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萌夫人要罢工 第6章 听不听得懂人话要看你是什么物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晴……”姜铭皓再度张口,声音中竟隐隐带着些许颤抖着。他也不是也没想起现在的的情形,而已望着那孤高绝决的背影,他却也没半分见状的勇气。夏又晴冷冷一笑,脚步却并没有迟疑半分他不是没有想到现在的情形,只是看着那孤傲决绝的背影,他却没有半分上前的勇气。。...

“小晴……”

姜铭皓再次开口,声音中竟隐隐带着些许颤抖。

他不是没有想到现在的情形,只是看着那孤傲决绝的背影,他却没有半分上前的勇气。

夏又晴冷笑,脚步却并未停顿半分。

想起钱由衷的话,夏又晴只觉得浑身冰凉。

对于姜铭皓,夏又晴是真心爱过的,甚至不止一次的想象两个人结婚之后的生活。她不在乎他是不是貌比潘安,不在意他是不是满腹才华,她要的,不过是姜铭皓对她的那份心意,可是现在……

夏又晴不再理会他,也不愿意理会。

现在的姜铭皓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痴心为她的姜铭皓。现在的夏又晴,也不是傻傻天真的夏又晴了。

胳膊突然被拉住。

夏又晴拧眉,转头看向拉住她的夏浅浅,目光冰冷。“放开!”

夏浅浅脸色一变,脸上却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豆大的泪水含在眼眶,打湿睫毛,模样甚是动人。“姐,你别这样好不好,再怎么样我们也是一家人。我知道你是生气,可是你也要理解理解爸妈的辛苦……”

“你倒是温柔体贴。”夏又晴径直打断夏浅浅,本来还期待着她能够说出来什么新鲜的词汇,可是看来,自己到底还是高估了她的智商。“哦,这么说来,你爬上钱由衷的床,还是为了公司喽。真看不出来你这么伟大,只不过看来你没什么用,要不然也用不着把我卖了。”

夏又晴声音不愠不火,可是却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带着让人不可抗拒的真实性。

夏浅浅双手颤抖,泪珠一串一串的下落。“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夏又晴冷哼,只有她能够看到那眸底的怨恨和恶毒。

“你说的那是什么话,你眼里还有谁的存在。现在连你妹妹你都不放过吗?”夏昌涵暴怒的咆哮再度传来。

“我说的是人话,听不听的懂就要看看你是什么物种了。”夏又晴目光清冷的看向夏昌涵,撇了撇夏浅浅,“至于妹妹,我想你是记错了,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孩子,你可别给我妈乱扣帽子。再说了。这样的小母鸡,我妈可生不出来,”

“你……你说的那叫人话?!”夏昌涵气的火冒三丈,冲上去就要打向夏又晴。

姜铭皓看着夏又晴,一颗心止不住的狂热的跳动。这样的夏又晴,美艳的让他甘愿死在她手里。

看夏昌涵起身就要过去打夏又晴,姜铭皓连忙早一步拦在夏又晴的面前。一脸严肃的看着夏又晴。“小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快点给伯父道歉。”

姜铭皓不说话倒好,说了,只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夏又晴看着这个一副好像是自己的什么人的男人,深深地觉得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怎么看上了这么一个渣渣?

当初知道他和夏浅浅的奸情的时候还挺心痛的,可是现在看到两个人,夏又晴只觉得可笑。

想起钱由衷,夏又晴的目光不自觉看姜铭皓的头,夏又晴只觉得那头顶竟有一抹绿色存在。

一不小心,竟忍不住笑了出来,头一次见到有人往自己的头上戴绿帽子。

夏又晴这一笑可是让姜铭皓差点飞起来了,夏又晴本来美得不可方物,现在一袭蓝装,唇角微微勾起,倒真有几分九天玄女下凡尘的感觉。

姜铭皓笑嘻嘻的走近夏又晴,一副宠溺的模样。“小晴,别再闹别扭了,夏叔叔也是一时糊涂。”

“你在跟我说话?”夏又晴呆萌的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对啊,除了你还有谁,别闹。”

姜铭皓伸手去拉夏又晴,却被后者躲开。

夏又晴抬头看着这个虚伪到令人作呕的男人,脸上的笑容骤然收敛。“姜铭皓,你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人了啊!”

姜铭皓脸色一僵,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夏浅浅看着姜铭皓的模样,内心满满的都是恨意。

姜铭皓对夏又晴的追求过程她是最清楚的,什么飞机告白,热气球送花的事儿可是轰动全市。现在这模样,分明就是忘不掉她。

她可以接受他不爱她,却永远都不能够接受他心里的那个人是夏又晴。

从以前就是这样,只要有夏又晴存在和地方,她永远都只能是配角。

只要夏又晴存在和地方,就永远没有人看得见她夏浅浅。

明明他们都是夏昌涵的孩子,可是因为夏又晴,她只能被叫做私生女。

明明她们都是姜铭皓的女人,可是因为夏又晴的存在,她只能被称为小三。

只要有夏又晴的存在,她就永远只能活在黑暗之中。

凭什么?!

凭什么夏又晴就要站在她的面前挡住她的光辉……

伸手抱住姜铭皓的胳膊,夏浅浅脸上的委屈更甚。“姐姐,你说我也就算了,可是你怎么可以这么对爸爸和铭皓说话?我知道你现在生我的气,可是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我和铭皓是真心相爱的,你难道就真的不能放手吗?”

夏又晴看着姜铭皓一脸不高兴的伸手想要扯开夏浅浅的样子,嘴角的笑容更大。“怎么不能放手?你们两个在一起最般配了。”

“小晴你……”

“真的吗姐姐,你是真心祝福我们的?”

姜铭皓一愣,开口想要说什么却被夏浅浅打断。

“这是自然。”夏又晴嘴角和微笑更加,“你们两个这么般配的人还真是世间少有,现在走到一块儿,不就是传说中的双贱合璧吗?”

“夏又晴!”一个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自己的尊严被踩在脚底下,更何况现在还有夏昌涵这个不算是长辈的长辈存在。目光阴狠的看着夏又晴,姜铭皓一脸冰冷。“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只可惜夏又晴对他根本不在意,转头看了看一脸骄傲的霸占着姜铭皓,好像是得到了什么宝贝一样的夏浅浅,夏又晴瞄了瞄她身上那件几乎快要脱落的开领长裙。

“以色侍人,色衰爱弛,这小倒是不小,就是垂了点。”说完,夏又晴不再理会他们,转身就要离开。

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上楼,而是要离开这个家,彻底的离开。这个地方不值得他夏又晴停留。

“站住,不准走!”夏昌涵再度咆哮出声。

不准走?难不成还留下让他利用着?

夏又晴不停,继续向前,可还没有走出去两步,已经有四五个黑色西装的男人挡住了自己的路。

保镖?!

他们夏家什么时候有钱到需要请保镖护航的地步了?!

“为了我,你还真是下的了本!”

这一次,夏昌涵倒是没有咆哮,伸手将一份合同扔在桌子上,目光冰冷的看着夏又晴。“要走可以,把这个签了!否则你今天别想离开这个家。”

夏又晴低头看了看,上面很是分明的印着“股权让渡书”五个大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