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校? 役亡师 《鬼校? 役亡师》第六章 启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作《鬼校? 役亡师》,提供更多鬼校? 役亡师舒晗梁修司,鬼校? 役亡师舒晗梁修司小说。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节选:舒晗那个没头脑的都明白被表示谢意之后礼貌上要说一句“不需要谢”的啊,这家伙究竟是有多臭…...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做《鬼校? 役亡师》,这里提供舒晗梁修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校? 役亡师小说精选:梁修司想回头看看是什么顿住了自己,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身后传来了陌生而清冷的男性声线:“这是哪儿?”声音的主人把手从梁修司后背上放下,跨步到他身前,背对着他四处张望着周围的树木,眺望着远处并列在一起的教学楼,然后,他转过身子低头看着梁修司。梁修司只看到到那人穿着月牙白的长衫,还没仔细看清楚脸就失去了意识。“啪!”喂,虽说是失去意识了,在他以为自己是彻底死掉之后却被人一个巴掌给拍醒了算是怎么回事啊。“呃……”有那么一刹…

梁修司想回头看看是什么顿住了自己,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身后传来了陌生而清冷的男性声线:

“这是哪儿?”

声音的主人把手从梁修司后背上放下,跨步到他身前,背对着他四处张望着周围的树木,眺望着远处并列在一起的教学楼,然后,他转过身子低头看着梁修司。

梁修司只看到到那人穿着月牙白的长衫,还没仔细看清楚脸就失去了意识。

“啪!”

喂,虽说是失去意识了,在他以为自己是彻底死掉之后却被人一个巴掌给拍醒了算是怎么回事啊。

“呃……”有那么一刹那梁修司以为自己又在新的时代醒过来,努力聚集起涣散的眼神定睛一看,这里还是自己失去意识之前所在的学校后山,面前还蹲着一个能看到自己的陌生人,浑身还是散发着剧烈的疼痛,所以说……“你……你到底是……你到底是男还是女?”

比起这少年是谁,在看清了长相之后,性别的问题好像比身份要来得让人有求知欲。蹲在他身前的少年不论从哪个角度看也是分不出性别的啊。

要说是男生,这及腰的乌黑长发又是怎么回事?而且哪个男生会这么肤如凝脂啊?要说是女生,骨架子好像有点儿大?面容虽可以用清雅形容,但隐隐觉得用英俊这个词也是毫不为过……声音也是……乍一听好像是男声,可是回想起来又觉得十分温润……

而且那么奇怪的装束……好像古代人!!!

不过这人的表情怎么这么……啊啊头好疼……全身都好疼……好困……

“啪!”

“……疼疼……”为什么一个看上去明显是重伤的患者要莫名其妙的挨两巴掌啊?!

“你受了重伤。”少年面无表情的说着,“现在睡着会消失。”

“……”那你也不用那么用力的打脸吧?!不过这句话梁修司没说出来,他只能看着少年,用眼神无力的控诉着自己的哀怨。

果然刚才是没消失之前就被这家伙给打回来了啊。

说起来是要谢谢他什么的,不过面对这个面无表情的过于镇静的脸,不知为什么就觉得有点火大。

“人间吗。”少年又开始四处看,“这是人间的哪儿。”配合他脸上毫无疑惑的无表情这句子听起来是个完美的陈述句。“你没有鬼魂的气味,你是什么东西。”

“……”听着少年最后那句明显是陈述句的疑问不知道怎么就有种被骂的感觉。梁修司闭上眼睛,决定无视他,料想到这家伙大概会立刻给他一巴掌他马上又把眼睛睁开了:少年已经面无表情的抡圆了胳膊——

“啪!”

梁修司被打的脑袋都转向另一边:“……你给我适可而止啊喂……”

少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举起手轻轻的放在梁修司的额头上,他的手真不是一般的凉,梁修司微微打了个激灵,但这冰凉的温度很快消退了,不论是少年的手还是梁修司不断传来阵痛的身体,都变得有点温暖起来。

“你在干什么……”虽然说话还是有气无力,但这种逐渐温暖起来的感觉让他的身体明显没那么疼痛了,尤其是后背,那软塌塌的感觉正在逐渐消失。

“给你做新的脊椎。”少年面无表情道。

说起来,刚才和那谜样男孩打斗的时候,自己的脊椎被他给抽空了……不过后来那莫名其妙的力量涌现的时候,倒没觉得身体哪儿有不适,力量一消失,那剧烈的震痛又重新回到了身体里。

刚才快死掉也是觉得浑身像是被冻住了一样又冷又疼,没想到这家伙一眼就看出来他的脊椎没了,在还是陌生人的时候就给他这样用奇怪的方式治疗,虽然看着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其实他是个外冷内热的家伙吧?

“你为什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那一点感激的情绪顿时荡然无存,这种情况下也只有转移话题了:“你也是鬼魂吗?”

“不是。”少年说着,把另一只手也附到梁修司的额头上,“也不是人类。”

“那你是什么?”

“不记得了。”少年面无表情的闭上眼睛:“醒过来是在这里。”

“我也是哎!”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不过我一个月之前才变成鬼,其实好像是死了三十多年了……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刚才。”

“诶??你睡了多久啊?还记得什么吗?”

“你。”少年睁开眼睛看着梁修司,“不记得睡了多久,不过我见过你。”

“哈啊?”

“但不记得你是鬼魂。”

“可是我不记得有见过你啊……”梁修司又仔细的看了少年的脸,“还记得其他的吗?”

“嗯。”少年又闭上眼睛。

梁修司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少年有继续说的意思:“所以说你还记得什么啊?”

“启碎。”

“什么?”

“我的名字。”

“噢……”怎么这气氛突然转向自我介绍了……“我、我叫梁修司。”

“我是说我还记得我的名字叫启碎,没有问你的名讳。”

“……所以说你把话说完整我才不会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你啊喂!!”

启碎没搭腔,过了一会儿才把手从梁修司的额头上放下来,面无表情道:“你还需要修养几天。”

梁修司慢慢抬起手,恢复了一些力气,但没有全部恢复,想要和以前一样轻飘飘的还有点难度,但好歹可以坐起来了。

“那个……”不太愿意跟这家伙道谢,但一码归一码,启碎正看着自己,梁修司别过脑袋:“谢啦。”

“嗯。”

话说连舒晗那个没头脑的都知道被道谢之后礼貌上要说一句“不用谢”的啊,这家伙到底是有多臭屁啊!?

如果臭屁就臭屁得彻底一点,不要让人有那种觉得你很孤单的错觉啊喂。正想着,启碎站起来了,梁修司也慢慢挣扎着起身,斜眼看着他:“你刚才说你刚醒过来……”

“嗯。”

“你有地方去吗?”

一小时后,舒晗家。

“所以你当我这里是孤魂野鬼收容所么?!”舒晗顶着刚睡醒的乱糟糟的头发,身上还套着前一天穿的已经皱皱巴巴的校服一脸的不满,她指着梁修司的鼻子:“不行!不许!!不可以!!!”

梁修司虚弱的靠在沙发上,朝舒晗无奈道:“都跟你说他不是鬼魂了啦……”

“我管他是什么!!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舒晗双手环胸转过身子。

“可是他救了我一命……”

“……”舒晗立马回头,这才发现梁修司和平常不太一样似的:“你怎么了?”

梁修司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简单讲述了老家伙被锁的教室,充满敌意的谜样男孩,两人的打斗,最后略微夸大的着重描述了一下启碎拯救自己的无私行为。

这期间舒晗的表情变得没那么执拗,听到梁修司的脊椎被抽掉的时候她的脸色惨白,而当她听到启碎给他做出新的脊椎的时候又激动的“哇噢……”了一声,梁修司见时机差不多了,便抬手敲了敲墙壁,接着说道:“要不是他送我回来,说不定你真的就见不到我了啊喂。而且你别忘了是你叫我去帮你记作业什么的才有这些下文的噢。”

舒晗别过头去用蚂蚁的声音嗫嚅道:“……对、对不起嘛……”然后马上回头大声吼道:“但是我也不知道真的会出事啊!!!所以你少臭屁了!!你……”

她看见启碎穿墙而过,进入了房间,一边摸索眼镜一边不那么情愿道:“虽然我不想让你进来的,不过看在你救了那白痴的份上,你就……”她戴上眼镜,视线落在启碎的脸上,顿时就没了声音,脸也涨得通红:“咳嗯……你……你……你就留、留下吧。”

启碎面无表情的听舒晗说完才环顾这房间,然后继续面无表情的冷静道:“真的谢谢你收留我这个陌生人。这房屋和阿司所说的一样真的很有趣。”

“我说你那张脸到底哪里表现出感谢和有趣了啊喂!!!”梁修司忍不住朝启碎咆哮道,“你根本连灰尘那么大的感激都没有吧喂!!!”

启碎仍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舒晗,指着她的眼镜道:“请问你脸上的那个是什么。”

“你这是陈述句吧喂!!”

舒晗也没理会梁修司的咆哮,她看上去有点害羞的别过脸去小声道:“眼、眼镜啦……”

“你脸红什么啊喂!!!”

“眼镜是什么。”

“就、就是看不清的时候戴上就会看清了的……”

“你们是彻底无视我了啊喂!!!”

午后的阳光晴朗灿烂,秋天快要过去了。

梁修司躺在沙发上和另外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虽然每吼出一句话都会耗费一些所剩不多的力气,但他的心情还是莫名的无限好。

TBC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