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魂 《玄魂》第八章 纸条的秘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张诺川张诚诚小说名字叫作《玄魂》,提供更多玄魂张诺川张诚诚小说全文深度阅读,玄魂张诺川张诚诚比较完整版。玄魂小说张诺川张诚诚摘选:张诺川便带着潘小玲去球场走了走,始终逛到天快黑的时候才走到食堂去吃饭时,吃完饭后,张诺川便…...

张诺川张诚诚小说名字叫做《玄魂》,这里提供张诺川张诚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玄魂小说精选:下午课后,张诺川便带着潘小莉去球场走了走,一直逛到天快黑的时候才走到食堂去吃饭,吃完饭之后,张诺川便把潘小莉送回了寝室。自己一个人便向自己的路走去,走过漫漫黑夜,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与担心害怕。回到寝室后,发现在自己的枕头旁边发现一个纸条,打开看了看,这个字迹怎么这么陌生啊,自己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字迹,上面写着“来高二教室顶楼”。字迹虽然寥寥草草,但是还是能看出字迹的轮廓,此时回荡在张诺川心里的是无数的问号,“是…

下午课后,张诺川便带着潘小莉去球场走了走,一直逛到天快黑的时候才走到食堂去吃饭,吃完饭之后,张诺川便把潘小莉送回了寝室。自己一个人便向自己的路走去,走过漫漫黑夜,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与担心害怕。

回到寝室后,发现在自己的枕头旁边发现一个纸条,打开看了看,这个字迹怎么这么陌生啊,自己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字迹,上面写着“来高二教室顶楼”。

字迹虽然寥寥草草,但是还是能看出字迹的轮廓,此时回荡在张诺川心里的是无数的问号,“是谁扔的纸条?”“纸条上的字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字迹那么的陌生?”想到这里,张诺川心一惊。

“啊,高二教学楼,4楼?”“那不是那个女生跳楼的那栋?”张诺川正在犹豫自己去不去,但是自己的潜意识还是拉着自己向教学楼走去。

他一直在猜想自己会看到什么,或者能看到什么,心一下子揪到了嗓子眼,一鼓作气的走到了教学楼楼下,此时的张诺川还在想“是谁呢,把纸条放在那里。”

于是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灰蒙蒙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那个女生的侧脸,撕咬着什么东西也好像在说什么样的话,张诺川急忙低下头,向楼梯上走去,一步一步的,脚步声很小,却听得很清晰,张诺川尽量压住了自己的脚步,却还是清晰如往,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楼、二楼、三楼,四楼马上就要到了,可是张诺川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心事一样,迟迟的站在那里,此时,在四楼的转角处,发出了一个声音,“走上来,走上来。我就在这里。”

这个声音夹杂着很多噪音,噪音很大,但是却能很清晰地听到那几个字。就在此刻,电话响了。时间仿佛停在了这里,张诺川按住电话,试图让电话的声音变小,但是。

……

“怪了,刚刚都和我在一起啊,怎么现在就不接电话呢?”潘小莉很疑惑的挠了挠后脑勺,有点丈二的和尚。于是拨通了张诚诚的电话。

在教学楼的张诺川看到电话没有响了,于是向四楼一步一步走上去。还有4步就到了,张诺川的心里找不到任何的依靠,自己在那里犹豫要不要上去,万一上去看到了那血淋淋的脸庞……

“张诚诚啊,你看看张诺川在寝室没有啊,我打他电话没有接。我刚刚都和他在一起啊,他说他回寝室去了。”潘小莉很焦急的问道。

“我去看看,等等啊。……他没有在啊,”张诚诚很惊讶的回答

“这么久了,会去哪里呢?”焦急在潘小莉显得坐立不安起来。

……

张诺川最终还差一步就走到四楼,他,一跳。左看看,又看看,用余光看了看周围,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一个人影都没有,他正纳闷呢,突然间,在他的右手边出现了,出现了那个东西。……

“张诚诚,你能和我去找找张诺川吗?”潘小莉紧张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好好好,我陪你去。”

“那你快点,我在足球场这里等你。”

……

在张诺川右手边出现了,那张血淋淋的脸庞。很模糊的出现在他右边的余光里。张诺川定在那里,什么都不敢去,动也不动,就用自己余光和那张脸庞对峙了几秒,他看到那张被摔坏了的脸蛋,摔得粉碎的脸上写着,‘我不甘心’,可是正当张诺川抬起头向右边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还是空荡荡的一片,但是,在不远处的地方,好像写得有字,在夜幕下看不清楚字是什么颜色的,但是在字的旁边有鬼脸一样的东西。那是什么呢?

……

“快点走,快点走”潘小莉吆五喝六的对张诚诚说。

“没事的,我跟着的。”

突然,在地上,张诚诚看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陌生的笔迹,但是寥寥草草的,上面写着“来高二教室顶楼”,潘小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

张诺川缓慢的像字迹那里走去,想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字,平时十米的距离轻而易举就走完了,可是今天张诺川像是走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走完,脚步不轻不重的,走的越近,在微微灯光的照耀下字迹也就越清楚,那张鬼脸也越来越明了。瞬间,张诺川听到楼下的脚步声正向自己处的四楼走了,张诺川开始害怕起来,想起那些鬼魅一般的步伐,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脚步声也越来越杂,此时无处藏身的张诺川只能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呼吸都变得很急促。

“啊~~~~~”潘小莉发出了尖叫。

张诺川心里在听到“啊”的那一瞬间,心脏的跳动触动了全身,身体里的血液好像都停止了流动,头皮麻了一阵,手微微的颤抖起来,随着颤抖的节奏,眼睛都不停在打转,呼吸中都带有微微恐惧,

潘小莉吓得脸都铁青起来,瞬间又变得惨白,腿微微的发软。

张诚诚也是头皮都要炸开了。扶着潘小莉,嘴里吼出了一句:“是谁在那里。是谁。”张诺川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才缓缓的吸了一口气,待心疼平静了的时候便回答“诚诚,是我,诺川呐,差点被吓死了。”

这样僵持的气氛终于在张诚诚的那句“是谁啊。”给打破了。

“你怎么在这里,这么跑到这里来,难道你不知道,这里这层都很少有人来了,自从上次……(潘小莉开始哽咽起来)这里的教室就搬了,现在这里是学校的禁区。”潘小莉**说。

“哎呀,我的妈呀,刚刚差点被吓死了。”张诚诚松了一口气。

“我,我,我刚刚送你回去之后,就回寝室,然后在枕头旁边看到一个纸条,上面写道‘来高二教室顶楼’于是潜意识拉着我便走了过来。”说完,张诺川便瘫倒在地上。

“我刚刚上来的时候,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在我的侧脸旁边,我感觉是真实却又看不怎么清楚,当我转身看到的时候,却发现上面都看不到,在走廊的尽头,隐约可以看到一些字,在字的旁边好似又有张鬼脸,于是我便鼓起勇气走了过去,走着走着,我便听到楼下的脚步声在向楼上缓缓走上来,我便不敢回头也不敢前进,就站这里,当听到小莉那声‘啊’的时候,当时无法形容我心里的恐惧。”张诺川胆战心惊的说。

“你说那张纸条?是不是字迹很寥寥草草,模糊不清,很陌生的字迹?上面写着‘来高二教室顶楼’?”张诚诚追问道。

“是啊,就是那张,你怎么知道的?”张诺川说

“因为我也看到了,就在教学楼下面”

张诺川搜了一下自己是身上,才发现自己的那张纸条不知道上面时候掉了。

“你刚刚说,你看到墙那边有些字?”潘小莉惊讶的问道

“对啊,既然那么来了,我们去看看。”张诺川鼓起勇气。

“走,走,走吧”张诚诚胆战心惊回答

一步,两步,三步,慢慢的接近了那道墙,但是除了那道白色的墙却什么都看不到,张诺川凑上前去看了看,摸了摸墙,却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摸不到。张诺川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真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是不是看错了。”张诚诚问道

“没有啊,真的没有,我看得真真切切的。”说完,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有些时候,我们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也许我们前一秒看到的却不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东西,或许我们眼睛看到的却没有我们心灵所感悟到的真实。”潘小莉意味深长的说道。

当潘小莉说到这里的时候,张诺川恍然间想起来,上次在后花园看到的那些东西,又想起了罗涛涛的那些话,“我们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张诺川感悟到“难道真的有些时候所看到也并不是真实的?”。

“哎呀,走了,走了,在这里怪阴森的,走吧,多站一秒我都觉得有点可怕,我就要想到那个女生跳楼的场景了。”张诚诚说道

“也是,走吧,诺川,刚刚我被吓到了,现在心里还有点后怕,想起来还真的恐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张纸条,就连那字迹都寥寥草草的分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走吧,走吧。”潘小莉说道

“也是,这里什么都没有,看来,真的是我想多了。走吧。”张诺川说道

……

在回去的路上,张诺川不经意的看了看四楼。他心里一惊。那里是什么东西,晃动着。在那里一摆一摆的。在灯光的映照下,如此的。

…………

回到寝室后,潘小莉还在回忆着张诺川刚刚在四楼说的那些话,不知道该相信还不该去相信,她想去相信,但是当她们上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她不去相信的话,但是张诺川说话的时候分明没有说谎的表情和说谎的预言,所以潘小莉显得很挣扎。

夜晚显得很凄凉,微风吹过潘小莉的头发,扶起了她的发痕,在淡淡的微光下,潘小莉那焦急的表情显得那么的美丽,脸上那朦朦胧胧的表情和那哀怨般的眼神,那宛如那樱花一般的美丽,指尖划过类似祈祷的曲线,好像是在祈祷什么,但愿是在祈祷保佑张诺川平安无事啊,她从床边的小箱子里拿出了了上次张诺川给她那个“不值钱的戒指”。即使不值钱,在潘小莉看来,那简直比任何东西都值钱,那就是她的命。她一遍一遍的回忆着,想着。……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张诺川的心里便开始不由得忐忑起来。“但愿自己能够睡个好觉吧。”张诺川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晚上在4楼发生的一切,他一点点的开始整理头绪。他回想着那个纸条的内容“来高二教室顶楼”,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的床上,自己为什么能够轻而易举的就去了那里。

本来自己就很不情愿去的,但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硬是把自己拽了去。可是,自己的纸条为什么会掉了出来呢?尤其是在自己右边的那道侧脸,还有那墙上的字和飘荡的影子?想着,想着,突然间……

张诺川的肩膀被狠狠的拍了一下,张诺川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你今天晚上没事吧?怎么一个人去那里啊?”张诚诚坐在张诺川的左边问道

“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回来的时候就在床上看到一张纸条,然后我就跟着纸条的指示去了教学楼那里。于是便有了在四楼发生的事情。”张诺川很细致的回忆着。

“哎呀,也别多想啊,都过去了。也许是你自己看错了什么的,所以不要害怕,你要相信,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是啊,或许吧。”

“我记得心理学里面有个这样的知识,‘我们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我们耳朵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这个世界的一切不要去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待。”张诚诚面对着张诺川很小心的问道,甚至自己的表情都完全的裸露在张诺川的面前,没有任何掩饰也没有任何的虚假,真实却又有诚意。

张诺川低着头,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在心里在已经对张诚诚是感激不尽的,只是不善表达自己的情绪,所以张诺川只是低着头,对张诚诚的答案是点头又点头,从他的侧脸张诚诚看到了他嘴角的微笑。张诚诚也看到了张诺川心里微妙的变化,所以很会意的拍了拍张诺川的肩膀,然后自己径直走开了。

…………

“开门啊,开门。”罗涛涛在门外鬼哭狼嚎的叫道

“哎呀,等会,等会。”汪华正在梳洗着,缓慢的走去给罗涛涛开门

“真是的,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啊,等这么久。不知道我的花儿都等谢了呀。”罗涛涛很不耐烦的推了推汪华。

“哎呀,不给你开门你还想动粗是不是啊。你可要想想这是在我们寝室哦,可别犯错哦,想好了在动手也不迟啊,哼哼哼。”汪华气势汹汹的对罗涛涛说。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开玩笑的。”罗涛涛笑嘻嘻的的回答

“难道你不知道我也是开玩笑的?”汪华很会意的回答。

顿时寝室的气氛便得很活跃起来,大家笑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都笑出了声音,罗涛涛在寝室这个的床上坐了坐,在那个人的床上坐了坐,像是在查寝一样,对这个说几句话,对那个说几句话,然后便径直走像张诺川的床边,拍了拍张诺川的肩膀。

“哥们,天气真好,出来看看吧。”罗涛涛幽默的对张诺川说。

“哎呀,大晚上的哪里来的太阳,真是的。幽默也不是你那样开的。”张诺川揍了一下罗涛涛。

“能不能轻点啊,被你揍疼了。哎哟哟,我要去医院检查,你带我去,你帮我打成骨折了,我要你带我去照X光,CT,应该有的都要有。我坑死你。”罗涛涛摸着自己被张诺川揍的手臂上。

“我还嫌打你不够用力了,真相把你揍到月球去,寂寞死你。”张诺川撅了厥嘴角,得意的告诉罗涛涛。

“哎呀,难道你不知道,有首歌叫《寂寞寂寞就好》,‘我寂寞寂寞就好’。一个人在月球也是寂寞寂寞就好。”罗涛涛嬉皮笑脸的哄着张诺川。

“哥们啊,今天我想到你对我说的话,觉得很有道理,‘我们看到的也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我觉得自己看到的那道微光也许是我的幻觉或者是我多疑了。”张诺川有点解脱的表情告诉了罗涛涛。

“想明白了就好,就是怕你想不明白,所以我才来看看,你要相信这个世界还很美丽,所以不要害怕这个世界会把你抛下离开你。”罗涛涛开始显摆起来。

“对啊,这个世界我不清楚到底有没有灵异的事情,但是我相信,只要心像向日葵那样,永远像着阳光,那么自己就不会被那些世俗之外的东西所困扰。突然间我想起来那句话‘路是自己走的,就算是跪着,也要把它走完’,所以我要慢慢的走出自己的阴影。”

“能听到你说这些还真好,只要一心向阳,自己才会发现路线光明。”罗涛涛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答案,所以说话的时候很傲气也很“低调”。

友谊,爱情,在张诺川的心里荡漾。

那道暗黑色、那道灰色的微光,不知道是否被张诺川深埋在心里了?还是故意的只字不提。总之,一切事物都在不停的变化着,让人毫无准备的变化。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