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蛰龙 《万古蛰龙》第六章 真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习远乘风小说名字叫作《万古蛰龙》,提供更多万古蛰龙习远乘风,万古蛰龙习远乘风小说。万古蛰龙小说习远乘风节选:习远生活了那么久的山村,全部化成齑粉。而已一击它了消失了看不见,留下的那个中年人人颤抖着的身体,更有甚者咯出了一口血…...

习远乘风小说名字叫做《万古蛰龙》,这里提供习远乘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万古蛰龙小说精选:青凤发出了一声高傲不屈的声音,又长大三倍,堪堪赶上了其余五只巨兽。“周家的灵魂增益果然名不虚传。”白色面具叹了口气,“来战吧。”顿时六兽扑在了一起。本身魔兽灵魂就不是实体,然而越是实力高强的魂者拟化出来的魔兽越是接近原形,这六只魔兽都与本来一般无二。撕咬拼斗也真的会掉下血肉,只不过这些血肉尚未触地就凭空消散了。这时,犀牛狠狠的用金角捅穿了天龙的肚皮。而天龙也是一摆尾将神鹰扫落。青凤被火凤压制的惨叫连连,麒麟身上到处…

青凤发出了一声高傲不屈的声音,又长大三倍,堪堪赶上了其余五只巨兽。

“周家的灵魂增益果然名不虚传。”白色面具叹了口气,“来战吧。”

顿时六兽扑在了一起。

本身魔兽灵魂就不是实体,然而越是实力高强的魂者拟化出来的魔兽越是接近原形,这六只魔兽都与本来一般无二。

撕咬拼斗也真的会掉下血肉,只不过这些血肉尚未触地就凭空消散了。这时,犀牛狠狠的用金角捅穿了天龙的肚皮。而天龙也是一摆尾将神鹰扫落。

青凤被火凤压制的惨叫连连,麒麟身上到处都是神鹰啄出的伤口。

“痛快,痛快!”白色面具狂笑道,“想不到时隔这么久还能打的这么畅快淋漓。”

“不过是时候结束了。”白色面具突然收起了三只巨兽。

乘风两人也是召回魂兽护在身边。

“乘风,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就让你看一下,真正的十阶魂兽是什么样子。”白色面具头发倒竖,面具在自身的气势下片片破裂,双手猛地伸向两侧。

双手成爪状。强大的魂力在胸前凝聚。

破碎的面具下是一张中年人的脸,

他的脸平凡至极,用一般的普通根本无法描述,在一群人中也会被人很快忘记,就像生活不如意的大叔一样,充满着肮脏,就像因为漂亮女人看了一眼而暗自得意的单身汉一样,有一点不够正派。

摆出的姿势也极为可笑。

然而他的双手从胸中的一大团魂力中抽出,画圆,一股强大到不能想象的东西开始产生,那是一只白色的巨狐。

明明是魂兽,却带着不屑的眼神出现,甚至连模拟它出来的主人也不放在眼里,魂兽本来是没有自身意识的,然而它却让人感到它是活物。

一时间场上所有人都沉默了。

乘风两人召出的巨兽甚至连动弹都做不到,等级压制,白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一会儿工夫,就挡住了天上仅有的月亮。

然后它一声长啸!

声波传递的瞬间,下方的森林,旁边的山,那个习远生活了那么久的山村,全部化为齑粉。

只是一击它已经消失不见,留下那个中年人颤抖的身体,甚至咳出了一口血。

乘风两人的魂兽在刚才那个瞬间已经变成碎片,两人也是身受重伤。不过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

何等美丽,留在乘风心里的只有这四个字。

这种强大让人为之感动,中年人慢慢落到地上,走到垂死的乘风身边。

“该瞑目了吧。”

乘风点点头,眼中流过一丝感激,随即紧紧闭上眼,随着妻子一起离开世间。

中年人看着死掉的两人,不由得叹了口气,从现在开始,他就是真正的无敌,这个世间再没有一人对他拥有威胁,何等无趣啊。

不由得他又想起了习远。

如果,如果说未来有可能的话,那个孩子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呢?只是不要让自己等待的太久啊。

于是,这个一切都消失的日子,标榜了神魔大陆黑暗纪的来临。

自己是死了吗?

习远一脸迷茫的看着周围,记忆还停留在狩猎嗜血爆熊的他,只记得自己的身上开始发疯般的疼,然后他依稀看到了几个人影,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哪?这里是不是森林里的某个地方?

习远环顾四周,一览无余的黄土地,一直延伸到了很远很远,这里仿佛没有什么山,到处都是平地。

突然,他感觉自己怀里鼓鼓的。他往怀里掏了掏,一个魔水晶首先掉了下来。

这个东西师傅给他看过,只要输入魂力就可以得到里面的信息。

他小心的输送着魂力,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是昏迷过来的,但是身上的魂力竟然异常充沛,并且已经达到了初阶魂皇。

这一现象更让他摸不着脑袋。

大概输了有十分之一的魂力,大段大段的影像开始涌入他的脑袋,习远淬不及防之下,只感到大脑一阵胀痛。

等到症状渐渐消下来,他开始梳理着其中的东西,这一梳理,习远顿时目瞪口呆。

习远仿佛置身于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中。

最上面有一把金椅,坐在上面的是一个相貌堂堂很有威严的人,他还带着王冠。

“乘风,要委屈你十年了。”他说。

“大哥,不要这么说。”下面一个清秀的人回到,“为了帝国,我个人并不算什么,更何况我本身就喜欢清静。”

“我听说弟媳已经怀有身孕。”皇帝欲言又止。

“不打紧的,再说,绿荫大阵并不损耗什么元神,重要的还是搭放的技巧。”乘风一拱手,“未免那人有后手,我们这就起身去东霖州。”

“哎,那你们一路小心。”皇帝叮嘱了这么一句,许是又想起了什么,又说,“如果一日我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会通知你们的,那时你就不要再管那人了,和弟媳好好生活下去吧。”

乘风不置可否,转身离开。

画面一转,习远看到自己的父母来到了小山村。

“乘风,这片森林却正合星象,用来布绿荫大阵却是正好。”说话的正是自己的母亲。

“这里不错。”乘风点了点头,“山下还有一条小龙气,那人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逃脱。”

说到这,两人将身后的笼子将森林里一扔,四掌一对,魂力激发,树木开始移动,林内的动物拼命的向外面跑,然而高阶魔兽却一次又一次摔在外围一层薄薄的绿色光罩上。

绿荫大阵是用来困强者的终级阵法,然而损耗的资源也极其恐怖,以统领五洲的神兽帝国来说,也无法短时间内再布置一套。

乘风两人见阵法已成,看到山下正有一个山村,两人就在那住下了。

习远看的心神摇曳,自己从来都没有发现父母亲居然是如此强者,那个阵法不停在习远脑海中晃动,正当此时,画面又是一转。

那是一个深夜,乘风和妻子闲聊,已经是习远熟悉的场景了,那是山村里的家。

“我们这么做对吗?他真的不会伤害习远?”靠在父亲怀里的母亲,语气有些担心,“习远早上精神受损如此严重,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事情。”

神情坚毅的父亲沉默良久,才说,“没有关系的,这是我们两方的赌博。大哥的信已经来了,帝国那里我们已经赶不上,无论如何,总会有一方赢得胜利。”

“如果大哥输了,我自然不会苟活,”乘风笑了笑。

“这是自然,我也会随你而去。”母亲神情也变得柔和下来,“那时习远也足够大了。”

“婷儿。”乘风略微有些感动,转而继续说道,“那时,习远作为他的徒弟,相比他不会太过为难,至少放他离开还是可以做到的。”

“反而言之,如果大哥赢了。”乘风说,“那么下一步,就是集合军力消灭这个后顾之忧。”

“他即使身死,留下一个徒弟传承家业也是不错的。”乘风笑了笑,“所以你不必担心习远的安危,无论如何,习远都不会有危险。”

看到这里的习远不禁张大了嘴巴,自己遇到师傅这件事情居然是两方互相商量的结果,那自己的梦呢?会不会也是父母亲一手引导的?

自己看到的巨兽会不会是师傅故意放出来的?习远感到一阵无力,他瘫软在地,影像已经没有了。突然他想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如果是父亲的大哥赢了,师傅会死,那么自己必然还会留在父母身边。

现在自己被丢到这里来了,那么就说明,是师傅赢了?

那父母?会不会被师傅杀死了?一股恐惧瞬间席卷了习远的全身,他沉默了很久很久。

然后他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慢慢的向前方走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