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魂 《玄魂》第十章 回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张诺川潘小玲小说名字叫作《玄魂》,提供更多玄魂小说以及最新章节,玄魂以及最新更新。玄魂小说张诺川潘小玲节选:张诺川在回去的路上始终在去思考。“妈,我回去了。”张诺川望着正看电视的诺川妈妈说“嗯,你回去了,这个星期在学校还听老…...

张诺川潘小莉小说名字叫做《玄魂》,这里提供张诺川潘小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玄魂小说精选:至今我们都无法了解到,容颜为何会苍老,苍老的我们会在天苍苍、野茫茫的时候忘记我们儿时的承诺。也不再是那为了让我们心安的信誓旦旦,更想不出我们渐渐的找不到那至美清丽回忆。也在懵懵懂懂中失去了那也变成童话了的童年,每天都在回忆,每天都在暗暗沉思:不想长大。总希望时间停滞不前,或许我们才不至于安于现状。总希望青春天真烂漫,或许我们才不至于执迷世俗。总希望容颜亘古不变,或许我们才不至于庸人自扰。总希望,总希望,我们都总希…

至今我们都无法了解到,容颜为何会苍老,苍老的我们会在天苍苍、野茫茫的时候忘记我们儿时的承诺。也不再是那为了让我们心安的信誓旦旦,更想不出我们渐渐的找不到那至美清丽回忆。也在懵懵懂懂中失去了那也变成童话了的童年,每天都在回忆,每天都在暗暗沉思:不想长大。

总希望时间停滞不前,或许我们才不至于安于现状。

总希望青春天真烂漫,或许我们才不至于执迷世俗。

总希望容颜亘古不变,或许我们才不至于庸人自扰。

总希望,总希望,我们都总希望,希望总是在我们再也找不到那所谓的借口时才会浮现,渐渐的习惯了,也就麻木了,总用希望来推搪一切,一切总与我无关,无所事事的徘徊在街口、路口、操场……却还是没有看出,我们那事与愿违的忧伤。

张诺川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思考。

“妈,我回来了。”张诺川看着正在看电视的诺川妈妈说

“嗯,你回来了,这个星期在学校还听老师的话吧,有没有顽皮啊。”诺川妈妈呵斥道,脸上写出了“想念”的字样,慈祥的脸上又多了几道皱纹。

“我乖着呢,也很听老师的话。”

“那就好,那就好,你可要为咱们张家争气啊。”诺川妈妈意味深长的说着。

“妈。你就放心吧。”

“陪你爸爸看会电视吧,我去帮你们做宵夜。”

……

“义涛啊,你回来了?”义涛妈在厨房听到开门声

“妈,我回来了。”张义涛对着厨房里的母亲说了这句很温馨的话。

“快去洗脚去吧,现在也不早了,你爸爸上班还没有回来呢。”

“恩恩,妈,你洗脚没有啊。”

“还没有呢,一会就来洗”

……

每个人回到家里的第一句话就是:“妈,我回来了。”

当张诺川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从未有过的那种熟悉感顿时涌上心头,看着那些熟悉的摆设,自己的心里暖暖的,说不出来的高兴。

于是张诺川躺到自己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开始发起呆来,窗外的风吹得窗户吱吱的作响,这样的声音在夜晚显得凄凉了许多,偶尔伴随着一些狗叫声,也显得格外的凄凉恍然间,张诺川看到自己的窗户旁边好像有个影子在一荡一荡的,左右摇摆着,他才发现自己的窗户以前没有这样的影子,可是今天怎么就出现在自己的窗户上面呢。

张诺川的心里顿时毛骨悚然起来,他顾不上多想,站起身向自己的窗户走去,渐渐的,越靠越近,看到的也越来越真实。

摇曳着好似一个小孩在荡秋千一样,很有规律的在飘荡,但是过了几秒钟,那很有规律的摇摆突然变得快速起来,窗户上出现了一个人脸的模样,眼珠子似乎都快掉了下来,脸上好似被刀割了很多下,血淋淋的脸上挂着一张横飞的嘴巴,鼻梁都不知道在哪里,看得很迷糊,但是却能清晰的看到那些轮廓,脸上的那些被刀割过的痕迹却那么的清晰,都能看到里面的骨头,血里透着白色的骨头,甚是恐怖,张诺川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想窗户走了过去,容不得多想,一下子拉开窗户。

看到这一幕却让张诺川甚是害怕,却什么都没有,但是刚刚看到的却又是那么的真实,鸡皮疙瘩沾满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随着呼吸的急促,心跳也开始快起来。但是看到窗户外面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张诺川的心里才暗暗的说“是幻觉吧。一定是幻觉。”

他悬着的心也慢慢的放了下来,只是不是那么的泰然自若。整个房间顿时笼罩在一片凄凉之下,瞬间自己的房间就像是一个密封的密室,在里面发生的任何事,外面都无法看到。“不要自己吓自己,哪里有什么鬼神的传说,那些只不过是电视上面的剧情,我不相信。”张诺川暗暗言语。

回到自己的床上,眼睛不停的看着窗户,却什么都没有,只是看到外面渗透进来的光亮,照的自己的房间很温暖。渐渐的张诺川不再感觉那么的害怕。突然,窗户里出现了一样东西,好像是婴儿一般的影子,光滑的照在自己的窗户上,硬生生的在那里盯着张诺川看,那个好似刚刚出生的婴儿般身上淋着的血液瞬间在全身肆意的来来回回。然后在那个“婴儿”的身上出现了几个字,“地狱使者”。

看到这几个字,张诺川的心不免在一次被提到了嗓子眼,他不敢在走到窗户外面,只是背对着门口,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的窗户,随着呼吸的节奏张诺川显得很害怕,看到“地狱使者”这几个字。张诺川暗自回忆道小时候看到的那场车祸,那个人在死的时候,眼睛里的表情好像想装下整个世界,瞳孔好像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脸色稍微有点惨白,那双手被压得血肉模糊的,连骨头都看不到。

就在这一刻,自己房间的门也缓缓的、很有节奏的发出了开门的声音,吱吱、吱吱的作响,张诺川不敢向后看,感觉自己的后背开始发麻起来,冷冰冰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走向自己,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冰冷,开门的那阵风吹到张诺川的后背,凉飕飕的引起张诺川的一阵阵颤抖,头也不敢回的张诺川真的是顾得了前,但是顾不了后。自己站在那里,任凭处置。突然……

罗涛涛回到家里,看到自己的房间还是那么的温馨,在月光在洗礼下,罗涛涛的床显得很干净,没有丝毫的瑕疵,罗涛涛暗自高兴着,“哎哟,我亲爱的床啊,我回来了。”正当他要躺到自己的床上的时候,在他的窗户上突然一声巨响,罗涛涛顺势看去,在月光的照耀下罗涛涛看得清清楚楚。此时的罗涛涛看到了这一幕。……

突然,张诺川的肩膀被谁拍了一拍,惊魂未定的张诺川顺着被拍的肩膀看了看,一双手正在伸向自己,那一刻,张诺川双腿开始麻起来,只听见身后传来很低沉的声音……

在罗涛涛的这头,看到窗外便大喊道:“妈。妈”显得很紧张

“怎么了,怎么了?”罗涛涛妈妈回到

“你快来看,你快来看,快啊。”罗涛涛看着窗户说道。

“来了。罗涛涛妈推开房门”……

“诺川,你站着做什么,爸爸来看看你睡觉没有。”从张诺川的身后传来了诺川爸爸的低沉的声音。此刻的张诺川放松了很多,在看看窗外竟然是类似树枝的在摇来摇去。张诺川转过头来。

“爸爸,你最近身体还好吧。”张诺川看着年迈的爸爸,说话**的。

“嗯,我最近好着呢。”诺川爸爸很温柔的说……

“妈,你看,我的窗户怎么会坏呢,怎么回事啊,说坏就坏了?”罗涛涛很惊讶的问道。“你不是说我的窗户最结实吗,刚刚听到一声响动,我就看到窗户坏了。”

“哎呀,是上次家里的排水系统坏了,那个修理工从你这里抓着窗户出去修理,却不曾想弄坏了,刚刚我还忘记和你说了。”罗涛涛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啊,这样啊,我还以为有小偷呢,从我的窗户爬进来。你也不早点说,记得要修好啊,不然这会很不安全的。”罗涛涛告诉自己的妈妈。

“知道的,我明天就叫师傅来修理好它。”

……

“诺川啊,在学校学习怎么样啊,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或者难题啊,就快要毕业了,有没有什么打算啊,不会你想一天无所事事吧,男人好歹要有自己的追求,不然那就是废人一个啦。一个人的一生,要是30岁到40岁之间还没有一点积蓄的话,那这个人的着一生就注定得不到成功,就像我们常说的话‘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所以你要准备好,随时去接受挑战。”诺川爸意味跟深长的说。

“我知道的,我对自己的人生已经做好了很好的打算,所以我时刻都在准备着,时刻都在接受挑战,我不曾退缩,就像你教会我的,人要学着自己慢慢长大,所以人生要有自己的规划。”张诺川自信的告诉自己的爸爸。

“知道就好,一个星期回来一次,好好在家呆几天,过几天就又要回学校了,所以这几天我放假给你,明天你好好玩一天,后天就在家里乖乖的呆着,多陪陪妈妈,她现在在老了,不像以前那个年轻了,而且经常爱唠叨,我感觉啊,你妈妈都要进入更年期了,所以你要多陪陪她,多和她聊聊天。”诺川爸爸说道

“好的,爸爸,你也早点去休息,你也累了一天了,所以也早点去休息。”张诺川关心诺川爸爸心疼的说。

“那,晚安了,儿子。”

“晚安,爸。”

……

“小莉啊,你们学校是不是发生了一切跳楼事件啊,这件事在整个县城闹得是沸沸扬扬,你在学校也要小心点啊,注意安全,晚上尽量少出门。”莉妈妈有一点焦急的问道。

“是啊,那个女生很优秀呢,不管是德、智、体、美、劳都很优秀,在我们学校那是数一数二的。哎、可惜跳楼。”潘小莉发出了同情的叹气声。

“多可惜啊,哎,当今,社会上的压力都压到你们这个年代来了。哎。”莉妈妈叹息道,多么脆弱的生命,真的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妈妈,你放心吧,我爱你们,我会好好的生活的,不会让那么担心,我现在也不是小孩子,所以我做的每件事我自己都有分寸的,”潘小莉很认真的告诉妈妈。

“好孩子,有你这句话妈妈就放心了,好好读书啊。”莉妈妈告诉潘小莉。

“嗯,我知道的,放心吧,妈妈。”

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飘落下来,飘落到街口,潘小莉拭去自己的回忆,品尝着自己的悲哀、快乐、幸福,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黑暗的到来让她越加的寒冷,看着自己拿瘦小的身躯,看着手中的那枚戒指,嘴里默默的念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要相信根本没有什么鬼怪传说。”

一转眼,窗外都开始泛黄起来,潘小莉翻开好久都没有打开的日记本,读着全页陌生的文字,一个人默默的在发呆,夜晚总是习惯的听着歌,躺在床头,回想自己的那些回忆,今天也一样,但是似乎少了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听着歌,想着那些事情,但是那些调调变得那么的忧伤。突然感觉自己很孤独,潘小莉居然没有离自己最近的“影子”。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床头,孤独的摇铃自己曾经的欢笑,一切,有张诺川就是幸福。于是笑了。“爱情,会让人变得很大胆,但也让人变得很胆怯,面对爱情,我们都会坚持,但在爱里,我们都很软弱。”

“求求你给我个机会,不要在对爱说无所谓,如果留下太多伤悲,告诉我,你到底爱着谁。”张诚诚在家里开始嚎叫起来,完全抛弃世俗的眼光,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

手里拿着一个本子就把它当做是话筒,脸上那挣扎的表情好像起得很高,也貌似高音搞不上去,低音也低不下来,可是中音呢,又唱黄了。但是努力尝试挑战自己是最美的豪迈,所以在张诚诚看来,挑战自己是最大的幸福,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的不安,也许天生就注定这个人多愁善感。“你问,我爱你有几分,我爱~~你有多深。”开始陶醉在自己世界里了,就连诚诚爸在叫他都没有听到。“你这孩子,这么晚了,还在嚎叫什么。”诚诚爸爸边说边把音响的声音调下。“哎呀,让我一次唱个够嘛。爸爸。”张诚诚恳请的说。“让你唱歌够?我还没有或够呢,让你唱,让你唱。”诚诚爸爸有点受不了那声音了。“好了,好了,我不唱就是了啊,哪有自己的爸爸不让自己儿子唱歌的哦,‘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带到诚诚爸爸离开之后,张诚诚便开始很小声的唱着。一直唱到自己都觉得有点困了才慢慢的睡过去。

我们挥霍的时间总在不经意间回荡在我们的脑海,想起来不知是喜还是悲。我们奋斗过的青春也时常在耳边回眸,飘飘荡荡的找不到方向。不得不说,我们太渺小。还是那句让我至今难忘的话语,奇迹般的在我心里不停的回荡,我迟疑的说了出来:不要辜负了本该奋斗的青春。

夜深人静的时候,时间总是在亘古不变的走。所以身边的一切也不再是以前一样,所以,每当我们看到身边这一切的时候,却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一切。

在熟睡中在潘小莉,显得那么的迷人,双眼紧闭着,突兀的眼球很有规律的在那里一动不动,嘴唇恍似刚蜕皮的蝉衣,上嘴唇紧贴着下嘴唇,让人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鼻梁很高,也显得很唯美,脸蛋上那个小酒窝隐约可见,偶一翻身,却看到那娇小的背影,是那么的华丽。这样形容如此的场面:“似仙女一般,却不曾相识”。在她的枕头旁边的书桌上,留下了她刚刚睡觉前写的那首诗。竟是那么的唯美,也竟是那么的青春年华,或许这样的诗句,是用来形容他们的这个年龄所要经历的事情。潘小莉是一个很不轻易说出自己感受的人,三言两语描述不出她现在对那些世俗的看法,有很多的事情都发生在她身边,她看得出身边的人都愤世嫉俗,她也附和着,也随之让大家接受这些看惯了的不公平,她经常说:“我们只是在风中漂浮的微粒,没有什么能力来改变着应该受到惩罚的事态,因为连我们都不知道,下一秒将飘落在哪个未知的地点,所以顾及不暇到所有身边的事物,即便我们是微粒,可我们要生存,我们不要指望环境会随着这些不公而改变,更不要奢望我们的愤世嫉俗能改变一些早也是定局的事情,强求不来,真的强求不来。我们能承担的,只是那朝夕的本本分分,我们能接受的,也只是那短暂的同窗三载。”诗的内容是:

毕竟,我也不是小孩子

我也不在癫狂

听着那些年少轻狂

延续,小时候的旋律

路灯下,全是陌生的笑容

习非成是

毕竟,我也不是小孩子

我也不在癫狂

枫叶下演奏出成长的**

却始终无法相信

造物主对人物的评定

是如何缔造出一个真与假的世界

懵懵懂懂

毕竟,我也不是小孩子

我也不在低迷

天空下却点缀着我的梦想

站在树荫下看着,

微风,拂过脸上那朦朦胧胧的表情

脚下却是漫无边际的尘埃

怡然自乐

毕竟,我也不是小孩子

因为我也不在是小孩子

生命里,少了喧嚣

如此静……

生命里,多了你们

如此幸福……

写到这来,潘小莉的心里即使是心如止水,但是也安奈不住心里的那些对张诺川的挂念,谁知道上天将会给这对相爱的人开一个什么样的玩笑呢,所以,潘小莉总是用自己手里的笔写下了自己心里的不舍得,但愿吧,我们在祈求,有情人天长地久。

围绕在她脑海的经常是那张诺川的玩笑。那是优乐美的广告,在张诺川的口中却变了很多味道。

“我是你的什么?”潘小莉很撒娇的问,娇羞的脸上写满了好奇。

“你是我的酒杯啊。”张诺川拿起手里的杯子,像潘小莉笑了笑。

“我不是优乐美啊?怎么变成酒杯了呢?”潘小莉显得很生气。

“哈哈,倒满揪之后,我们就同归于尽啊。”张诺川嬉皮笑脸的说着。

“哈哈,有你这样说的吗?”潘小莉笑着说。

……

这段对话,在她们的记忆里,留下最深切的回忆,就像一把刻刀一样,引在了他们的心里,谁都不会忘记,谁都不会抛弃它,所以彼此的心灵总是相同。

突然,潘小莉醒了,原来是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会到了从前,她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看着那张纸上刚刚写的诗,心里开始暗念道“真的不想长大”。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