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文档 第1章诡异的word文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昨天早上又是周末加班,事实上前段时间新闻部也也没过多的事情可做。而已因为前段时间跟的一个大事件被突然紧急叫停,不许我们通过新闻报导,我们无事可做,被塞了几个小事件回来,因为才忙到了现在的。  我拿下的是一个虐童案的资料,小女孩被亲生奶奶虐待最后殒命。桌上都是我拿到的是一个虐童案的资料,小女孩被亲生奶奶虐待最后惨死。桌上都是小孩遍体鳞伤的照片,看上去触目惊心。但是这实在不算最严重的,我之前跟进的那个事件,死的可足足有一百多人。。...

  今天晚上又是加班,事实上最近新闻部也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只是因为最近跟的一个大事件被突然叫停,不准我们进行报导,我们无事可做,被塞了几个小事件过来,所以才忙到了现在。

  我拿到的是一个虐童案的资料,小女孩被亲生奶奶虐待最后惨死。桌上都是小孩遍体鳞伤的照片,看上去触目惊心。但是这实在不算最严重的,我之前跟进的那个事件,死的可足足有一百多人。

  那个矿难的现场我永远都忘不了,随处可见的血迹,横七竖八残缺不全的尸体,那些死不瞑目的眼神……当然,还有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我不明白这样的案件为什么不让报导,但是上头有吩咐,我也无能为力。

  我看了一眼主编室,主编王乐今晚也在加班,不过他一直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直没有出来过。

  突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这么晚谁会打电话过来?电话在后头,我绕过后面的办公桌走过去接了电话,电话里只有一些混乱不清的杂音,没有人说话,我等了半分钟左右,电话就被挂断了。

  这台电话显示屏不太清楚,所以我也没有看到是谁打来的电话,我直接回拨了过去,电话铃声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是从主编的办公室里传来的。那声音在这样安静的晚上听起来格外地刺耳。

  我看向主编办公室,办公室的玻璃门里依稀可以看见一个人影。可是没人接电话。

  我本想过去看看,却发现有人给了我发来了一封邮件。是一个陌生人发来的word文档。

  大概是个垃圾文件吧,我想。

  可是文件名叫做“极生悲”,让我尴尬癌都犯了。一点开文件发现竟然还有密码,不过这难不倒我,我直接输入“乐”字的拼音feng,文件果然打开了。

  “无边的黑暗,最高的大厦,寒风中倒挂着的尸体正在腐烂。腐烂的不止是肉体,还有人心。”

  “什么东西!”我关掉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文档,看了一下时间,该下班了。

  走出大厦,我顿时想到最高的大厦不就是我们报社所在的地方吗?我抬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看不太清楚。

  刚好我有一个同学在交警大队上班,平常他也会给我提供第一手资料。今天他刚好上晚班,我闲着无聊就给他打了个电话。

  “我刚好在监控里看到你小子出来了,鬼鬼祟祟看什么呢?”方为民说道。

  “我正要问你呢,我们这大厦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比如,尸体?”

  “你有病吧!有尸体还轮得到你问我?加班加傻了吧你!”方为民那边突然传来呼喊声,他连忙说道:“现在可能真有尸体了,有交通事故,我要去处理一下,先挂了!”

  我一听立即来了精神,正要问他在什么地方,他却说道:“小事故,已经处理好了。”

  我本来还想问问详情,但是那家伙却反常地挂了电话。可能有尸体还能是小事故?

  回到家里好好地睡了一觉,第二天天还没亮方为民就打电话过来了,我一接电话他就骂道:“你小子是乌鸦嘴吧,现在锦城大厦真的出现尸体了!”

  我连忙起床,很快就赶到了公司,这会儿虽然还早,但是公司楼下还是围了不少人,而且报社里的人都来了,甚至社长也来了。

  我匆匆上楼,才从同事口中得知报社发生了命案,死的人竟然是我们新闻部的主编王乐!

  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王乐的尸体。我突然想到那个矿难的现场,王乐现在的惨状跟那些人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眼看过去,我就看到他上半身都是血,白色的衬衫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他的嘴和眼睛都是张开的,看上去就跟七窍流血一般。而他身上的肉却已经腐烂了,就像是死了好多天一样。

  警察照例问了我们一些事封锁了现场。我们只知道王乐大概是在我下班的两个小时候之后死亡的,却没法知道更多。我又偷偷给方为民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情况,没多久他就发了一些第一现场的照片过来。

  我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

  第一现场比我们看到的要恐怖多了,王乐整个人被悬挂在窗户外,头朝下倒挂着,就像一个没了气的破布娃娃。血是从胸口一路流下来的,被发现时他的整个上半身和头部都被血浸透了。

  为什么是倒挂着?我突然想到了昨晚上的那个文档,再次点了开来,输入密码时,那个“le”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乐,乐极生悲的乐,王乐的乐。

  王乐的事很快就传开了,不过因为社长的关系,对我们报社的影响倒是不大,不过王乐的事还是成了我们报社的禁忌,我们报社也因此放了一段时间的假。

  我心里一直想着那份word文档,不知道给我发这份文档的人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打开电脑想再看看那份文档,可是电脑里却找不到了。

  怎么回事?谁动了我的电脑?

  好在内容我还记得,为了弄清楚王乐的死是不是和我收到的word文档有关,也为拿到第一手资料,我找了熟人,让我进停尸房去看王乐的尸体。不过因为不合规矩,所以我只能半夜去。

  进了停尸房,周围都是尸体,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走向王乐躺着的床。尽管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王乐尸体的照片我也看了很多遍,可是这样近距离地看着他面目全非的尸体,我心里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我不禁想起他平日意气风发的样子。王乐今年35岁,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前两天还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买了豪宅,别提多得意了,可是现在,却死得不明不白……这难道就是乐极生悲?

  想到这儿,我立即看向了他的心脏处。

  这一看,又让我吃了一惊。之前因为都是血所以看不清楚,可是现在我却发现,王乐的心脏竟然赤裸裸地裸露在胸前,而且成了一坨烂肉。

  我虽然不懂验尸,但也知道这不是一刀能造成的。究竟是什么人,这么痛恨王乐?

  我正想着,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差点尖叫起来。

  “你们当记者的就是这个胆子?”说话的是个女人。

  女人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直接越过我走向王乐的尸体,带着手套的双手熟练地检查王乐的尸体。

  她的身材高挑,虽然全身都包裹得很严实,但是从露出的光洁白皙的脖子来看,应该是个年轻女人。

  “心脏果然烂掉了。”她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我问道。

  她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美得动人心魄,“你见过菜市场的绞肉机吗?这个人的心脏,就像被绞肉机绞过一样,烂得不能再烂了。”

  “这凶手也太过分了,杀了人还要做这样的事情泄愤,有必要么?王乐也太可怜了!”我说。

  “过分?或许吧!至于可怜……”女人说道:“我觉得是死有余辜。”

  “为什么这么说?”我对她的话感到十分惊讶,心里却隐隐觉得主编的死可能和前一段时间的矿难有关。

  那次的新闻是主编叫停的。这里面的猫腻谁都想得到,可是,我们早已学会保持沉默了。再说,被主编压下来的新闻又何止这一件。

  “秘密。”她冲我神秘地一笑,然后说道:“别做亏心事,不然……总会有人在背后看着你。”

  “什么意思……”我不由得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顺着她的眼光再次看向王乐下半身,这才发现,他的下半身竟然已经腐烂了!而且明显不是自然腐烂,反而像是被什么一下一下砸烂的一般,有些地方甚至还露出了森然白骨。

  看着那些仿佛在蠕动的腐肉,我只觉得心中一阵阵反胃。

  “走吧,一会儿有人过来了。”女人朝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弯弯的眼睛里染上了笑意,然后率先走了出去。

  我连忙跟了上去,可是一个转角就没看见她了。值班的警员送我出去的时候,我特意打听了一句验尸的女人是谁。

  “尸体都到了停尸房怎么会有人去验尸?而且我们这儿是‘和尚庙’,平常见到的女人,”他露出一个阴测测地笑容,指了指停尸间的方向,说道:“大多都在那儿躺着呢。”

  听他说完,我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赶紧回了家。

  回到家天已经快亮了,我索性不睡了,立即打开了电脑又去找那份文档,可还是一点痕迹都没有,仿佛那份文档只是我的幻觉,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可是文档的内容和王乐的死有这么多的相同之处,会是巧合吗?或者说是谁的恶作剧?

  正当我准备合上电脑的时候,那个陌生的账号又给我发来了一份文件,我赶紧点开,果然,又是一份word文档。

  这一次,文档的名字叫做民以为天。我当然知道中间缺了个“食”字,也想得到,文档的密码又是“食”的中文拼音,可是我不知道打开文档后会看到什么内容。

  我想了一遍身边所有人的名字,又查看了所有认识的同事甚至采访过的人的名字,都没有跟“食”有关的,我这才放心的打开了文档,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想搞什么!

  “当吃下去的食物变成钢刺,当美味的饮品变成毒药,他的肚子会被刺穿,他的肠胃会被灼伤,啊,对了,还有那能说会道的嘴,将永远也合不上了,就让他尽情地说吧!”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