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为刺客 第二杀 争执,杀之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并也不是单独的行动中的,总会有信赖的人,的话我们成了穆逸信赖的人,到时候……要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就聚在一起,就都也不是笨人,因为大家都心照不宣。老大的解释,穆逸也听的很清楚,心里对他们的防范又提升了几分。  边应对着身边的蓝儿,穆逸边思似乎对小弟们的反应早有预料,老大又耐心地讲解他的用意:刺客,并不是单独行动的,总会有信任的人,如果我们成了穆逸信任的人,到时候……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聚在一起,就都不是笨人,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老大的解释,穆逸也听的清楚,心里对他们的防范又提高了几分。。...

  听说老大要发话了,周围的小弟和穆逸都集中了注意力,因为他们都清楚,老大的话就是下一步对付穆逸的方向态度了。虽然老大尽量压低了声音,但是这对于穆逸来说影响不大。“交好穆逸”简单的四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这群孩子们里面炸起来了,让这些孩子面面相觑,不过穆逸却是明白了老大的用意,不由得对老大多看了几分,有如此缜密的心思,怪不得能当老大。

  似乎对小弟们的反应早有预料,老大又耐心地讲解他的用意:刺客,并不是单独行动的,总会有信任的人,如果我们成了穆逸信任的人,到时候……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聚在一起,就都不是笨人,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老大的解释,穆逸也听的清楚,心里对他们的防范又提高了几分。

  一边应付着身边的蓝儿,穆逸一边思考着应对他们的方法,就这样,武功课程就暂时告一段落了。由于穆逸一心沉迷于剑之道,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虽然有蓝儿在身边打扰,穆逸还是觉得自己受益匪浅,现在,穆逸也知道自己可以一心二用,这样对于自己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穆逸告辞了修习剑道武功的师傅,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后院的破草屋中,似乎是之前的黑衣女子交待过什么了吧,穆逸得以一个人享受“单人单间”的待遇,不必和其他孩子一起去挤在一起。当穆逸踏入破草屋的时候,黑衣女子仿佛知道他会此时回来一般,老神在在地在草屋里面等着他了。

  看到黑衣女人,穆逸的眉毛不经意间挑了挑:好不容易把蓝儿给哄走了,怎么又遇到这个女人了呢。下意识地,穆逸对这位黑衣女子有些抗拒,接受了前身记忆的他,对这个女人的印象还是很陌生,说明前身与这个女人交集不深,那么陌生女人为什么要对穆逸这么好就值得深思了。

  虽然穆逸挑眉的动作自认为很隐秘,却还是被女人捕捉到了,心里一笑,对这“小家伙”的兴趣更浓了,不过女人脸色依然古井无波。似乎是沉默给穆逸带来太多压力,又或者是想探探女人的口风,穆逸本着发挥“绅士*风格”率先打破沉默的局面。“那个,不知姑娘深夜造访,所为何事呵?”穆逸作了一个揖,恭敬地问道。似乎是被穆逸耍宝式地行为给逗笑了,也许是觉得这样的穆逸有些“不伦不类”吧,黑衣女子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而正是这一个笑容,让穆逸看痴了。

  也许是黑衣女子给穆逸的第一印象就是“冷”的缘故吧,此时她的笑容给穆逸的感觉就是可以融化积雪的暖暖阳光,更把女子衬托的如同天山雪莲一般美丽动人了,让穆逸有一种看着天山冰雪融化的暖意。似乎发现穆逸看自己的痴态了,女人及时收回了笑容,不过眼中的得意之色却是抑制不住了呢。女子变回“冷美人”之后,正了正身子,问穆逸道:“在你眼里,什么才是你的教条?”

  听了女子的话,穆逸心道:正题来了。诚然,这是每一个刺客的必经阶段吧,只有自己的心里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教条,才是真正可以在“杀之道”上走得更远。沉默了一会儿,穆逸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觉得,滥杀无辜是不对的,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如果可能的话,尽量不杀。”果然,听了穆逸的话,女人的脸色有些不对了,虽然穆逸的前身一直接受刺客的训练,不过穆逸只不过是来自21世纪的法制社会下的普通宅男罢了,杀人之事一时还是接受不了,而穆逸刚刚把心中想法说出来,就知道女人一定会生气,看着女人明显生气的脸,穆逸还真是担心她忍不住一剑杀了自己呢,所以穆逸说完后就偷偷瞟着她的剑。

  似乎是发现穆逸的小动作,女子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但是还是对穆逸说道:“的确,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但我们让你杀的都是该杀之人。杀一人,活百人;活一人,四百人。这样的人,你杀么!”听着女人的质问,穆逸有些愣,确实,他承认,女人说的话有些道理,可是他还是认为杀人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穆逸说道:“我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从来不认为杀人是最好的方式,杀人留下的孽是双方的,不止给刺客留下心里阴影,对目标的家庭也是一种伤害吧,如果有其他更好的方式,我们有什么资格剥夺别人的权利。”穆逸刚说完,就听见破草屋里传来了“啪”的一声,很清脆,很响亮,让听到的人都忍不住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真的被穆逸刚才的话给刺激到了,女子出手一点儿没留情面,穆逸的脸颊不仅红,还肿了起来。

  打完了穆逸,女子也有点儿后悔,对方只不过是个五岁的小孩子罢了,可是刚刚穆逸的表现让她忘记了自己面前的只是个小孩子而已。看着摸着脸颊有些发愣的穆逸,她说话了:“记住,你是一个刺客,主要的活动就是杀人,不过我们也不会让你滥杀无辜的,我们杀的每一个人,都有其非死不可的理由,如果我们对他们抱有妇人之仁的话,只会留下更大的祸患罢了。虽然我们给了你杀人的刀,但是我们不希望这把刀沾上不该杀之人的血。”听了女子的话,穆逸知道,这个女子已经很“照顾”自己了,不然自己刚才的话,完全给了她杀自己的理由。想通了这点,穆逸在感动之余,也在心下安慰自己: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在21世纪了,就不应该再用21世纪的规则来活着了,不然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为此,穆逸摆出一副“受教了”的样子,不过也在好奇黑衣女子对自己关心照顾的原因如何了。似乎是看见穆逸的反应很满意,黑衣女子很快就给穆逸解了惑。“对了,还没来得及介绍自己呢,小师弟,我是你的师姐和搭档,劭芸。”听到这儿,穆逸愣了,没想到,劭芸竟然成了自己的师姐和搭档,真是太意外了。穆逸糊涂了,此时的劭芸,怎么比自己记忆中早出生了近一百多年呢,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这里的明朝真的有些历史错乱了么,穆逸怕了,对未知怕了。

  而劭芸不知道的是,她的一个名字让穆逸对于未来更捉摸不透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