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萌夫人要罢工 第4章 被狗咬了之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心中那个可怕的的想法让夏又晴会觉得颤粟。她不确认照片上的这个人是也不是可夏昌涵认识了,但是的话真的认识了的话……拿着照片和手不停地地发颤,心却极其的波澜不惊,波澜不惊的让她自己都觉她不确定照片上的这个人是不是可夏昌涵认识,可是如果真的认识的话……。...

心中那个可怕的想法让夏又晴觉得颤粟。

她不确定照片上的这个人是不是可夏昌涵认识,可是如果真的认识的话……

拿着照片和手不停地发抖,心却异常的平静,平静的让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可怕。

母亲的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而这个真相,她绝对会查清楚。如果真的是夏昌涵……闭上双眼,冷艳的脸庞已经显示出了她的决绝。

夏昌涵啊夏昌涵,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最爱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夏又晴犹豫良久,最后的最后还是将那张照片放回了文件夹内。不是不想带走,而是放在这里,是最安全的!

看着那份厚重的文件,她不明白男人既然是因为这个理由救她,为什么又要让她知道?看了看旁边掉落的那张金卡,夏又晴心中百转千回,这样的卡姜铭皓也有一张,只不过就是N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姜家继承人也不过是一张银卡,而这个男人,却拥有世上仅有十张的至尊金卡,还留给了她——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一夜欢愉对象。

看来,她还真是招惹了不得了的人。

没有这张卡,不要说是皇城国际的大门,夏又晴是连这层楼都下不去的。可是拿走了……她着实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

犹豫许久,夏又晴终于拿起那张卡走出了房间。他把自己的老底都摸得一清二楚了,如果想要找她,岂是她躲得了的?

只不过,就这么拿走人家的东西似乎有些过分了,不留下一些押金作为他让自己知道这些事的谢礼又怎么对得起他?

撕下文件夹上的半页白纸,夏又晴快速的写下几个字,这才转身毫不犹豫离开这个空荡荡的房间……

因为拥有皇城国际的至尊金卡,所以夏又晴离开的很顺利。可是她没想到,就算是已经算好了从安全通道离开,还是被堵住了出口。

“大小姐,老爷让我在这儿等您。”年过半百的老管家双眼布满血丝,精气神却还算不错,看到夏又晴出来,立刻迎了过来。

夏又晴不喜欢这个总是板正着脸和老管家,他总是给她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大小姐,请您上车。”拦住夏又晴前行的路,老管家再度开口。在看到夏又晴脖子上连粉底都遮掩不住的吻痕之后,布满血丝的眼睛闪过一抹凌厉。

“安管家,请你让开。”夏又晴开口,脸色已经阴沉。

“对不起,大小姐,老爷说了要把您带回去。如果您不配合的话恐怕……”挺直的腰板却挡在夏又晴的面前,没有让开的意思。

“怎么?安总管还想要把我打晕了还是和夏昌涵一样对我下药?”夏又晴一脸嘲讽的开口。

“大小姐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大小姐要是不坐我的车的话,就只能走着回去了可是路这么远……”安总管故意停顿了一下,意思明显。

夏又晴狠狠的瞪他一眼。所以就说了,她不喜欢这个老人。

不过他说的是事实,她现在确实身无分为。

“安管家,您知道助纣为虐的狗腿子往往都是什么下场吗?”夏又晴轻轻开口,却不需要他的回答。看了看安管家身后的那辆黑色宝马,眸中满是不屑。“那辆车太脏,你去给我叫辆出租车。”

安管家布满血丝的眸子闪烁了一下,从刚才看到夏又晴之后他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尤其是那双眼睛,以前,不过是让人觉得有神,而现在,却有一种凌厉的感觉。安管家对着夏又晴笑了笑,微微颔首。“大小姐您稍等,我这去给您叫车。”

夏又晴挑了挑眉,却一副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

出租车很快就过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听进去了她的话,安管家很识趣的给夏又晴叫了一辆豪华出租。

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安管家,夏又晴突然觉得,这位老人,就是点头哈腰,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半分卑微。

夏昌涵是在哪儿找到这么一个人的。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了。她这一趟回夏家,不过是要寻求一个真相而已……

初秋的天气本就有些凉,今天却有些格外的冷,一阵秋风吹来,只穿了一件长裙的夏又晴禁不住瑟缩了一下。

“大小姐,进去吧!老爷已经等了很久了。”安管家上前一步,对着站在大门前发呆的夏又晴缓缓开口。

夏又晴转头看了一下身后的安总管,似乎是想说什么,可是静默许久,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只是脚步沉重的走进了夏家。

而夏又晴却没有发现,那双布满血丝的眸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轻车熟路的避过家里的佣人,夏又晴绕了个圈才走进客厅,可是刚刚到达客厅门口,还没来得及进门,一个烟灰缸就冲着她砸了过来——

“砰——”

烟灰缸狠狠地撞击在夏又晴的胳膊上,然后再重重的砸到地面,粉身碎骨,碎裂的玻璃碎片在地板上迸溅出漂亮的弧度。

“你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暴怒的咆哮声伴随着烟灰缸碎裂的声音传入夏又晴的耳朵,夏又晴微微拧眉。

抬头,入目的便是一脸愤怒的男人和旁边坐着的美艳妇人,也就是夏浅浅的母亲——白淑君。

夏又晴勾唇,面色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翘了翘嘴角,伸手轻柔被烟灰缸砸中的手背。“我要是死在外面了,岂不是浪费了夏董事长的一番好意?毕竟可不是谁都有幸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卖掉的。”

“你……”夏昌涵被噎了一下,像是被戳中了软骨,脸色涨得通红,朝着面前的茶几狠狠的拍了一下,震得上面的咖啡杯都洒了出来。“老子养了你这么多年,还不能用你一次了?”

用?!夏又晴冷哼,嘴角的讥讽更加的明显,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满脸冰霜“夏昌涵,如果你说的这个用就是给我下了迷药把我送到钱由衷的床上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不必了,下一次,你可以直接让你的私生女吹吹枕边风,哦,对了,说不定坐在你旁边的那个也可以。反正母女两个老的是婊子小的是鸡,也立不起来什么贞节牌坊。”

被狗咬了,咬回去是不可能的,但是至少得把那条狗教训的对着自己叫都叫不出来!

夏又晴毫不示弱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