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魔尊 第4章 虞青山的恳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都市最强大魔尊第4章 虞青山的哀求的全文深度阅读,“嗯,没问题,到时候肯定抽时间回家去。”陆恒和宋姨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记着,肯定要回去...陆恒和宋姨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

  “嗯,没问题,到时候一定抽时间回去。”

  陆恒和宋姨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

  “记着,一定要回来啊!”

  临挂断电话之前,宋姨一直在提醒着陆恒要回去。

  陆恒长长叹了一口气,一段痛苦的回忆浮现在了眼前。

  他的父亲是一对警.察,在三岁的时候,父亲在一次办案中遇到了意外,离开了人世,只留下了母亲和陆恒一个人。

  自打父亲走后,母亲含辛茹苦独自一人强撑着把陆恒带大。

  作为父亲的挚友,同为警.察的夏明哲经常来探望陆家母子,几乎把陆恒当做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夏明哲一家三口,妻子叫宋欣,女儿叫夏芷萱。

  夏明哲一直在做警.察,凭借着多年的办案经验以及荣获的功劳,已经晋升成了南安市警局副局长。

  宋欣则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小公司,生意也算是很红火。

  说到夏芷萱,陆恒的心狠狠疼了一下,一段段回忆如潮水般袭来。

  自己和夏芷萱虽然差了几岁,但还算得上青梅竹马,自小感情深厚,原以为能够顺着双方父母的意愿,一同白头偕老,没想到沈文海的插手,让一切都烟消云散。

  沈文海,未来自己最大的情敌,其父乃是华夏地产界龙头中尚集团,未来的中南省首富。

  前世的自己畏惧对方的实力,在夏家极力的反对下,最终离开了夏芷萱。

  当听到夏芷萱被逼婚自杀的消息,他第一次喝得酩酊大醉,痛苦欲死,不过也因此魂穿到了魔界,成了冷酷无情的赤阳魔尊。

  离开夏芷萱,选择逃避,一直是陆恒心中最大的悔恨。

  “这一世,我再也不会退缩了!”

  望着远方初升的太阳,陆恒心中毫无畏惧。

  ……

  中心医院,ICU病房外的气氛有些尴尬。

  ICU病房外面站了十多个人,但却是诡异的安静,每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喘,甚至隔着玻璃都能听到里面仪器的滴滴声。

  病床上躺着的虞大少爷依旧面色惨白,昏迷不醒,而身旁仪器上显示的各种指标数据则都很稳定,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个,虞先生,我们再去开个会,再研究一下令公子的病情。”

  穿着白色大褂的冯院长,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对着一个戴着眼镜,西装笔挺的中年人小声道。

  “嗯。”

  虞青山扫了冯院长一眼,眉头都快拧在了一起,但还是点了点头。

  几个专家主任哭丧着脸,摇头叹气,走出了ICU病房。

  虞大少爷来的这两天半,他们是三个小时一大会,一个小时一小会,可就是研究不出来这虞大少爷到底是什么病。

  “舅舅,您都两天没合眼了,去休息一下吧!”

  虞青山身边的一个年轻人上前小声劝道。

  “哼!”

  虞青山面无表情看了一眼年轻人,冷哼了一声。

  如果陆恒在场,肯定就会认出这人就是那个被恶性因果缠身的干瘦年轻人。

  年轻人名叫郭海,是虞青山姐姐的儿子,性格卑劣,纨绔成性,不得虞青山的喜欢。

  郭海见虞青山一脸冷淡,只好向后退开几步,脸色平静,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又过了一个小时,冯院长面色难看地领着几位主任专家返回,面对虞青山的疑问眼神,苦笑地摇了摇头。

  “我儿子的病情还没有确诊?”

  虞青山看着病床上的儿子,脸色阴郁。

  “是的。”

  冯院长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们国兴集团这五十多年一直向你们提供资金,帮助你们设立各种医疗项目组。”

  话没说完,虞青山扭头盯着冯院长的眼睛,怒火瞬间如火山爆发般涌出,对着冯院长几人愤怒地质问道:“我儿子生了病,你们开了整整两天的会,结果却连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虞先生……我们……”

  冯院长脸色极为难看,期期艾艾,答不出个所以然。

  “把当时世文身边的人都再给我找过来,我要仔仔细细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情况,连只苍蝇都别给我落下!”

  虞青山转头对着身边的保镖吩咐道。

  没过两分钟,虞大少爷身边的两个保镖和马医生先后走了进来。

  “再说一遍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

  虞青山盯着两个保镖,喝问道。

  两个保镖深吸了一口气,将当时虞大少爷去酒吧会友,到发病,到陆恒出手诊治,再到郭海与马医生二人质疑陆恒,最后到上车病情反复,每一件事都讲得仔仔细细,清清楚楚。

  “事情是不是这样?”

  虞青山听后,扫了一眼郭海,问道。

  “是……是的!”

  郭海脸色难看地瞄了两个保镖一眼,最后点头确定。

  每一个时间段都找出几个证人,他根本没法说不是。

  “你俩一直提到,那个年轻人替世文治病的时候,他的病情明显出现了好转?”

  虞青山再次把头转向了两个保镖。

  两个保镖没敢去看郭海阴郁的眼神,直接点头说是。

  “那么为什么我儿子的病情还会出现反复?”

  虞青山愤怒地看了马医生一眼。

  “那人没有行医资格证,我怕,我怕……”

  马医生擦着脑门上留下的汗珠,支支吾吾,说不出原因。

  “你怕?”

  虞青山反而笑出来声音,怒道:“我儿子现在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你就不怕了?”

  “我……”

  马医生还想解释,只是话到嗓子眼却说不出来。

  “冯院长,我对你们医院的人事没有话语权,但是我不想再看见这个人!”

  虞青山铁青着脸,对着冯院长说道。

  “是,是!”

  冯院长连忙点头,同时暗中瞪了一眼马医生,要不是这王八蛋多管闲事,老子何必这两天装孙子!

  “备车,我要去黑瞳酒吧找人!”

  虞青山带着保镖离开了医院,冯院长几人这才放松了下来。

  “那个,马医生啊,最近国家提倡派医下乡,咱们要相应号召,你医术精湛,就能者多劳吧!”

  冯院长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马医生,不紧不慢地说道。

  死道友,莫死贫道。

  其他主任专家连声称是。

  马医生目瞪口呆,愣在原地,心中欲哭无泪。

  虞青山一行离开医院后,直奔黑瞳酒吧。

  到达地点后,黑瞳酒吧的王老板亲自在门口迎接,给足了虞青山的面子。

  虞青山惦记着儿子的病情,也就没和他客套,直接说明了来意。

  王老板一听,赶紧把当日值班的工作人员全部叫到了大厅。

  “那天是谁替虞大少爷看病的?”

  王老板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众人,略带急切地问道。

  可惜没有任何人出声。

  “不要怕,这是好事!”

  王老板又解释了一下,但仍没有人站出来承认。

  气氛有些尴尬。

  这个时候,那天负责内场的安保队长站了出来,走到王老板的身旁,耳语了几句。

  “陆恒?”

  听到这个名字,王老板一愣,记忆中根本没这人啊。

  “是来打工的大学生。”

  安保队长又补了一句。

  “哦,那就好!”

  王老板点了点头,将目光送向负责人事管理的黄经理,开口道:“那个叫陆恒的大学生现在在哪呢?赶紧让他过来,不,是请他过来。”

  “这个……”

  黄经理脸色惨白、汗出如浆,不断用手帕擦着脸上的汗水,咧着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人哪去了?”

  王老板一皱眉头,语气带着不耐烦。

  “被黄经理开除了!”

  人群中不知道谁插了一嘴。

  “什么?”

  王老板突然拔高了一个音调,瞪圆了两只眼睛,对着黄经理恼怒道:“谁允许你把他开除的?”

  “不是……”

  黄经理悔的肠子都青了,他哪知道陆恒真会医术,而且虞大少爷还等着陆恒去治病,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动陆恒一根汗毛啊!

  王老板一脸冷笑地,恨不得一把掐死眼前的黄经理,伸手指着对方鼻子怒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那个叫陆恒的大学生现在到底在哪里?”

  虞青山不耐烦地对着王老板问道。

  “应该是回学校了。”

  王老板陪着笑脸,让安保队长把陆恒的详细情况告诉给了虞青山。

  得到消息后,虞青山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黑瞳酒吧。

  终于送走了这尊大神!

  王老板擦了擦头上的汗,脸上的笑容都已经僵硬了。

  等他转过头来,那副笑脸早已消失不见,一张胖脸阴沉无比,嘴上毫无感情道:“黄经理,本店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神,另谋高就吧!”

  黄经理心里咯噔一下,脸色比哭还难看,张口辩解道:“老板,你看在我这么多年出谋划策的份上……别啊,老板,我知道错了……”

  可话还没说完,王老板已经转身离开了。

  “老板,你等等我……”

  黄经理立马追了上去。

  ……

  刚从食堂吃完饭,正要返回图书馆,陆恒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鸣笛声。

  虞青山匆忙地下了车,快速走到陆恒的身前,伸手拦住了路陆恒的去路。

  “你有什么事么?”

  陆恒站在原地,当看到那天无礼的郭海后,朝着对方微微一笑。

  郭海见到陆恒淡淡的嘲讽后,整张脸变得铁青。

  “陆先生,我姓虞,犬子病重,想请你帮帮忙。”

  虞青山一脸诚恳地对着陆恒说道。

  “我一个穷学生,哪里能帮得上什么忙啊!况且虞大少爷的身体金贵,若是弄出个三长两短,我怕我也活不了啊!”

  陆恒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开。

  这句话是郭海对他说的,现在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