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校? 役亡师 《鬼校? 役亡师》第八章 死斗!舒晗的力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作《鬼校? 役亡师》,提供更多鬼校? 役亡师舒晗梁修司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鬼校? 役亡师舒晗梁修司比较完整版。鬼校?役亡师小说舒晗梁修司节选:舒晗的身体比大脑慢了不只一拍,虽然看很清楚了男孩的动作,但仍是来还来…...

舒晗梁修司小说名字叫做《鬼校? 役亡师》,这里提供舒晗梁修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校? 役亡师小说精选:男孩正笑得乖巧,从口袋里抽出半透明的右手握了握,在梁修司眨眼的功夫便忽然不见了身影——“启……!”舒晗的身体比大脑慢了不止一拍,尽管看清楚了男孩的动作,但仍是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在迅速回头的空挡梁修司也察觉到背部突袭的阴风,眼角余光刚瞄到男孩的裤脚就已经被启碎大力推到一旁,再抬头,启碎已抬右小臂挡住了男孩下踢的腿,而一腿未中,拳头又到,接连不断应接不暇,一刻也不容缓,这精巧的格斗动作之迅捷让启碎难以招架,只能做勉强防守…

男孩正笑得乖巧,从口袋里抽出半透明的右手握了握,在梁修司眨眼的功夫便忽然不见了身影——

“启……!”

舒晗的身体比大脑慢了不止一拍,尽管看清楚了男孩的动作,但仍是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在迅速回头的空挡梁修司也察觉到背部突袭的阴风,眼角余光刚瞄到男孩的裤脚就已经被启碎大力推到一旁,再抬头,启碎已抬右小臂挡住了男孩下踢的腿,而一腿未中,拳头又到,接连不断应接不暇,一刻也不容缓,这精巧的格斗动作之迅捷让启碎难以招架,只能做勉强防守,接连后退。

梁修司和被推到另一侧的舒晗四目对视,两人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了无助和焦急。他生前从没打过架,这男孩凌厉而游刃有余的动作直让人望而生畏,上次和这男孩短暂交手是自己体内莫名的力量所赐,还占了趁其不备的先机,临了也还是挨了一脚差点毙命,这回启碎看似已然身受重伤,动作迟缓之余让他们想帮忙都不知道怎么帮。

启碎的身手已经让梁修司和舒晗大吃一惊,他看似气定神闲面无表情只防不攻,接连下来连梁修司都看出来不是启碎不攻,是他根本无暇顾他,左臂似是断了而在袖口里摇摆不定,只靠着右臂双足挡下男孩接连不断的攻击。男孩盯准了要先干掉启碎,似乎其余二人皆不在话下,抱着擒贼先擒王的势头,出手越来越快,发力越来越狠,专挑致命处猛攻。他见启碎动作渐慢,瞅准了他侧身躲避右拳时毫无防备的左臂空隙抬腿就是一脚,启碎出其不意,闪避不及,中了一腿后还未踉跄便又挨了男孩对准胸口的一拳,呕出一大口血往后倒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急,梁修司和舒晗都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男孩没给启碎任何喘息的机会,正要上前补上致命一击,梁修司反应过来大叫一声往前冲去,舒晗快他数步,率先想要推开男孩,被他轻巧的避开,抬手就要给舒晗的脖子一个手刀,梁修司见他身后无防却不知该如何攻击,下意识就握拳朝男孩腰眼处打去,男孩一个转身就掐住了梁修司的脖子,看都没看就后抬腿一脚踢中舒晗的胸口,只听舒晗闷哼一声便向后摔去。

“呃啊——”梁修司被男孩凌空掐着,不断蹬腿呜咽。

不过几秒,已成定局。

这才是这男孩真正的实力么。

启碎呕血不断,舒晗倒地不起,只怕他稍加施力自己也会小命不保,实力相距不是一星半点,在这男孩面前他们根本不堪一击!

“你的味道还是这么好闻。”男孩笑微微的看着梁修司,“上次没吃掉的美食这次成倍出现了,居然还有人类和妖仙,我真是走了狗屎运啊……”

“你要吃——”梁修司挣扎着,“就吃我……不许……”

“啊啦,会吃的啦,”男孩用另一只没抓住梁修司的手掏了掏耳朵,“不过有些事情我有点在意呢。”他冲梁修司眨了眨眼睛:“你是怎么死的?”

“才——不会——告诉你……”

“唔,倒也无所谓啦,我也只是好奇而已……”男孩拉近了梁修司,看着他的眼睛,笑眯眯道:“只是你这样充满敌意的看着我让我有点不爽耶……”他慢慢张开嘴,“我不客气啦……”

“去死哇啊——”

梁修司往后缩着脖子,斜眼看见舒晗拿着不知从哪儿捡来的消防斧朝男孩砸过来,男孩背对着她侧身一闪翻身抬腿朝着舒晗的脖子往下重重的砸去——却在距离舒晗后脖颈大约1厘米左右的距离突然停下了动作,攥着梁修司脖子的手也松懈了,梁修司从半空中摔下,舒晗一击没命中,被斧子的重量往前带了两步,再回头,男孩的后背突然喷涌出黑色墨汁一般的血液。

“你果然就是那个咒术师……”男孩笑容不在,他慢慢的放下腿,活动了两下筋骨,后背的黑色血液便不再喷涌,但依然往下流的缓慢,“抱歉啊……我好像太小看你了。”

舒晗回头,男孩朝他走了过来,她神色惊慌的大喊道:“别过来!!!”

男孩就像被什么给弹了一下似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梁修司目瞪口呆的看了一眼舒晗:“你做了什么?”

“我不——”

“舒晗……”启碎挣扎着爬起来,“说伤害他的话……”

“啊?”

男孩往旁边的地上啐了一口黑色血沫,冷笑着瞪着启碎道:“试试看吧,是她的言灵快——”话音未落男孩忽的不见了身影,“——还是我的动作快呢?”他已经瞬身闪到启碎身后抬手就要给启碎一个手刀,只听舒晗情急之下尖叫道:

“不许碰启碎!!”

男孩果然没碰到启碎就又被迫似的停下了动作,反弹一般往后顿了数步,表情阴鸾的盯着舒晗,一时没敢动。

“怎么会这样?”梁修司惊讶的看着舒晗,舒晗自己也一脸目瞪口呆,启碎咳出一大口血,梁修司和舒晗赶紧上前扶起他,舒晗正要开口说什么,启碎抬手捂住了舒晗的嘴:“舒晗先别说话,他出不了这地方,我带你们先撤……”

只见启碎深呼吸,抬手触碰梁修司和舒晗的额头,然后闭上眼睛,梁修司觉得从额头处传来刺骨的凉意,浑身的骨头似乎都被冻住了一般无法动弹,又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周围的景物连带那男孩一下子像是被搅了的水面一样波动不止,在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吐了的时候一切回归了正常,他定睛一看,三人已经在舒晗的房间了。

梁修司惊愕的说不出话,而启碎在落地的瞬间便失去了意识,瘫倒在同样惊愕的舒晗的怀里,舒晗手里还紧紧的攥着教学楼顶的消防斧。

“你、你先把斧子放下,”见启碎昏死过去,梁修司赶紧戳了戳仍在木楞状态的舒晗,“让启碎躺平先,快点!”

舒晗这才反应过来,两人手忙脚乱的把启碎抬到床上,他们都注意到启碎的左臂已经断掉的事实,谁也没敢轻举妄动。启碎的皮肤像玉一样凉,一探鼻息还有气,梁修司让舒晗用湿毛巾擦去了启碎脸上的血迹后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凡人受的伤有凡人的疗法,启碎非人非鬼,怎么办?

梁修司神色复杂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启碎,又抬头看了看表情焦急的舒晗,脑中闪过刚才争斗时的画面,顿时灵光一现:“舒晗我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但现在也只能病急乱投医了,姑且试一试……”

“什么?”

“你对着启碎说:‘启碎你不会死。’”

“什么啊?!”

“让你说你就说!”

舒晗搅着眉毛一脸的担心,她看了看梁修司,只好低头对着启碎道:“启碎你不会死……也不能死……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说着话语间竟有些哽咽起来,梁修司专注于启碎的脸,却见他的脸色果真不像刚才那样死灰了,他心中一喜,催促舒晗道:“我没猜错!舒晗快继续说!你说的话好像可以应验!你看他的脸色!”

“啊!”舒晗惊呼一声,见启碎的脸色好转,她赶紧嚷道:“启碎你会好起来!你受的伤马上就会好!你……你现在就醒过来!!”

TBC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