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小圣医 第3章 恶邻如狗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陈北这么好的孩子怎么会忽悠人呢!”吴春花连声道。吴晓红也忍不住点点头:“陈北连开直升机的有钱的人人都认识了,他当然混得很好,混得好的人,都是轻蔑忽悠人的!”见两人不信,刘军吴晓红也不住点头:“陈北连开直升机的有钱人都认识,他肯定混得很好,混得好的人,都是不屑骗人的!”。...

“陈北这么好的孩子怎么会骗人呢!”

吴春花连连道。

吴晓红也不住点头:“陈北连开直升机的有钱人都认识,他肯定混得很好,混得好的人,都是不屑骗人的!”

见两人不信,刘军又气又急,三步并作两步,把陈北刚刚放下的礼物,拿到了两人眼前!

“你们瞧他送的礼!”

刘军顺手拿出一瓶酒,指着酒瓶道:“看到没,这酒瓶上连个贴纸都没有,分明是散酒,五块钱三斤的货色!”

“什么!”

吴春花面色大变。

吴晓红也惊呆了。

陈北和开直升机的有钱人是朋友,怎么会送这种劣质酒?

“呃…你要说这是散酒也没错,但是……”

陈北一愣,连忙想解释。

但他话还没说完,刘军就打断他,又把他提的那箱奶取了一瓶出来:“瞧,这奶也是没有标志贴纸的,打开看看,哎哟,都臭了!”

吴晓红伸手拿过一瓶奶,打开闻了闻,眉头紧紧皱起。

还真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味儿!

“还有那水果…”

刘军又指着旁边那一袋苹果。

“那是我在村头副食店买的!”

陈北慌忙喊道,生怕这些人把苹果也当成假冒伪劣产品。

真是气死人了,他那酒的确是散酒,但那是龙国顶级白酒大师胡一醉亲手酿造的,就那一瓶,在外面卖两万都有人买好吗!

还有那奶,靠,那奶可是龙国最好的牧场,阴山大草原牧场出品的原生态奶,是牧场老板女儿送他的,他都没舍得喝呢!

可恨啊,这些人不识货就罢了,居然还说是假冒伪劣产品!

“听到没,苹果是他在村头副食店买的!”

刘军振振有词:“不是我杠,我只想问问,如果陈北真的认识开直升机的有钱人,他也真的是混得很好,那为什么不买城里面最有名气的红富士苹果?”

陈北迷茫了,无话可说了。

“姨,晓红,你们看吧!”

见陈北无话可说,刘军挺直了腰杆,仿佛打了胜仗一样。

吴春花眼珠子飞转,看她狐疑的神色就知道,她已经被刘军说服了,没办法,陈北感觉他都被刘军说服了!

吴晓红则是试探着道:“那,刚刚有钱人,为什么要开直升机来找陈北?”

“陈北欠人钱了呗,说不定还欠的不少,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陈北一声招呼都不打,忽然回到村子,他其实是想躲债,结果人还是追过来了!”

刘军说的言之确凿,好似他亲眼看到陈北写借条一样。

“不是的,我不打招呼忽然回村子是因为……”

陈北赶紧想解释,毕竟他回村子是因为师父死了,而他又没和锁魂的牛头马面搞好关系打个商量,所以有点突然。

“别说了!”

吴春花没等他说完,再次将他打断,粗暴的推了陈北几把:“出去出去,别站在我家门口,免得回头人家以为我们家和你有关系,找我们要债!”

“陈北啊陈北,以后别吹牛了,脚踏实地在家务农还债比较好,以后运气来了,哪年丰收了,还了债,说不定可以找李寡妇结个婚!”

吴晓红不知何时,也会到了刘军身旁,挽着刘军的胳膊,斜眼瞟着陈北。

而她说的李寡妇,则是村里唯一的寡妇,四十来岁,有个上高中的儿子,还有点腿瘸,长相也不堪言说。

吴晓红居然认为陈北要运气来了,才配得上李寡妇。

一想李寡妇的尊荣,陈北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算了算了,爱咋想咋想,反正退婚这个目的达到就行,和你们说话可累死了,次次打断人家说话,没礼貌。

思绪及此,陈北立刻转身朝自己家走去。

刘军志得意满地搂着吴晓红,望着陈北远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吴晓红趴在刘志军怀中,小巧可人。

吴春花看着女儿女婿,女儿和手机店老板谈上恋爱,自己以后可要在村子里横着走了!

目光再回到陈北这里,不多时,他就回到了自己家。

他家是个三面的小院子,正面两间房,是堂屋和厨房,两侧各一间卧房,左面是陈北的卧房,右面是父母的。

不过父母还没回家,在外地打工。

陈北本不想让父母再受累,但前去劝了几次,父母却说自己闲不下来,不回家。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

“陈北,陈北!”

忽然,院子外传来一阵喊声。

陈北走出去一看,是一个挺着大肚子,梳着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人,腋窝下还夹着一个皮包。

好像是村里的郑会计,全名郑钱,可以说很有理想了!

“郑会计,有事儿吗?”

陈北礼貌地问到。

“没事儿我找你干哈,你赶紧跟我走,村里要修路,就差你一家还没看地方了!”

郑会计道。

在金花村,修路还是分包到户,一户人承包一段距离来修。

不过因为农民的本职工作是种田,不是修路,所以修路的时候,把路当田一样刨,其质量自然不咋地,年年修,年年修,陈本走之前在修,回来了还在修。

其实这也是陈北让方柔出钱修路的主要原因之一,着实是太折腾了。

想到这里,陈北才微笑道:“郑会计,不用去看了,我已经叫了朋友帮咱们村修路,明天就来人动工,从咱们村门口到城里,水泥路,一次搞定!”

“啥玩意儿?”

郑会计以为自己就还没醒,出幻觉了呢。

仔细回味了下,确定不是幻觉后,郑会计就笑了:“陈北,跟我逗乐呢,就你,还叫朋友来帮咱们村修路,还从村口到城里,还水泥路,三重搞笑哈!”

陈北连连摇头,认真地说到:“我没逗乐。”

“还挺认真,认真逗乐?”

郑会计哈哈大笑。

“陈北,你要真混得这么好,能叫来朋友帮咱村修水泥路,你还回咱们村干嘛,这不是屈才了吗!”

一个尖酸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都不用看,陈北也知道来人是谁。

除了邻居家那个叫王金秀的泼妇,还能有谁?

俗话说邻居好,赛金宝,王金秀自然是不能和金宝赛,倒是可以和阴沟里又黑又臭又没用的黑泥巴赛一赛!

陈北记得清楚,当年王金秀的儿子和陈北一起去念书,陈北学习好,她儿子不好,她觉得没面子,就养了条大黑狗,堵在上学路上用狗吓唬陈北,搞得陈北心神不宁,难以认真学习。

每每想来,陈北都感叹不已,有时候,有些人,只能用坏到骨子里来形容!

不过陈北如今成长了,宰相肚里能撑船了。

所以,听到王金秀的酸话,他也只当谁家狗在叫:“郑会计,你要不信我的话呢,你就等我一天,明天这个时候,如果还没人给咱们村修路,不用你招呼,我连夜就去给咱村修路,保证把我家负责的地段,修的整整齐齐的,行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