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案迷魂 第10章 进小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是怎么了,之后遇上那个抽旱烟的老太太时,她曾偷偷的的说我让我防着穿中山装的赵师傅,现在的又被人及时告知切记我相信刘队长?关键是这个说我的人是谁?但是我也没看见她的影子,但我能确认这个人肯定也不是抽旱烟的老太太,她们俩的声音很容易辨别,一个沧老,一离开村子一段距离后,我心里仍然困惑不已,又回头看了一眼村子。不过,那个人始终没有现出身影。。...

这是怎么了,之前遇到那个抽旱烟的老太太时,她曾偷偷的告诉我让我防着穿中山装的赵师傅,现在又被人告知不要相信刘队长?

关键是这个告诉我的人是谁?

虽然我没有看到她的影子,但我能确定这个人绝对不是抽旱烟的老太太,她们俩的声音很容易分辨,一个苍老,一个年轻。

离开村子一段距离后,我心里仍然困惑不已,又回头看了一眼村子。不过,那个人始终没有现出身影。

“小张,你怎么了,从村子里出来,就一直愁眉苦脸。”刘队长问了我一句。

“额……没……没事。”我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对刘队长说什么。

“你这不是多问的话么,他肯定是去虞静姝家里时被吓住了呗。”穿中山装的赵师傅对刘队长说了一句,又拍了拍我的肩头,对我说,“小伙子,你放心,不管如何,我都会带着你找到那个叫虞静姝的姑娘的,找到她后,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帮你揪出那个背后在纸条上写字算计你的人。”

赵师傅一如既往的说着“谎话”,我若是信了他,那肯定就是一个大傻,我和他非亲非故他为什么要救我,要帮我?这就是最简单的理由!他说的带我找学姐可能是真,但是目的绝对不是为了帮我。

而刘队长,原本是我最为信赖的人,可因为突然出现的那个女人声音,彻底把我的心绪打乱了。

我并不是没有主见,人云亦云,别人说什么我就会信什么,而是这个女人的话的确让我从一些事的细节上感觉到了不对劲。

首先,在查赵师傅的身份时,刘队长说赵师傅用的是假身份,户籍信息是假的,他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一个大活人站在跟前,难道整个警方都查不出来他的真实户籍信息?

若是这样的话,整个警队的人都可以回家看孩子去了,免得再糟蹋纳税者的钱。

其次,就是刘队长突然对我的过度关心让我感觉有些古怪,纵然他在负责这起案子,我是他保护的对象,但是他对我的关心已经超出了亲人一般的范畴。

再次,他作为警队的队长,自然是在警队干了多年的工作,但这张碟片引发的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除了我之外还有三个受害者,其它警员可能不知道过去的案子,他作为警队队长难道也不知道?

返回宾馆后,赵师傅买了一个电鏊子,然后又买了一些面粉,芝麻,我以为他这是准备自己做饭吃呢,也没有理会,坐在了椅子上就开始想这几天发生的事。

我决定好了,眼下谁都不可靠,每个人都有可能在打我的主意,算计我,我只能依靠自己,来应对这些危险。

想着想着,我就闻到房间里传来一阵饼香味,转脸看过去,发现赵师傅正在用电鏊子烙饼,并且已经烙好了一张。

没看出来,他这样一个大男人竟然还会干这种活。

我被饼子的香味勾*引的肚子咕咕叫,有些饿了,妈的,既然现在还活着,就好好的活着,先填饱肚子再说,就算死也不能做一个饿死鬼!

我走过去,伸手就拿起那张饼子往嘴里放。

赵师傅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哎呀,我的小祖宗,这饼可不是给你吃的!”

我没有好气的瞪了一眼赵师傅:“你烙了饼子不吃,费这么大劲弄它做什么?”

“这是用来对付那些和人心灵相通的鱼的。”赵师傅回了我一句。

我这才反应过来,敢情他忙活了半天是另有用意。不过,我很怀疑,这样一张饼子就能对付那些古怪的鱼?

“行了,这饼子先放在这里就可以了,你现在也没有啥事,帮我去外面买点竹筷和纸钱过来。”赵师傅一边翻着电鏊子里的饼子,一边对我说。

“竹筷与黄纸?”

“是的,赶紧去买吧,有了这些东西,明天我就有办法对付那些怪鱼了,再进那个小院,就不会引来那对老夫妻,只要咱们顺利的进了屋里找到了虞静姝,你身上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我和小张一起去。”刘队长说了一句。

赵师傅看了一眼刘队长:“让他自己去就好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还有,我感觉你以后还是叫他赵衡比较合适。”

赵师傅说的前半句话我能理解,毕竟去外面买几双筷子买点纸钱的确不是什么大事,我若是这都办不到,也没有必要来这里找学姐了,但是他后面说的话似乎就有些另外的含义了。虽然他同我一样,认为自己叫赵衡,但是心里也心知肚明,我的户籍信息显示是张琦,而从一开始刘队长也是按照户籍信息上的名字称呼我,赵师傅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为什么今天他突然要让刘队长改变对我的称呼?

我心里带着疑问,走出了宾馆。

宾馆旁边就有一个超市,我进去买了两把筷子,出来的时候还特意问了一下老板哪里有卖黄纸的,他说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就能看到一个寿衣店,那地方有卖的。

果不其然,我顺着那条路往前走了大约二三百米就看到了一个寿衣店,进去后,各样的黄纸我挑选了一些,付完钱正准备返回时,寿衣店的店主叫住了我。

我皱了一下眉头,转过身看向他。

“小伙子,有一个姓赵的师傅在我这里留了一样东西给你。”说着,他就拉开抽屉拿出来伸手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看是几粒葫芦籽。

“这……”我有些不解,瞠目结舌的看着寿衣店的店主。

“赵师傅说晚上睡觉的时候,让你务必带在身上。”

我还想再问这个店主一些话的,店里又来了新的顾客,店主赶紧去忙生意了,我只好离开。

走出寿衣店,我看着手里的几粒葫芦籽,心里纳闷不已,晚上睡觉带在身上,这是要做什么?

难不成这玩意儿还有大用处?

虽然我想不明白具体的用意,但是我隐隐的感觉出了寿衣店店主说的这个姓赵的师傅应该就是穿中山装的赵师傅了。到这里,我也明白他为什么要让我一个人来买黄纸而不让刘队长跟着了,正是不想让他知道这几粒葫芦籽的事。

这个赵师傅做事真让人难以揣摩,他若是想背着刘队长给我这几粒葫芦籽,在宾馆里也可以找个去厕所空给我呀,非得要用这样的方式?我无奈的摇摇头,对这个赵师傅完全猜不透。

返回宾馆时,赵师傅还在烙饼,我把黄纸与筷子放在桌上:“你让我买的东西我买回来了。”

“嗯,今晚可能有雨,睡觉的时候记住关上窗子。”他说话的时候,用一种别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今天的天气很好,怎么可能有雨,我自然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是让我记住睡觉的时候把葫芦籽带在身上。

我不知道赵师傅让我这样做有什么用意,我更不知道他对我是有歹意还是真的在帮我,但这晚睡觉的时候,我赌了一把,按照他说的把葫芦籽带在身上。

我以为这晚会发`生点什么,但让我郁闷的是,这一晚过的很平静,直到天亮什么都没有发生。

正是如此,反倒让我越来越对赵师傅揣摩不透了。

第二天,我们又去了兲村。

同样在巷子里又看到了那个抽旱烟的老太太,不过,这一次老太太看到我们三人,却与前几次神色不一样了,特别是看向我时,一双幽深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衣服看。

我皱了一下眉头,难道,我今天与平时有什么不同吗?

来到学姐家门口,赵师傅先是把我昨天买的黄纸拿了出来,在地上铺了几张,然后又拿出两张烙饼放在了黄纸上,摆放在了门口。

“小伙子,每一张饼子的中央上插上一根筷子!”

我嗯了一声,拿出筷子插在了烙饼上。

看到我完成一切,赵师傅微微颔首:“不错,做的很好,走吧,咱们再去房子后面弄一下。”

说完,他又带着我和刘队长来到了房子后面。

“两个墙角分别铺几张黄纸,同样放上烙饼,插上筷子!”

一切做完后,赵师傅便带着我和刘队长从大门里走了进去。

虽然赵师傅对做的一切很有把握,但我心里还是很忐忑,脑子总回想昨晚那些挂在墙上的鱼瞪着眼看向我的画面,那是一种怨怼的眼神,是一种同人一样的眼神!

“小伙子,别紧张,那些鱼已经被我禁锢住了,今晚不会再出现,一会儿你就能见到那位叫虞静姝的姑娘了。”赵师傅可能看出了我的紧张,安慰了我两句。

刘队长也拍了拍我的肩头,示意我不要害怕。

房门再次打开,同上次一样,赵师傅与刘队长先进去,我随后。

这次没有再发生一进屋就看不到他们俩的情况,我心里才算放松下来。

“虞姑娘,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的屋子里。”房间里有一个内屋,走到门口后,赵师傅听了下来,对着里面喊了一句。

我心里再次起伏起来,总算要见到学姐了,我身边发生的古怪事情也将要有一个真相。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