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蛰龙 《万古蛰龙》第五章 灾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白色面具习远小说名字叫作《万古蛰龙》,提供更多白色面具习远小说大结局,白色面具习远小说结局是什么。万古蛰龙小说白色面具习远摘选:白色面具的指导方式极其可怕而效率,习远在魂师上的每一阶再次突破时间都被他下了非常严格的限定…...

白色面具习远小说名字叫做《万古蛰龙》,这里提供白色面具习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万古蛰龙小说精选:转眼,习远修炼了六年有余,如今已经是十五岁的少年了,这六年来他的生活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区域。白天他是山村里的孩子,过着平静自然的生活,晚上,他是恶魔手中的玩具,每时每刻都忍受着濒临死亡的煎熬。白色面具的指导方式极为恐怖而效率,习远在魂师上的每一阶突破时间都被他下了严格的限定,习远依稀还记得自己刚刚修炼处魂力的那天。自己的老师强行给自己灌下了一瓶寒毒,并告诉他只有在一个月中修炼到魂士初阶,并吸收一颗一阶火兔的灵…

转眼,习远修炼了六年有余,如今已经是十五岁的少年了,这六年来他的生活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区域。

白天他是山村里的孩子,过着平静自然的生活,晚上,他是恶魔手中的玩具,每时每刻都忍受着濒临死亡的煎熬。

白色面具的指导方式极为恐怖而效率,习远在魂师上的每一阶突破时间都被他下了严格的限定,习远依稀还记得自己刚刚修炼处魂力的那天。自己的老师强行给自己灌下了一瓶寒毒,并告诉他只有在一个月中修炼到魂士初阶,并吸收一颗一阶火兔的灵魂,才能解毒,那一个月内,习远每天都要忍受着极致的寒冷而修炼,说来奇怪,这寒毒只有晚上的时候才发作,到了白天就自然而然消失了,这也是习远至今还觉得自己没有被父母发现的原因。

当修炼到魂士初阶时,习远单独面对一阶火兔仍然九死一生,要知道越是低等的魔兽越喜欢扎群,当密密麻麻一百多只火兔对着你喷火球的时候,基本上威力已经不下于六阶魔法流星火雨,只凭习远一阶的身体肯定是非死既重伤。

于是习远又学着去隐匿自己的气息,接连埋伏了3个晚上,他才终于等到了一只落单的火兔。即使如此,他带着猎物给白色面具的时候,也只凭着最后一口气了。老师在他还趴在地上的时候就教给了他吸收灵魂的方法。

然后又是另一瓶毒药,另一个目标,只不过限定的时间越来越长。

如今的习远已经是魂王巅峰级别的魂者,吸收了一只四阶四脚灵蛇的灵魂。魂者吸收魔兽灵魂并不是越多越好,低阶魔兽的灵魂并不会对高阶灵魂产生影响,然而低阶魔兽的灵魂在魂者等级高了之后也并没什么用,而一般的魂王如果吸收了超过两只以上四阶的魔兽灵魂,很有可能就会灵魂崩溃,当然这也有关于个人的天赋。

习远的天赋实在太低,基本同阶之中一个灵魂就已经快到他的极限,掌握的力量少,习远用的就越经济,他知道即使是一阶的火兔,有的可以一打三,甚至和二阶魔兽相抵一二,有些就只能被捕食。有些时候,刀有一把就够了,关键看你怎么用。

这次的毒需要一只五阶的嗜血爆熊才能解开,离时限已经很近,习远感觉突破快要在即,所以这两天他都在留意这种魔兽的活动轨迹。

专心致志的在森林里寻觅的他并没有想到,很快他就会离开这里,离开山村,会失去一切,同时迎来一切。

“大人。”一向单独一人的白色面具身旁竟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时候差不多了吗?”白色面具问道。

“是的,王庭那边已经被我们的势力彻底侵占。”黑衣人的口中不免有一丝兴奋。

“好。”白色面具声音竟然有些颤抖起来,“我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

“只是,大人。”黑衣人不免有些顾虑,“我们真的能出去吗?”

“山下二人的阵法实在有些诡异。”黑衣人忧心忡忡的说,“裕固大人也没有什么办法。”

“不必紧张。”白色面具回复了情绪,“我早有后手。”

说完白色面具一摆手,远远的,习远突然感到一阵灼热而恐怖的力量从自己的身体涌现出来,那热量,那光芒,传遍了整个森林。

“大人,这是?”

“那是圣晶,对人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是如果高阶魔兽吃了会有一定机会升阶”白色面具冷笑着说,“我把它参进给那小子的药中,一旦引发,他的血肉都会变成高阶魔兽的美味。”

此时正值晚上,动静一传来,在床上假寐的父亲母亲立刻翻身起床。、

两人对看一眼,匆匆忙忙赶往森林方向。

不久外围的树木被两人尽数切断,在光芒的照耀下,这个森林不再显得神秘,而是普通至极。

“阵法解开了。”即使早知道结果,白色面具还是一阵欣喜。

“大人,要不要解决掉他们两个。”黑衣人问道。

“这个自然。”白色面具笑了笑,“如果你不想被反咬一口,尽快解决猎物是最好的办法。”

两人凌空朝着习远方向飞去。

此时山村里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贪睡的人仍然沉睡着,偶尔起来小解的人,看着发光的森林也只是当自己睡糊涂了。

习远痛苦的发狂的时候,凌空的四人已经遥遥对望。

“乘风,别来无恙。”白色面具看着习远的父亲拱了拱手,却没有一丝亲近之意。

“别来无恙。”父亲也是回了一礼。眼睛里古井不波,既不着急也无怨恨。

“今天你们都会死在这里。”白色面具简单的叙述着一件事实,“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乘风定定的一指习远,“虽然我们会死,但是他会活着。”

“不错,他会活下来。”白色面具言语中带着一丝笑意,“但是你输了,虽然输的不多,你却真的输了。”

“无妨,你既然走了这一步,大哥必然已经战死,我自然不能苟活。”乘风回头看了看妻子,“婷儿,你怎么说。”

村妇打扮的母亲,微微一笑,却是平静的回答,“当随君往。”

乘风点了点头。

白色面具一摆手,“你送他走,我送你上路。”

母亲往前一步,双掌一伸,一条青凤凌空而立,远远看着白色面具,叫声凄厉。

“不错的宠物,可惜遇上的是我。”白色面具气势一放,顿时空中一条千丈火凤浴火飞舞,身披金羽,远远散发出令人恐怖的力量。黑衣人也放出了一条巨蟒,向乘风袭来。

乘风一只手撕开空间,一只手放出一只金角犀牛,体型丝毫不弱于巨蟒,巨蟒竟然身躯捆不住犀牛,只是挂在犀牛身上撕咬。

习远还是一副痛苦的样子,丝毫没有关注到周围的环境。乘风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一股脑塞进习远的怀中,将他送走到不知名的远方。

做完这一切的乘风,回身,和自己的妻子并立。同样,黑衣人也和白色面具并列。

白色面具轻轻一笑,对着黑衣人说,“你回去吧,不要白送一条性命,如今的黑箱也缺战力,不用浪费在这个地方。”

“是,”深知自己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成分更多一点,黑衣人答应一声,就转身离去。

“乘风。”白色面具见黑衣人走远,不由得有些感慨,“我们并没有什么仇恨,不是吗?”

“不错。”乘风点点头。

“凭心而言,你认为我的做法是对是错?”白色面具又问。

“并无过错。”乘风想了一想,“诚然你的做法真的可以大安世间。”

“那为什么你们要阻拦与我?”白色面具微微有一些激动。

“第一,即使我们阻拦你,你还是成功了。”乘风定定的陈述着,“第二,无论你怀着什么样的目的,都必然要夺取我大哥的权利,大哥必然不会束手就擒。”

“第三,如果我们习惯任人宰割,那为什么要修炼魂力。”

白色面具听完哈哈大笑,“不错,只要拥有力量,就会拥有野心,只有不断向前的人才能登顶,然而登顶之后也必须向前,不然就会被别人淘汰掉。”

“你果然是我唯一的敌人。”白色面具停住笑声,“你的儿子也很有野心,真希望再教他一段时间。”

“这是对我最大的褒奖。”乘风微微一笑,“前辈,我已经恢复好了。请指教。”

说完,乘风又一指天穹,顿时一只神鹰从九天而来,双翅垂天,正在犀牛头顶。白色面具也是一挥手,凤凰之旁又出现了麒麟,天龙。

妇人略一停顿,呐呐吟唱一段咒语,一束青光照进青凤身上。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