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战神 第2章 我专业怼姐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松……手!”“哎呀,我出差工作这几天,你有也没好好的吃饭时?”当少妇松手林弈,捏了下弟弟的脸蛋,后转身看向大丽、二丽。这时此时此刻,她那深秋般温柔如水的表情陡然一变,像深秋通常此时此刻,她那春天般温柔的表情骤然一变,像秋天一般肃杀。。...

“松……手!”

“哎呀,我出差这几天,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当少妇松开林弈,捏了下弟弟的脸蛋,转身看向大丽、二丽。

此时此刻,她那春天般温柔的表情骤然一变,像秋天一般肃杀。

扑通一声。

女仆二人齐齐跪下,匍匐在少妇脚下瑟瑟发抖。

“咳咳咳……”

林弈上气不接下气的干咳起来,指着少妇怒道:“大姐,你特么谁啊?哪儿来的?”

当时在飞机上,距离太远,林奕根本看不清楚大姐林雪的长相。

可他的话一出口,就把瑟瑟发抖的女仆吓哭了。

倘若,只是林公子不好好吃饭,最多挨一顿毒打,还能保住工作。

当林弈开口说话,就证明林公子不只是食欲问题,而是脑子出问题了!

以林雪的强硬作风,根本不给别人任何解释的机会,领工资,走人!

干净利落的让人坚定的认为,这个女侩子手是不是被无数男人抛弃而导致心理变态,而从走上了一条仇视全人类的道路。

大丽和二丽相拥而泣,哭得死去活来。

她们因至亲身患绝症,需以支付昂贵的医疗费为家人续命。一旦被开除,后果不堪设想。

“闭嘴!”

一声轻喝,哭声骤止。

房间里哭声骤止,一时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来,老弟,让姐姐好好看看。哎!你躲什么,不要怕,快把刀放下,姐姐不会伤害你的……”

“大姐,我不怕,我真的不怕,求你离我远点。我怕……刀剑无眼弄伤我自己啊……”

林奕双手握刀,刀尖冲着步步逼近的大姐林雪,却节节败退,直到退缩到墙角处,无路可退之下才不得不咬紧牙关,横刀于颈,撂下一句狠话。

“你再往前走一步,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只有在市井泼妇吵架的时候,才会动用这无赖到极点的手段,且自觉理亏才会道一句“老娘死给你看”。却让林奕说的不带一丝烟火气,如此清新脱俗。

“说什么傻话?老弟。你是不是被人下药了?是叶天?陈牧?还是马腾……这些被我抛弃的废物,还敢心怀不满……”林雪退了一步,眼中惊怒之色一闪即逝,瞥了一眼跪在不远处的大丽、二丽。

“去把管家喊来。”

“是是是……”

女仆慌慌张张夺门而去。

就在此时,林奕却感受到了来自林雪的关心和爱护。因为那种亲人出事后焦躁不安的心情和极力掩饰的杀意,让他不再怀疑林雪的身份。

“大小姐,老奴有罪,罪该万死。”

“说,到底怎么回事?”

“少爷受了惊吓,可能……脑袋出了点问题。而且,少爷记不清楚以前发生的事情了。”

林雪闻言,杀意不受控制般的爆发。

林奕只觉得喉咙被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心悸惶恐到不能自己。

“不管是谁干的,出于何种目的,我必将其碎尸万段,以解我弟心头之恨!”

“欺我弟者,虽远必诛……”

“大姐,稳住,注意控制!我只想问……现在做你弟还来得及不?”

……

金手指这辈子不可能要金手指了,一姐在手,天下我有。

还要什么自行车!

仔细排查一遍,不,是在将所有仆人毒打一遍后。大姐林雪的心情才稍感平静,但又不得不接受老弟突然失忆的现实。

万幸,只是失忆,至于其他方面,各项功能、以及零部件一个不少。

稍感庆幸之余,林雪再次提及林家传宗接代一事。林奕表示任重而道远,必将上下求索。

“这奶,真特么够味呀!”捏着鼻子喝下一口浓度极高的奶茶,林奕都快吐了。

“你从小身体就弱,多喝点,补钙,增强体质,对你有好处。”

“这是什么奶?老虎奶?都快把我喝醉了。”

“去把梅姨喊来。”

“是。”

片刻后,奶妈梅姨走了进来。

咕嘟一声,林奕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唾液。大!大到让人怀疑人生。

“补钙?”

“放心喝,梅姨身体很健康的。你瞧,她多壮实……”

她简直是“行走的钙片”。干了这杯奶,莫说一口气爬五楼腰不酸、腿不疼、气不喘。上天都不是难事啊!

林弈毕竟出自中医世家,哪怕家道中落,那也是有真本事的。知道体弱之人,多是指先天之本,肾虚。后天之本,脾虚。

以现在这般滋补,进食,均会出现中焦堵塞现象,中焦枢纽不通,上下左右气机均会受阻,故虚不受补就很容易发生了。

“大姐,咱家到底有多少钱啊?感觉像花不完似的。”

“姐负责挣钱,你负责花。争取早日登上败家风云榜,若能问鼎榜首,到那时,姐死而无憾。”

败家风云榜?还有这种奇葩榜单。

“姐,我现在排名第几啊?”

“这个嘛,老弟毕竟年轻,以后有机会的。”

当个败家子都当得这么失败,我还有救吗?

“我下午要去公司开会,你要的材料已经弄好了,你抽空看下。”林雪说着,朝着秘书招了招手,吩咐道:“把名单拿出来让我弟弟审核。”

林弈颇感好奇,翻开文件夹,顿时眉头一皱,第一页上贴着一张男人的照片,属于那种帅掉渣的男神范儿,照片下是他的简历,某某大学毕业,又在某某集团任职等等,诸如此类。

林弈越看越心惊,于是快速翻了几页,内容相差无几,清一色的高颜值高学历。

“大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林弈伸出食指,比作一个9的数字。

“怪我怪我,我忘了你现在失忆了。这些人都是来咱家当上门女婿的,姐姐后半生的幸福就交给你啦。”

“噢,我明白了。今天围攻庄园的暴徒,他们都是我的预备姐夫?”林奕心中充满同情。

那么说,我就是传说中逼姐夫卖肾的小舅子?

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一事无成。我的优点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都数不清,把怼姐夫当成毕生事业来做。

那么,坐在我面前的正是传说中的扶弟魔。

我的人生简直不要太完美。

“我吃饱了,先走了。”林雪放下碗筷,揪了下林弈的脸蛋,溺爱到了一种境界。

“我什么时候开始面试……预备姐夫?”

“随时都可以,老弟,姐姐必须提醒你,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帅哥多的是。所以,尽情的考验他们吧。”

“听你这么说,我现在有点儿蠢蠢欲动了。”

“老弟连卧铁轨的注意都能想出来,姐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嘻嘻,姐姐走了。”林雪正要出门,忽然脚步一顿,敛去笑容,神情严肃认真地说道:“顾家问你什么时候登门。”

“姐,我失忆了。”

“好吧,我们的死鬼老爸在你未出生之前,与顾家指腹为婚。具体情况等我下班回来再找你细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