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校? 役亡师 《鬼校? 役亡师》第四章 新面孔!谜身份的可怕少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作《鬼校? 役亡师》,提供更多舒晗梁修司是哪部小说,舒晗梁修司是什么小说。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节选:舒晗模样的谜少女背后飘了一整夜。虽然鬼魂是也没腰酸背疼腿抽经的奇特病症吧,但是天空发白的…...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做《鬼校? 役亡师》,这里提供舒晗梁修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校? 役亡师小说精选:因为不敢动,所以梁修司就在舒晗模样的谜少女背后飘了一整夜。虽说鬼魂是没有腰酸背疼腿抽筋的奇异病症吧,不过天空发白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腰椎有点僵硬,更别提似乎是占用了舒晗身体的谜样少女,一动不动的站着,舒晗要上课的话大概会有老年人的症状出现吧……果然,太阳刚露出一丁点头,梁修司终于看见舒晗直挺挺的往后退了两三步:“啊疼疼疼……”“舒晗?”不那么确定的问了一句,“你回来啦?”舒晗僵硬的转过身子,表情痛苦的看着梁修司:“又……”她摸…

因为不敢动,所以梁修司就在舒晗模样的谜少女背后飘了一整夜。

虽说鬼魂是没有腰酸背疼腿抽筋的奇异病症吧,不过天空发白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腰椎有点僵硬,更别提似乎是占用了舒晗身体的谜样少女,一动不动的站着,舒晗要上课的话大概会有老年人的症状出现吧……

果然,太阳刚露出一丁点头,梁修司终于看见舒晗直挺挺的往后退了两三步:“啊疼疼疼……”

“舒晗?”不那么确定的问了一句,“你回来啦?”

舒晗僵硬的转过身子,表情痛苦的看着梁修司:“又……”她摸索着床头柜,“我又站了一整夜吗……啊疼疼疼……”

梁修司发现虽然舒晗和谜少女的脸是同一张脸,但是那样秀丽的五官在舒晗的脸上就一点仙气都没有了,不过露出整张脸的舒晗还是非常清秀的,只是……怎么说呢……有种奇异的暴殄天物的感觉啊。

“呼……”梁修司伸展了胳膊腿儿,一屁股瘫倒在沙发上:“那个女的是谁?”

“不知道……哎哟我的老腰……”舒晗也扑到床上,“她一出来就要站一宿……也不想想是谁的身体……啊疼疼疼……”

“每当满月就会出现吗?”梁修司问道。

“嗯,我妈说我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是这样了,满月就站窗户边上……说话怪里怪气……”舒晗把脸埋在枕头里,“而且我又能看到鬼魂,在他们看来我就是在自言自语什么的……是很伤脑筋的事情啊……”

“你今天倒是格外坦率嘛。”梁修司笑道,“虽然我没觉得你有伤脑筋过吧。”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好像神经很粗壮。”

“去死啦。……不过说起来……”舒晗嗫嚅,连袜子都没脱就直接盖上被子,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看着梁修司:“那个,你不会觉得害怕和讨厌吗……?”

“为什么要害怕要讨厌啊?”梁修司撑住下巴,“你什么样子都是你啊喂。”

舒晗看了他一会儿没吭声。

“叮叮叮叮叮”床头柜的闹钟响了,舒晗伸手把闹钟按掉,然后斜眼看着梁修司:“你去帮我听讲,我要睡觉。”

“你不是说教学楼里有个可怕的老家伙么。”梁修司抓了抓头发,“虽然我觉得他醒过来跟我完全无关什么的……不是被你严令禁止不可以去嘛。”

“嘛……我不是不在学校嘛,安全啦的啦……”舒晗翻了个身子拿后背对着梁修司:“要记作业噢——”

“所以我的安全无所谓吗?!而且就算要帮你记作业我也得有纸有笔啊喂!再说我也挪不动实体你不是知道吗喂!!”

“自己想办法……呼……”

“要去你自己去啊喂!!!”梁修司飘到舒晗上空,“我才不想去啊喂!!!醒醒啊喂!!!”

当梁修司战战兢兢一步三回头的走进舒晗的教室并坐在她的座位上以后,他愈发觉得舒晗这家伙实在很可恨。

好在那隐藏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的老家伙没什么动静,就说他反应迟钝,但他给自己壮胆的理由还是越想越可信的:自己都已经死了,万一那家伙发威,自己最多就是难受一会儿,不会再死一次了……吧?

那可是连回忆起来都会觉得毛骨悚然的哀嚎啊。

不过幸福的听讲时光没有延续多久,第一节课之后梁修司就立刻察觉到有个什么东西,类似空气一样的看不清摸不着的一股力量……在他脚底下迅速膨胀起来。

梁修司撒丫子就跑。

在教学楼外半空中飘荡了一会儿,那力量的感觉还是存在。隐隐约约的就看到在这个老旧教学楼的4楼最靠边的一个教室,似乎往外冒着看着就很不详的黑雾。他以前在教学楼玩了那么长时间,竟然就没有发现过这个教室。

出于好奇,他远远的飘到那教室的正对面,伸长了脖子想透过糊上报纸的玻璃窗里到底有什么,他闻不到鬼界气息,不过能散发出这么强大的气压场的,大概除了舒晗口中的“老家伙”就别无他物了。

那教室往外冒着黑雾,什么都看不清,梁修司不怎么敢靠近,可那黑雾越往外冒就越有点想知道怎么回事,在他忍不住想往前迈步的时候,那黑雾突然消失了。

梁修司一边纳闷一边小心翼翼的飘近了那个被发黄报纸糊住窗户的教室,隐约就听见了分辨不出性别的低声呜咽,声源大概就是这间十分不详的教室。

离那教室约莫3米远的距离,他不敢再靠近了,那教室里的东西的确是被什么给锁住的感觉,那细小的呜咽听起来更像是挣扎,还有沉重铁链在地上趟过的刺耳怪声——

“好奇吗?”

梁修司吓得头发都立起来了,迅速往上空窜了两米的距离才回头看,他身后飘着一个个头跟舒晗有一拼的矮小男生,双手插着口袋,低头正看着那教室。他发现这小男生的制服,跟自己身上的一模一样,只不过这小男生看着却不是半透明的。

“你、你是鬼魂吗?”梁修司问到,小男生含糊的应了一声,眼睛仍然盯着教室,“你看上去……不像鬼魂。”

“唔。”他又含糊了一声,然后回头笑嘻嘻的看着梁修司:“闻着很香啊,我都饿了。”

“……我怎么闻不见……”梁修司瞪大了眼睛,觉得这小男生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邪恶,他是要吃了教室里的那玩意儿吗?“你、你你是干嘛的啊喂!!”

教室里的呜咽声更大了,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极力挣扎。

“虽然你长得也没那么倒人胃口,但我是不会因为这个就把食物分给你的噢。我啊,”男孩一脸特别天真的笑容看着梁修司:“还是比较喜欢大胸脯的女生噢。”

“哈啊??”这小子说什么呢?“你要吃了它吗?!”

小男生冲着梁修司做了一个非常可爱的淘气鬼脸,然后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只有他的手是半透明的!他抬手指着梁修司,然后朝自己的方向勾了勾手指,梁修司就好像肚脐眼被勾住了,一下子从半空中往前倾去,一边朝小男生靠近一边心里发凉……

他明明没有碰到自己啊。

为什么他是鬼魂却可以全身上下除了手的部位都和人类无异?是不透明的?像实体一样?

为什么他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却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南高时代校服?

为什么……要把自己勾到他跟前?

眨眼的功夫,他已经被这孩子勾拽到眼前了,是真正的眼前,两张脸过于贴近,以至于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放大了的这孩子像猫一样的双眼。

尽管笑得十分天真,尽管眼睛像猫咪一样无辜而惹人怜爱,但是这小鬼的无辜表情却开始逐渐聚集阴冷的气息……

“闻起来……”男孩笑眯眯的侧过正对着梁修司的脸,轻轻歪头嗅着他僵硬不能动弹的脖子:“真的好香啊。”

TBC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