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特种教师 第六章忍气吞声的诸平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忍气吞声的诸平阳诸平阳一脸的恼火,还也没遇到这样一个人,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过了昨天,咱们再慢慢的走,当然在这里待两年了,他一个新来的老师,又能成得了什么气候?嘛到最后这个老师也不见得会留的下去,这个学校但是我诸平阳的天下。()“这是你先...
第六章忍气吞声的诸平阳诸平阳一脸的郁闷,还没有碰到这样一个人,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过了今天,咱们再慢慢走,毕竟在这里待一年了,他一个新来的老师,又能成得了什么气候?反正到最后这个老师也未必会留的下来,这个学校还是我诸平阳的天下。()“这是你先认输的,而且按照咱们在跑之前立下的规矩,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听我的话,否则的话我的手段也只能一次比一次更狠。如果你想要尝试一下,那你就继续闯祸。”陆生在那边皮笑肉不笑的一脸蔑视的看着诸平阳,就想着“这样的小鬼到自己这边还能嘚瑟成什么样。”“大家都在教室等着呢,咱们快点儿回去。”陆生说着就往教室里走着,诸平阳灰头土脸的跟在后面,教室里的学生看他们两个人回来了,马上都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屋子里一片寂静,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见,因为他们真的是被陆生震到了。陆生在进班级之前轻轻的咳嗽一声,他先让诸平阳进去了,因为他担心诸平阳会觉得尴尬,全班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盯着诸平阳看,诸平阳此时此刻都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了,实在是太丢人了。自从来到这个学校,还没有出过这一档子事儿呢,肯定不会让这个新老师好过。而陆生却不为所动的站在讲台上,和大家说:“既然已经有先例了,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闯祸之后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样子的。我这一段时间不会要求你们有什么成绩,我对你们的要求也只是不要给我闯祸,更不要给我找麻烦,我这个人特别的懒,不喜欢这种罗里吧嗦的事情。”座位上的每一个同学都默不作声,低着头。这让陆生有一种不爽的感觉,似乎自己所说的话就像放屁一样,连个响都没有,所以他皱着眉又大喊:“你们是没长嘴?还都是哑巴?我让你们给我一个回应,能不能跟我说句话?”因为陆生的声音特别的洪亮,座位上的同学们被吓的一怵,然后战战兢兢的回答陆生说:“知道了,老师。”这才让陆生有些舒坦,然后他又看向聂甜的那个方向,好像这个女孩子和这个班级格格不入的样子,自己所说的这些事情似乎都与她无关,她只在乎她面前的课本和远处的风景。“班长是谁?起来让我认识一下。”陆生想这个班级这么多人,乱码七糟的肯定不好管理,与其这样,还不如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推给班长,自己只是在大事上做些决定就好了。这个时候只看见聂甜缓缓地站了起来,眼神中透露着那种刚毅。在那一刹那,时间仿佛都在静止了。外面的阳光刚好洒落在聂甜的发梢上,星星点点的。樱桃似的小嘴,有着一个完美的弧度。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在诉说着某一种故事一样,陆生站在那里就看呆了,突然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位老师,这样看一位学生实在是太失礼了。“老师你好,我叫聂甜,我是高二五班的班长,有什么事情请你吩咐。”聂甜的声音清脆可人,陆生听了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温柔了很多。所以他就不自觉的说:“你就是班长啊,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认识一下。”陆生的语音刚落,聂甜就坐在那里继续看着她的书,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这样陆生还暗自窃喜,这个聂甜,高二五班的班长这样自己和她接触的机会就会很多了,刚才还想着要把所有的重担都交给班长一个人了,看来现在是不能了。这以后学校生活,还是自己能做的就做,千万不要去麻烦班长了。聂甜刚刚坐下,在脑海里一直在回忆着这个声音,总感觉特别的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但是根本就叫不出名字来,也许是一种错觉,也许实在是太想哥哥了,聂甜脑海里另一个声音告诉她“傻想些什么呢?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是真的强大,不要总想着去依靠别人。”终于熬到了下课的时间,班级里几个花痴女孩子赶紧朝诸平阳走过去,一脸关切的样子,娇娇弱弱的问诸平阳说:“平阳有没有受伤啊?痛不痛啊?这个该死的老师怎么能这么对我们平阳呢?以后绝对不要让他好看,真的是好心疼啊!”平日里,这些女生就好像是苍蝇一样在诸平阳的身边嗡嗡来翁去的,其实因为诸平阳还是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特别的厌烦她们,也许是真的遇到了对手,也许是刚刚跑完太累了,总之特别的不喜欢她们,在这边捞里唠叨的,搞得自己耳朵痛。“你们烦不烦呀,没事儿别总在我的耳边问问来问去的,真是让人讨厌,快点,有多远走多远,我看到你们就心烦,以前没有长脑子的东西。”那几个和花痴的女生有一丝的慌张和不知所措,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往日的诸平阳不是这个样子的,今天一受惩罚就变了个样。“平阳这是怎么啦?我们是在关心你啊,是不是还在生那个老师的气,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我们会帮你收拾他的。”那几个女孩子没有听诸平阳的话,而是依旧在他身边转悠来转悠去的,就想要粘着他,贴着他。这就更让诸平阳心生厌恶了。此时此刻,诸平阳已经懒得和她们废话了,一个胳膊将他们所有人都甩开之后,独自一个人走到走廊里,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实在是太郁闷,太痛苦了,还没有这样一个人这么对过自己,有这一次,等下次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他。“说明这次又是发哪门子的疯啊,平日诸平阳可不是这么对咱们的,不就是让老师惩罚一下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和谁耍脾气啊,要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还有几个钱,谁愿意听她他的,在他的身边转来转去呀,这个自大狂,让人讨厌。”那几个女生在旁边嘟嘟囔囔地说着。然后都离开了诸平阳的位置。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