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为刺客 第四杀 十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不,为了争地盘,铲屎官又来找穆逸了。铲屎官这个名字,据他说是他爹想了好久才想出的名字,贫苦人家都指出给孩子起歪名好养得起,因为就给他起了这个名字,虽然狗儿慢慢长大后也曾表示抗议过,虽然一家人都没读过书,哪里想结论高雅的名字呢。因为当狗儿在一周前认洪武二十三年,南京某贫民窟,似乎每一个繁华的地方都有其阴暗面,而这里就是与繁华格格不入的地方。在这里,你的拳头这是道理,活着就是幸运。这不,为了争地盘,狗子又来找穆逸了。狗子这个名字,据他说是他爹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名字,穷苦人家都认为给孩子起歪名好养活,所以就给他起了这个名字,虽然狗儿长大后也曾抗议过,但是一家人都没读过书,哪里想得出文雅的名字呢。所以当狗儿在一周前认识穆逸时,就羡慕穆逸有个好老爹,能起这么好的名字,摇了摇头,狗儿看着穆逸,很快就释然了,心道:有个好老爹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跟着自己混。。...

  十年前的一跪,改变的也许就是一个人的人生轨迹了吧。劭芸不会忘记十年前的雨夜,少年那清冷的似是没有任何感情的眸子。谁能想到,少年在十年之间愈发冷静也愈发无情呵,劭芸还是不解少年十年前的决定,而少年也未解释要劭芸对他单独训练的原因,谁能想到二人就这样相处了十年呢。

  洪武二十三年,南京某贫民窟,似乎每一个繁华的地方都有其阴暗面,而这里就是与繁华格格不入的地方。在这里,你的拳头这是道理,活着就是幸运。这不,为了争地盘,狗子又来找穆逸了。狗子这个名字,据他说是他爹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名字,穷苦人家都认为给孩子起歪名好养活,所以就给他起了这个名字,虽然狗儿长大后也曾抗议过,但是一家人都没读过书,哪里想得出文雅的名字呢。所以当狗儿在一周前认识穆逸时,就羡慕穆逸有个好老爹,能起这么好的名字,摇了摇头,狗儿看着穆逸,很快就释然了,心道:有个好老爹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跟着自己混。

  眼前的穆逸,与十年前相比身体愈加地好了,虽然所穿衣衫显得有些陈旧,但是很整洁。而清秀的他此时的表现却有些轻佻,倚在破庙的墙上,嘴里咬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狗尾巴草,充满着灵性的眼睛不停地转着,而嘴角那若有苦无的邪笑也许暴露了主人内心的真实想法呵。

  看到狗儿的到来,穆逸吐掉了嘴里的狗尾巴草,正了正身子,摆出了一副谄媚的架势,那笑容让狗儿这大男人看了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哎吆,这不是狗哥么,什么风把您吹到我这里来了”此时的穆逸,像极了秦淮河上某个花船上的**,而狗儿就是他眼中“挥金如土”的“公子哥儿”。对于穆逸的表现,狗儿很是受用,虽然嘴上并未说些什么,但是眼角的笑意却是遮挡不住的。

  看着穆逸的表现,狗儿装模作样地用手拍了拍穆逸的肩膀,所表达的意味很明显:小子,表现不错,我很看好你。不过,自认为聪明的他却没有发现穆逸眼中一闪而过的蔑视。“小逸啊,哥哥很看好你,所以这次的好事情哥哥想到了你,只要我们在这次的争抢中赢了的话,你的功劳哥哥不会亏待你的”狗儿说完,用一副“我很罩着你”的目光看向穆逸,似乎是在等着穆逸的回应。而穆逸的回应,也没有让狗儿失望,听了狗儿的话,穆逸表现出十分夸张的激动之意:“谢谢....谢谢狗哥的信任,我一定为狗哥死而后己”对穆逸的表现,狗儿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向穆逸交待了与对头约战的时间,狗儿就背着手趾高气扬地离开了破庙。狗儿离开破庙后,本来一脸谄媚奴才相的穆逸,忽然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呵,有点儿意思,看来我已经初步得到他们的信任了吧,一会儿去师姐那里看看下一步该怎么办”似是说给某些人听,又像是自言自语,穆逸就这样走出了破庙。只见穆逸几个简单的腾跃,就翻过了破庙那围墙,因为正门口有些狗儿的人,所以穆逸在不想暴露功夫的前提下翻墙走了。翻墙而过的穆逸,不禁有些自嘲:看来表面称兄道弟的人对于对方都留了一手呵。一路上借着各种条件隐匿身形,穆逸就这样向着刺客组织的落脚点前进。即使在刺客组织落脚点的门前,穆逸也不敢放松自己的警惕性,毕竟十年的时间让穆逸经历了太多太多。站在门前,穆逸之前在墙角处已经隐匿地观察过了,周围无任何可疑人员。“叩叩叩”三声敲门声,门内传来一老妇的声音:“门外何人,来此何事”穆逸答道:“查水表”。只听门内的老妇人又说:“我家水表在门外”暗语对到这里,穆逸知道应该表明自己的身份了,于是穆逸装作无可奈何的说:“我只不过想安静地做一个查水表的美男子罢了”穆逸刚说完,门开了,迎向穆逸的是劭芸那面带嗔怒的目光。观察四周无可疑人员后,劭芸才放穆逸进了门,小心翼翼地关好门。这是一个不小的院子,同样有前后院之分,而刚刚穆逸在门外听到的老妇人的声音,实际上是劭芸改变自己的声线发出的,这种功夫,穆逸也懂。一路上,劭芸并没有说话,但穆逸清楚,她一定在吐槽刚才的暗语,因为之前劭芸已经不仅一次地抱怨过了,只不过最终败给了穆逸的坚持罢了。进了屋子,只见劭芸在地板上极有规律地踏了几步,地面上的某种机关触发了,露出了向下的楼梯。看到劭芸的示意,穆逸知道:刺客组织的秘密基地,自己又要进去了。走在向下的楼梯上,穆逸的心依然可以保持冷静,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呵。十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从当初的小它男变成了冷酷无情的刺客;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穆逸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自己的感情也不再属于自己了吧。虽然刺客组织的秘密基地自己来过的次数不少,但每次都能给人以震撼的感觉吧。谁能想到,在繁华的南京城地下,有着这个四通八达的秘密基地呢,不过这里的设计很巧妙,连接秦淮河以及通风地带,保障了其中人员的通达与安全。看到周围忙忙碌碌的情报人员,穆逸忽然觉得自己与周围的人有些格格不入呵,似是感觉到了穆逸的心思一般,劭芸拿着一个刚刚收到的情报示意穆逸跟着她。看着穆逸沉思的样子,劭芸开口了:“怎么,后悔了么,后悔成为刺客了么”听了劭芸的话,穆逸愣了愣,随后摇了摇头。经历了十年,之前暗算穆逸的几个小男孩成为了刺客组织在绿林分支的成员;而蓝儿则成为了秦淮河上的花魁,他们都是利用这些身份去收集情报,并发展刺客组织,不断扩大组织影响力。穆逸呢,则成为了组织中的一名刺客,行刺杀之事。跟随劭芸走到一个较为隐避的房间,穆逸清楚:自己又要出手了,否则师姐不会让自己避开旁人的耳目,因为自己作为刺客的身份是需要保密的。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这里的人不知道穆逸的真实身份,只是把他当做是一个小学徒罢了。穆逸看了情报,是关于太师韩国公李善长之事,上书言:李善长与丞相胡惟庸案有所牵连,皇帝欲杀之。看到这里,穆逸不解了,皇帝欲杀之人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似乎是看出了穆逸的不解,劭芸解释道:“此人曾经是我们的雇主,与我们进行过情报交易,故存有与我们相往来的书信,恐为锦衣卫所得”听到这里,穆逸明白了,不过这种问题交给盗贼分支的兄弟不就行了么。所以穆逸还是觉得问清楚比较好,而劭芸似乎是知道他早有一问,告诉他:“导师希望你杀了他,不能让他有机会进锦衣卫的大狱。”听到这儿,穆逸知道这次任务的难度不会低了,毕竟牵扯到了锦衣卫。十年,穆逸和锦衣卫交锋过几次,知道那些人的难缠之处,想到锦衣卫,穆逸不由得皱了皱眉。看到穆逸皱眉的样子,劭芸并不意外,十年之内,这个少年给了劭芸太多太多的惊喜和意外,但终究是少年心性,想到这儿,劭芸的嘴角不自然地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怎么,害怕了么”?虽然是很拙劣的激将法,但是对穆逸却很实用。听了劭芸的话,穆逸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帮我把装备准备好”。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十年,足够他混迹于南京城的大街小巷了,所以李善长的府邸,并不难找。离开了秘密基地,穆逸知道自己应该去取装备了,可能是在秘密基地所花费的时间比较长,夜色已经悄然而至了。不过,这夜色不是更适合穆逸么。借着月光,穆逸翻墙回到破庙,幸好夜色已深,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蹑手蹑脚来到破庙的佛像前,双手用力转动佛像,看似笨重的佛像转起来好像分外灵活。随着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咔哒”一声,佛像的底座出现了暗格,暗格里面的,正是穆逸的装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