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校? 役亡师 《鬼校? 役亡师》第五章 被吃掉还是被吃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梁修司小说名字叫作《鬼校? 役亡师》,提供更多梁修司小说大结局,梁修司小说结局是什么。鬼校?役亡师小说梁修司节选:梁修司自打从娘胎生下去就没被人这么跟小狗似的闻过,并且这个正使劲地儿闻着他的小男孩还将近他肩膀如果高…...

梁修司小说名字叫做《鬼校? 役亡师》,这里提供梁修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校? 役亡师小说精选:梁修司自打从娘胎生下来就没被人这么跟小狗似的闻过,而且这个正使劲儿闻着他的小男孩还不到他肩膀那么高……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这小男孩儿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他全身上下哪儿都动不了,难道他真的就要这样任人宰割了吗?“噢……你在发抖呢。”顶着无害笑容的男孩伸手搔了搔梁修司的下巴,“只要我一口咬断你的脖子,就只会痛一下而已,忍一忍噢。”“什……!”“咦……”男孩刚张嘴,似乎看见了什么,“哎呀,这是……”他停下动作,非常开心的戳了戳梁修…

梁修司自打从娘胎生下来就没被人这么跟小狗似的闻过,而且这个正使劲儿闻着他的小男孩还不到他肩膀那么高……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这小男孩儿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他全身上下哪儿都动不了,难道他真的就要这样任人宰割了吗?

“噢……你在发抖呢。”顶着无害笑容的男孩伸手搔了搔梁修司的下巴,“只要我一口咬断你的脖子,就只会痛一下而已,忍一忍噢。”

“什……!”

“咦……”男孩刚张嘴,似乎看见了什么,“哎呀,这是……”他停下动作,非常开心的戳了戳梁修司的后脖颈子,“真是一石二鸟啊,我一直就想知道虎兕是怎么醒过来的呢。”梁修司觉得后脖子正中心的地方有条连接着自己脊椎的线被使劲儿往外扯着,奈何他一动也不能动,而男孩笑眯眯的拽着那条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线”正往外抽:“看来和你在一起的那个……”梁修司已经说不出话了,那种脊椎都要被抽掉的巨痛让他消失了很久的五感猛然恢复,男孩还在一边微笑一边往外抽拉着:“……小姑娘还挺有两下子的嘛。”

后背突然一软,有什么被拽出来了,但随之而来的后背的虚空却是伴随着血淋淋的喘息——男孩手里拿着的,白生生的,正在滴答着着黑色**的,正是梁修司的脊椎——而自己却还没死,他承受着这剧烈的痛苦瘫倒在地,眼前发黑,大脑一片空白。

“嘿,运气真好。”男孩笑眯眯的舔了舔那还滴着黑色**的长长的脊椎,梁修司却已经渐渐的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原来鬼魂也会死掉啊。

没想到“死”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情。

作为鬼魂亦是如此,当自己还是人类的时候呢……

可恶啊。梁修司想握拳,可是那半睁着的眼睛连眨眼的力气都没有。

结果到底还是不知道死因,不论是当人的时候还是当鬼的时候,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干过,为什么就这么……

这就到晚上了吗……怎么越来越……黑了……

“先别着急死掉啊,”男孩笑眯眯的在梁修司跟前蹲下,抓着他的头发往上提到跟自己视线平齐:“跟你在一起的小姑娘,在哪儿呢?”

……

倒扣着的语文课本。

……

“看得见又怎么样。”

“……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不要跟着我!你这个大衰神!!”

……

高一6班。

……

“你不要会错意了,我才不是因为很无聊才勉强答应你跟我回去的!”

“不、不要自恋了!我才没有把你当朋友看!”

“喂,说好了,不管……不管待会儿发生什么……”

“去死啦!都跟你说这叫自行车了啊!!!”

“你不会觉得害怕和讨厌吗……?”

……

舒晗。

……

“……不许……”

“嗯?”男孩靠近梁修司,“在哪儿?”

“不许碰她……”

“啊啊,你好麻烦啊。”男孩鼓着嘴巴一脸苦恼而无辜的看着梁修司,“虽然我是很想把她当成正餐吃掉,但是你就这么不想多活一会儿吗?既然这样的话……”

梁修司恍惚看见男孩的嘴巴张大了,而且越张越大——他的牙齿也越来越长越来越尖利——他喉咙深处腐烂发臭的尸体的味道窜得梁修司脑浆子直疼——他的嘴巴已经大到可以一口吞掉自己的头了——难道真的就……?!

“都……”

废弃教室里的哀嚎伴随着男孩的呜咽一同响起,来自冥界的呜呼震彻云霄——

“都——跟——你——说——了——不——许——碰——她——啊——喂——!!!”

“……!”

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冲出去了。

梁修司往下飘了两尺,虽然后背仍是空落落的剧痛,但他莫名的居然就有了源源不断的力气,大口喘着气的时候抬眼,那男孩被自己身上奇异的光线冲到三米开外,似乎受了伤,正半躺着,也喘着粗气,嘴角有黑色的**往下流,一脸的震惊。

梁修司光速飘到男孩的眼前,一把抓住男孩的衣领,恶狠狠的给了他一拳又一拳:“还想吃舒晗么……还想吃舒晗么……”

男孩挨了四五下后才有了点反应,他花了点力气才挣脱开梁修司攥着自己衣领的手,然后表情仍是震惊的问道:“你是役亡师?”

梁修司似乎是失去了神智。

他只知道面前这个看上去很乖巧实则很可怕的男孩危险性十足,一定要杀了他……!

尽管受了伤男孩的动作也仍称得上是相当敏捷,他轻巧的避开梁修司一次又一次的胡乱攻击,空挡间还自己嘀咕:“役亡师怎么会这么弱……暴走了也只有这样而已么……啊,这是……!”

梁修司握拳,怎么都抓不到这像苍蝇一般到处躲避的男孩,力气快用光了,再不杀了他就……

内心深处的陌生杀意涌上心头,他握紧了拳头,拳头上逐渐聚集了一层亮蓝色的光晕——

“死吧!!”他看准了男孩动作的空隙,一把抓住男孩的没来得及躲开的手臂,只要男孩挨了这一下……

一切好像变成了慢动作。

梁修司泛着蓝光的右拳朝着男孩的脸砸去,男孩终于严肃的用力拧起眉毛,他抬起另一只没被梁修司抓住的手臂想挡开这一拳,同时身体后倾,蜷起右腿,朝着梁修司的肚子用力一蹬——

“你先去死啊啊啊——!!!”

这力量十足的一脚给梁修司踹飞到百米开外,往后飞的瞬间里,梁修司隐约觉得身体里的力量消失了,随着急速的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他连轻喘都觉得浑身剧痛,但仍是忍不住唇角的笑意。

失去意识之前,他模糊的看到那男孩一边大口大口吐着黑色**一边消失在半空中了。虽然他没有正面挨到自己那一拳,但在那男孩抬腿的时候梁修司也改变了拳头出击的方向,在被踹飞之前还是正中了男孩躲避不及的前胸。

还好。

这男孩大概不会成什么气候了。

那么舒晗也……

梁修司被踹到老旧教学楼的后山处才往斜下方摔去,他暗自庆幸自己是鬼魂,不会再碰到树枝树叶,否则大概会伤上加伤。

不过,反正马上也就要死了……

虽然有那么多谜团没解开,但……这无聊的一生,不论是生前还是死后,总算在最后保护了唯一的朋友,也算死得其所……

仍在往斜下方后飞的身体突然被什么给抵住了。

也许是树吧……

……

不,不对。

能够碰到自己实体的……?!

梁修司想回头看看是什么顿住了自己,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身后却传来了陌生而清冷的男性声线:

“这是哪儿?”

TBC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