,讨打,就知道瞎骗人。现在报应来了吧。”

“哎哎,周欣欣,你们一会又什么打算啊?”张诺川问道周欣欣。

“我们呀,还不知道呢,先走着看吧,今天晚上想到网吧去通宵通宵。去玩玩CF,想到CrossFire,想到我久违的‘A点集合’,我的心就开始泛滥起来咯。”周欣欣显得很激动,像是刚刚从动物园出来的猛兽一般,咆哮着,嘶吼着,为了自己的猎物找寻着方向。

“要不,和我们一起吧,我们去喝点小酒。大家也聚聚嘛,好不容易放松一下心情,大家都委屈了一个星期的心情,解脱一下。”张诺川说道

……

“哎呀,不就是欺骗了你吗,用得着这样吗,还要我给你买苹果醋,你这不是坑人吗,明明知道我现在的家当就只有几块钱了,你还要我帮你买那个。”张诚诚有点囊中羞涩的说。

“这我怎么管得着啊,谁叫你不老实的,还学会骗人了。刚刚明明只想揍揍你的,却曾想捡到一个大便宜,去买吧。磨蹭什么呢?”罗涛涛好像捡了一个大便宜似的,在那里活蹦乱跳的。

……

“那好吧,我们一会一起去吃个饭,然后再商量该怎么走,晚上多晚会在回家。反正今天星期五,多玩会、多玩会。”周欣欣显得有点激动

“那好吧,田晓东,那就一起吧,嘿嘿。”张诺川问道

“行,没问题。我OK啦。”田晓东很淡定的回答。

“那好的,你们先去找个吃的地方,我等潘小莉莉就来,”张诺川痴痴的笑着说:“张义涛,你不等等你们家谭小洁啊,要不我们一起在这里等吧,一会叫上一起去吃饭,我知道你现在正饿着的,你觉得行不行啊。”

“你OK,我就OK了。”张义涛说着便开始打起谭小洁的电话来。

“那好吧,你们就先走吧,我和张义涛一会就过来。”张诺川对罗涛涛等人说道。“找到地方之后就打个电话给我,我好来找你们。”

“行,我们先走了。”罗涛涛答道

“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也快点来。”周欣欣言道

“张诚诚,你快去啊,帮我买来,我的苹果醋,你还在等什么,你要是不买来我叫你一会吃不下饭。”罗涛涛靠着张诚诚搂着他说

“哎呀,你放开我咯,弄疼了,我去帮你买就是了,不要那么暴力,注意形象,注意仪态,在大街上呢。”张诚诚说道

……

现在的校门口就只剩下张诺川还张义涛两个人,他们相互看了彼此一眼,就笑了,都很会意的笑了,因为他们又开始了最原始的赌博。

“要是潘小莉先来的话,你就帮我买可乐。”张诺川对一旁的张义涛说。

“要是谭小洁先来的话,你就帮我买雪碧。”张义涛也对一旁的张诺川说。

他们两个就相互看着彼此,谁也不服输,谁都很有把握的以为自己会赢,所以每个人都抱着很大的希望看着铁门那里。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突然间,张诺川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一个很熟悉的人,张义涛也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一个很熟悉的人,“哇,怎么。”张义涛低着头说。“哇,怎么他们一起出来啊。”张诺川也显得很不自在。

“现在怎么分呢。一起出来。”张诺川对张义涛说

“我怎么知道啊,就算我们都输呗”张义涛对张诺川说

“那就只能这样了,我去帮你买雪碧,你去帮我买可乐,也就只能像这样了。”张诺川笑嘻嘻的说着。

“是呀,也只能这样了。”

两兄弟说完便像隔壁的商店走去,各自买了自己所需的东西。然后便跑到校门口,交换“礼品”,显得那么的和谐。

“快点吧,我亲爱的小洁,我等得花儿都开了,你怎么才来啊。”张义涛在这里大叫大,显得很激动。

“哎呀,来啦,来了,真是的,慌什么,就不知道淡定啊,你看看人家张诺川在那里微微笑,多学学人家嘛。”谭小洁在那头说道。

“你怎么才来啊,我等这么久啊,害的我好等啊。”张诺川摸着潘小莉的头说。“走吧。”

“去做什么啊。”潘小莉疑惑的问着

“当然是去吃饭咯。难道还要做其他什么事情啊。看你。”张诺川继续摸着潘小莉的头很淡淡的说出了“当然是去吃饭咯。”

“哦,那走吧。”

“你个死人啊,才等这么一会就开始抱怨了,你是不是皮子痒了,小心我揍你。”谭小洁揪着张义涛的耳朵说。

“哎呀,我哪里有活的不耐烦了,只是等你等得我心碎,等你等得我心开花。”张义涛开始狡辩道。

……

“诺川呐,我们正在这里的火锅店,就是在步行街旁边的‘回家吃饭庄’火锅店。你们一会过来,我们现在是坐在包厢里的。都在等你们呢,罗涛涛们都开始斗地主了,边斗变喝酒呢,有好几个都到‘后台’操作去了。”周欣欣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对张诺川川说

“哦,收到,我们这就过来啊,刚刚才等到她们两个。”张诺川边说边看着潘小莉。

“好的,那你们快点啊。我们现在就开始点菜咯。”只听见罗涛涛在电话那头大声的吼叫到。

“先挂了,我们这就来啊。”

……

天气也显得格外的晴朗,万里无云的天空显得很干净,走在路上,每个人都有心旷神怡的感觉。

张诺川想到过最华丽的潘小莉,也想到过她那最唯美的侧脸,更能想到自己那年少轻狂的事与愿违,冥冥中他也走完了高中的两年,那些岁月里,他笑的那么妥协,笑的那么高调,也笑的那么和谐,更笑的那么自由自在。

潘小莉很喜欢微笑,她经常说:“为微笑时那矜持的不即不离。于是我喜欢微笑,为微笑时那含蓄的优雅飘逸,于是我喜欢微笑,为微笑时那纯净的至美清丽,于是我喜欢微笑,造就了洁雅非凡的美丽。”哪怕是自己偏体凌伤。或许我该放弃原有的那些冲动,原有的那些年少轻狂,原有的那些不懂世俗。

张义涛说着:“也许,我们都不用那么悲观的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还很美好,一切都是美丽的,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们正在接受着这个世界一切美好的事物在洗礼着我们,我们的笑,我们的哭,我们的难堪,我们的无动于衷,甚至是我们的不言不语。什么是真,善,美。我们应该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本本分分,在就是真。我们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这就是善。我们都应该展示自己的所有的力量、展示自己所有的优点,这就是美。所以我说,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好的。”

谭小洁回答道:“也许,我们都不用这么萧条的看待这个社会,这个社会真的很漂亮,一切都是好的,或许你一时感觉不到,这个社会正在改变着,变得让我们越来越幸福。你看看,我们的低头不语,我们的犹抱琵琶,我们的含羞带臊,我们的侃侃而谈,这些都是这个社会给我们的繁华,容想不到的美丽,也想不到的繁华,更猜不透。”

潘小莉有紧接着说:“高中,一个该忘掉曾经轰轰烈烈的青春,正值风华正茂的我,绝对毫不犹豫的去改变曾经那单纯的理想,用自己的努力去完成我那一直在挣扎的规划,人生,你规划好了,那就是幸福,那就是财富。”

张诺川叹息道:“一个该抛弃曾经不顾一切的年华,青春年少的我,全心全意的去做好自己的每一天,至少不应该让它有一点曲折,空气里的呼吸,都是清丽的干净,努力去规划好自己的人生,一直坚持的走下去,这就是:坚持到底”

他们今天走在了放学的路上,天空蓝的美丽,他们的心里:以前,当自己介于这世界的一切种种时,一些麻木的浅笑,却在慢慢的延伸着,吞噬着早已被泯灭的记忆,勾起来那些既痛又深刻的往事,回旋在脑海,迟迟不肯退却,太多的浅笑一起沉睡在苦笑的那一刻,风中的尘埃带走他们久违的清闲,诠释着忧伤坐在床边,聆听窗外雨点的节奏,倾听雨的寂寞,诉说自己的忧伤,刻骨铭心的疼痛从脚底一直痛遍全身,我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从心间淡淡的渗出几个字,掩饰了所有的疼痛与绝望,:不要辜负本该奋斗的青春。

潘小莉开始显得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生命在渐渐的走向让我们所有人都不想去接受的阶段,衰老。所以即使我们都会老去,但是我们的时光都应该不要被辜负。起码,我们要学会放开一些我们觉得没有必要的坚持,一些经历让我们更加的稳重。成熟、是我们必不可少的磨练。”

是啊,人生都该为自己的未来所努力。忘掉不开心,忘掉那些烦恼,去追求自己也拥有的幸福。

……

“哈哈,我们来了,让你们久等咯。”张诺川笑嘻嘻的对在场的所有人说。

“哎呀,你们让我们好等啊,都这么久,菜都上满了。”罗涛涛又开始吼道。

“好的,我们这不是来了吗,真是的。”说完张诺川便拉着潘小莉坐了下来。恰巧坐到了罗涛涛的旁边。张义涛也拉着谭小洁坐到了张诚诚的旁边。大家便其乐融融的开始聊了起来。

“服务员,上饭了。”罗涛涛很不耐烦的开始乱抓起来。

“来了,来了,再等会。”门外的服务员大声的叫到。显得很忙不过来。

“这不是来了吗,上好饭,上好的桌子。”服务员开玩笑的说。

“是呀,是啊,那我们就开始吃吧。我可饿死了。”周欣欣拍着肚子说。

“那就开始吧。”罗涛涛说完便开始拿起手中的筷子,不顾一切的像桌子上的菜夹去,旁若无人的开始吃起饭来。很满足的样子。狼吞虎咽的开始吃起来。张义涛平时也很鲁莽,但是今天,在谭小洁的面前好像有点收敛了起来,看到罗涛涛那满足的样子,张义涛瞪了一眼罗涛涛,但是他却无动于衷的还在那里吃着自己的饭。“小师傅,慢点吃,不知道这些斋菜合不合你的胃口。”田晓东开着玩笑对罗涛涛说。顿时包厢里都用很奇异的眼光看着罗涛涛,这次好像罗涛涛稍微收敛了一点,也不是那么鲁莽了。

“周欣欣啊,一会吃完有什么打算啊。”张义涛问道

“还不确定呢,田晓东一会和我们一起还是要先回去啊。”周欣欣边回答边问道田晓东,只见田晓东抬起头来,笑嘻嘻的回答道:“随便啊,反正今天是解脱日。”

“那好吧,一会咱们吃完饭就去环城路走走,大家去好好走走,可惜吴波们不在,不然就更好玩了。”张诺川说道,便开始了自己手中饭往自己的嘴边送去。

“哎呀,在那里不是耍我,在那里都是玩,我跟着你们,你们去那里,我也跟着去,我就是那种,只要有玩的我就去。”罗涛涛随波逐流的回答。

“哎呀,快吃吧,吃完了慢慢商量啊。爸爸妈妈没有教过你们,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啊。真是的,还要我说出来啊。”潘小莉用邪恶的眼光看着这里的所有人,死死的盯住,那眼光似乎要吃掉一个人一样。

“哎哟哟,不就是张诺川在保护你,你才那么胆子大啊,我告诉你,小心我揍你,哼哼,男人的事情,女人少插嘴。”罗涛涛笑着对潘小莉说。

“哼哼,你这个死家伙,不知好歹的家伙,不停我教诲。吃饭噎死你,喝水呛死你。”潘小莉恶狠狠的对罗涛涛说,但是刚说完之后,罗涛涛就说“哎呀,被噎到了,义涛,快给我倒点水。”张义涛便把他倒了杯水。罗涛涛喝完水之后。“咳咳咳,该死的潘小莉,你咒我,你现在得逞了,哼哼。”说完便话也不敢多说,就开始吃起饭来了。乖乖的样子。甚是可爱,顿时大家都笑了,都看着罗涛涛笑了。罗涛涛很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哈哈,哈哈”张诺川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差点喷饭的表情呗潘小莉看到,可是还是忍不住自己心里的那种高兴劲。

“你是不是活腻了,叫你快吃饭,你笑什么笑啊。”潘小莉看着张诺川,让张诺川把自己的笑声给咽了回去。

……

大家在环城路走了很久,也聊了很久,大家都忘记了时间在一直走,但是,即使时间在慢慢的走,大家玩得正起劲的心都没有被打扰,所以每个人都忘我境界,不顾一切的聊着,瞎聊着。突然间。

“诺川呐,你怎么还不回来啊,都这么晚了,真是的。”只听见张诺川电话那头的诺川妈妈的声音。

“嗯,哦。那个,我正和同学们在环城里玩呢,一会我就回来了,你放心吧。”张诺川看着大家,显得很无奈。

“哦,那记得早点回来啊。”

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着张义涛的妈妈又给他打电话来。

“你这孩子,都放假了,这么还不回来,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义涛妈妈显得很严厉是告诉张义涛。

“妈。你就放心吧,我一会就回来了,你要担心我,我没事的。”张义涛撅着嘴说道。

“那你早点回来。挂了啊。”

真的是,一鼓作气。紧接着周欣欣的妈妈给他打了电话。

“孩子呐。你怎么还不回来啊,都这么晚了。你现在在哪里啊,和谁在一起啊。”欣欣妈妈显得很关心的问道

“我和我同学在环城路呢,你放心吧。我们一会就回来了。不要担心我,你先早点休息啊。”

一时间,大家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响起来。

“我看,我们还是回家吧,现在也不早了。”潘小莉有点焦急的说着。

“也好吧,那我们就回家吧。”张义涛说着。

“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罗涛涛就在那里开始吼叫。

“小莉啊,我先送你回家。”张诺川说着

“嗯。”

“小洁啊,我先送你回家我在回去吧。”张义涛对着谭小洁说着

“嗯”。

“各位,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罗涛涛说道。

“那,再见啊。”周欣欣说着

“再见啊,各位。周一见。”田晓东道

……

在送潘小莉回家的路上。张诺川心里显得很不舍得,张诺川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身边的一切总是在不停的变换着,自己也无法去接受一些我原本就不想懂的事情,我总把自己安置在让自己不受伤的地方,那样的生活--—我才心安。”

潘小莉回答:“我们总在想着俗世的繁华与尘世的虚无,常常的忘记了自己却是茫茫人海那微不足道的也更是没有人记起的,恍是落叶一样的,找不到该去的地方,却常常自以为是的漂泊在那似有虚无的风中找寻自己的梦想。何处才是尽头,哪里才有希望。”

张诺川说:“人们总是挣脱不了,自己对幸福的苛求。也总是摆脱不了,自己对未来的奢望。更总是挣扎不了,自己对梦想的憧憬。的确,连我自己的无法想象出未来的我们,未来的世界,未来的一切事物,是否还与我们所想的一样,那么唯美,那么华丽,那么生动。”

潘小莉:“当一些最美最华丽的风景,刻录在我们脑海的时候,却常常也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么形象了,时过境迁,却没有任何的痕迹的让我们的记忆深刻,慢慢的磨损,慢慢的消失,慢慢的暗淡,一切总都是慢慢的。让人无法顾及,也让人暗自怀念,比如我们的容颜。”

“是啊,我们都总是刻意的不让自己为所欲为,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兴风作浪。”

“我到家了,你也早点回去啊。”

“嗯,那我走了。”

“快去吧,你妈妈还在等你呢。”潘小莉看着张诺川远去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路灯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