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为刺客 第三杀 雨问,改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因为想装失去记忆来看一看情况,随机应变,因为和前身的记忆同步率并不高,现在的穆逸选择接受事实,心态变化了,对记忆的接收也多了一些,这一夜,让穆逸对自己前身的情况有了肯定深入了解:自己的前身是孤儿,厮混在贫民窟。但是这样的背景更容易被刺客组织选择接受罢了,但是劭芸离开了,但穆逸还是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穆逸是天生乐观派,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本来穆逸不愿意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所以想装失忆来看看情况,随机应变,所以和前身的记忆同步率并不高,现在穆逸接受事实,心态改变了,对记忆的接收也多了一些,这一夜,让穆逸对自己前身的情况有了一定了解:自己的前身是孤儿,混迹在贫民窟。不过这样的背景更容易被刺客组织接受罢了,不过让穆逸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的前身是在做扒手时被收容到刺客组织里的,所以穆逸的身体协调性很好。一夜无眠,穆逸是被雨声吵醒了的,毕竟是破草屋,与以前的房子木有可比性。虽然穆逸一直在抱怨21世纪房子太小以至于找不到女朋友,但真正体会过草屋为大雨所袭后,穆逸忽然觉得以前的小屋简直就是天堂呵。穆逸来不及感慨了,因为此时的破草屋已经似乎承受不了雨点一滴滴了,这不穆逸即使在破草屋内也不免淋上雨。正当穆逸怀疑这破草屋能够在这场雨中坚持多久时,劭芸寻来了。看着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劭芸,穆逸还有些不太习惯,但更多的是感动,看来她还是很关心自己的,不然也不会冒着大雨来看自己是否出事。其实,穆逸在来到这个破草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被扔到这里自生自灭的吧,不然的话,自己受伤后,除了劭芸一个人外,其他人并未出现过,这也体现了刺客组织的一个心照不宣的规则: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在他们的眼里,穆逸的前身如同死人一样,所以把穆逸的前身扔在这个破草屋自生自灭,才让穆逸有机会夺舍重生。站在破草屋的门前,看着穆逸的眼神在清冷的雨中愈发清明,劭芸知道,穆逸想明白什么了。和劭芸的眼睛对视着,穆逸想从她的眼睛中看出什么,可似乎劭芸的养性功夫太好了,穆逸并未在她的眼神中读出任何感情上的色彩,穆逸见此,不由对这个神秘的刺客组织更加佩服了。“你.....来了”毕竟穆逸未占据主场,所以先开了腔。“嗯,来看看,你想明白了么?”劭芸问道。穆逸听到这里,就知道这个女人还是对自己不死心,否则早就如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放任自流让自己自生自灭了吧!“呃…我”穆逸正准备开口,就被劭芸打断了。“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小乞丐而已,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么?”似乎是穆逸的表现惹恼了劭芸,所以劭芸这次有些咄咄逼人地意味了。听了劭芸的话,穆逸不禁有些汗颜:自己不过是21世纪一个混吃等死的小宅男罢了,至于把自己升华到救世主这个高度么,自己不就是阐述了一些在21世纪显而易见的话语么,为什么在这些个古人眼里就成了普世济善的救世主了呢,自己没有能力更没必要去做那救世主。所以穆逸擦了擦鬓角那丝并不存在的汗水,对劭芸说道:“师...师姐,你的话有些严重了吧!”听见穆逸明显有些万金油的话,劭芸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有些不屑地道“你想想看你的身份,你再想想你现在所处的环境,我说的话严重么?”的确,劭芸的话很有道理,可是穆逸作为一个在21世纪成长起来的青年,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杀人是触犯法律的,虽然穆逸知道此时此刻他应该做出最后的选择,可他还是觉得杀人是不对的,本能的有些抗拒,所以不愿意去选择,但是此时的穆逸还在想办法去逃避,即使是白天的剑道感悟他表现出极大的天份,他也不愿意把这天份用在杀人上面。似乎是看出来穆逸想要找借口来辩驳自己,劭芸在穆逸开口之前开腔了:“你是个聪明人,所以有些话我不必说得太清楚,因为我知道你明白,你可以作出正确的选择。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句话,穆逸听过,而穆逸的前身在被刺客组织收留后,送进学堂学习文化时也接触过这句话,只是不知劭芸此时此刻说这句话到底有什么用意,其实劭芸的每一句话穆逸都认真去听,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姐是在关心自己,可是他确实不愿意罢了。看着穆逸若有所思的样子,劭芸很欣慰,看来自己这个师弟还是有救的,劭芸心中暗道。“不知....不知师姐提此有何用意呢?”穆逸问道,同时注视着劭芸的眼睛,希望能从师姐的眼睛中看出她真正的想法,但让穆逸失望的是,似乎师姐的养性功夫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她的眼神依然古井无波,完美地隐藏了内心的想法。听了穆逸的话,劭芸知道,她的话对穆逸起到了影响。所以看着穆逸在清冷的雨中愈发清明的眸子,劭芸耐心解释了起来。“你说过你不喜欢杀人,这点我们不反对,毕竟我们不是教人去做杀人魔,我们不喜欢滥杀无辜,因为没有人能够以杀人为乐吧。虽然我们不自诩为君子,但更不是虚伪的小人,同时我们也不鼓励做烂好人,我们有自己的准则。虽然你没有杀这个人的心思,但这个人也可能因为你而死,这一点恐怕你是否认不了的吧!我们能做的,就是给自己一个绝对冷静的头脑,用自己的能力,去保护和帮助别人”似乎是看到了穆逸的转变,劭芸有些激动,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显有些激动。听了劭芸的话,穆逸的确有些动摇了。说实话,劭芸给穆逸的选择无疑是最好的,这一点,不仅劭芸知道,穆逸也很清楚。穆逸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多么高大上的人物,他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虽然嘴上说的大义凛然,但是真让他选择去死,他也不愿意。作为一个堂堂大好青年,他可不希望自己英年早逝。穆逸似是考虑了很久,喉头动了动“我…我可以么?”听了穆逸的话,劭芸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大喜过望,连忙对穆逸说道:“可以,当然可以,你的杀之道十分符合我们的教条,只要你愿意守住本心,你一定会成为一个极其优秀的刺客”。可是,穆逸接下来的动作就出乎劭芸的意料了。只听见“咣当”一声,穆逸就跪在地上,正当劭芸想要走上前扶起他的时候,穆逸已经“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穆逸的额头有些发青,雨水透过破茅草屋淋下来,穆逸披头散发,发丝因为沾了水紧贴着头皮,看起来格外湛人。劭芸似乎很吃惊,张着檀口,忘记了扶起穆逸;而穆逸,虽然有些落拓,但眼神很清明很坚定。他们知道:在穆逸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有些东西,改变了。。...

  听了师姐介绍自己的名字,穆逸不淡定了。同时穆逸也越来越摸不清历史的走向了,以前认为自己作为穿越者,有着先知的优势,现在看来,他那引以为傲的优越感越来越靠不住了。唯一让穆逸感到心安的是他穿越附身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少年郎身上,这点是他逐渐融合前身的记忆后发现了的。

  劭芸离开了,但穆逸还是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穆逸是天生乐观派,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本来穆逸不愿意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所以想装失忆来看看情况,随机应变,所以和前身的记忆同步率并不高,现在穆逸接受事实,心态改变了,对记忆的接收也多了一些,这一夜,让穆逸对自己前身的情况有了一定了解:自己的前身是孤儿,混迹在贫民窟。不过这样的背景更容易被刺客组织接受罢了,不过让穆逸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的前身是在做扒手时被收容到刺客组织里的,所以穆逸的身体协调性很好。一夜无眠,穆逸是被雨声吵醒了的,毕竟是破草屋,与以前的房子木有可比性。虽然穆逸一直在抱怨21世纪房子太小以至于找不到女朋友,但真正体会过草屋为大雨所袭后,穆逸忽然觉得以前的小屋简直就是天堂呵。穆逸来不及感慨了,因为此时的破草屋已经似乎承受不了雨点一滴滴了,这不穆逸即使在破草屋内也不免淋上雨。正当穆逸怀疑这破草屋能够在这场雨中坚持多久时,劭芸寻来了。看着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劭芸,穆逸还有些不太习惯,但更多的是感动,看来她还是很关心自己的,不然也不会冒着大雨来看自己是否出事。其实,穆逸在来到这个破草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被扔到这里自生自灭的吧,不然的话,自己受伤后,除了劭芸一个人外,其他人并未出现过,这也体现了刺客组织的一个心照不宣的规则: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在他们的眼里,穆逸的前身如同死人一样,所以把穆逸的前身扔在这个破草屋自生自灭,才让穆逸有机会夺舍重生。站在破草屋的门前,看着穆逸的眼神在清冷的雨中愈发清明,劭芸知道,穆逸想明白什么了。和劭芸的眼睛对视着,穆逸想从她的眼睛中看出什么,可似乎劭芸的养性功夫太好了,穆逸并未在她的眼神中读出任何感情上的色彩,穆逸见此,不由对这个神秘的刺客组织更加佩服了。“你.....来了”毕竟穆逸未占据主场,所以先开了腔。“嗯,来看看,你想明白了么?”劭芸问道。穆逸听到这里,就知道这个女人还是对自己不死心,否则早就如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放任自流让自己自生自灭了吧!“呃…我”穆逸正准备开口,就被劭芸打断了。“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小乞丐而已,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么?”似乎是穆逸的表现惹恼了劭芸,所以劭芸这次有些咄咄逼人地意味了。听了劭芸的话,穆逸不禁有些汗颜:自己不过是21世纪一个混吃等死的小宅男罢了,至于把自己升华到救世主这个高度么,自己不就是阐述了一些在21世纪显而易见的话语么,为什么在这些个古人眼里就成了普世济善的救世主了呢,自己没有能力更没必要去做那救世主。所以穆逸擦了擦鬓角那丝并不存在的汗水,对劭芸说道:“师...师姐,你的话有些严重了吧!”听见穆逸明显有些万金油的话,劭芸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有些不屑地道“你想想看你的身份,你再想想你现在所处的环境,我说的话严重么?”的确,劭芸的话很有道理,可是穆逸作为一个在21世纪成长起来的青年,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杀人是触犯法律的,虽然穆逸知道此时此刻他应该做出最后的选择,可他还是觉得杀人是不对的,本能的有些抗拒,所以不愿意去选择,但是此时的穆逸还在想办法去逃避,即使是白天的剑道感悟他表现出极大的天份,他也不愿意把这天份用在杀人上面。似乎是看出来穆逸想要找借口来辩驳自己,劭芸在穆逸开口之前开腔了:“你是个聪明人,所以有些话我不必说得太清楚,因为我知道你明白,你可以作出正确的选择。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句话,穆逸听过,而穆逸的前身在被刺客组织收留后,送进学堂学习文化时也接触过这句话,只是不知劭芸此时此刻说这句话到底有什么用意,其实劭芸的每一句话穆逸都认真去听,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姐是在关心自己,可是他确实不愿意罢了。看着穆逸若有所思的样子,劭芸很欣慰,看来自己这个师弟还是有救的,劭芸心中暗道。“不知....不知师姐提此有何用意呢?”穆逸问道,同时注视着劭芸的眼睛,希望能从师姐的眼睛中看出她真正的想法,但让穆逸失望的是,似乎师姐的养性功夫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她的眼神依然古井无波,完美地隐藏了内心的想法。听了穆逸的话,劭芸知道,她的话对穆逸起到了影响。所以看着穆逸在清冷的雨中愈发清明的眸子,劭芸耐心解释了起来。“你说过你不喜欢杀人,这点我们不反对,毕竟我们不是教人去做杀人魔,我们不喜欢滥杀无辜,因为没有人能够以杀人为乐吧。虽然我们不自诩为君子,但更不是虚伪的小人,同时我们也不鼓励做烂好人,我们有自己的准则。虽然你没有杀这个人的心思,但这个人也可能因为你而死,这一点恐怕你是否认不了的吧!我们能做的,就是给自己一个绝对冷静的头脑,用自己的能力,去保护和帮助别人”似乎是看到了穆逸的转变,劭芸有些激动,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显有些激动。听了劭芸的话,穆逸的确有些动摇了。说实话,劭芸给穆逸的选择无疑是最好的,这一点,不仅劭芸知道,穆逸也很清楚。穆逸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多么高大上的人物,他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虽然嘴上说的大义凛然,但是真让他选择去死,他也不愿意。作为一个堂堂大好青年,他可不希望自己英年早逝。穆逸似是考虑了很久,喉头动了动“我…我可以么?”听了穆逸的话,劭芸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大喜过望,连忙对穆逸说道:“可以,当然可以,你的杀之道十分符合我们的教条,只要你愿意守住本心,你一定会成为一个极其优秀的刺客”。可是,穆逸接下来的动作就出乎劭芸的意料了。只听见“咣当”一声,穆逸就跪在地上,正当劭芸想要走上前扶起他的时候,穆逸已经“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穆逸的额头有些发青,雨水透过破茅草屋淋下来,穆逸披头散发,发丝因为沾了水紧贴着头皮,看起来格外湛人。劭芸似乎很吃惊,张着檀口,忘记了扶起穆逸;而穆逸,虽然有些落拓,但眼神很清明很坚定。他们知道:在穆逸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有些东西,改变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