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案迷魂 第9章 到底谁在算计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走到学姐家的泥坯房前正好遇上两位老人从水塘里赶回。一人洗了一夜的衣服,但而已一件,一人撒了一早上的鱼,却只撒了一条,即使给人的感觉有些不正常地,但我但是迎向了前,在我的心里,最可怕的的也不是村子里的这些人,反倒是口口声声说帮我的赵师傅!所以村里的一人洗了一夜的衣服,但只是一件,一人撒了一晚上的鱼,却只撒了一条,即便给人的感觉有些不正常,但我还是迎向了前,在我的心里,最可怕的不是村子里的这些人,反而是口口声声说帮我的赵师傅!因为村里的这些人只是给人感觉不正常,但赵师傅却是给人感觉心术不正!他们不正常,我只要不去招惹他们就是了,但是心术不正,我却要提防着被算计!。...

走到学姐家的泥坯房前刚好遇到两位老人从水塘里返回。

一人洗了一夜的衣服,但只是一件,一人撒了一晚上的鱼,却只撒了一条,即便给人的感觉有些不正常,但我还是迎向了前,在我的心里,最可怕的不是村子里的这些人,反而是口口声声说帮我的赵师傅!因为村里的这些人只是给人感觉不正常,但赵师傅却是给人感觉心术不正!他们不正常,我只要不去招惹他们就是了,但是心术不正,我却要提防着被算计!

“大叔,大娘,你们是静姝学姐的亲人吗?”

老头与老太太见我提起学姐,打量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我们是静姝的外公与外婆。”

我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一开始抽旱烟的老太太并没有具体的说这两位老人与学姐的关系,我以为就是她的父母了,但现在仔细一想,学姐和我年龄相当,按照年龄来判断,的确应该是祖孙辈分儿才合适,这样说的话,学姐就是跟随母姓了,随她的外公姓虞。

在门口聊了几句,一开始两位老人完全没有昨晚那样的古怪举动,他们说话也没有任何问题,和正常的人一样,但赵师傅说要去他们家里聊聊时,两位老人却性情变了,板着脸没有了好脸色,把我们关在了门外。

我有些不明白了,提到去他们家里时,两位老人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他们是忌惮的赵师傅的心术不正,还是家里藏着其它的秘密,怕外人看到?

被拒之门外后,赵师傅看着关闭严严实实的大门,哼了一声:“他们老两口不想让我们进院子,肯定和虞静姝有关,她多半就藏在这个院子里,怕我们找到她!”

“那我们怎么办?”刘队长问道。

“他们不是每天晚上都去水塘边吗?我看,咱们就趁他们晚上去水塘的时候悄悄的潜入院子,然后再一探究竟,到时候咱们把虞静姝堵在家里。”

我心想,昨晚你说今天白天来村子找学姐,说是白天不干净的东西少比较安全,现在又说晚上再来,这不前后矛盾吗?果然你的狐狸尾巴慢慢就露了出来,你来村子的真正目的绝不是要帮我,而是心术不正,另有企图!

不到最后肯定是不能揭发他的阴谋的,我和刘队长没有说什么,只是交换了一下眼色,心神领会,再次跟着赵师傅离开村子。

返回旅店,刘队长喊我一起去买烟,我心里会意,知道他想给我说一些事,跟着他走出了房间。

买烟的路上他说警队那边的调查有消息了,说赵师傅用的是假户口,他的真实身份难以确定。

到这里,不用推敲也知道这个赵师傅有问题了,试想,一个正常的人又怎么会用假户口?他身上肯定藏着秘密,想借此加以掩盖。

“刘队长,你整天侦查案子,接触的事物比较广,你能预测咱们今晚去学姐家里会发生什么吗?”我问了一句。

刘队长抿了抿嘴,叹了一口气:“实话说,这些邪邪乎乎的事情我也不敢轻易预测,毕竟,我对这些事一点儿都不懂,之前也没有遇到过,虽然听派出所里的老警员说起过一些邪邪乎乎的案子,但那些我都是当杂七杂八的故事听的,没当过真。”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刘队长,现实中也的确这样,这些邪乎的事情,没有亲身经历,谁会相信呢?

可能是怕我多想,心里产生负担,他拍了拍我的肩头,坚定神色的看着我:“小张,纸条上写的那些字固然恐怖,但我接手了这起案子,我就会负责,不管有什么危险,我都会尽可能的保护你,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在村里的!”

刘队长留给我的印象本来就不错,而他这话又特别暖心窝,让我心里倍加感动,升起了一股热流。

临近傍晚,赵师傅把我和刘队长叫到了一起,说要出发去村子了。

同之前一样,这一次依然在巷子里遇到了那位抽旱烟的老太太,经过她身边时,我特意转脸看了她一眼,老太太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表情平淡。

走到学姐家的泥坯房门口,看到门上挂着一把旧锁,两位老人已经去了水塘,赵师傅从兜里直接拿出来一根钩针,伸进锁洞里,拨弄了两下,锁打开了。这比开锁专家还要专业,让一旁的刘队长也露出了愕然眼神,这家伙果真有备而来!

院子里静悄悄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氛,我们轻手轻脚的向堂屋门口走去。

赵师傅走在前面,我和刘队长随后。

等赵师傅用同样的方法打开土屋正中间的堂屋门后,他率先走了进去,我想随后跟进去的,刘队长伸手拉住了我,示意我在他的后面进去,让我最后一个进屋。看得出,他处处想着我的安危,尽可能的保护我。

我点了点头,收住了脚,让刘队长先进去了。

然而,当他们俩进屋后,我随后跟进去,却是进入房间后,发现屋里没有了赵师傅与刘队长的影子!

整个房间里就只有我一个人,而这间房里还出奇的冷,就像冰窖一样!

只是前脚后脚的工夫,他们俩进入房间怎么就消失了呢?

我身子一颤,顿感不妙,转身就往回走,准备退出这间屋子,却是刚转过身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袭上全身,我急忙去拉房门,但怎么用力都无法拉开!

我大声的喊刘队长喊赵师傅根本就没有任何回应,我也不知过了多久,看到北墙上有一个窗子,跑过去打开后才算爬了出来。

刚爬出窗子就看到土屋的墙上挂满了鱼,全部用绳子穿着,身上还滴着水,就像刚挂上去的一样。不过,这些鱼却与普通的鱼不同,全身乌黑,眼珠子是白色的,瞪的圆大,就像人的眼神一样,盯着我看。

我不敢再多看一眼这些鱼,战战兢兢的向大门口走去,恰巧看到刘队长与赵师傅也从院子的一个角落走过来。

我砰跳的心里总算好转了一些,走出院子便迫不及的问:“方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进了那间土屋就看不到你们了?”

赵师傅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低估了那两个老夫妻,没有想到他们还会一些魇镇之术”

“魇镇之术?”我皱了一下眉头,看着赵师傅。

“就是一种巫术,你应该看到挂在墙壁上的那些鱼了吧?”

我猛然点头:“看到了,我们进院子的时候还没有,后来不知道就突然出现了,那鱼的眼神就想人的眼神一样,吓坏我了。”说着的时候,我依然心有余悸,一阵后怕。

“那些鱼的眼神像人的眼神就对了,因为那些鱼是在灌满了人血的缸里养大的,它们是喝人血长大的!”

听到这里,我再次心里一紧,更害怕了,我听过吃奶的鱼,听过吃肉的鱼,还是第一次听说喝人血长大的鱼,太恐怖了!况且,这挂满墙的鱼少说也得上百条,得用多少人血喂养?那岂不是要杀很多人?

就在我一阵心有余悸的忖度时,赵师傅又说了:“你们俩也不用恐惧,这种鱼虽然是喝人血长大的,用处并不是用来吃人的,而是看门的。”

“看门?”我狐疑的看着赵师傅。

“是的,这种鱼用魇镇之术控制后,就可以与人心灵相通,咱们来这个院子被这些鱼发现后,它们就可以传递给那对老夫妻信息有人来他们家里了,等一下你们就能看到那对老夫妻从水塘里赶过来。”

鱼与人心灵沟通?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我心里半信半疑。

然而,几分钟后,果然看到学姐的外公与外婆从村口的小径上匆忙的赶了过来,就像家里发生了大事一样。

我和刘队长对视一眼,心里彻底错愕了,没有想到那些鱼真的的能做到与人心灵相通。

“好了,今天的计划失败,咱们先返回宾馆吧,我回头准备一些东西对付这些鱼的东西,破了那对老夫妻的魇镇之术,明天再来这里找虞静姝,不处理了这些鱼,咱们肯定是进不得屋里,也找不到虞静姝的。”

虽然我对赵师傅存有很多怀疑,但刘队长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先听赵师傅的,然后再做打算,我便没有再说什么,跟在他们后面向村外走去。

然而,就在我刚刚跟着他们俩走到村口时,我耳边却传来了一道细微的女人声音:不要相信你身边的那个警察。”

虽然声音不大,但突兀的从耳边古怪的响起一个声音,并且还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让我心里猛然一惊,急忙回头去看,却是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奇怪了,我明明听到了有人在我耳边说话,怎么看不到任何人?

该不会是产生幻觉了吧?

我看了看刘队长以及赵师傅,他们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向前走,心里不免叹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自己听错了,若不然,有人说话他们俩怎么没有听到?

然而,就在我准备抬脚继续向前走时,那道声音又想起了:“你不是幻觉,因为我不想让他们俩听到我说话,所以他们就听不到,只有你能听到。”

咚——

我心里咯噔一跳,这不是幻觉,并且,我想什么这个人竟然都知道?

可我转身向四周观望时,依然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我惶恐不已,这个说话的人是谁,她到底躲在了哪里?

虽然我不能确定这个人隐匿在什么地方,但听她居高临下的说话口吻,绝对是一个厉害角色,越是如此,越让我不安起来。

“怎么不走了,小张,看什么呢?”就在我左顾右盼的环顾四周寻找那个说话人的影子时,刘队长在前面喊了我一声。

“额……我……”

我刚想对他说我在找人,突然想起了那个女人说的话:不要相信你身边的那个警察!

我身边的警察不正是刘队长么?

我的心里再次咯噔一跳!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