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魂 《玄魂》第四章 后花园惊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张诺川小说名字叫作《玄魂》,提供更多张诺川是哪部小说,张诺川是什么小说。玄魂小说张诺川摘选:张诺川睡着了靠卫生间的的那张床,**睡的是吴波,那是一张摇了晃的床,吴波只要你一**都要把整张床弄的摇了晃,像是要散了架一…...

张诺川小说名字叫做《玄魂》,这里提供张诺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玄魂小说精选:夜幕终于降临,天空中的乌云渐渐随着夜幕的降临而变得暗淡起来,此刻的天空中显得没有一点生气,伴随着一点点的死寂,不远处的鸟叫声突然显得静谧起来,风呼呼的吹过,恍似世界末日一样,校园里的气氛也显得那么的不安分,路灯也是一闪闪的不那么的明亮,就连人走路时的脚步声都显得那么的幽远。寝室里的气氛也变得异常。室友讨论的话题也不再是那些侃侃而谈的梦想,而变成了那次跳楼事件所遗留写来的悬念。张诺川睡着靠卫生间的的那张床,**…

夜幕终于降临,天空中的乌云渐渐随着夜幕的降临而变得暗淡起来,此刻的天空中显得没有一点生气,伴随着一点点的死寂,不远处的鸟叫声突然显得静谧起来,风呼呼的吹过,恍似世界末日一样,校园里的气氛也显得那么的不安分,路灯也是一闪闪的不那么的明亮,就连人走路时的脚步声都显得那么的幽远。

寝室里的气氛也变得异常。室友讨论的话题也不再是那些侃侃而谈的梦想,而变成了那次跳楼事件所遗留写来的悬念。

张诺川睡着靠卫生间的的那张床,**睡的是吴波,那是一张摇摇晃晃的床,吴波只要一**都会把整张床弄的摇摇晃晃,好像要散架一般,随时都会有塌下来的危险,所以张诺川常说: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会被床压得不能呼吸。

吴波很坦然的说:不要慌。吴波很喜欢吸烟,经常把那些烟灰掉在张诺川的床上,所以每次张诺川打扫的时候总要说,寝室就你一个吸烟,吸死你,一天懒得帮你打扫,自己又不把你那些烟灰吃掉,害的别人遭殃,这世道真的难生活啊,寝室都不吸烟,难道你就不想把烟给戒了吗?

吴波说:不要慌,不要慌,戒烟是不可能的,他伴随着我走过了很多年的风风雨雨,叫我戒烟那不是要我的命吗,真是的。体谅一下弱势群体咯。“就你知道狡辩,就你借口多,抽烟还有那么多的借口,你至少比我们少活几十年。”

张诺川说。“你,你,你就咒我嘛,我还很年轻,我还很年轻,要死也是大家一起死啊。”

在张诺川正对面的是田晓东和周欣欣的床铺,那是一张铁床,显得格外的结实,没有摇摇晃晃的感觉,也没有让人有不安全的感觉,所以他们总是炫耀着说,铁床就是好,铁床就是实惠,看看你们看看你们,都快塌陷了,赶快找个时间和宿管部说说你的情况,挨千刀的。

靠门的左边是张诚诚一个人住,显得很寂寞,也显得很沧桑,貌似一个人在那里会感觉到耐不住寂寞。总是在那里唱《爱情买卖》,而且也经常被我们大家炮轰,说他是二百五,唱歌跟傻逼一样难听。

他常常耐得住打击的说:你们懂什么。这是艺术,这真是的艺术。你们不懂,你们什么都不明白。

靠门右边的是宋鑫和汪华的床,他们的床相对于张诺川们的床来说也显得那么的沧桑,那种古董级别床总被我们用来摇来摇去,有些时候想到宋鑫们的那张床,张诺川们总显得很欣慰。“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床板滚滚来”。这就是我们常形容的那张床,不安全的床,还像是“犯罪嫌疑”床。

在这其乐融融的寝室里,大家总有着谁不完的话题,也有很多说不完乐趣。

罗涛涛与张义涛住在张诺川们隔壁的寝室,经常来张诺川们寝室来,就像是走自己的后家一样,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

空气中的死寂弥漫在整个寝室之中,给人一种快要窒息是感觉。寝室里的人总在讨论着那场跳楼的真相,张诺川则在一旁看着自己苍白的脸色,说不上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忐忑的感觉,好像有一种有什么事情快要发生的样子,但是心里说不上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隐隐的感觉到心里被触动,他感觉得到自己有点乏味,全身都有些酸痛。

于是打算出门去走走,出门的时候没有和任何人说自己的去向,走的时候张诚诚有些莫名的奇怪,也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可是说不出来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于是问道:“你要去哪里呢?都这么晚了。”

“我出去走走,去散散心,去感受这个夜晚给人带来的美好。”“那你早去早回啊。”“我知道的,我会早点回来的。”

张诺川一个人走在校园里,走在了黑漆漆的路上,恍似自己被解脱了一样,似乎没有害怕的意思,好像自己就属于黑暗的世界一样,这样才有安全感,这样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也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是属于自己的,连自己小小的微不足道的心跳,都能尽情的让自己听到。走着,走着,便走到了高二的那栋教学楼,也就是那个女生跳楼的那栋,恍然间,张诺川好像回过神来,本想去后花园的他,却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忽然间,在后花园出现了恍似那个女生的背影,飘飘洒洒的在后花园飘荡又飘荡,来来回回的好像迷失在后花园里,张诺川揉了揉眼睛,想仔细的看清楚刚刚看到的那个东西,可是就算怎么去看,却什么都看不到。

他心里很纳闷的问自己“难道是我眼花了,还是我真的看到了她?”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开始毛骨悚然起来,想到当时那个血淋淋的场面,也想到儿时的那场车祸那些血淋淋,那些撕心裂肺的哀叫,便不由得心里开始害怕起来,到底是什么,是什么东西在后花园飘飘荡荡,“不行,我得去看看,我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这里。”

此时的校园已经很安静了,连被吹起的尘埃的声音都能听到,偶尔还伴随着水滴声,甚是恐怖,可是,张诺川心里知道,要是不去看清楚,自己的心里会很不安的,会一个晚上都睡不着,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本就胆子不是很大的他。

像后花园走去,一步、两步、三步、四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此刻张诺川咽了咽自己的口水,时间恍似被定格在这一秒,连他自己的脚步声都无法让自己很清楚的听见,他探出了头,看了看后花园的一切东西,恍然间,在自己的左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晃动,张诺川动也不敢动,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用余光看了看,却什么都看不见,再一看,差点没有被吓死。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向自己慢慢的靠近,自己却停顿在那里动也无法动弹,他脸上的汗水一滴滴的滴到地上,那种汗水滴到水泥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自己的思维都无法很清楚的分析哪里是左哪里是右,只是潜意识能清楚的听到那句话“我真的累了,真的累了,累了。”这句话,张诺川再清楚不过,是那个女孩跳楼时的话语,张诺川闭了闭眼睛,用力的撞向左边,突然间,却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只有风吹的声音,还有就是野鸟的叫声,回旋在空气中,突然间他感觉自己走在了一条不知道通向哪里的路,走着走着,却不知道哪里,也感觉自己在飘荡着,找不到任何的方向,自己的意识完全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温暖,只知道自己的身后一直有那句话在紧跟着,但是却不敢回头,就是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在这条路上。

突然,………他停止了,完全停住了,感觉自己的后脚被谁抓住了,他使劲全身的力气向后面看去、……却什么都看不到,他苦思若想,却只能想到自己刚刚在后花园找寻什么,却不曾看到什么,那些飘飘荡荡的尘埃,和那些回忆一直回旋在这里的空气中。

“为什么,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什么,却什么都看不到呢?难道又是我的幻觉吗?”他不敢多想,转身就准备向寝室走去,可是,正当在走到那个女生跳楼的时候掉到地上的那个位置,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使得他的头抬了起来,在那个地点,他看到了一股身穿白衣服的女生,站在原来跳楼的东西,随着风吹,便掉了下来,张诺川紧紧的闭着眼睛。

停顿了一秒,两秒,三秒……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站的位置这里,留有一串串脚印,径直向后花园走去,出于好奇,张诺川瞧瞧的跟着这条脚印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脚印没有了。张诺川的心都提了起来,不敢放向前一步,也不敢后退一步,生怕自己的举动打破此时的寂静,就这样,一直停顿着,他定睛一看,在离这里不远处的地方,那是什么,那是什么,那串脚印怎么一下窜到那里去了,大概5米的距离都没有脚印,却在5米外处,又出现了相同的脚印,却没有右脚。

张诺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到这里,他想到了小时候看到的那场车祸,血肉模糊的意外,恍然间,张诺川一惊,刚刚看到的那个身影好像又出现了,就在脚印的终点处,来来回回飘飘荡荡。空气中在这样的身影像这样的飘荡着,身边的一切事物似乎都被定格在这里,张诺川大气都不敢出,在这身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是什么东西能看张诺川看的如此的清晰,“咦,怪了。

平时这里不是有路灯的吗,可是今天为什么路灯不亮了呢?”张诺川想着想着,心里开始打转起来,“难道是死去的那个女孩回来了?”看到悬挂在半空中的那个身影,好像有什么声音,“妈呀,好像是水滴声?哪里会有水滴声?”定睛一看,恍惚能看到好像是从那个悬挂在半空的那个东西掉下什么东西的声音,“天呐,不会是血吧。”“我记得那个女生死的时候,鲜血淋漓的,给人一种死有不干的感觉,难道真的是那个女生回来了?”他不敢去想,也不敢去触摸空气中的灵境,他想到那个来自地底下的声音。

他正要跑过去一看究竟,突然……有一张大手抓住了他,张诺川大叫,“啊……”声音回荡在空气中,整个校园的安静被这一声给打破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