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你宛在水中央 第3章 做我女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初樱拎着自己收缴的战利品手脚麻利的从窗台翻了一直这样,没走到花园旁边的狗洞时身后突然有人大叫:“那儿有人,把握住她。”林初樱心里暗叫好,急忙朝狗洞的地方跑去,吱溜一下林初樱心里暗叫不好,连忙朝狗洞的地方跑去,吱溜一下钻了出去。林初樱哪还顾得上回头看,死死拎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朝公路上不停的奔跑着。。...

林初樱拎着自己缴获的战利品麻利的从窗台翻了下去,刚走到花园旁边的狗洞时身后突然有人大喊:“那儿有人,抓住她。”

林初樱心里暗叫不好,连忙朝狗洞的地方跑去,吱溜一下钻了出去。林初樱哪还顾得上回头看,死死拎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朝公路上不停的奔跑着。

林初樱活了25年一定没有想到自己有这么狼狈一天,回自己家要钻狗洞,拿一点东西还被当成小偷被自家保安追。大小姐做到她这个地步也是空前绝后了。

这也是第一次林初樱才发现自己家的保安个个都不是吃闲饭的孬种,她曾经拿过青城的长跑冠军本以为可以甩掉保安,没想到身后的两个高个保安穷追不舍。

林初樱不停的跑着,突然看到路边停了一辆黑色的车。也顾不得多想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快开车,我给你5万块。”

车后座的男子不悦的看着突然闯进自己视线的女子,正准备打开车门一脚把她踢下车去时。林初樱一抬头,男子本来冰冷的眼眸看到那张脸后眼底闪耀了几分光芒,表情也变得复杂了起来。

“开车。”男子沉声道,驾驶室内一身正装的男子得到指令后。二话不说一脚踩下油门,将扑上来的保安甩开绝尘而去。

林初樱以为是自己的遇到了好心人,见车子行驶上了高速后林初樱慌乱的心才平定下来。坐在车后座林初樱打开装满首饰和名表的袋子,在里面扒拉了好一阵才找到一条蒂芙尼钻石项链。

林初樱将项链拿出来递给身旁的男子道:“不好意思没带现金,这个给你绝对不止5万块。你绝对赚了。”

男子并未看林初樱递过来的项链,一双如鹰般锐利深邃的目光一直仅仅盯着林初樱的那张脸。那张他魂牵梦绕了八年的脸,刚刚他看到这张脸时差点以为是她回来了。但看眼前这个女人说话办事的风格却和她大相径庭,她没有眼前这个女人这么大大咧咧。

林初樱见男人没有接过自己手里的钻石项链,抬眸打量着身旁的男子。五官俊朗,棱角分明如同上帝的杰作般精雕细琢,一身手工高定西装衬得整个人优雅高贵,周身散发王者的气息。

“看够了吗?”沈明修薄唇轻启,声音里透着丝丝阴寒。这冰冷的语气让林初樱不禁哆嗦,心里暗暗可惜:这么好看的男人竟然像一个千年大冰山一样冷,白糟蹋了那张脸。

林初樱收回自己目光和递项链的手:“刚刚谢谢你,我看你也不是缺钱的人看来你是瞧不上我这小钻石项链那我就自己留着了。”说着,林初樱就将那项链丢回自己的袋子里。

“我要现金。”沈明修也没想想到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林初樱脸色有些为难的看着沈明修,她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就算有钱也不会有人把五万块现金带在身上啊。她身上唯一值钱的只有手里这堆奢侈品,还是刚刚回自己家偷的。

林初樱滴溜溜小眼睛一转,脸上立马扬起一个180度标准八颗牙的笑容将自己手里的小袋子递到男人面前:“先生,我看你气度不凡和您谈钱那不是侮辱你吗?再说你也不差钱是吧,这样我这袋子里的东西你随挑随选仅你喜欢的拿。”

沈明修看着林初樱谄媚的笑容,心里对那人的思念和渴望便越来越深:“你让我选你偷来的赃物难道不是侮辱我吗?”

“那你放我下车,我不坐了。”林初樱见反正自己已经离林家很远了,大不了下车自己找个地方先住下在做打算。

“放了你?沈琦,去警察局。”沈明修朝前面开车的男子沉声道,眼角的余光观察着林初樱细微的表情。

“你误会了,这东西不是我偷的。刚刚那里真的是我家,我只是逃出来而已,又没有犯法。”林初樱尝试为自己辩解道,虽然她感觉可信度很低。大晚上从豪宅跑出来一个带着一堆奢侈品的女人,身后还有保安追捕说不是小偷也没人信。

“哦?到警察局不就真相大白了。”沈明修明显不相信林初樱,林初樱心里暗暗叫苦。难道今年她犯太岁不成,最近这几天什么糟糠事都让她遇到了。

“明人不说暗话,怎样你才肯放过我。”林初樱服软道,如今的她今非昔比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大灰狼。此刻她为鱼肉,对方为刀俎不如自己主动服软看看对方到底什么意思。

从林初樱上车的这一段时间就让沈明修看到林初樱的多面性,刚开始是声泪俱下的演技派,前一秒还是张牙舞爪的小狮子,现在则像一只绵羊不过不是温顺的绵羊。

沈明修见过不少女人,温柔的,安静的,性感的,妖娆的,娇滴滴的。却从来没有见过像林初樱这样的,虽然那张脸和她酷似。但林初樱比她更有趣一些,沈明修相信自己的判断力更加竺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我这个人向来帮亲不帮理,我和你又不认识我凭什么帮你?而且你身上有值得我图的东西吗?”沈明修一本正经的说着。

林初樱本想反驳,可细细想来这个男人的话虽然听起来有些不舒服,但事实确实是这样。她和他非亲非故,他凭什么帮她?她身上也确实没有值得他这样的人图谋的东西。

林初樱一脸忧伤的看了一眼车窗外,她们已经上了绕城高速青城的繁华和高楼大厦在她眼底快速飞驰着。以前她深深的热爱着这片生她养她的土地,如今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冰冷。似乎从她失踪开始到父亲去世,她的人生就像跌停的股票一样一路下滑。

“你说得对,你我萍水相逢确实没有必要帮我这个不清楚底细的人!”林初樱有些疲累的说着:“既然你觉得麻烦,那就送我去警察局吧。”林初樱不喜欢太过麻烦别人特别是这个人也觉得她是一个麻烦的时候。

沈明修看着像泄气皮球一般的林初樱,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意。这个女人骨头就这么硬都还没和他谈条件就放弃了?沈明修对这个女人的兴趣可是越来越浓了。

“做我女人,你把天捅破了我都给你兜着。”沈明修半眯着眼,语气淡淡的看不出表情。听到这句话林初樱没有一点震惊和不可思议,因为在她醒来之后祁连是第一个这样对她说的男人。

而沈明修是第二个,林初樱不相信沈明修会对她一见钟情。从她上车到现在她察觉到沈明修看她的眼神和祁连看自己的眼神一样,只是祁连的眼神多了几分欲望,而沈明修更是多了几分深情。

林初樱抬手抚额纳闷道:“又是因为我这张脸是吗?”

“又?”沈明修有些不解。

林初樱连连摆手:“太复杂了和你说不清楚,说了你可能也不会信。但是我负责的告诉你我这张脸是整容的,我原来可不长这样啊。”林初樱认为男人都比较介意女人整容,看着身旁的男子那么帅,虽然刻薄了点但起码不算是个坏人。

她不能隐瞒对方实情,不然这不是欺骗人感情吗?

此刻,沈明修的墨眉微拧,眉中间皱成一个深深的川字。整容?难道这个女人是商场的对手故意安排到他身边的?可看林初樱直爽的性格完全不像一个心机深沉的人,如果这一切都是林初樱装出来的那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

沈明修鹰隼般的目光直直的盯着林初樱:“做我女人我护你一生衣食无忧,要么我就送你到警察局让你在里面孤独终老。”

这一次他不愿再错过,8年前那人走后他的感情一直空白。今天竟然意外的遇到眼前这个女人,她们竟然有相似的一张脸,不管是意外还是人为,沈明修这一次都会好好把握上天对他的弥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