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池的记忆 归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道。  的话说回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遇上一些人历尽一些事的话,如果冥冥中注定一生的相见就是任何人难以置身事外也难以排斥和想逃避的。这就之意着生命里程中经历过的所有悲喜,都该当作肥美的盛宴去好好珍惜和领谢。至于说能不能遇上对的人,或是事事顺乎于心,一切没办法很多年后,远宁回到了中国,她在日记里这样写道。。...

  如果没有好的听众,我宁愿不说,就算有了好的听众,我也未必说的清楚,这个故事是我的,就算我说了,还是我的,因为你未必听得懂,当然我也有迷惑的时候,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想不明白,上苍安排我来到这个不可思议的世界上是为了什么,但是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因为我的心里,装满了悲伤与不舍,从简单懵懂到复杂超脱所历经的甘苦,便足以让我有借口活下去了。

  很多年后,远宁回到了中国,她在日记里这样写道。

  如果说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遇到一些人历经一些事的话,那么冥冥中注定的相逢便是任何人无法置身事外也无法抗拒和逃避的。这就意味着生命里程中经历的所有悲喜,都该当做丰美的盛宴去珍惜和领谢。至于说能否遇到对的人,或者事事顺乎于心,一切只能交给缘分了。尽管如此,却并不悲伤,这大千世界原本就是众生向死而生的一个舞台,主角是自己,观众还是自己,至于鲜花和掌声,别人能给自然好,别人不给,自己给自己鼓掌,自己给自己献花,未尝不可。

  远宁的汽车陷入人海中已经有两个小时了,但她并不觉得这是一件让人烦闷的事情。从踏上这片土地开始,欢呼的人群就一直感染着她,多年得漂泊和离愁变得很轻很淡,就像天上的云彩,一切似乎都没变,一切又的的确确变了,七年前,她抱着沐兰离开上海的时候,她只有三个月,如今她已经像个小大人一样,懂得照顾人了。

  抗战真的结束了,这不是梦,那些一开始就随风而散的生命,如今再也看不见他们曾经预言的胜利了。上海并不大,可是远宁的汽车还是走了足足三个小时才离开了市区。走出了人群,回望这个城市,万物沉降,隐没在厚厚的雾水之中,就像陷入沉思的智者,看不出悲喜。

  回忆不是虚妄,沉默也不是遗忘,记忆中那些可爱的脸庞没有了,夏公馆没有了,上海的繁华没有了,劫后余生,感谢上苍,没有让停战前最后一颗子弹打死自己,这便足以让所有人跪着直面所有的坎坷与不幸了。

  出城后汽车越走越荒凉,偶尔迎面走来的人,也是神色匆匆,各奔前程,不会像战前那样,把汽车当做一个稀罕玩意,远观近望过后继续目送一程。后视镜里,沿途草木飞逝而过,一如飞逝而去的人事,任是这多情的镜子,也留不得丝毫。

  路的尽头,‘育婴堂’依稀可见。上海的秋天来得并不明显,草木的颜色相较往日略为深沉,空阔的草地上,记忆中高大的“育婴堂”现在看来形单影只,像个流落残山剩水中的破庙,看的人生凄凉。

  车子停在离“育婴堂”不远的那片坟地的那一刻,远宁的喧动的心突然安静了下来,七年的海外生活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归宿的感觉,从来处来,回来处去,对于一个离乱人来说,便是最大的幸福。

  她走的这些年里,这里又添了许多新坟。每一块墓碑尽管残破却被擦拭的干干净净,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远宁一块一块的仔细看着,除了那几个熟悉的人之外还有一些逃难到这里的老兵和在空袭中死难的孩子。

  沐阳和忆兰的墓地像他们生前那样相亲相爱的彼此紧挨着,在两个坟地的中间,一株被风摇曳的秋兰花开的如火如荼,整个坟地暗香浮动,远宁的心里泛起点点滴滴的羡慕和苦涩。

  纪刚的坟旁,也添上了一座新坟,是燕秀的。远宁不禁心里一阵感伤,想不到自己离开时一遍一遍挥手说着再见的老院长也走了。有时候,总以为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可是来日和意外那一个会先到,却从来没有人知道。有些人,在一扇门后招手说过再见之后却再也没有见过。

  落槡的坟地孤零零的坟在不远处,疯狂的野草占领了整个坟头,这个在英国长大的中国孩子终于没能见到自己的妈妈,然而死后却埋在了自己祖国的土地上,不知道算不算一种安慰呢。

  “过来吧,沐兰,让各位叔叔阿姨好好看看你。”远宁对正在不远处捉蝴蝶的女儿喊。沐兰已经七岁了,但还是那样乖,那样听话,听到她的呼唤,循着声音一路小跑过来了。

  “忆兰,看到了吗,她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姐姐把她给你带回来了……”远宁站在忆兰的坟前,哽咽着说道。

  ……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换得人间春色好,丹心不怯断头台……宁为祖国战斗死,不做中华未亡人……”不远处的“育婴堂”里,传来孩子们的读书声。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