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案迷魂 第7章 寻找学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突然间忆起了这个女生,恰恰我第三天来学校时在门口遇上的那位卖二手被褥的学姐!怪严禁超市老板对我说起“虞静姝”这个名字时,就给我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而已我那时也没想起虞静姝是这位卖被褥的学姐。这让我有些蒙蔽了,所以超市老板说过,在超市里意外发现碟这让我有些迷惑了,因为超市老板说过,在超市里发现碟片的一共有四个人,除我之外在前面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个人我已经见了,另外两个人有一个就是这个学姐,今天这位穿中山装的大叔跟我提这位学姐是什么意思?。...

我忽然想起了这个女生,正是我第一天来学校时在门口遇到的那位卖二手被褥的学姐!

怪不得超市老板对我提起“虞静姝”这个名字时,就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只是我那时没有想到虞静姝就是这位卖被褥的学姐。

这让我有些迷惑了,因为超市老板说过,在超市里发现碟片的一共有四个人,除我之外在前面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个人我已经见了,另外两个人有一个就是这个学姐,今天这位穿中山装的大叔跟我提这位学姐是什么意思?

就算这件事牵扯到了这位学姐,但她也是受害者啊,与我也并无直接牵扯啊?

还不等我说出心里的疑惑,穿中山装的大叔又说了:“你第一次见到这个女生时,是在学校附近的什么地方?”

我指了指学校门口方向,并且把那天买了学姐二手被褥的事情也讲给了他听。

听我讲完,穿中山装的中年大叔叹了一口气:“你身上的事情应该就是和她有关了,那个女生是鬼!”

“什么?她是鬼?!你是说是那位学姐要害我?”我心里猛然一惊,咯噔一跳。

不只是我,刘队长也一脸诧异的看着穿中山装的大叔。

这怎么到他嘴里学姐又变成鬼了?虽然这件事前前后后很诡异,但那个背后的幕后者不停的写纸条,不见得就是鬼。再说了,学姐也是四个发现碟片的受害者之一,她为什么要害我?穿中山装的大叔说的太牵强,很难让我和刘队长从心里信服。

穿中山装的大叔摇了摇头:“我不是说那个女生要害你,而是说你身上的事情和她有关。你没有感觉到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和其它三位发现碟片的人不一样吗?至少,其它人没有遇到写字的纸条,也没有遇到自己名字是什么都分不清的事。”

他这后来说的就让我能接受了,的确,说起四个受害者,我身上的事情显得更古怪一些,特别是我名字这件事,一直让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记忆里认为自己叫赵衡,但是别人却认为我叫张琦。

见我闷闷不语,中年大叔走近我,接着说:“我已经调查了四个捡到碟片的受害者,第一个你已经见过了,叫赵强,变成了太监,第二个叫杨力,离开学校后,就死了,第三个叫虞静姝,离开学校后失踪了,第四个是你,虽然现在看似活的好好的,但是你身上牵扯的事情却错综复杂,结局会是怎样,最不能确定。”

我疑惑的问了一句:“既然那位叫虞静姝的学姐离开学校是失踪,并不是死,你怎么说她是鬼呢?”

“除了鬼,谁会半夜三更的在学校门口卖被褥?”

他这话倒是让我哑口无言了。

“行了,别寻思了,这个女生既然已经死了却又出现在学校门口等你,多半是为了那张碟片而来,兴许她是在帮你,兴许她是在利用你,这谁也说不好,咱们只有先找到她,获得了更多的线索,才能找到那个幕后者。”

“你是说,那位卖被褥的学姐那天是专门在学校门口等我的?”

“肯定是的。”

“这……”

“你想想,那天她卖给你被褥时,都给你说了什么?”

略微一想,我把那天学姐卖给我被褥时说的几个忌讳条件,以及赠送礼物的事情都讲给了穿中山装的大叔。

听完之后,穿中山装的大叔抿了抿嘴:说:“你仔细想想,你舍友的死是不是在破坏了她给你讲的那些忌讳后发生的?”

说到这里,我心里已经汹涌起伏起来,的确,我舍友的死是破坏了学姐给我讲的第二条忌讳,不能让除我之外的第二个男人在被褥上面睡!

我买了那套被褥后,第二晚睡在上面的恰恰是我舍友!

可是,当时我压根儿就认为学姐说的几条忌讳只是玩笑话,没有当回事儿。

这样一说,事情就更显得诡异了。

没有想到,因为一个忌讳,竟然害死了我的舍友。

“这样说,那位学姐卖给我她的被褥就是想置我于死地了?”

“不见得,也有可能是帮你,只是你没有按照她说的去做,发生了一些谁也控制不住的事,只要你以后记住,不要再犯禁忌就好。”

穿中山装的大叔说到这里,我身子猛然一颤,忽然想起了学姐说的第一条:一周洗一次床单,必须是手洗,不能用洗衣机!

这几天我被舍友死的事闹腾的心里惶惶不安,别说洗床单了,即便是衣服都没洗过一次!这一晃已经是一周!

无形中,我已经又犯了一条忌讳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从心底升起瞬间袭遍全身,我感觉我整个身子都在发冷。

“赵师傅,我……我好想又犯了一个禁忌……”

“什么?那就赶紧先找到这个女生。”这一次穿中山装的大叔也有了些不安。

“怎样才能找到她?”

“去她的老家。”穿中山装的大叔接着说,“我已经查过她的户籍地址,在兲村。这样吧,我回去准备准备,一会儿我再来找你们,咱们一起去这个女生的老家,找到她后,然后逐一解决后面的事。”

穿中山装的赵师傅走了之后,我怔怔的站在原地愣了许久,直到刘队长拍了拍我的肩头,我才从愣怔中缓过来。

刘队长拿出一根烟递给我,他自己也点燃了一根,然后大口的抽起来,抽了几口,他说:“小张,别想了,一会儿去了那位女生的老家找到她再说吧。”

“赵师傅不是说她是失踪后变成鬼了吗,我们这样去能找到她吗?”

“那是他自己认为是鬼,说不定那位女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一直隐藏在老家呢,再说了,你不是见过她吗,你看她像鬼吗?不管怎样,咱们去了村子再说吧。”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心里纳闷,怎样想,我也没有想到这一切事情会与第一天在学校门口见到的那位学姐有牵连。不管她是帮我,还是害我,但我没有遵守她说的那几个条件是事实,我的舍友死,以及之后的一连串古怪,都是在我犯了禁忌后发生的。

想着想着,我就想起了学姐说不能拆开枕头看里面东西的话。

枕头里面会是什么呢?

学姐这又是什么用意?

一路颠簸,傍晚时分我和刘队长与穿中山装的赵师傅来到了学姐的家乡,这是一个村子,村子不大,显得有些荒凉,好不容易才看到一位老太太,她正坐在门口的石墩上吸旱烟。我见过很多吸烟的女人,所以见惯不怪,走向前我便拿出了自己新买的香烟抽出一根递给她,借机与她搭讪起来。

“奶奶,这是兲村吧,村里是不是有一个叫虞静姝的姑娘?”

听到我提起学姐的名字,老太太抬起褶皱的脸打量了我一下:“你是……”

我急忙回答:“我是虞静姝的同学。”

老太太再次上下打量我一眼:“同学?”

“嗯呢,我们在一个学校读书。”我回答。

老太太看向路口方向,伸着手里的烟枪指了指:“路的尽头就是她家。不过,你们现在去她家,家里应该没有人,静姝那闺女自从八年前在村后的水塘里被洪水冲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虞老头老两口每天傍晚都去村外的水塘里唤静姝那闺女的名字,像魔怔了一样,唉……这都多少年了,老两口还以为她能回来,老天啊,真是凄凉啊……”

一听这话,我心里猛然一跳,八年前学姐就被洪水冲走了,也就是说,在读初中时她就死了?

可她读初中时就死了,后来又怎么在大学里读书的?一个死了的人在大学里读书难道没有人发现不正常?

如果一天两天发现不了还能理解,可长时间发现不了,这道理说不过去啊!

老太太说的与赵师傅说的有偏差,并且,这个偏差很大!

赵师傅扯了扯我的衣角,示意我离开,我才反应过来,他肯定是感觉这个吸旱烟的老太太糊涂了,说的不对头,至少时间上前后不对。

我们三人顺着老太太指的方向往前走,刚走了二三十米远的距离,刘队长突然停下脚伸手拉住了我,因为一张纸翻滚着落在了我的脚边。

这纸与我在学校宿舍里见到的一样!

我急忙伸手捡了起来。

只见上面写着:活人不活,死人不死!

看着这一行字,我心里一颤,这是什么意思?

我迅即抬脸向四周观望,看看能不能发现是谁放的这张纸,可是,除了凄冷的村子,破败的房舍,一个人都没有……

“那位坐在石墩上抽旱烟的老太太呢?”看着后面空空的巷子,我忽然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心有余悸的说了一句。

赵师傅也站在原地看着身后空空的巷子迟疑了一阵,片刻后才转过身继续往前走:“这个村子有些不对劲,咱们小心一些!”

我和刘队长同时点着头嗯了一声。

走到学姐家门口我们停了下来,这是一个很破旧的泥坯房,给人一种贫寒凄凉的感觉,并且我们看到门栓上还挂着一把旧锁,应该是家里没有人。

“该不会真如那位抽旱烟的老太太说的那般,学姐的父母每天傍晚都去村后的水塘里了吧?”

赵师傅想了片刻,然后说:“走,咱们去水塘看看!”

我们三人接着向水塘走去。

水塘很大, 我们一时看不到人就沿着水岸向前走。

天色越来越暗,我们心里的顾虑也越来越多,好在沿着水岸走着走着听到了前面有声音,听着像是洗衣服时敲打棒槌的声音。

这地方的确落后,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这种老方法洗衣服,我叹了一口气。

果然,循着棒槌敲打衣服的声音往前走,我们看到了一位比抽旱烟的老太太还要老的老太太在岸边洗衣服,距离岸边不远处还有一个老头儿拿着渔网在撒鱼。

不过,当我们三人靠近这两位老人时,他们就仿佛没有看见一样,依然各自做着自己的事,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我刚要上前搭讪,赵师傅却是一把拉住了我和刘队长的胳膊转头往回走,脚步踉跄,看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惊住了。

他一句话都不说,走了几十步我终于按耐不住了,问他怎么了。

他脸色凝重的伸手指向岸边。

我皱着眉头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心里一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