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池的记忆 夏公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再打开,门厅上空碧绿的常青藤疯狂的的的环拥着门前那三根纤细的柱子。远宁了坐在那张是周边的墙裙一样泛白的凳子上足足一个早晨了。常青藤上纵横交错的蔓枝争相垂落下去,像奔涌而下的绿色瀑布,悬而未落,左右摇摆没准,使远宁粉红的裙子更像一朵非常干净而神秘的的浅河床平阔,河水漫溢,沿河的草木在泥沙淤积的浅滩上随意而生,随意摇曳,变幻出千种风情,万种神韵,夏公馆的天空,的确比别的地方要蓝许多。。...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大朵的云彩在天空悠然而过,群鸟黑色的剪影像一道道黑色的补丁,把整个天空缝补的更加高远,更加飘渺,虽然这样的好天气在上海是司空见惯的,但还是让人觉得这是值得珍惜值得用心生活的一天。

  河床平阔,河水漫溢,沿河的草木在泥沙淤积的浅滩上随意而生,随意摇曳,变幻出千种风情,万种神韵,夏公馆的天空,的确比别的地方要蓝许多。

  小白楼乳白的橡木门像圣经里洞开的天堂之窗,高高在上的在风里打开,门厅上空碧绿的常青藤疯狂的的环抱着门前那两根修长的柱子。远宁已经坐在那张和周边的墙裙一样泛白的凳子上整整一个早上了。常青藤上纵横交错的蔓枝纷纷垂落下来,像奔流而下的绿色瀑布,悬而未落,摇摆不定,使远宁粉红的裙子更像一朵干净而神秘的浅色玫瑰,盛开在万绿丛中。

  “远宁,进去啦,好吗,爸爸妈妈一会儿会回来的,坐在外边会着凉的……”洪婆婆在远宁旁边转来转去,唠叨个不停,远宁来来回回晃荡着两条腿,对洪婆婆的唠叨充耳不闻,对于夏家唯一的掌上明珠,洪婆婆大伤脑筋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进屋拿了件外套给她披上,然后自己坐在台阶上继续她的唠叨。

  “回来咯,回来咯……”远宁高兴地手舞足蹈,从椅子上一蹦而下,随即从小白楼的台阶上逐级而下,像一抹移动的花影,一晃一晃,向下飘去。

  “孩子,慢点,慢点,小心摔着了,哎呀呀……我的小祖宗啊,你等等我……”洪婆婆在后边拖着她那肥胖的身体边跑边喊。

  夏文威的车子沿着那条青石路缓缓开进了夏公馆,停在了小白楼门口,打开车门自己走先了下来,随即抱起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远宁,父子两嘻嘻而笑,玩闹在了一块。

  “宁儿,妈妈给你带妹妹回来了,可爱吗?”叶秋兰抱着忆兰站在夏文威的身后,对正在嬉闹的远宁说。

  “妹---妹……”远宁这才发现妈妈怀里多了一个女孩子,嬉笑的脸上渐渐露出不解的神色,嘴巴动了一下,喊了一半却又紧紧闭上了嘴,显然是不喜欢属于自己的怀抱也属于别人。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女孩,第一次感觉到妈妈给自己的爱受到了挑战。

  “宁儿,快喊呐……怎么啦?”叶秋榕微笑着抱着忆兰向远宁更近一步说。

  远宁抬起头看了看夏文威,又看了看叶秋榕,皱着一对黑黑的眉毛,始终不愿再开口。夏文威微微笑了笑说:“你不愿意喊就别喊了,走吧,爸爸带你进屋。”

  “先生,还是让我抱着小姐吧……”夏文威抱着远宁缓缓拾级而上,背影冷冷的,倒是洪婆婆在后边热情的喊着跟了上去。

  巨蓝的天空之下,叶秋榕还静静地呆在原地,泪水,又一次不请自来,无声滴落。

  天遥地远,世界徒有蓝天白云,碧树流水,却没有一句安慰。阳光可以温暖来来往往的风,却温暖不了被风吹冷的心,天空可以容纳一个个遥远的眺望,却无法安慰停留在眼底的伤痕。天地一无所有,何以安慰受苦受难的芸芸众生!

  “我可不想让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变成你怀念故人的照片!她不是一个影子,是一个需要爱的孩子……”。

  “你不愿意喊就别喊了,走吧,爸爸带你回屋。”

  ……

  老院长的话言犹在耳,而夏文威刚才阴阳怪气的表情也历历在目,还有远宁那双满脸不悦的神情,一时间如电影,无休无止的闪现在叶秋榕的脑海之中。她明白,刚才的那一幕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以后的日子将会如何,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怕自己会有负所托,她怕自己会自食其言,她怕照顾不好怀里这个无辜的孩子,甚至,她开始为自己异想天开的举动后悔起来,而现在,似乎为时已晚。

  一双轻抚她脸颊的小手把叶秋榕纵横错乱的心神拉回了现实,她低下头,含泪看着怀里这个脸色苍白的孩子正怯怯的伸着一双柔软的小手,一点点替自己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在她幼小的眼神里,竟有一份执着和温暖,那温暖和执着里,有信任,有担忧,有一份淡淡的伤感,还有一个孩子对爱对家的执着和渴望。一个孩子,如远宁一样大小的孩子,无情的命运却在她心里执刀刻下无法磨灭的伤痕,而冥冥之中谁该为命运随心所欲的放纵买单呢?有谁看的懂一个孩子眼底的失落,无奈,看的懂她眼底那来来回回的失望与希望?看着她的眼睛,叶秋榕突然觉得有种负罪感,为自己刚才动摇的决心和不怀善念的后悔,也为自己没有来由的失落。不是吗,坚持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心怀善念心怀希望。只要希望还在,就无须害怕前程的风雨雷电,无需惊惧生命长河里的险滩沼泽。

  “兰儿,你是妈妈的好孩子,永远都是……”叶秋榕望着天空,轻轻地握住忆兰的小手,一步一步向台阶上走去。

  风把云彩吹成白色的嫁衣,环卫在蔚蓝的天宇之上,夏公馆的天空,依然美好。

  叶秋榕突然带一个女孩子回来,这让夏家那群佣人感到不可思议,但更不可思议的是夏文威竟然一脸不悦,一进门就带着远宁去了后院,而叶秋榕,在外边站了那么久才进来,要知道,往日他们夫妇总是双宿双归的,如今两人相继而回,此中微妙,就算众人不知道内情,但任谁也能猜出七八分来。只是在主人没有打算把事情告诉大家之前,任谁心里有疑问也都该藏着,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该问的别问,不该看的别看,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听的不听,这个道理每个佣人都懂。众人依然忙着自己手里的活,叶秋榕进门后却没有上楼,而是站在大厅里,不言也不语。没有人愿意上去问候,众人明白,在叶秋榕没有开口之前,她不喜欢别人多嘴,这是她一贯的作风。

  “夫人回来了,来,孩子给我抱吧。”梅春看到叶秋榕站在大厅里,急忙从楼上跑下来,接过了忆兰,随后对忙碌的众人说:“把你们手里的活儿都放一放,夫人有话要说。”

  众人听了梅春的话,方才慢慢腾腾的汇拢过来,不解的看着叶秋榕。

  “我今天从‘育婴堂’带回来一个孩子,希望大家以后能像对待远宁一样对待她……我给她取名叫忆兰,以后,她就是你们的二小姐了……”叶秋榕缓缓的说。

  众人听了叶秋榕的话似乎更加疑惑,他们不明白叶秋榕好端的领养一个孩子干什么,有些人脸上已经出现了鄙夷的神色,他们猜想肯定是夏文威在外边的私生女,如今叶秋榕对这样的丑事不但不加以斥责,反而委曲求全,把丈夫的私生女带回了家,这样的女人,他们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洪婆婆,你去替二小姐做几件新衣服,要用上好的料子。”

  “哑伯,把楼上的空房子收拾一间给二小姐……”

  ……

  梅春站在叶秋榕身边,不一会儿便把所有人都派出去了,这才回过头来对叶秋榕说:“夫人好性子,可是平日里太惯着他们了,如今他们倒是对先生言听计从,却不把夫人放在眼里了。”

  “春儿,他们听先生的话是好事啊,以后别说这样的话了……”叶秋榕淡淡的说,“走吧,我们上楼……”

  黄昏的天空,陈旧而模糊,日落古黄的光晕,渲染着一片片云彩,像一群群水墨泼写的山水画,令人心神欲醉欲仙。

  夏公馆里,平素冷清的场景倒是稍有改观,众人进进出出的忙碌着。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夏文威带着远宁从外边进来,远宁欢呼的叫了一声,便跑到叶秋榕怀里撒娇,夏文威微微笑了笑,走过去坐在叶秋榕旁边,梅春带着换上新衣服的忆兰从楼上了走下来,也贴着叶秋榕坐了下来,夏文威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什么。

  “梅春,你过来……”洪婆婆带着斥责的口吻说。在夏家,以前佣人只能在主人吃完饭后再去里边吃饭,后来叶秋榕让哑伯又从外边买了一张桌子,特意吩咐众人坐在旁边和夏家人一起吃饭,但众人还是明白,虽然她可以宽容到让他们和夏家人在同一个屋子同一时间一起吃饭,却绝对不是说他们可以和夏家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是我让她坐到这里的。”叶秋榕淡淡的说。洪婆婆虽然一脸的不服气,但终于还是慢慢坐了回去,不再说话了。

  “今天趁着大家吃饭的时候我想说点事情”,叶秋榕缓缓地开口说道,“以后忆兰还要拜托各位照顾,你们怎么样对待远宁的,我希望你们就怎么样对待忆兰,在这里我就先谢过大家了。

  众人听了,大都默默点了点头,夏文威低头看着远宁挤出一个微笑说:“宁儿,坐到爸爸这边来。”远宁应了一声,乖乖的坐了过去。

  夏家顿时一片死寂,没有了任何声息,席间的气氛变得有点莫名其妙,众人胸口好像堵上了一块石头,沉重而压抑。

  “都愣着干嘛,吃饭。”夏文威头也不抬,冷冷的说完,自己先动手吃了起来。众人无语,也默默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味同嚼蜡。

  夜深人静,花灯渐熄。窗外的风,不知从什么时候变得有点冷了,窗里的灯,依然长明。

  “文威,你……”夏文威推门进来,站在窗前,久久的沉默着,叶秋榕本想打破这种缄默的局面,但说到一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是想问我今天为什么不高兴是吧?”夏文威冷冷的低头看着坐在旁边的叶秋榕,眼神漆黑如夜。

  叶秋榕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你不该带这个女孩子回家的,你不该让她分享远宁的爱的……”

  “真正的原因是你不喜欢这个女孩吧。”叶秋榕抬起头,脸上的神色倔强而执着,“只是因为她长了一双和妹妹一样的眼睛吗,你喜欢妹妹,而妹妹却拒绝了你,但是妹妹已经离开人世了,这不该成为你敌视这个女孩子的理由啊。”

  “秋榕,我不希望再听到这样的话,以后,这个孩子可以把你当做妈妈,但我不希望,她把我当做爸爸……”夏文威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走廊里留下一阵将行渐远的脚步声,叶秋榕无力的躺下,怔怔的对着窗畔的那幅画出神:“妹妹,你若泉下有知,就该保佑这个孩子,平平安安,平平安安的……”

  画像里,叶秋兰双目含笑,恍若隔世,窗里,飘进一团雾气,将她的画像轻轻地埋进叶秋榕的梦里。

  夜,由远而近失去了安静,风声渐起,带来阵阵花香,梦境,也如繁花盛开,痛苦而幸福,让梦里的叶秋榕无法正视自己,咋喜咋悲的内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